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中国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62|回复: 10

“慕残者”的感情世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1-30 00: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为了保护原文作者的权益,本人在此声明:如有版权问题,请通知删除此贴
    我是一个体格健壮的男人,身高184厘米,不胖不瘦,仪表堂堂。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就职于一家外资公司。我的条件足以吸引到优秀美貌的女孩子的,可是我已经34岁了,还没有女朋友。如果我告诉家人和朋友我心目中的理想伴侣的样子,他们一定会吓坏的:我想找一位单腿截肢的女孩子做女友!别把我当成一个所谓的高尚的人,在这里我想说,那些娶了残疾女孩子做妻子的男人,有一些并不是因为高尚,而是因为,他是个“慕残者”,是的,像我一样,是个“慕残者”!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慕残者”,就像有些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同性而不喜欢异性一样,我更喜欢那些柔弱无助的残疾女孩子,也许,她们把女性的柔弱、娇媚发挥到了极致!当然,这是在“慕残者”的眼中,正常的男人是不会以残为美的。而在所有残疾的女性当中,我更偏爱单腿截肢的女孩子。有时在街上看到一位那样的女孩子,看到她们撑着一支拐杖艰难前行的样子,我又怜惜又激动――是的,是激动,具体说,是一种性冲动。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我13岁的时候。那时我家住在南方一座小城。我刚上初中,正是开始怀春的年龄。有一天中午放学后,我沿着马路一边踢小石子玩一边往家里走。走到一座桥上,迎面走过来一位阿姨,推着一架轮椅,轮椅上坐着个好文静好单薄的女孩!肌肤白得几乎透明,黑黑的长发迎着风向后飘着,腿上的裙子也因河上吹来的风完全贴在了肌肉萎缩的腿上,那细柔的轮廓清晰可见……我一下子呆住了,进而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当她们走过后,竟然鬼使神差地悄悄跟在她们后面,走出去好远才回过神儿来,撒腿就往家跑。此后,我每天放学路过那座桥时都要停下来等上一会儿,可是,我却再也没见到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的苍白的脸和她裹在裙子里的细柔的腿,却印在我的脑海里,再也挥不去了。后来,在我的青春期里,那个女孩多次成为了我想象中的性对象……从此,我意识到我和别的男孩子有点不同,或者说,是我和别的男孩子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有所不同。我想是我出了什么问题的,被人所嘲笑、可怜,甚至嫌弃的残疾女子,偏偏是我的钟爱的对象!我不敢和任何人说起我的这种特殊“癖好”,自己却欲罢不能。我的整个青春期都交织在欲望与自责、自我怀疑的煎熬之中……
  
  2
  遇到蕾蕾时,我24岁。刚刚从一所名牌大学毕业的我,在北京找到了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走上工作岗位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假期。我利用这个假期回到了南方那座小城。蕾蕾就是这时出现的。对于我来说,蕾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简直是个奇迹!就在我第一次遇到轮椅女孩的那座桥上,我竟然遇到了更加美丽更加柔弱的蕾蕾!那是个雨天,旧石板桥的桥面很滑,当我把伞抬起来时,就看到一手拄拐杖一手撑雨伞的蕾蕾艰难地在风雨中走着――她是用一条腿走着,另一条腿在膝盖以上就截掉了……我的心一下子因激动而缩紧了。我紧走了几步,追上了蕾蕾,可是却不敢靠近她。我想搀扶她,却又害怕她会拒绝。就那么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走过了桥,眼看着她艰难地上了公共汽车,我也一步跨了上去。车上人很多,也没有人给她让座,我就站在她的身后,尽量围护着她,用手臂为她圈起了一个小小的空间……车到站了,我想我不能再等了,不然,这一切就会稍纵即逝的!于是我抢先一步跳下了车,在她出现在车门口时,我鼓足了勇气伸出手,说:“就当我是车上的扶手,好吗?”她笑了,笑得很开心,我看到了一张纯净、美丽的脸……
  她扶着我的手臂下了车,我说:“让我来帮你撑伞好吗?”她顺从地点了点头。我的心狂跳不止,暗自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么大方的截肢女孩。走在她的身边,为她撑着伞,我的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路上,我使出浑身的解数打听她的情况,询问她的联系方式,终于得知,她叫蒋雨蕾,住在小城的另一条街上。初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上学,在家里开了个报刊亭。我们约定了,第二天傍晚在那座小桥上见,理由是,我要送给蕾蕾一本她喜欢的书。
  
  3
  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我必须尽快追到蕾蕾。是的,我要让蕾蕾做我的女朋友,如果有可能,我还要娶她,照顾她一辈子。因为,我知道像蕾蕾这种残疾的类型和温婉的性格、姣好的容貌都符合我的口味的女孩子是我今生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我常常约蕾蕾出来,也经常去书亭看她。有一天晚上,在蕾蕾狭小的书屋里,我拥抱了她,并且轻柔地吻了她!那一刻,我抱住她娇小的身子,轻抚着她的残肢,我真的感到幸福极了。那种心满意足的感觉是从没有过的。
  每次和蕾蕾在一起的时候,我都难以抑制地想要和她做爱。我在大学里交过女朋友,并且发生过性关系,可是我的欲望从来没有像面对蕾蕾时这样强烈。在我就要离开小城回北京的前夜,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轻轻地俯在蕾蕾耳边说:“给我吧,好么?我这一走,也许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你的,我会受不了的。”蕾蕾羞涩地默许了……那一夜,我得到了我想象过无数次的最宝贵最激动人心的感受!我那残缺的女神,给了我无上的快感。
  我带着满足和不舍离开了小城离开了蕾蕾,没想到,那个终生难忘的夜晚,竟成了我和蕾蕾最初也是最后的夜晚。
  
  4
  回到北京后,我每隔三天就给蕾蕾写一封信,倾诉我的思念。我对她说,等我在北京扎下根来,买了房子,就接她来北京。蕾蕾的字写得不太好,语意也不是很通顺,她的字里行间不时流露出不安和失落,她认为我们最终不会有好结局的,因为我们之间的差异太大了……
  几个月后,公司总部在西班牙举办了一次为期半年的培训。因为时间紧,我没来得及回小城看蕾蕾一眼就去了西班牙。到了国外,那种强化训练让人喘不过气来,一直过了一个月,我才给蕾蕾写了一封信,可是那封信就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那时,蕾蕾家里没有电话,除了写信,我不知怎么和她联系。我又连续写了几封信,还是没有消息。一直到半年后,我回到北京的公司,才在落满了灰尘的一堆邮件里发现了蕾蕾的信,她说,她要走了,去一个外省的乡村,是去嫁人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多年后,我给自己也给蕾蕾做出的解释是:在大多数残疾女孩子的心中,爱情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她们宿命地把爱情当做人生的悲剧,不自觉地扮演了其中的主角……
  
  5
  失去了蕾蕾,我有一种极度失衡的感觉。我无意中接触到国外的“慕残者”站,在那里了解到自己原来是“慕残者”。网上的资料让我大吃一惊。然后,我把国内的国外的大大小小“慕残者”网站逛了个遍。有一个美籍华人翻译了一段国外医学杂志对慕残现象的定义:慕残,英文叫“DEVOTEEor ADMIRER”。这两个词,是“崇拜者,奉献者”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一类人,更容易被肢体残疾的异性吸引。“崇拜”残疾异性,并愿为之“奉献”。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是哪类人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变态,可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去网上查找与残疾女孩子有关的图片和文字。并且开始通过网络和一些残疾人网站上的残疾女孩子交往,特别是当得知对方是单腿截肢的残疾女孩时,我就兴奋得难以自持。
  几年里,我时常与残疾女网友见面,请她们吃饭,带她们出去玩,与她们的交往给我带来了短暂的快乐,同样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罪恶感。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地位的变化,我越来越世故了,我再也拿不出当初爱蕾蕾的勇气和残疾女孩子恋爱了,更重要的是,我不想伤害她们,因为我明知道我一方面在生理和心理上需要她们,另一方面却碍于社会的成见不会娶她们。而没办法的是,有些残疾女孩子并不买我的账,特别是一些经常上网的女孩子,早已知道了“慕残者”这类人群的存在,一旦我对她们直言相告我的身份,她们就会用变态、恶心、流氓等最能表达她们厌恶之情的语言来咒骂我。
  雨茵是我在网上认识的天津女孩,13岁时,因一场车祸失去了一条腿。可是她并未因此沉沦,考上了南开大学。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一次网友聚会上。她让我一下子想到了蕾蕾,那天,我的目光片刻也没离开雨茵。我主动和她打招呼,并很快得到了她的信任。她答应下一个星期天我可以去学校看望她。
  
  6
  与蕾蕾不同的是,雨茵已经习惯了穿假肢。她穿着假肢走路的样子就像一只单脚跳来跳去的小鸟,别有一种惹人怜爱的韵味。她的性格也开朗活泼得像一只小鸟。我每个星期日都从北京开车去天津看雨茵,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感到无比的幸福。我们就像所有恋人一样拉着手在街上走,在没人的地方温柔地接吻……有几次,我试着抚摸她的残肢,她没有反感,我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雨茵是大学生,又是残疾人网站的知名人物,所以,在网上她接触到的“DEVOTEE”肯定很多。所以,当我越来越大胆地爱抚她的残肢时,她开始警觉起来。
  不久,我的QQ里多了个叫“残缺的翅膀”的同好。他说他喜欢残疾女孩子已久,只是他喜欢的类型和我不同,他是喜欢坐在轮椅上的女孩的。他问我喜欢哪种类型。因为我在许多DEVOTEE网站上注册了资料的,所以被同好加为好友也不足为奇,就和他聊了起来。我告诉他我喜欢截肢妹妹。他说:“那么你找到了吗?”我说:“找到了。”他就显得有点兴奋,很感兴趣地问我:“感觉怎么样呢?”我心满意足地说:“她残肢的截面完美极了,好性感。”可是这位仁兄却变了脸,对我破口大骂:流氓、骗子、下流、变态……我一下子晕了,接着,他又说:“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我不会接受一个变态狂的!”我一下子猜出了“他”是雨茵,我懊恼极了,任我怎么解释、哀求,她也不肯再和我说一句话。她的手机关掉了,我开车去她学校找她,好容易见到她,她劈头就是一顿痛骂,说我欺骗了她的感情。我只好放弃了,又回到网络那个虚幻的世界里去寻找截肢女孩的图片来聊以慰藉自己。
  
  7
  父母只有我这一个儿子,他们越来越为我的婚事着急了,不停地打电话来催我。我也试着和一些健全的女孩子交往,虽然并不排斥她们,可是却无法引发内心深处那种悸动的激情。即使和那些漂亮的健全女孩子在一起,也再没找到过与蕾蕾和雨茵在一起时的激情和冲动。
  随着年龄的增长,虽然我并不再因为自己是个DEVOTEE而背负心理负担,可我也必须融入大多数人的主流生活中去。先不说残疾女孩子会不会接受我,遇到像蕾蕾和雨茵那么美丽可爱又善解人意的残疾女孩子也是很难的。所以,我想我还是找个健全的姑娘结婚了吧,遂了老父老母的心愿。于是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认为这是恋物癖之一种,虽然他已经为我治疗了一段时间,可是效果微乎其微。有一天我在QQ里问一个同好的兄弟,是否有过看心理医生的经历,他却坦然地说:“这只是一种性取向。就像有的男人喜欢大眼睛的姑娘,有的喜欢高个子姑娘……为什么要治疗呢,我们很正常啊。”我就更糊涂了――我是正常的呢?还是不正常的呢?
  于少辉/荐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成长值: 387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5-11-30 00: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1-30 00: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很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1-30 07: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常正常 完全正常  哪里治得好啊  就找呗   人家不是不接受D,人家只要找正常人,不管是身体还是脑袋,现实社会的人都是这样,正常的高富帅。。能理解,个人追求,我们无法改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1-30 09: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挺不错   楼主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1 09: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   谢谢楼主!我喜欢独腿女孩,我就是你的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1 12: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只是一种性取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818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2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5-12-3 20: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4 14: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真实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5 03: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太给力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中国慕残文学网  

    GMT+8, 2017-10-23 23:09 , Processed in 1.18750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