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17|回复: 5

三个幻梦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17-10-1 22:36
  • 发表于 2017-12-14 19: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这是从老论坛找回的里面很多乱码什么的我已经尽量把它整理好,但是应该还欠漏了些标点符号...请大家多多包涵...
    三个幻梦

    她告诉我她22岁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胸口上挂着一块紫水晶淡紫的嘴唇灰黑色丝袜足足有10厘米的高跟鞋。
    全场都不可能不被她吸引尽管她没有双臂。
    这是一个慈善酒会今天将给我们残疾退伍老兵协会提供专项资金帮助残疾老兵自力更生。
    我是协会的副会长自然受到邀请。
    我被她吸引是因为虽然场里也不少残疾人但是双手都没有的只有她。
    我也失去了双手但是我的肘关节以下还有足够的残肢出席这种场合我戴上美观义手一般人都看不出来问题
    “老兵今天是代表你的残疾战友来的你们协会也有非残疾人。
    我被她直接的问题吓坏了这个姑娘虽然残疾但是比我这个久经沙场的人还要自信、直爽。
    “是的有的。
    我不想多说了。
    当年我们狙击组的战友负伤掉队我回头背他结果两个人双双被俘他牺牲了我则被砍掉了双手。
    毒贩们说看我以后还能不能开枪。
    本来是要挖我眼睛的但是毒贩的一个女头目放过了我。
    我看着小姑娘她面色红润眼睛水灵如果有双手一定会是非常漂亮的。
    她的个子不高只有160左右。但是她的身材很好两条腿细细长长的匀称柔和。
    我的女友因为我负伤而离开了我从此我也没有心思再和女人相处谁愿意嫁给一个退伍的残疾老兵
    这已经不是革命年代了。
    我打量着她她只是笑笑
    “我喜欢你们当兵的现在的男人不够爷们儿。
    我哈哈笑起来
    ”怎么不爷们儿
    ”就是不爷们儿。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
    她可能是别的项目的受益人。
    突然主持人静场了
    ”各位欢迎大家今晚参加王志军助残基金的启动仪式。我们请王大勇先生致辞。”
    王大勇就是这个基金的设立人说是以他儿子名字命名的。
    “各位感谢大家来今天我特地从香港赶回来就是说一个意思王志军助残基金成立专门帮助残疾老兵们改善就业状况提供假肢装具的更新赞助社会不会忘记你们的贡献。”
    我亲不自禁地要鼓掌当然只是做做样子两只假手僵硬地碰撞在一起发出砰砰声音当然很轻微。

    那个小姑娘猛抬头
    ”怎么你也是残疾人”
    我点点头有些尴尬。
    “假手好用么”
    “这个这个。我平时不用假手的因为剩下的胳膊还能有点用假手麻烦但是出门还是戴上。
    小姑娘摇摇头
    “我也觉得假肢不好。”
    “所以你没有装”
    “不是因为我残肢太短了不可以装。”
    “老兵你叫什么”
    “我叫老刘。”
    “哈哈哈有趣你多大了。”
    “30岁。”
    “我22岁。”
    “你叫什么”
    “王志军。”
    “你说什么你叫王志军”
    “是啊。”
    “那大勇说的那个基金“
    ”就是我啊他是我的养父我是越战孤儿啊华侨但是一出生就没有胳膊说是美国人当年使用化学物的结果。”
    “然后大勇把你收养到了香港”
    “对啊。”
    小姑娘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
    王大勇不一般是我们部队的老连长1979年打越南用身体滚地雷阵侦察兵。他没死但是他的很多弟兄都成了残疾人他转业之后就做了生意成了助残专业户。
    我这才注意到小姑娘的胸脯大大的因为没有手她上半身显得特别突出。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大勇走了过来
    “小刘认识我女儿啦。”
    “爸爸。”
    小姑娘把头靠在大勇胸前。
    “老刘也是英雄呢。”
    “嗯好兄弟讲义气的人不舍弃战友宁可被俘。
    “爸爸你说了今年我大学毕业以后的路我自己选我宣布我要找老刘做男朋友。
    我听了一下当场傻住了没事儿吧。
    王大勇愣住了但是他哈哈大笑起来
    “你也不问问人家结婚没有他大你多了。
    “肯定没有我看到了他裤子前面的拉链一直就没有拉好如果有老婆今天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又没有手一定会替他拉好的。
    小姑娘判断的真准我走得急忘了这个丢死人了。
    兵遇到秀才有理说不清了。
    “小刘你看呢我这个女儿可是香港大学建筑系毕业的高材生哟配你不差吧。”
    “这个。”
    我犹豫了我没有手也没有钱到现在还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子里他们虽然故去了但是我靠补助金和街道办的工资怎么能和她发展
    “爸爸小刘不喜欢我她嫌我没有胳膊。”
    小姑娘撒娇了我的心里直痒痒鼻血都要出来了太娇媚了。
    “小刘我看这样吧志军反正已经在设计院找到了一个助理的活不用你养活再说还有我呢。这个基金里拨出一笔钱办个街道幼儿园你去兼任园长怎么样”
    退伍老兵做幼儿园长我刚想说话。
    小姑娘高兴地跳起来“好啊好啊。
    “这样我回了香港也放心她。不要怕你们虽然身体上不方便但是我知道都自力更生很多年了可以的。
    王大勇转身就走了。
    “其实爸爸并不是真的爸爸我从小就知道我只是他收养的很多残疾孤儿之一他并没有很多精力管我但是我知道我永远爱他就想他永远爱我们。
    我点点头。
    小姑娘做了个鬼脸用嘴从桌上叼起一个高脚杯一仰头红酒就喝干了。
    ”豪爽“
    ”那是我叫志军志向就是军人。接下来怎么办”
    “不知道。”
    “回你家吧。”
    “你说什么啊回我家
    ”对啊我是你女朋友了啊难道还要我一个人“
    她斜眼睛拉嘴角装可怜。
    “小妹妹你考虑清楚我是个老男人了没什么大本事的跟我不会有前途的。虽然你也残疾但是你可以找到很好的对象相信我。”
    小姑娘生气了立刻大喊
    “我正式宣布今天起王志军是老刘的女朋友。”
    全场都立刻安静了。
    我的脸都红了赶紧拉她走出了会场。
    “你拉我去哪里”
    “去去去我家。”
    做出租回到家已经是晚上9点了。司机忍不住盯着小姑娘看王志军直接瞪了他一眼吓得司机再没抬头。
    为了方便我家的门锁换成了电子锁毕竟转动钥匙还是有些麻烦。
    一进门小姑娘就把脚上的高跟鞋甩开整个人立刻恢复了最原始的娇小模样。
    她一点都不怕生地坐在沙发上跷起了二郎腿。
    他看着我我也是傻坐着
    “还不快帮忙”
    “帮什么忙”
    “脱袜子啊否则我怎么用脚啊。”
    “可是可是。”
    帮女人脱丝袜我想都没想过。
    “老刘你真的假的这都不懂。我平时不穿袜子的要穿也就是半高的超过膝盖就行了这样用另一只脚就能脱今天不一样穿了长筒只能要人帮忙了。
    我还是有点犹豫因为我脱掉假肢后前臂残肢虽然还有十几厘米但是要给她脱长筒袜就只能蹲下来把整个胳膊伸进她的裙子深处把袜子蹭下来。
    这个这个。
    小姑娘大叫
    “老刘你是个当兵的直接点说我漂亮不“
    “漂亮。“
    “做你女朋友你开心不“
    “开心我以为我不会有女朋友了。”
    “那你还装什么逼”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还没过去她和我脑子都有点热我一听有人说我装逼就火了。
    我直接把胳膊伸进了她裙子内侧一点点摸到她的大腿深处然后两臂夹住她的大腿把丝袜一点点往下撸。
    她的大腿绵绵的很有弹性22岁的姑娘各方面都已经成熟但又不老。
    小姑娘看我紧张的样子哈哈笑了。
    “放心我习惯了在家里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姐姐、妹妹们帮忙的。我的腿可是熟悉各种女人手了今天第一次尝尝男人胳膊。”
    灰黑的丝袜褪掉我才看到她的腿和脚那叫一个白一看就保养得非常好。"
    她的脚趾甲都被精心涂抹成了血红色。
    脚指头都很长左脚的踝关节还有一个纹身47冲锋枪的图案。
    我傻眼了太性感了。
    突然我控制不住自己捧起她的左脚就用脸摩挲起来我是有过性经验的男人当年我的女友就喜欢我抚摸她的腿一直到脚。
    我忍不住了一口把她的左脚趾含在嘴里。
    她貌似有些惊恐但是又有些刺激的幸福。
    “老刘别别这样。
    她有些挣扎但是没有她没有胳膊而我的胳膊死死卡住了她的小腿。
    “老刘不是我想先洗个澡行么平时老是用脚我得洗干净了。”
    她抽出了脚转身走向了浴室。
    “给我搬个凳子行么我要坐着洗的这样我可以用脚使用洗发水、沐浴液。”
    她边说边熟练地开始脱衣服那晚礼服很容易就掉了下来我这才发现她竟然穿了一身黑色的内裤而上面则是一对乳贴。她用下巴蹭掉了乳贴可那两个乳猪仍然足够震撼事业线深深的乳头粉红。
    我又控制不住了上去就像背包裹一样把她扛了起来。
    她哈哈哈笑起来趴在我肩头两条腿不挺拍打我的后背乳房却粘住了我的前胸她就像个弯了的扁担。
    我们舌吻起来。
    她的残肢真的可以说几乎没有右侧肩膀下有一点点小小的突起左侧则干脆是圆润得好像肚皮的皮肤。
    她从我胸前俯下头舌吻让她的脑子充血了只感觉她浑身都在发热。0
    我一把把她放倒在地毯上。
    “老刘抱我老刘抱紧我。”

    我吻着她的脖子她的两条腿则不由自主地夹紧了我的腰。怀娀唀崀攀
    突然我发现她的腿可以比一般人更大范围的上下活动。
    她没有手但是居然可以用脚掌摩擦我的腰部后背然后努力提起自己的臀部来迎合我。
    她的胸起伏地一阵一阵贴向我。
    我的小弟弟终于彻底愤怒了。
    如果她有手就好了。我一只胳膊揉搓她的乳房另一只则抚摸她的臀部。
    可是她突然一抽身用两只脚掌握住了我的小弟弟。
    “真爷们儿老刘。”
    她做了个鬼脸然后迅速用她的十个并拢的脚趾挤压我的小弟弟。
    天啊我要疯了这是做梦么。

    我没有想到积攒了十年的愤懑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在一个准90后女孩身上发泄了出来。她并不像我们那个年纪的人那样明明渴望却又装逼却也不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放荡。她很坦率地告诉我她曾经和一个高中同学发生过故事虽然只有一两次而且再无后续但是她不后悔因为她觉得开心。
    我说我也很开心开心又不违法干嘛不可以做。
    她蜷起双腿然后用头靠住沙发站起了起来。
    我给浴室摆放了一把椅子然后目送她走进去。
    我的浴室门锁拆掉了因为这样省得我开门门上多了一个洞我又忍不住偷偷看她洗澡。8
    她果然坐在椅子上自己淋浴。
    冲了一会儿。她抬起了双脚捧起了洗发水递到椅子边。然后又站起来把它夹在两腿的膝盖侧面。
    然后她努力得弯腰把洗发水挤到了头上。
    神奇地一幕发生了她的大腿根居然这么软可以让她把腿伸到头部然后用脚搓揉头发。
    她残肢上的小小突起让我根本觉得可能人本来就是不需要上臂的。
    突然她朝门喊了一声”
    “老刘猥琐你想看就进来要不就滚。”
    我直接傻眼了妈的老子就看了。
    我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欲火再次焚烧了起来淋浴里的水也浇不灭。
    我挤出一点浴液用胳膊在她全身上下抹起来她皮肤光洁滑溜溜的我的下体再次想爆发了。

    我一把把她压在墙面然后和她亲吻起来。
    她不自禁地抬起左腿蹭我的腿我一把抬起了那左腿把她顶了起来。
    浴液混合着水让我们更加黏着。
    她忍不住想用肩膀靠近我如果有手她一定会抱紧我可是现在怎么办呢
    突然她疯子一样咬住了我的肩膀于是整个人都牢牢吸附在我身上。
    牙齿咬住我皮肉的感觉很痛苦让我想起了军训时候扛的大木头但是那种酣畅的痛快却让我更加用力去顶她。
    我没有手但是两个前臂的残肢却像铲车的铲子一样托起了她的臀部所以虽然她比我整整矮小20厘米但是仍然可以站立着和我同体。
    她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右脚和牙齿上只听见她发出一种低低的呻吟。
    “老刘你们当兵的都这么大力气么”
    “不知道但是我都快忘了自己曾经是个野战军了。”
    “不会你永远都是英雄。”
    淋雨的水哗哗的我的眼泪也哗哗的。
    “怎么了”
    “没什么我觉得自己在做梦。”
    小姑娘笑了她脸上的化妆品都消失了但是皮肤仍然那么雪白粉嫩眼睛还是水汪汪大大的。
    “老刘你发呆的样子最好玩了。来你尝试点新的。”
    “怎么尝试”
    “我没有胳膊所以撑不起身子你没办法从后面来。这里有个椅子我趴上去你从后面来吧。”
    “小乖乖这个你怎么想得出”
    “设计师嘛创意。你是当兵的有执行力我们是最好的组合。“
    小姑娘又做了一个鬼脸。
    我得承认我根本没法想象怎么和没有胳膊的女人完成这个动作。
    但是她的身体根本没法固定没有胳膊撑不住啊。
    小姑娘泄气地坐在椅子上。
    ”这就够好了干嘛这么轴”
    我劝她。
    小姑娘就是容易任性。
    ”我不管。我不管。”
    她坐在椅子上泪水啪啪掉下来。
    突然她飞到了半空中
    ”想不出来我就飞走了。”
    “你怎么会飞”
    我伸手抓她她却越飞越高。"
    我用力一跳坐起身来。
    “怎么了阿六”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酒吧的沙发上周围都是嘈杂的声音。
    小李子拍着我的头
    “你没事儿吧看你睡着了也不害臊趴在人家姑娘的大腿上睡着了不能喝你倒是别喝啊。”
    “我是特种兵老刘。”
    “我是你大爷”
    小李又拍了我脑袋一下。
    “做什么梦了人家梦女人你梦当兵。”
    “对也有女人叫王志军。”
    “放你妈的屁哪有女人叫这种名字的。你丫今天有病了吧。”
    我终于缓过神来了我叫江成是个社会上所谓的富二代小名阿六。
    小李子是我的好哥们儿我们其实每天挺无聊的就是搓麻打牌飙车泡吧也上学了大学早就毕业了又在瑞士混了一个硕士学位什么酒店管理。
    我爸爸要我接他的班。
    我把刚才的梦跟小李子说了一遍小李子直接傻眼了。
    “你他妈还真是变态啊好日子过腻了玩这种虐的。”
    “不虐啊真感情。”
    陪我们喝酒的小姐们也都哈哈笑了。
    突然一个小姐说最
    “你别说最近我么还真来了一个女调酒师走路要用一个手杖的我们猜她可能腿脚有问题。”
    “在哪”
    就在那里那个小姐用手指头一指吧台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我掏出100块塞在小姐胸罩里。起身就走向吧台。
    小李子捧着那个小姐的脸蛋说;
    “你们六哥太小气了你告诉他这么好的消息玩才给你100”
    我猛回头认真地说 “81”
    “操老子认真的。”
    小李看着我傻了然后哈哈大笑。
    “妈的你小子要尝鲜我不陪了。”
    我摇摇头妈的我没骗你我真的梦到了。
    我走近那个调酒师她留着短发低着头手里摆弄着什么。
    “妞来杯彩虹。”
    她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抬起了头。
    “王志军原来真的存在”
    这个人就是王志军那个小姑娘只不过千真万确她是有手的。
    而且她的头发短了嘴唇则是发亮的粉红色但是那奶白的脸蛋又大又黑的眼睛瓜子小脸不就是那小姑娘么。
    她穿了黑色的西服白色的衣领上绣着一个图案47冲锋枪。"
    天这个和王志军脚踝上的一抹一样。
    “王志军我是老刘老刘啊。”
    调酒师冷冷地说
    “先生你这样的泡妞手段我见得多了喝完酒回去睡吧。“
    “王志军。“
    “先生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吕清我不知道你说的王志军是谁“
    我冷静了下来妈的怎么会有一摸一样的人但是这个人明明有胳膊而且手指头很灵活修长王志军没有胳膊阿。
    吕清随便我怎么解释就是不理会我只好等她下班。

    凌晨两点了小李子早就回了吕清终于下班了。
    只见她缓缓走出了吧台衣服也没换右手撑起一个手杖一步一步挪出身来。
    她的右腿明显很僵硬迟钝。脚上穿着黑色的平底鞋和西服不太配。
    我明白了她的右腿肯定是假肢。
    但她懒得里我直接出门打的就走了我跟都跟不上。
    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弄清楚真相。
    一连7天我每天晚上都坐在吕清对面喝酒她只是调酒不跟我说话。
    她冷冰冰的和王志军完全不一样那个小姑娘好开放好活泼
    她不让我送她回家。
    又是一个礼拜我继续每天晚上等到两点。
    我是个花花公子但是现在我真得很认真了。
    他还是没理我。
    这一天酒吧老板走过来了傻子都认识我了。
    “兄弟这个调酒师不好上手你就耐心点。”
    我一听就明白了
    “老板今晚我要消费10万块你随便上什么酒我请全场人喝。“
    吕清抬头看我
    “小子你疯了吧。多少人还吃不饱饭你在这里为了一个你不了解的女人乱来。”
    “那你让我送你回家。“
    我绝望地说。
    酒吧老板恶狠狠看了吕清一眼毁我生意。
    “好那你不要乱花钱今晚我让你送我回家。”
    “吕清你干什么你怎么服务的我开除你了。”老板果然财迷
    我高兴了一下当场回答
    “吕清不用干了辞职就辞职。他给你多少工资我给你10倍。”
    吕清默默低下头没出声拿起手杖就跟我走出去。
    老板在背后大喊
    “姓吕的给脸不要脸你看看其他还有谁会雇佣你这个残废妈的。”
    我一听就火了上去就给了老板一拳然后丢出一把100元。
    吕清坐进了我副驾她左腿先进去坐好后抱起右腿放进车子。
    “大森林路。”
    “贫民窟“
    我傻眼了真是贫民窟的王志军不是大老板的女儿么
    “去不去我可以打的。”
    “去去去。”
    我立刻开车。
    “吕清你真的很像我认识的人。“
    “你说了八百遍了做梦认识的是么你觉得我这样跟你说你会相信么“
    我操我考我他妈真的梦到了可是谁也不会相信只会认为这是我泡妞搭讪的手段我操草嘈嘈嘈。
    吕清听我这么胡言乱语着噗哧一下笑了。
    她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而且露出一个小虎牙这一点和王志军不一样。真的。
    “吕清我真得很喜欢你看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就是我那个梦中情人真的只不过她她没有胳膊“
    “比变态阿做个性梦还梦到残疾人。“
    “真的那个王志军没有个胳膊我也没有了手。
    “好吧我服了你了但是我真的是没有腿了而且我希望你到了我家以后再决定要不要找我做女朋友。”
    “你没有腿了“
    “对你不会看不出来吧。我右腿高位截肢左腿膝关节以下也没有了我是个废人了你找我会后悔的。”
    “不会。”
    她没有说话到家了我跟她慢慢地走进了一个特别旧的平房开灯一看里面除了客厅还有两个房间。
    一切都是非常普通简陋看得出吕清经济条件很糟糕。
    这时里屋里走出来一个个子高高的女孩子长头发令人震惊的是她双眼带着眼罩摸索着走出来的尽管她很熟悉这里的环境看得出来。
    “清姐你回来了“
    这个女人非常漂亮而且比吕清更加年轻长头发梳了起来扎在脑袋后面。
    上身是白色的背心下身则是蓝色的超短裤脚上穿了一双黑色人字拖鞋那两条腿白白长长的我这才觉得初夏的夜晚平房已经很热了。
    “宁宁今晚是这位先生送我回来的他叫小六。”
    我急忙回应了一下。
    那个宁宁立刻朝我的方向点点头。
    “清姐衣服我洗过了你去晾掉吧。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
    瞎子也知道时间我轻轻嘀咕了一句吕清立刻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
    “啊呀你怎么打人啊。”
    “打得就是你没礼貌。”
    宁宁似乎并不在意她笑了一下特别诡异地说了一声
    “清姐我睡得很死的你们玩吧。”
    “玩什么玩。他该回家了。”
    吕清的脸红了。
    我二话没说直接把吕清拖进了她的房间。她的腿脚不灵活根本没有反抗。
    他也没有反抗我操终于有好戏了我要弄个明明白白。
    “江成我相信做过的梦但是我还是要问你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梦里的人。”
    “都喜欢你就是梦里的人。”
    吕清坐在床边非常冷静地说"
    “你想好了我再提醒你一次我什么都没有还丢了工作你很快就会玩腻我然后抛弃我我不要这样的感情或者说我不需要这样的感情了。”
    她掏出一包烟点了抽了一口。
    “你要么”
    “不要。”
    “好孩子呢。5年前我22岁跟着一个好有钱好帅的男孩子很阳光的那种和你一样的有时候还傻乎乎的交了朋友。为了他我堕胎过跟家里断绝往来了可是我们出去玩出了车祸我丢了腿他就消失了我找到过他的兄弟他兄弟说我腿都没有了他不想再跟我做爱所以我没用了。最后那个男人给了我10万块安装假肢还说对我仁至义尽我在那个城市心灰意冷了。”
    “然后你就来了这个城市“
    “对。“
    “那宁宁呢“
    “我来了这里学做了调酒师当时酒吧楼上是盲人按摩店宁宁是那里新来的按摩师正在找房子我想都是残疾人同病相怜一点就找她做了伴三年多了。她白天上班我就照顾孩子我晚上不在她来照顾她是我们母女的恩人。孩子跟她睡觉很听话2岁了。“
    “你有孩子”
    “对怕了吧一个无知少女少了两条腿多了一个孩子。
    “孩子是那个混蛋的“;
    “不是另外一个男人他和你一样说愿意照顾我愿意教我调酒然后一起开个店。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又消失了。“
    难怪吕清不相信我。
    这个女人也太命苦了好无知啊少女们。
    我紧紧抱住了她她在我怀里呜呜哭起来好像很多年的委屈再也无法压制哪怕我是个陌生人。
    妈的我觉得我超级喜欢这个女人好坚强的女人这么多年我在干什么人家在干什么
    江成啊江成30岁了你玩了10年了够了吧。
    我问自己。
    她终于不哭了。
    我知道整整2个礼拜的等待和默默无语让她相信我不可能是个小坏蛋。
    “你不怕我也玩弄你么”
    “一个27岁的单身妈妈没有腿现在又丢了工作你就算玩弄我了我的生活还能再糟糕到哪里去呢”
    我一听更加紧紧地抱住了她她不是王志军王志军是个小姑娘这个女人是成熟的人了哪怕代价惨重。
    “你还走么“
    我摇摇头当然不走了。
    她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解开了皮带然后就看见她抽出大腿的样子慢慢地右腿的残肢从假腿里拉出来包裹的白色布罩已经被汗水浸湿然后她又弯下腰把左腿裤子往下推左腿残肢也露了出来不那么长膝盖以下10厘米。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内裤两条残肢就那么盘在我面前我急忙帮她褪下残肢套只见她残肢很白很肥嫩但是肢体的末端已经有深色的摩擦印记看来使用假肢是频繁的。
    “很疼吧。“
    “嗯冬天很冷硬邦邦的夏天又老出汗腻腻的走在街上大家还会看你。穿不来高跟鞋也跑不了步。
    我这才发现没有了下肢她内裤半隐半现上半身衣服没脱显得怪怪的。"
    我忍不住把鞋子脱了保住她就亲吻起来。
    她似乎全身都在抽动但是舌头也和我的舌头交糅起来舌尖还不停地摩擦我的上盍。
    我脱掉了她的上衣然后把她那件衬衣扒开耷拉在她的后背。
    她的双手忍不住地解开了我的裤带我的双手则在她的双大腿残肢上捏起来轻轻的好像按摩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脸上却有了淡淡的笑容。
    我这才发现她根本没有戴胸罩两个坚挺的乳房就直接暴露在我面前。
    突然她一下子坐到了我的腿上右腿压住了我的左腿左腿则勾住了我的腰。
    虽然那只是残存的没有了脚掌的腿但是却仍然有力。
    我再次抚摸起她右腿的残肢然后双手逐渐伸向她的臀部。

    梦中的王志军喜欢大叫但是吕清却是低低的吭气。
    我立刻把她放倒然后扒开了她的双腿两只手从外侧握住了她大腿的根部少了一大截腿之后进入她身体异常容易她也很轻松地就可以张开下体。
    但是我没有着急。
    残肢太迷人了我用舌头舔起了她的肚脐眼然后一路顺到她的残肢。
    她右侧残肢有一个明显的凹槽那是截肢时骨头切断后留下的痕迹。
    她的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左腿则再次勾住了我的后腰。
    我跪趴在床上左手腋下夹住了她的右腿残肢这样她整个人都悬空挂在我的身体下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跟没有双腿的人可以完成这种动作。
    她显然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
    整个身体的反应都是那么强烈。
    我分明感觉得到一个27岁妈妈的孤独和渴望。
    她没有大出声但是我觉得整个下体越来越湿润滑腻腻的她的残肢也是。
    我又后仰着躺下她瞬间骑坐在我身上。
    然而她没有让我进入却后撑着身体用左腿的残肢狠狠摆弄起我的小弟弟。
    我看着她蜷缩起来的左腿膝关节好像一个钩子终于要把我的魂灵也勾走。
    突然我们听到门外咣当一声什么东西被碰翻了
    我们两个都停顿了下来。
    她轻轻跟我说
    “可能是宁宁”。
    我急忙喊
    “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上厕所碰翻了脸盆。“
    “不可能厕所在外面不是这各方向。“
    我穿上裤子就往外走反正宁宁看不见我光着膀子没事儿。
    只见宁宁还是穿着那背心和短裤在地上摸索着什么想站起来越想掩饰手忙脚乱的声音就越大。
    “江成扶她进来吧看看她伤到没有。“
    宁宁的脸已经绯红我把她扶起来的时候滚烫的身子接触了她的脸她好像触电一样。
    我这才看到她的小腿上被堆放的纸盒箱上的工具盒划伤了。
    原来刚才我进门的时候挪动了位置否则她本来是不会碰上的。"
    吕清裸着身子坐在床上
    “宁宁你都听到了“
    宁宁点点头然后扭头就想走
    “姐姐对不起你姐姐没有忍住。”
    宁宁猛摇头
    “清姐真的没有是我不好我太好奇了。我看不见但老听他们说这男女的事情真有那么快活”
    我的脸也红了吕清看着我直勾勾看着我。
    “吕清你你不会想”
    吕清对宁宁平静地说
    “宁宁我是过来人我可以告诉你真的快活。江成男人都好色你不介意的话。”
    “我介意。我心里只有你吕清你不要污辱我。
    宁宁扭头就走了一路跌跌撞撞。
    吕清没说话呆呆坐在那里。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当头照了我惊奇的发现我居然睡在大马路上。
    手机突然响了我刚想去接听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没有了手机原来就挂在脖子上。
    我急忙用两个残臂接听电话
    “喂我是江成。”
    “喂姐夫姐夫是你么什么江成我是王志军。“
    电话里居然是小姑娘的声音。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对不对我还在做梦这里不是现实我是江成。
    “你是不是在酒吧门口睡着了我姐姐坐车来我家的时候她司机看到你了。”
    我要崩溃了。
    我要立刻打的去小姑娘家但是这里究竟怎么回事情我不是和没有腿的吕清过夜了么这样岂不是弄得我背叛了王志军。
    我急忙冲进酒吧
    “我找吕清一个姑娘调酒师两条腿截肢的。”
    “没有吕清这里没有吕清。”
    “胡说我昨晚上和她走的她是调酒师我还打了你们老板那个混蛋男人。
    “先生你没事儿吧我们的调酒师全都是男人老板是女的。”
    “我操你们骗我。”
    “真的我们没有骗你。”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举起光秃秃的双臂就砸桌子。
    两个保安上来就把我架住了一本《革命军人伤残证掉了出来。
    “解放军还打人“
    我怒火冲天放屁妈的你们骗我明明有吕清。
    这时候门外冲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王志军。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姐夫喝多了。”
    只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那个人正是昨天晚上被我打的酒店老板。
    “就是他你们还说你们这里老板是女的。”
    王志军急忙拉住了我
    “姐夫你别闹了这是司机。“
    我操了这怎么可能
    “王志军你的手怎么长出来了“
    “姐夫你说什么啊我的手本来就在啊。“
    “你别闹了我是江成你让我看看你的腿你是不是吕清。”
    我立刻就蹲下来撑开了王志军的裙子。
    王志军当场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姐夫你闹完了没有你自重一点我是你小姨子。姐姐不方便出来可你不能这样对不起她。”
    我终于崩溃了司机扶我上了车。
    妈的我根本不敢说我遇到吕清这件事情。

    到底怎么回事情我觉得有人在害我有人在偷窃移植我的梦。
    王志军怎么会是我的小姨子她跟我在浴室做爱是小姑娘。
    车子开到了一个豪华别墅的门口王志军打开了门我缓缓走进来这不是那天开酒会的大厅么
    这怎么成了王志军家。
    只见大厅中央一个长头发的青年女人坐在轮椅里她戴着墨镜似乎在等人。
    我走近一看我的娘啊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宁宁。
    “宁宁你怎么在这吕清呢”
    宁宁伸出手抓住我的手
    “夏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我知道我很多时候帮不了你但是你也不归宿的让我们多担心啊。”
    “你是宁宁我是谁江成老刘”
    王志军急了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拿胳膊一挡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已经长出来了。
    天我不是老刘我是健全人
    “姐夫姐姐一晚上都没睡觉一早就来了我这里叫我和司机老刘开车把你拉回来要不是老刘看到你你还在马路上呢”
    “司机叫做老刘”
    我要跳起来了。
    “老刘你是不是特种兵退伍的。没有胳膊。
    “夏先生您怎么了阿。我是退伍兵但是我有胳膊啊。
    我终于泄气了。
    “都别说话了我想回房间静静。”
    王志军推着宁宁的轮椅就走进了我的房间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是我的老婆虽然我不住在这里但是这里有我们的房间房间里有我们的结婚照。
    结婚照里的宁宁还是坐着轮椅但是婚纱遮挡住了。只是她的双眼是没有神采的一看就觉得有问题。
    事情都要慢慢来首先要确认我是不是在做梦。
    王志军退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宁宁。"
    我掏口袋并没有一个《伤残证》但是出来一个身份证清清楚楚地写着2
    夏立成。
    我又看了户口本这个女人叫做王志宁。
    “宁宁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我我忘记了昨晚我不该不理你你腿上的伤还好么
    宁宁苦笑了一下只见她轻轻掀起了盖在腿上的毯子。
    她没有右腿左腿膝盖以下也截肢了和吕清一模一样
    裤腿包裹着她的残肢。
    也就是说宁宁不可能昨晚上走路撞东西因为她根本不可能走路。
    那她的眼睛。。。。
    我轻轻摘下她的墨镜只见她清秀的脸上双眼是紧闭的右眼角还有一条疤痕。她的两个眼窝都深陷了显然她的眼珠已经都摘除了。
    宁宁很伤心的样子她呆呆坐在轮椅里。
    我紧紧抱住她觉得特别对不起虽然我想不起之前的很多事情但是我觉得宁宁好温柔好无助好怜爱。
    她紧紧搂住我的腰。
    “夏不要再那么喝酒了好不好要喝也不要出去你晚上不回来我管不了你但是我也是个女人虽然残废了可以也要爱我每天晚上都告诉自己有老公可是老公总是不在。”
    我觉得自己特别内疚。
    我轻轻揭开了她的针织外套慢慢揉动起她的乳房。
    她笑了嘴里喃喃说
    “好久没有这样了。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什么”
    她摸索着从轮椅靠背里拿出了一包袜子
    “这是我托志军给买的彩色的丝袜我看不见你要是喜欢哪个自己挑我穿给你看。你说跟我做爱像奸尸我也反思了很久。是我不对我16岁就失明了还没有弄明白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情就再看看不到了。只有你能教我我想好了你不是变态志军说了都是情趣。”
    我听了这个话好像心里有点感动。
    她让我把假肢拿来。
    “你把你喜欢的袜子挑出来套在右腿假肢上然后帮我把左腿假肢穿上再套上丝袜。高跟皮鞋我也让志军买好了她挑了一双黑色的漆皮希望你喜欢。”
    我激动地拿出假肢又选出一条蓝色的丝袜套在右腿上。
    右腿假肢很长她的右腿残肢要整个伸进去才能套住。
    我抚摸到她的残肢觉得肥肥嫩嫩和昨晚上吕清的手感一样。
    左腿就好办多了。穿上假肢后我把她整个左腿抬起来把丝袜套了上去。
    她看起来完整了。
    我这才发现忘记了穿高跟鞋。
    突然她扶着床头柜占了起来义足是不平的高跟鞋
    我一下子把她放到给她的两只义足上套上高跟鞋。
    她整个人站了起来身材修长。
    她的双手撑住了一个金属的架子屁股刚好可以靠在架子上的一个突起处。
    我突然想起来这个架子是我给她定做的。
    因为她没有腿没有办法和我尝试站立的姿势于是我用这个架子她用力用双手撑住扶手我就可以抱住她的右侧屁股然后掰开左腿把她顶起来。
    她穿着蓝色的丝袜蓝色的蕾丝内裤然后两条腿残肢的接受腔上真人的肉体雪白诱人。
    两条假肢都很细我摸着丝袜从假肢部分摸到真人部分手感变化多端。
    她的上身是全裸的两只干瘪的眼眶似乎在期待什么。
    我用舌头添起了她的乳房然后一把脱掉她的右腿高跟鞋掉在地上咣当。
    她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左腿假肢上但是我用力顶起来没有了右腿的阻挡进入她的身体异常容易。
    她全身都瘫软起来。
    我乘势去掉她的左腿把她压在床上。
    她用舌头舔我的耳朵然后不停地说
    “老公谢谢你。我很好很好。好久没有了。”
    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对宁宁的愧疚恩要努力满足她。
    原来我是有老婆的之前的才是梦。
    我与王志宁整整做了四次我觉得自己的体力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突然我看到了椅子上摆放的一件衬衣白色的女士衬衣衬衣领子上印着一个图案47。
    这下我放心了肯定是我昨天晚上作了梦梦中吕清就穿着这件衣服我把王志宁想象成吕清了。
    王志宁似乎昏睡了过去虽然她没有眼睛但是我听得出她的呼吸已经很平稳。
    突然门开了一个漂亮的小女人走进了门。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大大的男士衬衣两个乳头的突起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两条光洁而细腻的大腿从衬衣下伸出来但是脚上一直到膝盖以上都穿着粉红色的丝袜。
    一双银色的高跟拖鞋更加衬托出她奇怪的上身
    天这个女人没有胳膊。
    她朝我笑起来脸上浮现出两个酒窝。
    这明明是长出了腿但没有手的吕清。
    我吓傻了。
    “姐夫刚才姐姐喊得好开心你能不能也满足我一下啊我想要你很久了。
    我傻了。
    “丫头你是王志军”
    “对啊来帮我脱掉衣服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比姐姐还要嫩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我忍不住伸出胳膊去迎她突然我发现自己的双手又消失了。
    但是我忍不住把她抱起来狠狠脱下了她的丝袜然后用光秃秃的手臂搓揉她的屁股和乳房。
    像剥粽子一样我脱掉了她的衬衣她的上臂残肢果然就是王志军小姑娘的样子。
    突然她跪倒在地上用牙齿咬住了我的内裤然后把它拉掉。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一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
    我惊叫了一声好兴奋。
    她含混地说“老刘你好坏欺负我没有手就跟别的女人鬼混”
    我摸着她的脸急忙说
    “没有那都是梦我确认她们都是虚构的。”
    突然我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谁是虚构的江成你好没有良心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向男人敞开心扉了。我把整个人都给了你你怎么能说我是虚构的”
    啊我一回头看床上竟然躺着两个人。
    一个是吕清另一个不是别人正是穿着黑色情趣睡衣四肢健全但是戴着墨镜的宁宁。
    宁宁坐起身幽怨地说
    “江成你真的好虚伪。我和清姐一起给你你不要但又偷偷把我抢到这里逼我穿丝袜给你跳钢管舞。”
    我再看王志军她好像什么都没听见继续在吸吮我的小弟弟。
    她脸上的酒窝消失了我看到她的脚踝上有一个47的纹身。
    这时我的双手又长了出来。
    我终于忍不住了把她也抱到了床上这样床上就有了三个女人她们都看着我如饥似渴地看着我
    “你们是不是都想要我要把我榨干“
    三个人都笑了。
    豁出去了我爬到了宁宁身上就做了起来她两条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腰。双手则乱抓我的后背嘴里喊着
    “对了就是这样的这才对。”
    吕清跪着爬过来亲吻宁宁的大腿两只手却捏着我的肩膀和乳房。
    她抱着左腿的残肢戳我的臀
    突然她一把把王志军拉了过来王志军会意地用脚趾头捅向吕清的下体没有下肢的右侧刚好让王志军修长白皙的大脚拇趾伸进去汁水前所未有地横溢了。
    王志军全面进入高潮时跪了起来我看到吕清现在躺在床上用手撑住了王志军的肩膀。
    王志军喊;
    “老刘你不是想从我的后面进入么来啊来啊她现在撑起了我的身体我翘起了臀你已经可以进来了。
    我想起了浴室里的失败场景立刻兴奋地从宁宁身上抽出来走到了王志军的背后先亲吻了她的脚掌和脚趾头然后握住她的双乳从她身后贴了进去。
    王志军大叫起来。
    宁宁则双手握着自己的胸喘着粗气似乎还没有缓过神。
    吕清看着王志军脸上痛苦但又兴奋的表情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突然她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一把砍刀拉起我的手就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两只手就被吕清剁掉了。
    “贱男人让你背叛我。“
    鲜血从我的伤口里涌动出来我疼得打滚可是王志军这时也变了脸色她一屁股压住了我的小腿然后宁宁也不萎靡了她接过吕清的刀狠狠向我的身体胡乱砍起来。
    血液贱红了蓝丝袜也溅红了黑丝袜也溅红了绣着47的白衬衣。。。。
    “救命救命救命“
    我不是色情狂我是老刘我是江成我是夏。。。。
    我觉得自己浑身都被砍烂了高喊着从梦中惊醒然后发现自己满头大汗地躺在一张大床里。
    “老刘你醒了又做恶梦了”
    我一侧头坐起身来只见我身边躺着一个清秀的姑娘她关切地看着我。
    我掀开被子发现她静静躺在那里上肢完全截断了下肢右腿和左腿分别是膝盖以上与以下截肢。
    她还戴着眼罩。
    “甜甜我做了恶梦。”
    我把甜甜抱在怀里。
    “你昨天去看了心理医生之后回来就睡了。
    “嗯。
    “我让吕清做早饭去吧。”
    “吕清”
    我想起来了是个小巧的姑娘我们家的住家保姆平时要靠她来照顾甜甜的衣食起居甜甜跟随军队医疗队去非洲支援建设结果染上一种嗜肉菌感染的重病四肢都没有保住眼睛也严重化脓只好摘除了。
    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我答应她会照顾她一辈子。
    甜甜是国家特等残废军人又是军区政委的女儿享受了很好的待遇。
    但是时间长了我的内心总有一种不满足难道就要跟这样一个残疾女人过一辈子簀
    这时我的思路被打断了。
    吕清走了进来和梦里的那个吕清一点也不一样。
    “甜甜早饭已经做好了。还有刘先生你的老同学王志军送来一份请柬说是今天下午有一个残疾人援助基金的启动仪式专门给残疾军人的。您昨天说甜甜不方便就不要去了你出席就可以了。衣服我都准备好了。
    我想起来了我觉得甜甜没有四肢又是个瞎子跟我出门挺丢人的所以我不喜欢她跟我一起出去这种人吃好喝好就行了。
    我突然觉得很惭愧。
    “吕清你把甜甜的《革命军人残疾证》拿过来今天下午我要向大家展示还有甜甜要和我一起出席仪式她才是主角。”
    “我不老刘我这个样子出门会丢你的人而且我多怪啊没有手没有脚的。
    “不会啊。
    我立刻打电话给岳父办公室。
    “夏秘书在么我找夏秘书请向政委确认一下甜甜要出席活动派车来的时候最好是面包车比较宽敞。”
    “好的司机2点钟到是吧好的好的叫什么名字江成好的江成手机号码是13623672724好的好的记下了。”
    “甜甜吃好早饭我们我们可以亲热一下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又是双休日。”
    “老刘我出席的事情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不考虑了你永远是我最漂亮的新娘。”
    我发现好久都没有推过甜甜的轮椅出去散步了七年之痒了。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然后舌吻她。
    “不吃早饭了我们现在就要。”
    “可是我什么姿势都不能做你不是一直抱怨我么”
    “我错了甜甜其实只有你才让我最最安心。”
    床头吕清早已经摆好甜甜需要的轮椅和两条假腿假腿上已经穿好了黑色的厚丝袜脚上则是半高跟的黑皮鞋。
    我要亲自给她穿上。
    我看到了写字台上挂着一个大幅的照片
    内容一把我在军工厂实习时候亲自组装的一把冲锋枪7年前的事情了。
    我举着那把枪笑着。
    旁边站着一个小姑娘她搂着我的腰穿者蓝色的丝袜和白色的时装衬衣。
    落款写着
    刘少校惠存集团军政委王大勇。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已抛锚 成长值: 64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2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7-12-14 21: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有高潮啊,这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64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 00:36
  • 发表于 2017-12-16 01:26: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构思非常精彩,不愧是经典啊!而且文章立意和D文完全相反,主角做得三个梦源自于对自己残疾老婆的三种不满、三种幻想,是那种把残疾幻想成健全的渴望。第一个梦是幻想美腿,第二个是幻想手臂,第三个幻想全部欲望,然后就是心底的恐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2 01:49
  • 发表于 2017-12-17 23: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庄周梦蝴蝶呢还是蝴蝶梦庄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2 01:49
  • 发表于 2017-12-17 23: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庄周梦蝴蝶呢还是蝴蝶梦庄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556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11-12 16:00
  • 发表于 2018-1-4 11: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其实我就蛮喜欢quad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1-21 20:37 , Processed in 1.28125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