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00|回复: 2

[文章正在更新中] [BG言情]艾然的故事【tr,盲,旧坛老文搬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萌哒
    2017-10-31 09:42
  • 发表于 2017-10-12 13: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本帖最后由 五十岚重信 于 2017-10-12 13:48 编辑

    对于艾然来说,这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就职于一家化工厂担任技术员的艾然刚和自己的爱妻度完蜜月。他的新婚妻子陶矢在一家大型综合医院当护士。两个人前阵子买的单位福利房刚刚装修完毕,新房,娇妻,没什么更能让一个普通男人开心了。艾然与陶矢也算是青梅竹马,两人是小学初中同学,大学又在一个城市就读,很快擦起了爱的火花,毕业之后不久就订婚了。艾然很爱陶矢,在初中时期,青涩的爱恋刚刚萌芽,艾然就已经对陶矢动心,只不过当时年纪太小,压抑多年的爱慕到了大学才给艾然可乘之机。
    “老公,你回来啦。”陶矢在厨房烧晚饭,探出脑袋向艾然打招呼。
    “嗯,我回来了,今天该你休班了,我都忘了╮(╯▽╰)╭。”艾然进屋亲吻自己的老婆,在桌子上摆好碗筷等待美餐的到来。
    晚饭过后,两人一起收拾碗筷,在客厅打xbox。这是他们共同的爱好。之后就进入每晚的神圣造小孩时间。艾然急切的想要个孩子,因为他的父母早年离婚并且各自组建了新家庭,与他关系并不亲密,艾然等不及的想早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享受天伦之乐。但是陶矢却不想这么早要孩子。她的父母在老家与弟弟生活在一起,无力顾及她,又没有婆婆的照料,陶矢有点对当妈妈这件事心存恐慌。
    “艾然,今天我们来玩目隐吧。”陶矢提议道。
    “又玩目隐啊…前天不是刚玩过。你难道不能顾及下你丝袜控老公的感受咩,穿丝袜嘛。亲爱的老婆。”艾然有个小小的癖好,那就是控丝袜,他开始的时候还会对这件事有点难以启齿,不过最近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好啵…那你蒙眼,我穿丝袜好不好…”
    “嗯,我就知道我的小宝贝最好了。”
    艾然不知道,陶矢有个更难启齿的爱好。她是个D。目隐是她在不告诉艾然这件事的基础上能做的最”D”的一件事了。
    这本来是很平和的一天,陶矢就职的儿科病房有一位骨折的小病人出院了,大家都很开心的欢送他。然而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接连不断的救护车的声音。在门口送走了小病人,艾然忍不住的问门诊的同事,是哪里的病人这么多。
    “唉,这么多人,还有警车,肯定是哪里发生事故啦。我听说好像是半山化工厂发生事故了…诶?你这么急去哪里啊…”陶矢顾不得其他了,半山化工厂,正是艾然工作的地方。她向急诊室一一问去,还好并没有看到艾然的名字。没等她心里的大石头落地,楼道里推来一架担架,担架上的病人,带着面罩,小腿血肉模糊。陶矢不禁失声痛哭,这人工装裤卷起一半,正是怕热的艾然。她茫然的跟着艾然的担架走,担架进入了手术室,她也忘记了自己的工作直直的想要走进手术室。”你要干嘛去啊陶矢?”一句话把陶矢拉回了现实,喊她的正是她的闺蜜阿烁。
    “阿烁,艾然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艾然看见自己的朋友,眼泪又一次的宣泄了出来。
    “别怕,有我在,再说你要往好的方面想,这样的伤肯定不会死的,他没事当然大家都高兴:他万一留下残疾,不是恰好遂你的愿?”阿烁也是陶矢的D友,也知道她的癖好。
    “诶诶?你这么一说我心里果然好多了,就是苦了我老公,多疼啊,而且他肯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你个没良心的,居然不想想他会没事,不跟你扯了赶快回去收拾收拾住院的东西吧,先请个假。”
    “嗯。我知道了。”
    陶矢回到医院,找到了艾然住院的房间。他还没有醒,眼睛和双腿都绑着纱布。陶矢赶紧拿起床头的病例,看见上面写着:双眼角膜化学烧伤,双下肢化学烧伤。这时候医生来了,告诉她艾然很可能失明,因为双眼角膜已经无法修复了,只能考虑移植,建议先登记等待移植角膜供体。陶矢跟着医生去办了手续。回来的时候,艾然已经醒了,麻药的效力已过,他的脸上正被疼痛扭曲着。陶矢赶紧过去抓住艾然的手。
    “老公,我在,我在啊。”
    “桃子,我是不是要瞎了啊。”桃子是艾然对陶矢的爱称,艾然这样说着,声音明显的发抖。
    “别怕,没事的,医生说可以角膜移植,成功概率非常高的,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艾然听见她这么说,似乎安心了不少。
    但是眼睛的问题不必担心了,腿上的伤却总是不见好。艾然已经从眼科移到外科病房了。陶矢偷偷问她的好闺蜜,外科大夫阿烁艾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但是得到的答复却是,艾然的小腿可能保不住了。
    一周后,阿烁为艾然实施了截肢手术,双腿均在膝下截肢,按照陶矢的要求,她把切口做的非常漂亮。截肢后的艾然非常的消沉,经常一天天的都不说话,就连陶矢对他的关心他都不想回应。转眼到了出院的日子,陶矢辞了职,艾然的单位赔了一大笔钱,暂时不用担心生计了,陶矢想好好的照顾艾然一段时间,顺便…也满足一下自己的D需要。
    但是陶矢妄想的另一种生活还没有开始,艾然却并不配合她。在他们回家的第一个晚上,艾然郑重的叫住了陶矢。
    “陶矢,我们离婚吧。我现在又瞎又瘸,不能耽误你的下半辈子。赔偿金我给你一半。好不好?答应我吧。”
    “你疯了吗艾然,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当初结婚的时候是谁说陪伴我一生一世的,我们都发誓了不论生老病死永不分离。你却用这种理由赶我走?”
    “我请护工就好了,不用担心我。你跟着我这样的人,不会幸福的啊。”
    “你这样算什么啊,过阵子角膜到了,你安上假肢就跟正常人一样了啊,我可以帮你在家里复建的。”
    “你我都知道角膜是有多稀缺,多少一辈子都等不到配型。别这么自我欺骗了。”
    “阿烁可以帮忙的,这家医院本来是他爸爸的财产,我们可以动用关系优先配型。”
    “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愿意受这种恩惠,更不愿意让别人因我而被不公平的对待。”
    “好吧,那这样吧,我们等到你的眼睛能够接受配型的时候,就是半年后,如果那时候还没有人提供的话,我们就离婚好不好。”陶矢妥协了,实际上,她在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计划。
    “那你要答应我不走后门。”
    “好的,我说到做到。
    三个月过去了,经过陶矢的悉心照料和开导,艾然的身体和心情都好了不少。每天陶矢都假借按摩为由细细把玩艾然的小小残肢。现在他已经能在搀扶下自己带着假肢走路了。陶矢犹豫要不要把自己是个D的事情告诉他,想来想去,她还是放弃了。
    这天,陶矢找到阿烁,向她说了自己大胆的计划。她准备把自己的角膜捐献给艾然,然后顺便做个截肢手术,满足自己长期以来的愿望。阿烁很吃惊,她没想到陶矢竟然会这么大胆。
    “陶矢,你的大脑回路到底怎样的才能让你有这种举动啊。”
    “哎呀你不知道,艾然现在自卑的很,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他接受半年以后离婚的条件,他现在就想跟我离婚,以为这样我就幸福了,他根本不懂我跟这样的他在一起才更幸福。”
    “那你具体打算怎么办?”
    “你不是自己有个小诊所么,从现在开始你就在那里准备手术的必要条件,3个月手术就好了,我先在医院做完角膜移植术,等我眼睛愈合了之后就去你的小诊所,你给我动刀子啦。”
    “那你的艾然怎么办啊,你仍他自己在医院?”
    “我不是有你嘛,咱们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他的JJ借你用用我都不建议啦,你就照顾下我们俩嘛,请个护工,你看着点就好了啊。”
    “那你准备怎么跟艾然说你截肢的事情。”
    “我是这么想的,你告诉他我把角膜给他了,然后去医院照顾他的路上出了车祸,肿么样?这样他既会因为我给他角膜而愧疚,感激,也不在为自己的腿而感到自卑了,省的他万一眼睛好了抛弃我咋办,嘛这也不可能啦。”
    “我真是服了你了,脑子净想没用的。你准备在哪里动刀呢?”
    “我想好了,左臂留个肉团团,不留骨头,双腿10cm残肢吧。而且,我也不想一直瞎下去,这样太没劲儿了。角膜配型那边你给我改下,用我的资料等待配型就好。”
    “你可真是一点不吃亏啊,不过一次切掉三个肢体太危险了,还是一个一个来吧,反正角膜移植也要半年才能复明,截肢回复快些。”
    “嗯,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手术具体的就交给你了,需要钱你就跟我说,不差钱。弄好了我心甘情愿的让你把玩几天哇。”
    “好的呀,但是你手术恢复的时候,艾然那边要怎么蒙混过去。”
    “我想好了,他手术后就把它送进ICU,至少让他待个1周,等我恢复差不多能第二次截肢的时候,在告诉他我出车祸了,这样就好了嘛。而且我在你的诊所做完之后你帮我安排进另一家小点的医院,我不想让以前的同事发现不对头。”
    “你怎么到了这种事情就心思特别缜密呢?脑袋不往有用的地方使。我知道啦,一切会办妥的。”
    距离艾然受伤已经半年了,眼看就要到了约定离婚的日子,配型还是没消息。陶矢准备启动计划了。
    “老公,有好消息,你的配型有了。”
    “怎么会这么快呢?你真的没走后门?”,艾然有些不相信,”哪里来的这么多供体啊。”
    “听说好像是最近抓了一大波毒贩,枪毙了好多人,你就有供体啦。”陶矢毫不犹豫的瞎编了一个理由。
    “好吧,什么时候手术通知了没有?”艾然也很高兴。
    “3天后。先准备准备吧。”陶矢这样说着,心里却百感交集。虽然自己是个D但是真的开始改造自己的身体,也是有些害怕的。把自己的角膜捐给心爱的人,宛如飞蛾扑火般向死而生。
    陶矢在准备好艾然入院用的东西后,就开始着手找护工,安排自己的术后恢复计划。她给阿烁打了个电话,确定了具体事宜。
    “阿烁,艾然3天后手术你都知道了吧。护工我找好了,一会带你认识下。我的那边安排好了没。”
    “安排好了,计划是这样的,第一次先截取你的左臂,一周后截取双腿。为了让所谓车祸更加真实,我会在你胸部下方做一个稍微明显一点的缝合伤口,顺便还找我的同学给你做个自体脂肪隆胸,你不是一直嫌小么…只要跟艾然说你是车祸胸部受伤,术后整形的就好啦。”
    “阿烁你真是我亲姐们啊,么么哒。我最爱你了,你要是男的我肯定甩了艾然跟你!”
    “瞧你的德行。话说,你真的决定了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这事儿可不是买衣服,不喜欢了还可以退。”
    “我已经做好觉悟了,绝不后悔。”
    转眼三天过去了,陶矢和艾然一起走进医院。在被摘下角膜后,陶矢就被阿烁接到了自己的诊所。第一次手术很成功。
    “陶矢你醒了啊。”阿烁在手术后就一直守在陶矢的床边,听见陶矢呻吟出声,她急切的问。
    “阿烁,我的手好疼啊…”
    “别怕,你的手现在变成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小肉团了哦。过几天拆线了你就可以摸到它了。”
    “唉,可惜我现在也看不到手的样子。艾然怎么样,你有消息没?”
    “他的手术很成功,你放心吧,现在在ICU躺着呢,不过据说很想你。”
    “阿烁,说实话,我有点兴奋诶,你能不能帮帮我啊…”
    “怎么帮,我不知道诶。”
    “你真讨厌,我现在没力气不然一定锤你,就像咱们上学的时候晚上偷偷干的那样啊,用手帮我好不好。”
    “喂喂,那时候我还是懵懂无知的少女好不好,现在你都是结了婚的老娘们了。你也不觉得对不起你老公。”
    “有什么关系嘛,咱们这是纯洁的友谊,我也帮你舔,好不好嘛。”
    “好好好,我的姑奶奶,看你身上带伤,姑且帮你一会。”
    阿烁轻轻掀开陶矢的被子,她的身上没穿任何东西,只有腿间的纸尿裤分外显眼。她揉揉陶矢的小腹,排净尿液,然后把纸尿裤脱掉,用干净的毛巾清理干净她的下身。手指抚上去,柔软的穴口非常有弹性。
    “阿烁,像以前一样,先吻我吧。”
    “你丫能不能别表现的跟个欲求不满的同性恋一样,让我不爽。”说是这么说,阿烁还是还是吻了上去。为了让陶矢能够休息好,她特别让陶矢住在诊所二层自己的房间里,那里有一张很舒服的双人床。阿烁小心的把陶矢向一边挪了挪,自己也宽衣解带,爬上了床。
    她的舌头在陶矢的口腔里灵活的游走,又特别用力的挑逗陶矢的牙龈,这是陶矢最难以抵挡的阿烁的绝招。陶矢不禁呻吟出声,仅剩的右手狠狠的抓住了床单。
    “别抓床单了。”阿烁拿起陶矢的右手,将它放在自己微微湿润的蜜穴。陶矢心神领会,开始一下下的揉捏着。阿烁感到了密友指尖带来的快感,她放走陶矢的口腔,来到陶矢最喜欢的胸前。阿烁含住一边的乳尖,舌头在乳晕上滑来滑去,另一只手不忘记揉捏另一边,陶矢有些禁不住这样的快感,她几乎忘记了左臂的疼痛,右手律动的手指因为这极大地刺激时不时的停下动作。阿烁舔完一边又换另一边继续进攻,手指却移到陶矢的蜜穴,那里已经蜜汁泛滥了。
    “哎呦,越来越敏感了嘛”阿烁缓缓的伸进一个手指,在里面轻轻搅动。
    “那是,眼睛看不见,无法预测你的下一步动作嘛。”陶矢这样说着,手却在阿烁身上摸索着找她的两颗葡萄。
    “在这里啦。”阿烁带着陶矢的手到了目的地,手指又往陶矢的蜜穴中插入一根。在下身与胸部的双重夹击下,陶矢很快就到达了高潮。带着愉悦的蜜汁洇湿了好大的一片床单。
    “阿烁,我也帮你来好不好,”陶矢自己也感到了身下的潮湿,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算了,你身上伤还没好,我也不指望你了,等你做完所有手术痊愈了在补偿我好了。”阿烁起身帮陶矢整理干净,换下了湿掉的床单。她拿出床头柜子里的振动棒,到了另一个房间DIY。等她回来的时候,陶矢已经沉沉睡去。
    一周之后,陶矢的左臂恢复的很好。她按照计划接受了第二次手术。为了让车祸更加逼真,阿烁不仅做了胸部的”整形”手术,还把她的左腿腿骨留短,留下了一个明显的伤痕,并且在她头上包了纱布,造成脑震荡的假象。在她术后昏迷期间,阿烁就把她转移到提前找好的一家小医院,之后就去接艾然出院了。
    “阿烁,陶矢呢,我要见她,一周没法跟她接触我好想她啊。”
    “艾然,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陶矢她…她在昨天出了车祸,目前正在另一家医院。”
    “她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怎么好好的会出车祸呢?”
    “艾然,你还不知道吧,是陶矢把自己的角膜捐给你了,都是因为你那卑微的自尊心!昨天她准备来医院接你的路上出了事,她一个新手盲人,又莽撞才会出事的。也怪我昨天工作太忙,明明知道她那个想什么做什么的性格,不听劝,没去陪她,才会这样。”
    “那她到底怎么样了。”
    “我带你去看你就知道了,唉,情况不太好。”
    阿烁开车带艾然来到了陶矢的医院,她推着艾然的轮椅进入房间,看见护士正在帮她量体温,挂点滴,而她似乎还没有醒。
    “艾然,她似乎还没有醒。”
    “她到底怎么样了?”艾然急切的问。
    “你要有心理准备啊,艾然。她现在左臂和双腿都进行了截肢,胸部受伤,已经整形过了,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怎么会这样……这刚刚几天,她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子了。我真是个混蛋,为什么要提出离婚这种事苦苦逼她呢?”
    “哼,算你还有点自知,”阿烁冷笑道,”不过现在你也不用自卑了,还是想想怎么加紧复建照顾她吧。她的情况特殊,虽然双腿都有10cm残肢,但是左腿伤情严重,只有5cm腿骨,没法装义肢,左臂也是完全切除没留下骨头。又加上现在双目失明,可以说完全不能自理了。”
    “我知道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就只好为以后做打算,我好怕她醒来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她既然不在乎你的残疾,只要你们相亲相爱,她应该也能接受吧,话说你过阵子复明了生活基本与正常人无意,你要是敢抛弃他,本姑娘天涯海角也要抓你回来,活体解剖你。”
    “是是,大小姐……我对她的专情,你应该知道的。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就算更加残疾,毁容,变成疯子我都会爱她。”
    “行了,肉麻话不要对我说。你刚出院,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该滴眼药了吧,我送你去楼下眼科处理。”
    陶矢这时已经醒了,她只是没出声,悄悄在旁边偷听,听见自己的爱人说了刚才的一番话,她十分欣慰,瞬间又想出个鬼主意:她准备装昏迷到伤口拆线在”醒来”,演一出自己意淫好久的剧。
    过了一会,阿烁带着艾然又回来了,艾然让阿烁把他的轮椅推到陶矢的旁边,开始摸索着想要握住陶矢仅剩的一只手。久违的熟悉温度传来,让陶矢心中百感交集,差点哭了出来,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艾然就这么静静的拉着陶矢,过了一阵子,阿烁有点看不下去了,劝着艾然赶紧回家安顿下来。
    听着他俩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陶矢大声的叫护工来,护工过来先是检查了一下陶矢的身体情况,在陶矢的要求下撤掉了尿管和氧气罩,带着他们实在是太痛苦了。她让护工给阿烁发了条信息,让她在送艾然回去后赶快来医院。
    半小时,阿烁悻悻的来了,一进门就开始抱怨上:”我TM的快成你俩保姆了,天天折腾我,说,啥事?”
    “哎呀我最爱的阿烁,我这不是刚醒想你了么,我的手术成功不?”
    “不成功,你的咪咪不小心被我切掉了。”
    “别生气嘛,刚才我摸过了,还在!”
    “说正事!”阿烁看见陶矢笑嘻嘻的模样,更恼火了。
    “我醒了这件事能不能先不告诉艾然,等过几天拆线了在告诉他,要不现在感觉很尴尬啊……”
    “也好,反正我已经跟艾然说了,他明天就开始全天复建练习,每天晚上再带他来看你,他也想养好身体来照顾你嘛。”
    “还有一件事,我想换房子搬到乡下去,你帮我找找合适的呗,不想住在这边了,同事邻居太多,知道了多了我怕暴露对你我都不好。”
    “也是,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帮你留心下吧。”
    “嗯,就酱,艾然你有好好安排人照顾他了吗?”
    “都安排好了啦,他之前不是已经基本可以自理了么,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比较好。”
    “我有你们,什么都不管了哇哈哈。”
    艾然的复建课进步很大,已经能自己用盲杖行走了。阿烁跟艾然说了搬家的事情,说陶矢车祸后的心情可能不愿意见以前的熟人,而且住的又是高层,不方便。艾然觉得有道理,想把房子卖掉买别处,虽说是单位福利房,但是领导看在艾然的情况上还是破例同意他想卖房子的要求,并且帮他把房子转给了新来单位的职工。本以为会亏掉钱的,没想到卖房子还挣了一些。让艾然有些意外。而阿烁也很给力的找到了一处乡下自建的小别墅,据说是为了让行动不便的老人居住,但是房子还没入住老人就去世了,因为装潢都是按照轮椅方便来设计,所以低价卖出,艾然很顺利的买下了这幢别墅,房主看艾然是残疾人,还特地又优惠了一些。等到新房彻底打理好了,已经是两周后。按照陶矢的计划,她该醒了。
    这天,陶矢拆线了。她终于能摸到自己的腿是啥样的,右腿滑滑的,手感很好,左腿……似乎有道深的疤啊,但是确是一个大肉团,用力的捏下,才能感觉到里面的腿骨。”阿烁这个闷骚的货,”陶矢心中暗想,”花样还挺多。”胸部的伤口很淡,双乳有明显的”发育”,陶矢很满意。左臂的肉团拆线早,陶矢已经悄悄玩了好几次了。总之就是非常满意,这次真的是欠阿烁一个大人情了。
    晚上,艾然照例来了。陶矢仍在装昏迷。艾然拉起陶矢的手,双手手掌缓缓搓着它,最近经常输液,这只手非常的凉。陶矢感受到这熟悉的温度,于是故意抽动了手指。
    “桃子!”艾然激动的大喊,”你醒了吗?”
    “艾然……是你吗,我好想睡了很久?发生什么了?”
    “你出了车祸……陶矢……还记得吗?”
    “车祸?啊,好像是你出院之前的事儿?记不太清了,你的眼睛没问题吗?”
    “都是我不好让你操心,还让你伤害自己,手术很成功。”
    “是嘛,那我醒了是不是咱们就可以回家了。扶我起来好不好,我的左手使不上力。”
    “陶矢……你的左手……没有了,车祸让你的左手和双腿都截取了……”
    “是吗?”陶矢心中暗爽,一边却又做出黯然失色的表情,在一旁的阿烁心里不禁吐槽:艾然是个瞎子你演这么想给谁看……
    “没有了手和腿,我就不能照顾你了,艾然。”陶矢的声音甚至带出了哭声。
    “这次换我照顾你了,我们搬了新家,是你一直想住的乡村别墅哦。”
    “我爱你,亲爱的。”陶矢用仅有的一只手紧紧拉住艾然。
    “我也爱你,过几天你出院咱们就会新家。”
    几天后傍晚,陶矢出院了。阿烁开车接陶矢回乡下的新家。护工和艾然正在新家里等着她们。陶矢穿了一件长袖t恤,左边袖子打了个结,下身穿了长运动裤,两只裤腿也打了结放在轮椅上。新家的门口没有台阶,方便轮椅进出。护工把陶矢抱到椅子上,大家准备一起吃晚饭。本来想要喂给陶矢吃饭,但是她却拒绝了,非要自己吃。护工之好把勺子放到她手里,并且帮她找到餐盘的位置。陶矢吃的很慢,倒也没有吃的太狼狈。
    “陶矢,你吃到脸上了哦。”明明脸上什么都没有,阿烁还是骗陶矢这样说着。
    “诶?是吗?”陶矢的左肩的肉团动了动,像是想去脸上擦擦,但是发现这样是徒劳无功的,陶矢只得放下手里的勺子用右手在脸上摸了摸。”阿烁你讨厌,明明什么都没有啊。”陶矢在盘子里摸着勺子,阿烁却不由得笑出来。
    “你找勺子的样子真是太逗了哈哈,你看你老公都不这样,啊拉,说错了,你看不到。”
    “你烦人,不吃了。”
    “阿烁,你别欺负她了……”艾然听见自己的老婆气的不吃饭有些着急。
    “好啦好啦,反正她也基本吃完了。带她先去按摩吧,一会给她洗了澡我们就撤,护工今天开始也不住在这里了。”
    护工抱起陶矢把她带到楼上的复建室,这里地上铺满了柔软的地毯,特地为了陶矢日后的复建做了布置。护工把她放在床上,摘掉她双腿的残肢袜。熟练的为她按摩起来。陶矢最喜欢被摆弄双腿的残肢,差一点舒服的哼出声。按摩结束后,护工又帮她洗了澡,并且在她的残肢上又涂上精油按摩至吸收,最后将她抱进了艾然精心布置的卧室。卧室里也有卫生间,艾然正在给自己洗澡,经过这阵子的锻炼与熟悉,他已经可以独自完成很多事情了。阿烁跟护工打了个招呼,叫她先走了明早再来给他们做饭。自己却悄悄站在卧室,看这陶矢的一举一动。正当她看着陶矢又在不自觉的揉着残肢入神时,全裸的艾然从浴室里出来了。阿烁差点吓了一跳,不过她有故作镇定的悄声走出卧室,走远了一点才说话。
    “艾然,陶矢,我走了啊,你们俩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走吧。”艾然回答了陶矢,听到楼下的大门落锁,才慢慢摸到卧室门口把门关好。
    “老公,终于就剩咱俩了,伦家想死你了啦。”
    “我也想你啊宝贝,我马上就来。”
    艾然走到床边脱下了双腿的假肢,揉了揉僵硬的残端,爬上床找陶矢。他用手在床上轻轻摩挲,生怕压倒了陶矢一点。
    “老公,我在这里啦。”陶矢应声,艾然很快找到了陶矢,他的手抚上陶矢的残腿,感受着和自己的残端不一样的触感。左腿像棉花糖一样柔软,仔细的捏起来,却能感受到里面短短一截腿骨,表面的疤痕刮擦着手心,带给全身一阵阵的酥麻。右腿非常光滑,像极了陶矢引以为豪的翘臀,艾然不自觉的向上摸去,在屁股和残端之间比较着差异。
    “讨厌啦干嘛摸人家屁股。”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么。”艾然更加变本加厉的揉着陶矢的屁股,他用另一只手将陶矢拦在怀里,嘴唇略过陶矢胸部的肌肤,舌头寻求着陶矢的乳头。
    “啊,找到了。”艾然一口将陶矢的葡萄含进嘴里吮吸,手也转而开始进攻另一边。
    “诶?变大了嘛。亲爱的,倒是因祸得福。”艾然抚摸着陶矢胸部那条淡淡的伤痕说到。
    “嗯,是啊,因祸得福。”陶矢的手也不闲着,她爱抚着艾然的那根,那里灼热而坚硬。自己的右手就是为了能摸到老公的那里才留下的,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
    “想要吗,宝贝儿。”艾然开始用胡茬扎着陶矢左臂的肉团。
    “嗯,想……”
    “我摸摸看……啊,你尿了吗?好多水!”
    “讨厌啦,你明明知道就不是……”
    艾然从陶矢手中抽回自己的那根,将它插进了陶矢的蜜穴,没有了双腿的阻碍,艾然插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
    “好久没做了,真紧呐,亲爱的。”
    “艾然的那里,也,好热。”
    艾然捉住陶矢的唇,下身也在猛烈进攻着,久久未行周公之礼的两人,今天尤其敏感。
    “艾然,我要去了……”
    “等我一下,亲爱的。”艾然抓住陶矢的两个残腿,大力抽送了几下,灼热的液体进入了陶矢的甬道。
    “艾然……你丫居然内射了,不知道我还不想要孩子嘛?”
    “老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煞风景……”
    八。
    时间飞逝,艾然的双眼已经逐渐复明了,今天他要到医院进行复查,之后就能获得和正常人一样的视力了。一大早,阿烁就开车来接他,艾然早已收拾妥当,只不过他的爱妻仍然在被子里呼呼大睡。
    “走吧阿烁,今天开始就没有护工来带着陶矢复建了,我要赶紧回来帮陶矢锻炼才好。”
    “她锻炼的有什么进展吗?能不能穿着假肢走了啊?”阿烁明知故问道
    “还是不行啊,只能由人扶着走几步,腿上用不上力,看不见,也掌握不了平衡,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地上蹭着走。”
    “嘛,反正也不需要她能自己做什么事,保持体形,身体健康就好了啊。”
    “说的也是,等出了眼睛完全恢复的证明之后,我也要重新考个驾照,方便带着她到处转转。”
    检查很快结束了,艾然的眼睛正如预期的一样,已经完全恢复。阿烁在艾然的要求下绕路去了一家大型超市,在那里艾然买了很多东西,最显眼的要数那十几双颜色厚度都不一样的丝袜了。两人回到家里已经是中午,护工已经来到家里开始准备中午饭了,而陶矢仍在睡懒觉。
    “大姐,你们做好了先吃吧,我去叫陶矢。”艾然这样说着上楼了。
    他推开卧室的门,并没有出声叫她,而是把手伸进了艾然的腿间,在穴口出揉了两下,转而开始轮流双腿的残肢。受到这样的刺激,陶矢终于醒了,她睁开眼睛,不过很快又闭上了,因为无论怎样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艾然,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快起来吃饭吧。”
    “好……帮我穿衣服。”
    艾然熟练的帮陶矢穿上了长袖睡衣,莱卡材质的内裤,又穿上了特别改造的裤子。楼梯无法使用轮椅,艾然直接把陶矢抱到1层的餐厅,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饭菜,艾然将陶矢抱在怀里,开始一口一口的喂她吃饭。
    “喂喂,秀恩爱也要分场合啊,我和大姐还都在呢。”阿烁一脸嫌弃的表情说道。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按捺不住嘛,是不是?我的大宝贝?”
    “嗯,老公的怀里比凳子舒服多了。”
    饭后,艾然给护工大姐结算了工钱和奖金,让她以后不用每天来做饭和照顾两人了,只要每周都来给陶矢按摩和打扫屋子就好。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成长值: 892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昨天 12:09
  • 发表于 2017-10-13 22:01: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比之前看的多了一段,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76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2:38
  • 发表于 2017-10-15 23: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的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17-12-18 05:22 , Processed in 1.21875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