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07|回复: 75

[文章正在更新中] 【D系列之九】D渣(12月18日,62、66、67楼继续以高H为借口骗流量)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8 10: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本帖最后由 肺炎 于 2017-12-18 12:15 编辑

    这个世界上,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有点钱的,装拉风。
    有点权的,装正义。
    没钱也没权的,装有钱有权。
    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屁股上的屎却永远擦不干净。
    都是渣男。
    尤其是那些慕残的恶心男,更渣。
    简直是人间极品。


    我很早就发育了。
    十一岁胸前鼓包。
    十二岁初潮。
    十三岁就长得很开了,哪怕是素颜,我的颜值也能甩那些女星三条街。
    所以很自然的,十四岁就破处了。
    准确点说,是诱人强奸。
    我当时一米六五,胸罩已经是C杯难容了。
    男朋友是袁子杰,市公安局长的独生儿子,将将一米六,长相有点凶。
    他爹是市里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面猿”。
    袁子杰的长相至少继承了不怒自威的黑面猿八分。
    我是他公认交的唯一一个女朋友。
    当然,谈了只有初三下个学期的恋爱。


    毕业聚餐的那晚,人群逐渐散去。
    袁子杰送我回到了家门口。
    “不进来坐坐?”昏黄的月光下,透着无尽暧昧。
    “嗯……好吧。”袁子杰两眼放光。
    “我爸妈又去杭州做生意去了,家里没人。”关键的是,我的裙摆,在膝盖上方至少十五厘米,还被我故意撩了撩。
    偷偷喝了两杯啤酒的袁子杰早就心猿意马。
    一切都来得那么的突然。
    壁咚。
    “袁子杰……”当时的我,惊慌失措,“你,你想干什么……”
    “梅子……”袁子杰喘着粗气,“我……我真的喜欢你……”
    “不行的……”我别过头去,“我们还小……”
    温热的嘴唇已经贴到我的脸上,连着好几下。
    “我就喜欢梅子你那自然卷的大波浪……”
    嗯,我是大波浪……大波!浪!
    我偷眼看见了他下体微微支起的小帐篷,下定决心,一把握住。
    ……
    疼,加上三分钟后小白裙上那一缕鲜红,这就是我的初夜。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十次。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
    微疼,无感、不够……飞天。
    经过一个假期的十次,我的身高,还是165。
    同样是经过一个假期的十次,他的身高,变成了183。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昨天 09:34
  • 发表于 2017-11-28 10: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尼玛!挺尸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0: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挺,好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49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0
  • 发表于 2017-11-28 11: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  肺大!!!肺大回来了!我去!!我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1:2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我的第十次的他不是袁子杰。
        袁子杰哪怕是吃了猪快长,也不可能两个月,长高二十多厘米。
        他是袁子杰他爹黑面猿——袁文雄。
        因为我爹犯事儿了。
        他这个市公安局长,披着一张保护平南市百姓的外衣。
        其实是一手遮天,无恶不作,连市长,市委书记都不放在眼里。
        只因和某副国级干部是拜把子兄弟。
        “非法经营、偷税漏税、破坏环境!”。
        那只不过我家酒店的地沟油没有回收,排放到下水道了。
        这是我早上得到的消息。
        我马上给袁子杰打电话,竟然关机。
        正在着急之时,突然派出所下午通知去接人,带五万元罚款去接人。
        偏偏下午有个大客户,我妈走不开。
        再偏偏我作死,主动请缨去接我爹。
        还偏偏我妈认为我这个独生女该历练一下了,开出五万支票就让我走了。


         袁文雄“竟然”也在那派出所里等着我。
         准确点说,不是竟然,应该是预谋。
         “梅康的女儿,跟我来一趟办公室。”他打着官腔,藐视着我这个暴发户的女儿。
        我第一次见袁文雄,果然这个我当时以为是未来的公公是那么的威严。
        “袁局长,支票我给你带来了。”我搓着衣角,不敢抬头。
        袁文雄踱着方步,来到我的面前,却很轻佻地用食指抬起了我的下巴。
        “怪不得,我那臭小子,看上了你。”他一声冷笑,笑得我心中发毛。
        “嗯……叔叔……我跟小杰……是普通朋友……”我的脸突然红了。
        袁文雄一把拉过我的手,把一样令我羞愧万分的东西拍在我手里。
        占士邦。
        袁子杰在我危险期那几天,用的就是这个。
        “不是……”我的脸已经没法要了。
        袁文雄发出一声不寒而栗的笑,饿虎扑食地把我压倒在地上。


        强奸无法反抗的话,就当享受吧。
        不过,袁文雄的确技术比袁子杰好多了。
        我竟然身心愉悦地高潮了三次。
        “子杰要去美国念书了,你就不要惦记了。”
        完事后袁文雄点上一支烟,轻蔑地望着地上像一摊烂泥的我。
        我知道,我和袁子杰完了。
        “有空常来找叔叔玩。”袁文雄淡淡地说道,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那,我爸呢。”
        “早放了。”袁文雄又板起了黑脸,“你走吧,我要去开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3 20:48
  • 发表于 2017-11-28 11: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2: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子杰真的人间蒸发了。
        倒是袁文雄又找了我无数次,前几次还是要挟要抓我爹。
        后面到了他车停我面前我就上车了。
        无需任何理由。
        我发现我迷恋上了这个恶霸局长那花样百出的体位。
        我会亲昵地称呼他为大毛熊。
        他更恶俗地叫我小青梅。
        除了我和袁文雄,没人知道我们之间你情我愿的勾当。
        我爹时莫名其妙地在本市大发其财。
        还自我感觉运气好加实力雄厚。
        一个个对手由于各类违法事件被关押。
        这一切,都是我用身体换来的。
        我的枕边风,吹掉了无数我爹的竞争对手。


        这种关系,维持了三年。
        转眼到了高考。
        作为一个学习不好的暴发户独生女,高考成绩绝对很烂。
        我也终于被本市唯一一所二本院校——平南师院录取了。
        表面上,是我爹给了平南师院五十万。
        实际上,我家可以用五百万买一个省一等高校的位置。
        我撒着娇说不愿离开父母,情愿留在本地。
        其实我要什么很清楚。
        我只是渴望袁文雄进入我的躯体。
        十七岁的花季,接近五十岁的糟老头子。
        这种畸恋,让我着迷,让我痴狂。
        我发现,我忘记了袁子杰。


        大学生活开始了。
        有几个毛小子想追我,都被我打发了。
        就像袁子杰一样,稚嫩得要死。
        开学后不久的一个阴雨天,我又想要了。
        爱爱这种东西,果然是有瘾的。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看来袁文雄在开会。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看来这会还挺长。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我开始有不详的预感。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第七次了,宿舍门突然被人推开,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进来了几个大盖帽,黑色的衣服,让我觉得分外压抑。
        “你是梅子同学?”一个大盖帽说道。
        “对。”
        “跟我们走一趟。”另一个大盖帽面无表情,摇着一张纸。
        纸上的大红章子让我觉得触目惊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881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10-16 03:47
  • 发表于 2017-11-28 12: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有意思!希望不要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813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8 12:56: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又不是截肢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13: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赤条条的袁文雄和赤条条的我。
        审讯室投影屏上那一幕,让我无地自容。
        虽然有马赛克,遮住了必须遮住的地方。
        一男一女两个审讯员,坐在我的前方。
        “说,你和袁文雄有什么关系?”男审讯员问道。
        “袁局长呢?”我抬起头反问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他?”男审讯员面无表情,“两天前被纪委带走了。说吧,什么关系?”
        “男女关系……”我心中一沉,颤声说道。
        “傻姑娘啊。”女审讯员说道,“告诉你吧,你父亲梅康涉嫌用金钱与性贿赂袁文雄……”


        我恨我的父母亲。
        我更恨袁文雄。
        事情还得三年前我父亲被抓说起。
        父亲被抓,袁文雄勒索三百万。
        卖了我们全部家当都给不了。
        所以,等待父亲的基本上只有破产。
        袁文雄竟然向父亲要求把我送给他做情人。
        迫于形势,我爹只好答应。
        我妈也只好同意。
        更让我觉得难堪的是,袁文雄还让我爹弄了四个和我一样的小姑娘玩弄。
        天哪!我在我爸妈眼里,就是一个交易工具。
        虎毒不食子,根本就是个屁。
        两天前,袁文雄东窗事发。
        据说涉案金额一千多万。
        举报人不明,手里一堆通过针孔摄像机摄录的视频。
        手持绿卡的他的妻子和袁文杰却躲过去了。


        我家被没收了几乎全部财产。
        我爹和袁文杰被判了死缓。
        而我妈在拘留所里用丝袜上吊了。
        我被判了三年缓刑两年,同时也被学校开除了。
        我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在一个平静的夜晚。
        我平静地爬上了学校最高的四层实验楼。
        我平静地翻越了栏杆。
        我平静地往下一跃。
        我很重地砸在了楼底自行车棚顶棚上,在全身剧痛来临之时。
        我平静地闭上了双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17-12-19 06:16 , Processed in 1.20311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