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829|回复: 8

儿麻小姐的坚持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1-30 18: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小潘潘长得非常漂亮,尖挺的胸部,纤细的柳腰,身材玲珑有致,只可惜她是个不良于行的残障者,双腿残废。不能如常人般行走,是她的毕生恨事。自从三岁时罹患小儿麻痹症,从此双腿失去作用、肌肉麻痹萎缩,再没有用自己的双腿下地走路,必须依赖拐杖的支撑、支架的辅助才能站立、行走。没有拐杖的支撑,她一步也走不了。长年使用拐杖的结果,使得她屁股比较翘。二十多年来,像许多患者一样,从幻想自己像正常人一样跑跳,接受矫治、积极复建,最后望着自己萎缩软弱的腿,绝望的接受残废的事实。残疾影响了她的生活,长期姿势不良使得她双眼深度近视,超过1200度,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近视眼。如果摘下眼镜,瞇着眼也只能看见5公分前的东西。即使戴着隐形眼镜,过深的度数使她看来双眼迷蒙,有种异样的美。
不知从哪时候开始,她选择精致的包装、打扮自己。为了尽可能遮住惨白、萎缩、纤细软弱的双腿(她很介意显露出自己的残疾,如此打扮,她认为至少坐着的时候比较看不出残疾,其实裙下双钩纤纤,根本掩不住),她总是穿着能盖到脚踝的长裙或长裤,露出小脚尖。为了爱漂亮,除了上班时为了走动方便勉强穿着支架、特制的铁鞋,假日外出和在屋里,她只肯穿着高跟鞋。由于双腿失去作用、萎缩得厉害,一般人轻而易举完成的动作,她得花上大半天功夫。对她而言,许多常人以为在自然不过的事,她可能永远也办不到。一般女孩儿穿鞋,只要站着把脚往鞋子里一套,脚跟一踩,就蹬着高跟鞋扬长而去。这是她不可能做到的,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站着穿鞋是什么滋味。别人穿鞋袜都是在玄关,而她必须坐在床上穿。她先要用手吃力的抬着软弱的腿,一穿再穿,蛮力拉扯,方能穿上美丽的粉白色长筒丝袜。一手拿着鞋,一手托着软弱下垂的小脚,用手把小嫩脚塞进系带高跟鞋里,绑紧脚踝上的带,才使劲撑起双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失去了支架的支撑,走路对她而言,变得更加困难、艰辛。她那双23码的小脚塞在小巧的高跟鞋里,多么不真实,多么惹人怜爱。拄着双拐走起路来,随着拐杖点地,小脚在半空中摇来晃去,举步艰难。没有支架的辅助支撑,根本无法跨上台阶。看着她因为用力而涨红的脸,真叫我疯狂。
平常在办公室,我早已习惯她那带有金属声响的特殊步伐。她总是用手吃力的撑住办公桌,使劲的站起身子,伸手将支架膝盖处固定,回头取过靠在墙边的双拐,拄着拐杖走路。我不只一次仔细端详她的双腿双脚,纤细软弱的瘦腿穿着支架,隐藏在长裤里,隐约显露着异于常人的曲线美,一双小脚穿着特制的铁鞋,不似一般常见的笨重丑怪,而是黑色、低跟,模样看上去还挺时髦,紧紧的系在脚上,支架就固定在鞋跟前面。后来我才知道这种鞋所费不赀,而她拥有各款式超过十双。她总是使用前臂拐杖,而非笨重愚蠢的腋拐。穿着支架的她走起路来,显得沉重,令人不禁怀疑,娇弱的她如何承担这重量。随着拐杖点地,残废萎缩的双腿像秋千一样往前摆动,伴随着金属声响。这是我办公室最悦耳的音乐。
一阵悦耳的门铃声过去,她把门打开,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头长发披散在肩头,戴着一副厚重的深度近视眼镜,迷蒙的双眼透过镜片,看起来很迷人。仔细端祥,细碎花长裙掩至脚踝,好像没有穿支架,再看向她的双脚,只见她穿着一双米白色系带三寸高跟鞋,无力的双脚内八得很厉害,有点儿往外翻。大概我看得她脸红,赶忙请我进去坐,一面张罗倒茶给我。我看着她异于平日的步态,简直看呆了。软趴趴的双腿走起路来完全是用甩的,一双小脚着地时带点儿内八字,鞋跟好像都碰不着地,完全靠脚尖撑着身体,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她。她吃力的拄着拐杖蹭到沙发旁,扶着双拐,摔坐在沙发上,残废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向外张开,连忙用手扶着,翘起二郎腿。她发觉我一直盯着她的脚,很不好意思的问:喜欢我这样穿吗?看着她娇羞的表情,我除了点点头,一时间难以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她,毫不在意地要我坐过去,替她脱鞋。我捧着她的小脚,解开脚踝上的带,替她除下高跟鞋,她的鞋好小。那包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精致小脚,晶莹剔透,真是柔软,脚背有一点高(好像儿麻女的脚背都蛮高的),像穿着芭蕾舞鞋一样弯弯的。我从没见过哪一个儿麻女能像她一样,拥有这么美的小脚。认识她之前,我也曾经与别的儿麻女相处过,大致说来如果只跛一条腿,无论穿支架或压膝行走,那条残腿肯定变形的厉害,那只脚也就惨不忍睹。如果是非常严重的小儿麻痹后遗症,只能坐轮椅那种,多半腿脚都只是装饰用,而且萎缩的太严重,好像大人装着小孩子的腿脚,反而不美。也许她因为双脚自小就残废,不曾下地走路,细小的脚趾整齐但有些蜷曲,脚心很凹很嫩。我试着轻轻搔她的脚心,大概痒得厉害,却无力从我手中挣脱,细小的脚指稍微动了动,蛮有趣的。我把玩着她的小脚出了神,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只听到一声娇哼:还有左脚没脱呢。她索性侧过身子,将她那双软绵绵的瘦腿腿搁在我大腿上。她的腿很细很软,可以随意摆来摆去,我真怀疑没有拐杖支撑,她应该只能在地上爬行。她说:『喜欢我的腿,就让你摸吧。像我这样的女人,从来没有男人正眼看过我。你平日在办公室偷看我,我早发现了。你真的喜欢像我这样残废的女人吗?残疾使我自卑的无法融入人群,甚至没办法谈恋爱。我三岁罹患小儿麻痹症以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再也没有起色。这双腿有知觉,但完全不会动,连一点点都不行。它们是瘫的,是无用的,对以前的我而言,甚至是多余的。我的残疾甚至不能称为瘸子、跛子,即使靠支架站立,没有双拐我一步也迈不出去。当我的朋友们烦恼自己的小腿太粗,穿短裙不好看,我只在意我的瘦腿一天天萎缩,甚至细得无法穿丝袜;当她们烦恼39码的大脚穿高跟鞋很丑,我只担心我那双异于常人的小脚买不到鞋子穿。你看到了,没有支架支撑,我连站着都很费力,一般人根本难以体察我的痛苦。那不仅是残废软弱的双腿带来行动的不便,种种生活、心灵上的煎熬,岂是她们能够明白。支架、双拐从我十岁动完手术后,注定一生要跟着我。我想通了一个道理。虽然我的双腿残废,失去行走的能力,但它们仍是我的腿,我虽不能靠它们走路,但应该把它们也打扮的美美的。从小我就非常羡慕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我一直认为高跟鞋是女人性感的象征,尤其是细跟高跟鞋。我也希望自己不要残废。然而,冷冰冰的支架和丝袜高跟鞋是完全不搭的,为了要能穿上高跟鞋,我想尽办法训练自己不穿支架、铁鞋走路,我下定决心要抛弃它。我试着穿上白短袜,穿着厚底白帆布鞋(厚底鞋比较重一点),学着控制软弱的双腿不要乱晃,那真的很难。我那双腿残废得很厉害,基本上是离不开支架的。没有了支架辅助,根本连站都站不稳。最后我做到了。我记得第一次去定做高跟鞋时,作鞋子的师傅非常惊讶,他根本不相信向我这样的残废能穿高跟鞋,这大概是他做过的女鞋里最小的一双。我坐在床上,穿上新买的短筒丝袜,试着穿上新鞋。那是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跟有一寸半高,我七手八脚的努力穿好,把腿放下床,迫不及待的撑起双拐,试着拐两步,体验一下高人一等的感觉。欣喜很快被失望取代,我残废得太厉害,双脚都是垂足,鞋子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牢牢穿在我的小脚上,在地上拖没两步就掉了。我反复试了几次,不管我再怎样小心不要使双脚离地,结果都一样。我气极了,恨自己连鞋子都穿不住。后来,我找出问题,试着用胶带缠住鞋子和脚背,终于成功的站了起来,虽然软趴趴的双腿站也站不直,高跟鞋被我穿得歪歪斜斜的,我终究是成功了。对着镜子看自己的步态,双脚内八,虽称不上步态优雅,却也楚楚可怜。我只遗憾我穿着高跟鞋不能发出迷人的声响,取而代之的是脚尖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从此,我一双接着一双定做,疯狂的迷上高跟鞋。白天你们看到我,是个可怜的瘸子。下班回家,我换上高跟鞋,对着镜子左顾右盼,我渐渐喜欢我那双萎缩、残废的瘦腿。你是否像我一样爱她们?
我把玩着她那迷人的双脚,早就血脉喷张。我替她穿上鞋,系上带。她吃力的撑起身子,招手要我跟她走。我跟着她,欣赏她那迷人的步伐。小脚甩着,一步一拖。软弱的瘦腿摆动,非常性感。我随她入了房间,只见架上满是高跟鞋,各种款式,尖头方头,或后空,或露趾,每双鞋都高得吓人。她说,这都是她常穿的鞋子。她先在床沿坐下,费劲的用双手往后撑,上了床。她躺在床上,长裙下双腿无力、纤细,静静的搁着,双脚外八,无力的垂着。我再也忍不住,凑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她抱我抱得更紧。这是种奇妙的感觉,她上身热情如火,丰满的胸部带着淡淡少女清香,瘫软的双腿宛若一滩烂泥,毫无反应。我轻轻解下她的衣裤,把她那萎缩软弱的瘦腿放在我肩头。无力的腿不由自主的往下掉,她吃力的用手抓紧脚踝,使劲把腿抬高,双手因为用力而颤抖。小脚上的高跟鞋随着节奏甩呀甩的。我跟她的第一次,就在这天晚上,在她的床,有她的鞋,她的丝袜,她那细弱无力的、残废的双腿。
我喜欢陪着她散步,虽然她因为要拄拐,无法挽着我。所以应该说,跟在她身旁,看她走路。坚持穿高跟鞋的她,拄着双拐走路像是在飘一样。一双细腿无助的晃动,弱不禁风应该就是形容她这样的女孩吧。她有自己的摩托车,有时也开车。她总是尽可能走近摩托车,手撑住坐垫,先将双拐放在架上,双手一起用力将臀部移上坐垫,再两手并用将她那双萎缩的腿放到前面。骑车时,无力的瘦腿总会不自觉向外张开,为了避免尴尬,要不翘着二郎腿,要不用丝带将双膝绑在一起。我喜欢让她骑着车载我兜风,我坐在后座,双手搂着她的纤腰,感受到她下半身异样的娇小。可不是吗!她的大腿还没我胳膊粗呢。服侍她下车,也是一大享受。先将双腿挪出来,接着取过双拐,使劲一撑就站起来。骑车时她多半穿着长裤,显得更轻盈。自从我们同居以来,她处处显得独立,但乐于被我服侍。她知道我欣赏她残废萎缩的双腿,在家时多半穿着短裙。当然,在人前她还是害羞的。有了我赞美她,打扮起来更有劲。有时即使在办公室,也会故意脱下鞋子,一双小脚仅穿着丝袜、拖鞋,吃力的拄着拐杖蹭到到我房间,让我看她要掉不掉的拖鞋、惨白的小脚。她懂得在任何时候引诱我,让我为她着迷。我在家里,替她把拖鞋后面加上松紧带,如此她便可以将拖鞋套在脚上,不再脱落。我也换了大的沙发,让她和我在客厅看电视时,可以盘起双腿坐,不再需要把腿晾着。我也学着帮她穿脱支架,极硬的金属包裹着极瘦、极软的腿,感觉真是奇妙。偶而,我强调偶而,也让她不拄拐杖,不穿支架在地上爬行。萎缩残废的双腿些许扭曲,我喜欢看着她因使劲而涨红的小脸。
我喜欢陪着她逛鞋店,陪她挑着各式各样的高跟鞋。前题是,必须有鞋带,系在脚踝或脚背上都可以。因为以她残疾的程度,根本不能穿着没有绑带的鞋子。大概除了畸形以外,所有儿麻的症状她都有:瘦腿、垂足、稍微变形外翻的脚踝。假如没有带子系着,鞋子根本穿不住。她觉得自己双腿残废萎缩,难看的不得了,所以想尽办法遮掩。看着她试穿长靴,才是经典。一屁股坐在鞋店的长沙发上,取下双拐交给我,先用手捧起穿着细带黑色高跟鞋的右脚,搁在左脚膝盖上,解开鞋带,脱下高跟鞋,露出穿着粉白色丝袜的萎缩小脚。脚趾稍稍弯曲,脚弓凹陷。她用手搓揉了一下她的小脚,接过女店员递给她的长统靴。拉开内侧的拉炼,左手托着靴子的鞋跟,右手一把抓起萎缩的小脚,吃力的往靴子里塞(真的是用塞的,而不是穿进去)小脚塞到定位后,顺势拉起拉炼,把穿了长靴的右脚放下地,接着换左脚。也许是靴子比较硬吧,穿了长靴的她,撑起双拐,试着蹭了几步,双脚乱晃乱甩的情况减轻了不少。看她满脸笑容,知道她心里满意的要命。你知道,她最在意别人看她的眼光。试完了长靴,又看上换季出清的高跟凉鞋。穿脱凉鞋就容易多了,有时店里人少,都是我帮她穿帮她脱。她真的很爱买鞋,偏偏很难买到刚刚好的尺码。她反倒不在意,她说买来的鞋只大不小,带子系紧一点也就好了,差个半号一号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真的走路,只要鞋子不会掉就行了。说的挺辛酸的。

有时,我会要她放下双拐,我扶着她做复健。我紧紧搂住她的腰,要她自己一步一步慢慢试着走路。真的很难,她经常撑在原地,无论怎么使劲,穿着高跟鞋的小脚就像被钉住了一般,一步也离不开地。我想,她大概注定要这样一辈子吧。










因为严重的小儿麻痹后遗症,四十岁的我不得不再次接受不能走路的事实,坐在轮椅上。当然,因为我的瘸腿不再需要担负支持我步行的功能,我可以任意的穿著各式各样的高跟鞋,甚至是细跟的、十几公分高的,只是她们穿在我的小脚上,显得更软弱、无助。在以前,这双小脚是被限制住的,她们因着小儿麻痹无缘穿上这类的鞋子。在我的学生时代,铁鞋是唯一的选项,因为我的瘸腿萎缩、无力,没有支架、拐杖我根本站不起来。自从我做完手术能够站起来以后,支架、铁鞋就成了我生活的必需品, 每天都得穿。我小时候没做手术前,只能在地上爬行。十岁那年才透过外籍医师的手术帮助我站起来。刚开始没有经验,一切都是听复健技师的,他让我在萎缩的腿上穿棉袜,绑上长腿支架,拄着腋拐,在医院学走路,每天无止境的练习从地上爬起、撑双拐、上阶梯、下阶梯。我经常跌倒,我那有知觉却不听使唤的双腿深深的困扰着我,好想把它们都去掉,装义肢算了。我用了一年一年的时间才回到学校,开始忍受众人异样的目光和孤独的学校生活。反正任何需要走动跑跳的课,通通与我无关。同学们帮我取各种绰号:跛脚、瘸子,甚至科学怪人。每每我吃力的甩着双腿走在路上,我都担心同学在背后模仿我走路的样子。我是同学中的异类,是笑柄,全都因为我那萎缩软弱的腿。  
    上了大学,懂得打扮自己,觉得穿棉袜夏天太热,后来我就不穿了,开始穿肉色丝袜了,我总在残废软弱的瘦腿上穿着肉色丝袜,然后穿着支架。虽然穿丝袜很困难,但我希望像个女人。铁鞋被我找到专门店定做以后,换成粗跟的黑色高跟鞋款,支架钉在鞋跟上,时髦多了。其实,对于我们儿麻患者来说,支架就是脚的一部份,我很清楚没有那玩意儿我一步也走不了,但是我很讨厌支架,她在我拄着拐走路时总会发出金属声响!然而去需要脱鞋的任何地方,都是使我感到尴尬的。脱去支架和铁鞋之后,我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光是拄着双拐只能摇摇晃晃,双脚完全离不开地面,几乎是用蹭的。不但走不远,而且随时可能跌倒。上回同事约在日本料理店吃饭,我被迫在玄关处脱下了支架和鞋,在同事的搀扶下用尽全身力气才爬上了玄关,最后被男同事背进餐厅里。一双瘦腿藏在长裙里晃呀晃的,我那软弱无用的腿,总是让我出洋相。   
     
        在家我是不穿支架的,我都是用尽力气撑着拐,努力用腰部的力量甩着残废的细腿走路,甚至练习穿高跟鞋。其实像我们小儿麻痹的患者都希望能不要穿支架,这是个小小的盼望。不穿支架时即使腿明显的比较细,脚明显的比较小,在旁人看起来总是正常一点。我去残友家玩,我们都是在穿着高跟鞋在塌塌米上爬来爬去,支架就脱下来放在一边。她们也都是儿麻患者,腿脚残废的程度不一。有位大姊只瘸了一条腿,甚至不必穿支架就能一拐一拐的走。只是走得很难看,她的残脚也因为这样变形的很厉害,只能穿凉鞋。另外一个妹妹是严重的儿麻女,两腿细的像小孩的手臂,从没走过路。她只能坐着轮椅。我在她们当中是最爱漂亮的,我打扮我的瘸腿,装饰我的小脚。我很爱惜自己萎缩的瘦腿,如果再有什么问题我可能就站不起来了。想不到最后我还是逃不过后遗症的侵害,再也不能拄着拐出门。  
    我依稀记得穿高跟鞋拄着双拐走路那种像是在飘一样的感觉,手很酸,腰很累。我那双细弱的残腿无助的晃动,以前我也骑机车,上车是吃力的,我总是尽可能走近摩托车,手撑住坐垫,先将双拐放在架上,双手一起用力将臀部移上坐垫,再两手并用将我那双萎缩的瘦腿放到前面。骑车时,无力的瘦腿总会不自觉向外张开,为了避免尴尬,要不翘着二郎腿,要不用丝带将双膝绑在一起。只要不穿支架,我也喜欢穿着长裙。我在家里有时一双小脚仅穿着丝袜、拖鞋,吃力的拄着拐杖到处蹭。我把拖鞋后面加上松紧带,如此拖鞋可以套在脚上,不再脱落。  
    我以前最讨厌逛鞋店,因为我无法接受在人前脱下支架那种无力的感觉。后来我脱去支架,穿着高跟鞋逛街,任意挑着各式各样的高跟鞋。前题是,必须有鞋带,系在脚踝或脚背上都可以。因为我的脚残废萎缩的厉害,软趴趴的根本不能穿着没有绑带的鞋子。大概除了严重畸形以外,所有儿麻的症状都有:瘦腿、垂足、稍微变形外翻的脚踝。假如没有带子系着,鞋子根本穿不住。多数店员都很惊讶向我这样的残废居然穿高跟鞋,为此我也感到很得意。残友们觉得自己双腿残废萎缩,难看的不得了,纵使出门也都遮遮掩掩。我却不这么认为。我盯着镜中的自己,除了多了双拐杖,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有点歪斜不自然外,实在很美。我现在站不起来了,但我还记得这种感觉。一屁股坐在鞋店的长沙发上,取下双拐,先用手捧起穿着细带黑色高跟鞋的右脚,搁在左脚膝盖上,解开鞋带,脱下高跟鞋,露出我那穿着粉白色丝袜的萎缩小脚。我的脚趾稍稍弯曲,脚弓凹陷。接过女店员递来的长统靴。拉开内侧的拉炼,左手托着靴子的鞋跟,右手抓起我的萎缩小脚,吃力的往靴子里塞。小脚得塞个好几次,塞到定位后,顺势拉起拉炼,把穿了长靴的右脚放下地,接着换左脚。也许是靴子比较硬吧,我穿着长靴,撑起双拐,试着蹭了几步,双脚乱晃乱甩的情况减轻了不少。又看上换季出清的高跟凉鞋。穿脱凉鞋就容易多了。我真的很爱买鞋,偏偏很难买到刚刚好的尺码。大多时候鞋只大不小,带子系紧一点也就好了,差个半号一号没关系,反正又不是真的走路,只要鞋子不会掉就行了。  
         要知道向我这样的儿麻女勉强穿高跟鞋也有尴尬的时候,我经常被人踩掉鞋子,因为我残废萎缩的太厉害,双脚都是垂足,一定要穿着系带的鞋子。再加上脚小,合脚的鞋不好买,每每将就着穿,所以人太多的地方我都不敢去。记得有一次,我没穿支架出门逛街,那天我穿着粗跟的高跟鞋,逛街到手酸就想回家了,没想到在捷运里被人踩掉了一只鞋。我好窘,拄拐的我根本无法弯下腰捡鞋子,只能干着急。一个小女生看到了,帮我捡起来。因为我没位子坐,只能捧着鞋、光着脚,一直到好几站以后才坐下来把鞋穿好。我很不喜欢被看见我的脚,虽然我的脚没有变形,不知道,是种衿持吧!  
         回到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脱鞋袜、洗脚,摘下隐形眼镜。将近二千度的近视算是儿麻的附属赠品,外加稍稍侧湾的脊椎。没戴眼镜我根本是个瞎子,什么也看不清楚。出门前我得戴着厚厚的眼镜来戴隐形眼镜,我们这些儿麻女个个都是大近视眼,大家最近再讨论是不是干脆去做个雷射,要不又瘸又瞎,要嫁人肯定更困难。我的度数最深,医生说不适合做手术,我只好决了这个念头,继续当凸眼瞎子吧!在浴室里我是先打一盆温水把盆放在小凳子上再把残废的小脚放进水里洗,洗完以后在抹上护手霜然后按摩一会。这时才洗脱下来的丝袜,洗玩完后放在一边晾干以便明天继续穿。虽然很麻烦,但是腿残的人只能这样,每天必做的事情。 RK*Z[1]U,^i   
      我现在是一有时间就脱掉支架学走路,学穿高跟鞋。我的支架越来越少穿,以前没有了支架我只能在家呆着,不可能出门的,后来好像还OK。殊不知就是这样让我的残疾恶化。长年穿着高跟鞋加速了我的肌肉萎缩,少了支架的支撑也让我的关节无法正常受力,终于落得坐轮椅的下场。不能走路是不正确的,我只是无法像以前那样拄着拐到处走,现在去远的地方我都要坐着轮椅。我为了要能重新站着走出门,定做了全新的支架,新的铁鞋,前臂拐也换成小时候的腋拐。高跟鞋是不用想了,半高根的淑女鞋还可以穿。我接受现在的自己,虽然支架得穿到腰部,走路变得笨重、困难,但我还是乐在其中。偶而坐着轮椅,穿着超过十六公分的高跟鞋,虽不良于行,一样让我兴奋。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2 11:03
  • 发表于 2015-11-30 20: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   谢谢分享。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1 13: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老的文了 很喜欢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14 18:51
  • 发表于 2015-12-2 01: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更老的论坛里还有配图,特别好看,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昨天 23:07
  •  成长值: 0

    发表于 2015-12-3 21: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顶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5 03: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太给力了!!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昨天 20:22
  • 发表于 2017-12-29 15: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d儿麻的启蒙文章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3 18:47
  • 发表于 2018-1-10 20: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hans 发表于 2017-12-29 15:20
    这是我d儿麻的启蒙文章

    这也是我的儿麻启蒙文章。应该是一个台湾友人写的,他的ID好像叫tashin,不知还在不在坛子里。最早只有前半段,大概12年前发在D一族上面,繁体字,过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14 18:51
  • 发表于 2018-1-11 14:18: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runflying 发表于 2018-1-10 20:50
    这也是我的儿麻启蒙文章。应该是一个台湾友人写的,他的ID好像叫tashin,不知还在不在坛子里。最早只有前 ...

    也是我的启蒙啊,之前还有个超级好看的配图可惜现在弄丢了

    中国慕残网已正式永久免费了,请注册帐号即可游览完整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7-17 06:28 , Processed in 1.34375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