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中国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24|回复: 2

心愿

[复制链接]

 成长值: 700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1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7-9-15 09: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7月12日下午,杨茜萍在成都双流机场登机楼久坐,等候飞回天津的航班。她凝视着手中的几页纸,泪如雨下——这是北川中学肢残学生郭冬梅、廖琪的“京津之旅”日程表,杨茜萍12日中午护送这两个学生从天津飞回成都,就在几个小时前她们刚刚挥泪作别。
        一个星期前的下午,同样是在双流机场,杨茜萍接这两个学生去北京、天津游玩。两个学生都是女孩,都是左腿截肢,都因震后治疗耽误时间重读高一。不同的是,16岁的廖琪带上假肢后可以间断走路,而17岁的郭冬梅右腿伤未痊愈,只能靠轮椅代行。
        这是一次偶然的相识与旅行。地震一周年前夕,凤凰网收集了512个灾区人的心愿,希望能够与亿万网友一起,为历经苦难的人们尽一点绵薄之力。现年57岁的天津体育学院纪检书记杨茜萍无意间看到这个活动,她想帮助灾区人实现心愿,也为实现自己一年来“想为灾区做点什么”的心愿。
        杨茜萍将目光停留在北川中学,身为教师的原因,她选择了那些最需要帮助的残疾学生。廖琪的心愿是想有一部相机,被北京一位先生认领,廖琪说:“以前觉得生活中没有什么需要记录的,地震改变了我的看法。”杨茜萍最初也想送给这些学生们一些需要的物品,可后来发现这些心愿大多已被认领。
        郭冬梅的心愿是想见“帮助自己的小陈哥哥”,和看鸟巢、水立方。小陈哥哥叫陈轶鸣,是北京一家媒体的记者,在地震后采访过郭冬梅,并一直资助她。杨茜萍最终认领了这个心愿,帮她联系陈轶鸣见面,并邀请廖琪和郭冬梅一起暑假来京津游玩。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茜萍开始精心设计这段“京津之旅”:确定行程、组建团队、选择景点、联系车辆、安排食宿……甚至侧面了解这两个学生的性格、装饰她们下榻的卧室,绞尽脑汁、事无巨细。日程表上的计划安排得满满当当,杨茜萍为活动主题取了个温暖的名字:“我们在一起”。梦想照进现实
        直到杨茜萍认领心愿后打电话告诉自己,郭冬梅仍然不敢相信:“杨书记,我真的能去么?”这个来自北川县禹里乡石纽村的孩子从未出过远门,她渴望走出大山了解外面的世界,向往着有一天能去北京玩一趟,只是突如其来的地震掷碎了她的梦想。
        地震发生一瞬间,郭冬梅和同学刘琴被水泥制成的讲台重重地压在下面,刚开始俩人一起唱歌鼓劲,到后来刘琴没有了声息,冰凉的手慢慢滑落到她的脸上。郭冬梅幸运地被及时救出,付出了一条左腿的代价,右腿做了七八次清创手术得以保全,至今仍无力站立。
        “当时我真的不想活了,觉得这场恶梦太残酷了,以后我可怎么办啊!”郭冬梅说。三个月粒米未尽,浑身伤痕累累,头部也做了手术,陈轶鸣半年前第一次见郭冬梅时她刚刚长出寸长的短发。“那个时侯她面无血色,才四十斤重,腿还没我胳膊粗。”陈轶鸣说。
        一次短短的采访让陈轶鸣印象深刻,他决定资助郭冬梅,“冬梅品学兼优,而且非常坚强、懂事,当别的残疾孩子因为疼痛发脾气时,她总是默默地忍着。”陈轶鸣和郭冬梅有个约定,带她在北京好好玩几天,由于时间和经济上的原因,迟迟未能成行。
        廖琪原来所在的高一(2)班曾是北川中学的“火箭班”,学习成绩优秀,班里原有69个同学仅幸存16人。残酷的现实一度让廖琪濒临崩溃,妈妈不小心说到“腿”字,她都伤心好几天。现在的廖琪渐渐走出阴霾,“我觉得我不只是为了自己活着,我要为父母活,为死去的同学和朋友活。 ”
        与郭冬梅不同的是,廖琪来过一次北京,但没有机会四处走走。那是年初参加某媒体的一个慈善活动,专程被接来“现场感恩”,第二天又被送回北川中学,廖琪心里有些难过和遗憾。“做事是出于自己的内心,干嘛让孩子感你的恩呢,这叫什么恩!”杨茜萍闻后不禁感慨。
        郭冬梅、廖琪、陈轶鸣、杨茜萍,四个人的心愿和梦想在7月5日之后成为现实。从长城到故宫,从水立方到鸟巢,从港口到海滨,从航空母舰到空客飞机,从清华北大到圆明园,从天安门到王府井……在这一周里,她们手执长线,放飞着心愿。虽然心愿只是符号,它背后有着曾经的伤痛、现在的困难,和未来的希望。爱心传递快乐
        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杨茜萍的手机铃声频频响起,她不时地与不同的人联系。在她手里的那张日程表上,空白处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她之前曾在天津市政府供职二十年,7年前调任至天津体育学院,为了这次“京津之旅”,她“动用了不少以前的关系”。
        从7月5日四川武警总队绵阳支队送郭冬梅、廖琪到双流机场起,一场大范围的爱心接力便正式开始。武警和热心乘客帮杨茜萍一起把两个孩子送上飞机,天津武警总队又帮着接机并送回天津体育学院驻地。在之后的几天里,出现了一些不曾想到的困难,更多的则是好心人的援助。
        在天津空客A320总装线车间,郭冬梅、廖琪被允许近距离参观飞机,摄录像设备也破例可以带进现场,为她们照相留念。“记者采访也只能在二楼参观,”公司负责人笑称,“你们这是国家领导人待遇。”在参观天津港时,党办主任为她们讲解,就在前一天,该主任刚刚接待了某前任国家领导人。
        “北川中学残疾孩子”几个字让许多人的爱心延伸。为了两个孩子能顺利到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杨茜萍辗转联系了三个人,才找到国旗护卫队参谋的电话,并获得大力支持。7月10日凌晨4点50分,郭冬梅、廖琪身着北川中学校服,在天安门广场国旗围栏东侧,近距离感受了一场梦寐以求的庄严仪式。
        故宫博物院也为此行的所有人免了门票。郭冬梅和廖琪对这座宫殿充满了新奇,只是院内众多台阶给她们带来一些不便。“太和殿,这可是皇帝的办公室啊!”杨茜萍的讲解生动有趣,郭冬梅急切地让抱着她的大哥哥赶紧过去,廖琪则小心地离开轮椅站起来,径自前行紧随其后。
        看海也是她们的夙愿,来到天津东疆港沙滩,廖琪迫不及待地向海边走去。郭冬梅有些迟疑,浩瀚的大海,过去远在天涯,现近在咫尺。廖琪用沙子堆成一个个“城堡”,她坐在沙滩上若有所思,目视着自己的成果被潮水一遍遍冲刷。在大家的鼓励下,郭冬梅被大哥哥抱起来,俯身试探着抚摸海水,海潮退去带走些细沙,在正午的阳光下,露出的贝壳五光十色,她脖子上的伤痕清晰可见。郭冬梅略微吃力地捡起一个贝壳,放至矿泉水瓶中,默默地凝视着。
        北京武警总队和天津武警总队分别负责她们在京津两地的交通出行。在北京慕田峪长城,武警总队的两位青年司机,一会儿抱着郭冬梅拾阶而上,一会儿抬着廖琪的轮椅攀登高峰。她们俨然十分欣喜,“指挥”着陈轶鸣拍了几百张相片,廖琪在镜头前设计着造型,不时伸出双臂拥抱长城,郭冬梅嘴里念叨着“不到长城非好汉”,第一次努力站起来扶着垛口照相。廖琪中午回宾馆第一件事就是上qq告诉好友“我今天登上长城了!”,郭冬梅则叮嘱陈轶鸣“把我所有站着的相片都帮我洗出来!”。
        年近花甲的杨茜萍此刻也像极了孩子,脸上充满烂漫的笑容,还招呼同行的天津体育学院师生,摆了个“北川”的造型。游玩长城后,两位武警司机热得满头大汗,脱下已湿透的T恤用力拧干,杨茜萍连连向他们道谢。“你看每一件事都有多少人在做,感谢有这么多人帮助我们。”杨茜萍说,“是帮助我们,不是她们。”北京最后一夜
        这是“京津之行”所有人朝夕相处的最后一个夜晚。7月11日吃过晚饭,廖琪便喊着“我都不想走了,今天晚上我们别睡觉了。”郭冬梅也希望“晚上我们好好聊聊吧”。也许是采纳了两个孩子的建议,杨茜萍临时组织大家举行了一次临别前的座谈会。
        座谈会开始了,两个孩子显得有些拘谨。“我没什么说的,就是高兴!”郭冬梅想了半天,还是不好意思。“都在酒里了!”一位体院的大哥哥打趣到,大家忍俊不禁。“虽然我可以走,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你们推着我,同志们辛苦了!”廖琪说。“为人民服务!”又是一阵捧腹大笑。
        一直陪伴她们的天津体育学院师生团队回忆了一周来的快乐,都希望她们有机会能再来。“我希望能跑着过来,”廖琪说,“你有膝盖,当然可以了。”看着自己的左腿,郭冬梅有点小情绪。“你们下次来想到哪儿玩啊?”一边的大哥哥试图缓和一下气氛。“欢乐谷!”她们俩都很向往。不过郭冬梅似乎想到了什么,“咱们换个话题吧”。
        “要不唱歌吧,北川中学校歌。”天津体育学院常老师的提议得到大家的支持。“挺起你的胸膛,刚毅的目光,我们经历了磨难,我们更坚强。北川北川,书声琅琅。多难兴邦,美丽校园,我们梦开始的地方……”一首优美的歌曲过后,刚才的一丝尴尬氛围一扫而光。
        这种尴尬气氛,是这个团队一直竭力避免的。杨茜萍在活动之前给团队开过好几个会议,要求大家谨言慎行小心翼翼,生怕伤到这两个孩子敏感的内心,“关系到孩子的成长,不能让她们再受伤了。”不希望出现的“坏情绪”很难避免,就在登长城时,郭冬梅看到廖琪可以独自穿行,触景生情黯然神伤,她的眼泪有伤痛也有渴望。
        郭冬梅和廖琪的心思很难猜,有时候大家的担心也会显得“过度紧张”。这个晚上,陈轶鸣的女朋友也专门过来看这两个孩子,因为穿了超短裙被陈轶鸣训斥了一顿,他害怕健全女孩的双腿会刺激这两个孩子。结果却是郭冬梅和他女友聊的火热,廖琪坐在地上给她们积极地拍照。
        之后的座谈会渐入佳境,大家都说了很多心里话。廖琪当面感谢杨茜萍书记和这些大哥哥大姐姐,郭冬梅则欢迎大家到北川做客,唱起了羌族的《咂酒歌》:“清凉凉的咂酒诶,伊拉勒索勒哦咿呀勒索勒呀,请到请到我们山寨来,咂酒诶喝不完,再也喝不完的咂酒诶……”未完成的心愿
        “看的心愿完成了,站的心愿还没有实现。”相比较郭冬梅和廖琪,杨茜萍更担心前者。廖琪的父母都是北川中学教师,而郭冬梅父母都是农民,家里比较困难。“更重要的是郭冬梅都快18岁了,再不治疗,以后怕是没机会了。”杨茜萍相信如果郭冬梅站起来,看到的世界会更美丽。
        杨茜萍还有一份手术表,比这次的日程表还要复杂。在郭冬梅来之前,杨茜萍和天津武警总医院院长、主任医师已经进行过沟通,院方同意为郭冬梅做手术,帮助她站起来,并减免部分费用。其余部分资金的筹集也有了渠道,杨茜萍希望郭冬梅能在天津做手术,“我不能劝服她,这是她的权益,但确实是我们的心愿!”
        其实“京津之旅”并不是杨茜萍在凤凰网认领的唯一心愿。成都志愿者王志航(震后一直致力于帮扶震区伤残学生,是六十多个孩子的“干妈”)提出为灾区残疾孩子建立科学心理测评系统,北川中学校长刘亚春希望特殊孩子能有更好地发展,这两个心愿被杨茜萍负责的“天津体育学院心理服务工作组”认领。
        与郭冬梅的心愿相比,实现这两个心愿显得庞大而漫长。天津体育学院和北川中学签订的合作意向书已经生效,确定以“指导伤残孩子人生规划,帮助他们一生幸福”为切入点,进行心理支持和服务。天津体育学院至今已经有四批团队先后奔赴北川中学,讲座、辅导、家访、训练等工作也陆续展开。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心愿也将惠及郭冬梅和廖琪。“不仅要面对人生,而且要走好人生,这是我们对所有残疾孩子的心愿。”杨茜萍说。
        杨茜萍还特意联系了“独臂英雄”丁晓兵与这两个孩子见面,事后证明这是一次关键的沟通。“当时想的是,能活下来就好了。出了院以后,觉得腿没了,别人大多是健全的,心里很难受。”郭冬梅、廖琪与丁晓兵说出了“没法和一般人交流的话”,而面对这些直达内心的肺腑之言,丁晓兵也感同身受,他向她们讲述自己19岁如何失去右臂,二十多年怎么走到今天,“谁都代替不了你,自己的这一生只有靠自己。”
        一旦内心变得强大起来,许多困难便迎刃而解。郭冬梅起初恐惧疼痛,害怕父母担心,最终还是同意这个暑假在天津做手术。“回去和父母商量一下,得征求她们的意见。”这次“京津之旅”让郭冬梅刻骨铭心,她比从前更渴望站起来,但有一个条件:“我必须在8月31日开学前回去,即使打着石膏,我再也不能留级了!”
        杨茜萍托陈轶鸣转达对凤凰网的感谢,“给我们和更多的人提供了一个实现愿望的平台”,她喜欢凤凰网活动里的一句话:心愿不算多,但一定会是一个爱心的引子。“我们目前最大的心愿是希望郭冬梅站起来,在哪里做手术并不重要。”杨茜萍说,“但我们愿意帮郭冬梅,如果她站起来,这将是爱的延续,还有更大的心愿在等着她!”(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成长值: 788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9-15 10:28: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发到真实记录里好一些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700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11 小时前
  •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10: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学过这个也就是一个文章,还不是完全的记实,评点比较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中国慕残文学网  

    GMT+8, 2017-10-23 23:05 , Processed in 1.23437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