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46|回复: 3

试管情人

[复制链接]

已抛锚 成长值: 10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59
  • 发表于 2018-1-5 13: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试管情人
    (故事作者:ParaCathy,插图作者:DiscoAndrea,翻译:zzbzzb)
    凯蒂不仅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个新人,对这整个国家来说也是一样。作为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毕业生,能够在一家颇具规模的公司中担任广告部中层管理助理的职位,完全值得她千里迢迢从英国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虽然只是顶着一个实习生的头衔,但她的工作能力却是一流的,所完成的项目不仅仅只是看起来十分完美,甚至已经引起了一些行业应用者的兴趣。
    她现在所住的公寓周围比较脏乱,凯蒂决定今晚外出散散步,走远一点找一家当地的酒吧,可以不用再吃三明治,顺便看看是否能找到比口感糟透的美国啤酒好一些的饮料。或许还能和当地人交流一下,试着了解这个地方…..然后就碰到了詹妮弗。
    实际上当詹妮一听到凯蒂那标准的伦敦口音时就凑了过来,然后便主动地与她搭讪,开始愉快地交谈。她们边喝边聊,渐渐地英国女孩发现自己在喝完几杯低度啤酒后有些头重脚轻,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而由于一进酒吧就和詹尼开始聊天,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吃点东西,所以酒精的作用发挥的更快。美丽的她在酒吧中的笑声越来越大,也几乎站立不稳,已经很多年没有醉的如此严重了。这时詹尼很体贴地提出送她回家,凯蒂几乎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然而詹尼所指的‘家’并不是凯蒂在城中的公寓,而是离市区很远的一所相当大的农场里的别墅,离她们所在的酒吧几乎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到达那里的时候,凯蒂几乎已经不省人事,当詹尼伙同另一个人把她架往屋子里时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抗议,整个过程中只是被迫停下呕吐了两次,胃里的翻江倒海和头晕目眩让美丽的女孩十分难受,已经顾不上自己在哪了。
    凯蒂是被噪声吵醒的,那是一种近乎野兽般的低吼声。她头痛欲裂,大脑几乎处于停滞状态,而且仍然感到眩晕,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无规律地旋转着。
    在昏暗的灯光中她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立刻使她陷入极度的震惊和恐惧之中: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正骑在她身上,很明显正在与她交媾,准确地说是在强奸她!
    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叫,凯蒂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并没感觉到对方在强奸自己,实际上,她只觉得身体像陷入泥沼般,下半身实际上什么都感觉不到。美女的眼睛明明看到对方那粗大坚挺的器具正一上一下地插入自己双腿间的淫穴,但自己却莫名其妙地什么也感觉不到…
    凯蒂的第二个本能反应是想推开对方,但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分别用绳子绑在了床头两边。她试图大声喊叫,但醉酒后的喉咙实在是太干了,竭尽全力所发出的嘶哑叫声甚至还不如平时枕边的耳语。这时身上的男人微微抬头,用令她恐惧到骨髓的眼神看着她,低沉地骂道:“闭嘴你这个残废,我马上就要完事了!”
    实际上又过了一分多钟,在一次强力地推入后,男人达到了高潮,他脸部肌肉扭曲着凝固,上身挺直,肌肉紧绷着,粗鄙的大手紧紧抓住胯下那两条仍套着黑色长筒丝袜的修长大腿,手指似乎都嵌入了珠圆玉润的肉中,而美腿的主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看着对方慢慢地从她毫无知觉的胯下抽出略显疲软的器具,那上面套着安全套,这对她目前如此糟糕的状况来说算是个小小的安慰,可她能做的也仅仅是让这一丝慰藉尽可能多地停留在恐惧的心中。
    男人一直沉默着,而凯蒂的大脑仍然处于混乱中,极度的恐惧与震惊已经冻结了她的思维,甚至忘记了惊叫,只是呆呆地看着对方将乳胶套从肉棒上褪掉扔到一旁,然后拿起她套着丝袜的双脚。她就那么看着,仿佛对方拿起的只是床上放着的枕头,完全没有知觉,男人将两只玉足捧起放在自己的阳具上开始手淫。可怜的美丽女孩看着她那细腻骨感的脚丫在对方胯下上下翻动,可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不能对这种诡异的身体感觉做出任何回应。她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大脚趾上,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使这个包裹在丝袜下晶莹剔透的物体哪怕动一下,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女孩将注意力收回,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似乎从胸部以下都处于麻痹状态。对方来回晃动她无知觉的脚,也带动着她胸部丰满挺拔的双峰也在微微颤动,她能感觉到双乳上半部分的颤动,但从那以下的感觉却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麻木和无知。她不能指挥胸部以下任何部位的活动,而她的双臂则被紧紧地栓在床头。可怜的女孩能做的仅是睁大那双充满惊恐的美丽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疯狂的男人最终带着野兽般的低吼喷泄而出,将乳白粘稠的液体洒在她秀气的小脚和纤细的小腿上。
    她仍然什么也感觉不到,男人一声不吭地离开了房间,留下的只有门栓锁住的声音和持续不断的钟表滴答声。当发现这一切都结束,而房中只剩她一人时,几近崩溃的英国女孩终于开始嚎啕大哭。
    凯蒂是在感觉到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中醒来的,这感觉温暖、舒适,短暂地驱走了心中的阴霾,在梦中那可怕的画面一直萦绕在脑海,折磨着她脆弱不堪的神经。
    可意识立刻无情地回到了现实,她的下半身仍没有知觉,恐慌就像一条凶恶的毒蛇般立刻钻入了她的内脏,吞噬着她残废的躯体。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面前的詹尼,就是那个可爱的使她烂醉如泥的…还有什么?诱拐?下药?残废?她试图推开对方的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仍被绑在床头。身体三分之二的的部分仍然毫无反应,比之前被强暴时没有任何好转,麻木、无力、如死物一般。“嘘。。。”詹尼柔声说,将手抚在她的面庞。“我知道你很害怕,但请放心,我不会让他再碰你。”凯蒂仰起头看向她,再次想说话,但还是发不出完整的声音,舌头和喉咙已经干涸如火烤般隐隐作痛,她已经多久滴水未进了?
    “你需要喝水,我知道,我现在将解开绳子,并会升起床头让你坐起来,你不要试图做任何傻事,好吧?我就在这儿帮你,我保证。”
    凯蒂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詹尼将捆住她双手的绳子松开,慢慢升起床头。伴随着电动升起的床头一阵眩晕恶心的感觉朝凯蒂袭来,她马上闭上眼睛熬了过去。她的身体开始向左滑落,然而却没有可以自主控制的肌肉让自己直起身。詹尼帮忙扶正了身体,并拿起枕头垫在旁边使她可以保持半坐立的姿势。她轻轻摩擦着凯蒂的双手,温暖使血液循环畅通了些,然后将一个盛着水的塑料杯子轻轻放在她手中。
    凯蒂将杯沿放入双唇贪婪地喝下,冰冷的水如冰冷的火焰般冲刷着她的内腹。水还有一半时詹尼便温柔地将杯子从她唇边拿开,“别喝的太急,你会吐的,”她充满真诚地柔声提醒,并将杯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凯蒂问道,她的声音仍显嘶哑,但已经好了不少。“为什么我说不出话?我的腿怎么了?强奸我的那个家伙是谁?”
    “事情本不该是这样子的,对不起。”詹尼的回答充满懊悔和悲伤,她那布满血丝闪着泪光的的眼睛表明她的话的确源自真心。“这本来是给吉克的一个惊喜,他是我的丈夫。一次3人交欢的计划,那是他的梦想。在酒吧里聊天时我感到你似乎对此方面有兴趣,但我知道那时你已经醉了,醉的可能已经不知道咱们真正在谈论的是什么。
    之后我把你带回了家,吉克觉得你很性感,但让我觉得怪异的是,他…他竟然说这样3人一起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但仍可以这样进行,前提是当你…”詹尼说到这开始哭泣,经历了好几分钟剧烈的抽泣后她才控制住自己,“你昏倒在卧室里,他从卫生间拿来一只注射器——我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藏着这东西,我发誓——之后我所看到的是,他把针头扎进了你的后背,刺入你的脊柱里。你开始剧烈地颤抖,身体抽搐不停,就像是某种癫痫发作一样。这时吉克让我出去,说你没事,他冲我咆哮,然后看到他将一个连着气囊的装置塞入你的喉咙,我以为那是帮你呼吸的东西,过了一会他将那东西从你的嘴里拿开。
    之后他便将你抱到这里——我们两个睡觉的房间,并将你的双臂绑在床头。”
    “他强奸了我,”凯蒂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詹尼听到后看起来就像她自己被侮辱了一样。“他强奸了我,然后又将他那玩意放在我脚上亵玩。”
    “我知道,那是…呃…,他的癖好,我猜,他喜欢残疾女孩。”
    “所以,他才那么疯狂…”凯蒂深深地呼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毫无知觉的下半身,“他才把我弄成这样,可为什么偏偏是我?”
    “那本应该可能是…”詹尼抑制了一下哽咽的抽泣,继续说道:“那本来应该是用在我身上的,这才能说明他为什么一直备着注射器。他可能准备在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使用在我身上的,但我弄出的惊喜——三人交媾,是意料之外的,但你却…”
    “更方便?”凯蒂苦涩地问道。詹尼只能点了点头,“那现在该怎么办?”凯蒂又问。但詹尼的眼神告诉了她,并没有什么容易的办法解决这一切…”
    凯蒂再次被低沉的咕噜声和吉克粗暴地抽插动作弄醒。男人把她仍裹着长筒黑丝袜的双腿劈得很开,女孩可以看到她那两条修长的腿是多么地松垮无助,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凌晨2点。
    “鬼鬼祟祟地从你老婆那跑出来玩弄我这个被绑架的残废吗?”她问道,一脸厌恶。实际上,这个男人长得并不难看,他有着轮廓分明的腹肌和健康干净的头发,确实是个挺英俊的男人,如果不考虑他将自己弄成终身残疾,并反复地强奸自己这个血淋淋的事实的话。
    “闭嘴,贱人,我很快就要弄完了!”吉克咆哮着,他的声音冷酷野蛮,残废的凯蒂感到了恐惧,让她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既然能如此残暴地对待她,而没有表现出任何心里负担,那么就有可能以更加残酷地手段对待她。她的双手又被重新绑在了床头,那是在詹尼走前不得不做的事,所以现在她能做的就是看着眼前这个野兽强暴自己,将他那粗大的器具狠狠顶入自己已经毫无知觉的淫穴,直到对方满意为止。
    之后,跟预期的一样,这个男人又一次抓起她那两条麻痹地,软趴趴的玉足,紧绷着躯体开始手淫,让那已经瘫痪的脚趾和足底挤压自己的肉棒,直到最后再次将乳白粘稠的液体喷洒在上面。发泄完了,男人甚至都没有看一眼面前的残废女人,只是端起对方那毫无感觉、在丝袜包裹下的如玉般晶莹剔透的脚趾亲了几下,伴随着砰砰两声,便将两条如死物般的修长美腿毫不怜惜地扔回床上。之后像上次一样一声不吭地锁上门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一天进行着相似的过程。詹尼在上午的某个时间来到房间,很明显是在吉克外出工作之后才敢来。她给凯蒂吃了些东西,然后给可怜的残疾女孩清洁身体。更换成人尿不湿垫子,清理掉粪便,然后清洗了那毫无知觉的下阴,以及被她丈夫喷得满是精液的腿脚。
    詹尼告诉说她正在想解决的办法,让凯蒂不会等太久,但瘫痪的英国女孩可以明显看出她有多害怕。她还记得对凯蒂所说过的,那个注射器,那个弄残面前女孩的、使她一辈子下半身瘫痪的东西,本是应该被她丈夫用在她身上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害怕凯蒂会将这一切责任都归咎于她。
    这样相似的模式持续了几个星期,吉克每天都会在某个时刻来一次,偶尔会一天来两次,强暴凯半身瘫痪的身体,再用她那软弱麻痹的双脚进行手淫。可怜的英国女孩已经不抱任何脱逃的希望,甚至已经习惯,开始有些期待每天这个男人的到来。詹尼也会每天晚些时候过来,扶凯蒂坐起来,告诉她自己正在尽最大努力,然后给她清洁身体,更换尿布,并喂她进食。瘫痪女现在也非常期待每天与詹尼相见的时刻,她能看出詹尼过的有多么艰难——自己的丈夫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每日每夜去与另一个女人交欢,喜欢一个瘫痪的毫无知觉的淫穴胜过自己的身体。
    她非常好奇这对夫妻每天都交流些什么,当然失去移动能力的她无法听到。吉克肯定是知道他老婆天天来照顾自己的,而詹尼也清楚她丈夫每天对自己都做些什么。凯蒂很怀疑自己对于这种状态到底还能承受多久,也许终有一天吉克会对她失去兴趣,然后会杀了她,或许这也是她真正希望的结果吧。
    这样的状态在某天早晨发生了变化,凯蒂醒来发现詹尼正边哭泣着边给她解开手上的绳索。抽抽搭搭地咕哝抱怨着吉克。凯蒂侧过头,看到床边竟有一辆轮椅!她甚至都没有问接下来会怎样,只是任由詹尼将她挪到轮椅里,因为这意味着自由,不是么?接下来詹尼用带子将她在轮椅里固定牢固,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我受够了这个混蛋,我要离开这里,你跟我一起走!”
    然后便推着残废女孩慌慌张张地穿过门廊到达车库,里面停放着一辆闪着光泽的黑色轿车。她刚想问詹尼接下来要怎么办,一股模糊朦胧的感觉便流过她的身体,轮椅中的她便立刻失去了意识。
    凯蒂一醒来心便沉到了谷底。她立刻认出了这昏暗的灯光,老旧的天花板,以及如监狱般阴冷压抑的环境。她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感觉到了奇怪,不同。她的双臂没有被绑在床头,她尝试着坐起身,却发现做不到。两支胳膊按照大脑的指令移动了,但…
    凯蒂低头看向自己的胳膊,发现双臂竟莫名其妙地在延伸到肘部以上就结束了,末端以某种类似白色弹性袜套的材料包裹着。在昏暗的灯光下,她可以很确定地看到在这白色袜套下还缠着绷带。凯蒂尝试着挥舞双臂,再次证实了只有两截短小的残肢在围绕肩膀转动。由困惑转变为恐惧,可怜的女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是为何失去了双臂。
    当目光移到下面时,双臂挥动的动作便突然下意识地停止了,因为她看到覆盖在下半身的毯子在大腿中段便塌了下去变得平坦,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毯子覆盖下的两个光滑滚圆的大腿残肢。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凯蒂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接着立刻想到在她们逃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詹尼怎么样了。
    吉克几个小时后一脸怒气地进了房间,他看到凯蒂醒着,但仅说了句:“闭嘴,我仍要操你!”接着便开始行动。
    相比以前,男人好像对这个残废女新 ‘简化’的身体缺少了一点兴趣,但在经过更长时间达到高潮后,他仍不厌其烦地进行了例行的‘第二回合’,只不过这次没有了瘫痪的玉足来助兴了,变成了两截滚圆丰满的大腿残肢。
    手淫完事后他迅速地离开了房间,仍将门锁上。凯蒂很奇怪为啥他仍不嫌麻烦地锁上门,因为现在她的样子已经哪也不可能去了。她开始担心詹尼,希望她没有受到残害吧。
    又是两天过去了,然而吉克只进行了一次例行的施暴,之后詹尼终于出现了。看到詹尼的手臂,她立刻明白,这是对她们两个的惩罚 - 詹尼的双手连同半截小臂被截去了,只剩下两个光秃秃的、末端滚圆的残肢,同样缠着绷带,外面套着两个类似于自己四条残肢上的那种白色弹性袜套。看到她们试图逃跑所得到的结果,凯蒂的心沉了下去。
    “詹尼,我很抱歉,”她低声说。
    “我也一样,亲爱的,我本来以为我们能逃出去,但却不知道这正是他设的陷阱。”詹尼悲伤地说道。
    “你的手…”四肢全无的凯蒂欲言又止,看着对方残缺的双臂不知该说些什么。
    詹尼举起自己的双臂残肢,说:“是,看来以后照顾你会变得不容易了,但我想我们能应付过去的。从好的方面看,由于你没了双腿,我想吉克以后就会慢慢失去兴趣,你不必再受摧残了。
    “我也注意到了,让我奇怪的是他的兴趣既然都在我那两支瘫痪的脚上,为什么还要截掉它们?”凯蒂的声音不算小,可詹尼的反应就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却把精力放在推动房间角落里的一个类似酒吧使用的高脚凳上,她把凳子挪到床边,坐到上面,两支残臂搭在大腿上,开始用笨拙的脚趾代替双手,去给凯蒂换尿布、清理污秽等和以前一样的工作。
    “真的很难,”詹尼似乎有些恼火,“我觉得这样的自己好没用,”她说完看了看凯蒂那半身瘫痪、失去四肢的身体,显得有些尴尬。“对不起凯蒂,我不是那个意思…”床上的凯蒂抬起短小的残臂挥了挥,表示并不介意对方的话。
    “疼么?”詹尼问,“我是说你的截肢部位,你的…残肢?”
    “哦,显然我的腿可不疼,”凯蒂开了个苦涩的玩笑。“胳膊还行,有点疼的感觉。他究竟是怎么做的这些?难道,他是个外科医生?”
    “他是…啊算了别考虑这些了凯蒂。”詹尼说着,继续‘笨手’笨脚地工作,用她的脚试图扒开凯蒂只剩下短短两截的瘫痪的大腿换尿布,然后再一点点挪动她的躯体。花了相当长的时间,詹尼终于给面前这个下身瘫痪四肢截肢的女孩换好了尿布,而且使她身体靠着床头坐起。“看那,我做到了!”詹尼挺兴奋,凯蒂也一起庆贺:“干的漂亮,亲爱的!”当对方用脚完成这一切后她骄傲地夸奖道,两个残废的女人互相看着对方。
    “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凯蒂。”詹尼说道。
    “你不必告诉我,詹尼,你只需亲吻我。”凯蒂回答,微笑的脸上出现红晕。詹尼照做了。
    这成了两人建立新关系的开始,喂食和清理促成了亲吻和拥抱,亲吻和拥抱则演变出更多内容。两个残疾女人间的做爱变得有些奇特和笨拙,詹尼使用双脚的时间大大超过使用她那两个光秃秃地残臂,而凯蒂则试着以她短小的双臂残肢与舌头配合的方式进行,在经过最初的羞涩与吃惊后,最终给她们带来的只有兴奋和高潮。
    “我想与你性交,”詹尼在床上紧紧依偎并拥抱着凯蒂,说道。凯蒂则陶醉地呻吟着,感受着对方细长的残肢抚摸自己的脸颊、脖颈以及有知觉的上半部分乳房。
    “那就操我吧,”她叹息着说道,“使劲地操我,然后告诉我那感觉有多美妙,除此方式外,我永远也尝不到那种滋味了。”半身瘫痪、四肢全无的女孩半开玩笑地请求。
    “我一想到那样做就兴奋不已,凯蒂,”詹尼一脸淫靡地说道,一边亲吻轻咬着凯蒂的耳鬓。
    “无论你要怎么做都行,亲爱的,”凯蒂如梦呓般地回答,她的意识已经处于半模糊状态了。
    詹尼马上行动,这让凯蒂意识到她真的是一刻都不想耽误,看到对方用已经变得有些灵巧的双脚褪下右臂残肢上套着的弹性袜套和绷带,再沾上厚厚地一层透明润滑油,然后涂抹到现在只剩下半截末端滚圆的残臂上。“你当真要这么做吗?”
    还未等得到回答,便看到詹尼将那比最雄壮男性的淫棍更加粗大的光滑的右臂残端塞入了自己毫无知觉的淫穴。当看到这一幕,看到双手截肢的性伴侣用残臂塞入自己残废的下体的那一刻,一阵强烈的抵触与渴望相混合的感觉使她几乎尖叫起来。而詹尼是如此地投入,她弯曲膝盖跪坐着,双脚压在自己的屁股下面,凯蒂可以看到她一边用残臂奋力地抽插着她的淫穴,同时将前脚掌塞入她自己的阴户内拨弄着隐藏在里面的阴蒂。詹尼的极点来的很快,她自己那灵巧的脚趾和那变得火热的、湿润的右臂残端共同将她带到了极乐天堂,浑身战栗着迈入高潮…之后,她像被抽走了全身骨骼般瘫软在床上。而凯蒂就坐在那儿,除了舞动她上半身那两支短小的残肢外,完全无法移动分毫。这种颠倒常识的淫靡方式,以及她所能提供的给这世上唯一的一个朋友兼爱人的快感,使她面色潮红,几乎无法喘息。
    这是一种诡异的存在状态,但身体已经变得如怪物般的凯蒂已经不在乎这些了。随着两人关系的继续发展,詹尼对她这个严重残疾的爱人照顾得越来越周到细心,而对于凯蒂,相对地,已经不仅仅是依赖于詹尼全方位地照顾,她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开始在享受这一切。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却可能与人们所预期的大相径庭。
    吉克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直到有一天,詹尼兴奋地蹦跳着进来。第一个惊喜是她前臂残端上戴着一副光滑闪亮的金属钩子——那是一对假肢!她喜气洋洋地进来开始用那双冰冷的钢钩照顾床上四肢全无的凯蒂,而凯蒂也一样为她的朋友兼爱人感到高兴。她看着詹尼操作假肢做一些简单的事情,从端起一杯水送到她的嘴边,到轻轻拧着她的乳头使之迷醉地发出呻吟。
    她的旧尿布很快被扔到一旁,两个女人开始了热情似火的交媾。凯蒂用仅剩的两截光滑圆润的短小残臂和愈发柔软灵活的舌头来爱抚对方,詹尼则用她的勾手轻轻滑过爱人残缺的躯体,然后身体移到女伴瘫痪的下体处,开始兴奋地舔舐吮吸对方那早已失去知觉、肌肉松弛的淫穴。最后,她挪动屁股,将自己的淫穴对准凯蒂的嘴唇,凯蒂开始用残臂摩擦她的下体,并将舌头探入深处搅动舔舐。
    詹尼的高潮如山洪暴发般到来,她浑身痉挛着发出声嘶力竭地叫喊,之后便瘫软在床上大口喘息。凯蒂由衷地高兴自己能使詹尼如此兴奋,但另一方面,她又为自己永远不能再体会到这种欲仙欲死的快感而万分痛苦和遗憾。
    激情的做爱之后,很明显詹尼还为凯蒂准备了更多的内容。她给凯蒂先换上新尿布,接下来又开始给她穿上另一件新衣服——这可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通常,除了尿不湿和绷带,凯蒂基本上维持着裸体状态,最初是便于吉克的‘接近’,但后来是方便了詹尼。
    “这是什么?”凯蒂问道,看着詹尼正用假手和双脚摆弄着那件粉红色柔软质地的衣服。
    “为我的甜心准备的一个惊喜呀,”詹尼说着便开始了对她来说十分困难的工作 —— 将这件柔软、温暖并带有弹性的衣服穿在面前床上这个半身瘫痪四肢全无的女孩身上。
    最后终于完成了,凯蒂立刻看出了这是一件质地柔软的粉红色连体衣,就像婴儿穿的那种——两腿之间甚至也有为方便打开更换尿布的尼龙搭扣。
    “我看起来就像个婴儿,”凯蒂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些担心和好奇。詹尼兴奋地看着她,接着用钩子手举起了一个东西——奶瓶。她将瓶子递过去,凯蒂本能地举起两截断臂用残端夹住。
    她望着詹尼愉快的笑脸,将奶瓶上的橡胶奶嘴送到双唇之间,开始吮吸里面甘甜可口的果汁。她冲着詹尼微笑,而对方又立刻开始了手淫,用脚趾和光滑的钩子配合着去摩擦并揉捏淫穴内的阴蒂。
    凯蒂看着对方如痴如醉的样子,将奶嘴挪开,接着她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话,使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喜欢这样么,妈咪?”
    这句话似乎一下子使詹尼的灵魂爆燃了,她的高潮来得是如此猛烈而浓厚,在冲上云端挣扎了几秒后,她如烂泥般瘫软在床上,还未完全散去的巨大的快感和刺激使她持续地低声呻吟着。身旁的凯蒂也由于刚才那句突兀的话而感到有些窘迫,同样也夹杂着快感而使她脸色潮红,那是因为詹尼喂她吃饭,给她洗澡,帮她穿衣,她自己几乎什么事也做不了,而詹尼总是表现出一个母亲关爱自己宝宝的态度来对她,甚至从她们第一次见面,甚至从她们…第一次…
    “吉克在哪?”凯蒂突然问道。她有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詹尼看着她,热情洋溢的表情冷淡下来,“他在附近。”詹尼冷冷地回答,她的语气与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他可有一阵没来找我了,你别再掩饰了,妈咪!”- 凯蒂最后一个单词故意下坠的尾音充满了讽刺和轻蔑。詹尼立刻从床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她那两个钩子假肢的护套,带着怒气盯着凯蒂。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詹尼问,用钩子手抚弄着凯蒂的脸。“我本以为我掩饰的已经很完美了。”
    “确实花了一些时间,但最初的怀疑是从我被截肢开始的。是你给我截肢的,对吧?”凯蒂看着她说,等着对方接下来向自己撒谎。然而…
    “是我做的,因为吉克被你吸引的太深了,你那瘫痪的软弱无力的双脚和腿完全俘获了他的心。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没想到他会选择你而不是我,这脱离了最初的计划。因此我把你从屋子里骗出来并麻醉了你,然后截去了你所有的肢体。这让吉克对你失去了兴趣!但同时却开启了我的兴奋点,使我对照顾你的欲望愈发地强烈,简直比男人挺起的肉棒更令我疯狂!你就是个完美的残废的芭比娃娃,如此地无助,那么、那么地性感迷人!”詹尼恨恨地说着,钩子状的假手还不停地抚摸着凯蒂的脸颊。
    “你的手,也是计划外的吧。实话告诉你,当我第一次看到你失去双手后的样子,我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你所期望的。”凯蒂步步紧逼。
    “我之前对你说的有部分是事实,他并没有因为所谓的‘试图逃跑’而惩罚我们,他惩罚我是因为我截去了你的腿——我毁坏了他最喜欢的玩偶。我醒来时,头痛欲裂,然后发现自己的手没了,我不得不重新考虑接下来如何做。我本打算除掉你——噢别那样看我,我不是想杀了你,只是打算把你扔到医院门口去。我不知道后来为什么能用这种方式去照顾你,但我想我的确是渴望这样去做…”詹尼又说道。
    凯蒂沉默了,好像要永远这样沉默下去,但最终只用一个单词打破了平静:
    “妈咪?”
    詹尼的眼睛立刻恢复神采,亮了起来,答道:“我在这,宝贝?”
    “很高兴你最终还是留下了我,”凯蒂说,直视着詹尼的眼睛。她很惊骇,但同时也很庆幸,从詹尼那里得到的照顾和爱抚的确让她很愉快。这复杂的情感纠结在一起,似乎最终使她崩溃了。她开始哭泣,泪如泉涌,滑落脸颊。詹尼默默地脱去钩子假肢扔在地上,坐到凯蒂身边,用她那光滑圆润的残臂轻轻拭去爱人的泪水。她深深地吻向对方,凯蒂也热情地回应着她,两人开始又一次的做爱,缓慢而色情地不断深入探索着彼此的身体、彼此的残疾。凯蒂亲吻舔舐着詹尼的残臂,而詹尼用她的如白玉般的脚趾按摩凯蒂的双乳和淫穴。
    她们就这样缠绵了几个小时,以最色情淫靡的方式相互爱抚。最终凯蒂在深吻詹尼之后,又开口叫了一声:
    “妈咪?”
    “我在呢,宝宝?”詹尼微笑着回答。
    “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如此叫你,你这个臭婊子!”
    还没等詹尼做出反应,便有个尖锐的物体刺入她的后脖颈处,她立刻昏了过去…
    凯蒂醒来是由于吉克正将坚挺粗大的怒龙塞入她的双唇间。她毫不犹豫地贪婪地伸长脖子吞下它,甚至一直送入喉咙时她的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她斜躺在床边,仰面看着对方正将粗长的肉棍塞入她的嘴里,她不停地吮吸舔舐着。那两截短小的残臂则尽可能向上伸展,去玩弄对方肉棍的后端以及缀着的两个蛋蛋。
    她舔舐着、吮吸着,残臂爱抚着这坚硬的、火热的肉棍直达她喉咙深处。两条残臂像精确计算后截掉一般,长度正好能伸到嘴前,可以很灵巧地摩擦挤压对方那粗大的坚挺的肉棒。很快地吉克便将怒龙从她嘴里抽出,专门让她用那两截白皙光滑圆润的小残臂来侍候。肉棒上沾满了她的口水,从残臂传来的触感光滑湿润,她微笑着奋力地用她那两截短小的残肢摩擦挤压粗大的肉棒和蛋蛋。直到看到面前的男人突然肌肉紧绷,弓起后背,她知道自己终于将对方送入了彻底的高潮。肉棒喷涌出的白色粘稠物洒得她满脸都是,而她则尖叫着、欢笑着伸长脖子去舔舐淫棍末端最后的一点精液。
    吉克的手指轻轻滑过凯蒂蓝色的秀发,然后拿起一条温暖的毛巾给她清理干净面部和身体。换过新尿布后,吉克又给这个四肢全无的美女穿上一条性感的红色皮裙,以及经过改造的适合她大腿残肢的长筒丝袜,上身则是一件非常鲜艳性感的红黑相间的外套。他抱起凯蒂放进一辆电动轮椅中,并调整用嘴操作的控制杆位置,使之刚好合适凯蒂用嘴去控制,然后轻吻她的脸颊,温柔地告诉她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凯蒂用嘴操纵着电动轮椅,很轻松地走出他与吉克共同居住的富丽堂皇的新卧室,
    然后驾驶轮椅穿过走廊进入一间明亮的粉红色屋子去查看那个‘婴儿’。
    那个‘婴儿’就是詹尼,她正坐在另一辆电动轮椅中,座位是粉红色的,就像她的屋子一样。轮椅停在窗前,她正朝外看着。当她听到凯蒂轮椅的电机马达运转声,她用双唇噙住嘴边的橡皮奶嘴——那是吉克为她定做的奶嘴状轮椅控制器。她吮吸奶头,轮椅开始转动,这样她就能看到身后的凯蒂。
    她的脖子已完全失去作用,她的脑袋现在是由一个环形头枕和柔软的尼龙绑带支撑固定着才不会耷拉下来,所以直到她将轮椅几乎转动了180度,才可以面对面地看着凯蒂。
    “我的宝宝今天要做些什么呢?”凯蒂微笑着说道。
    现在的詹尼,实际上,穿的也像个婴儿一般。她带着一个巨大的尿不湿,穿着一件胸前印着一匹迷你小马驹的连体服,衣服通体是粉紫色的。下颚带着围嘴,以便接住她已不受控制时而流出的口水,一双柔软的、定制的婴儿袜套在她那已经完全没有知觉的双脚上。她的身体被完全固定在轮椅上,从下巴直到脚趾。她那两条失去手的残臂无力地搭在大腿上,而凯蒂能看出,在那天以后,经过这些日子,由于瘫痪而导致的肌肉萎缩已经开始摧毁这个昔日的爱人突兀有致的身体。
    “哦..呃…啊…”詹尼试图说话,可发出的只有如婴儿般含糊不清的音节。
    “请用大姑娘的方式说话哦,亲爱的,”凯蒂咯咯笑着说道。她知道随着他们将她的舌头也弄麻痹后,詹尼永远也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发出正确的音节了。凯蒂用她短小的右臂残肢戳向詹尼的脸颊,说道:“看呢,这就是我的可爱小姑娘呢。”语气中充满嘲讽。
    吉克在她身后走了进来,“今天这个残废看起来怎样,甜心?”他边问凯蒂边用手指撩动着詹尼的长发。
    “嘿,蠢驴,你的女朋友现在可是个四肢截肢半身瘫痪的人,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措辞,尽量避免使用‘残废’这个难听的字眼呢?何况现在还有个可怜又不幸的家伙在一旁听着呢,她的耳朵可没失去作用呢。”
    “喔,不好意思,亲爱的,其实我就是想惹这位曾经‘掌控全局’的小姐发怒呢,”吉克说,然后又面向一动也不能动的詹尼,带着蔑视和羞辱问道:“对不对啊,你这个贱人!”
    “很明显,她已经快被你气死了,”凯蒂评论,用残臂指着吉克胯下隆起的小帐篷,问:“又想了?”
    “介意吗?”吉克回答,但说话的语气很明显并不在乎对方的回答。
    “尽管上吧,这不正是我们继续让她留在这儿的原因之一么?”凯蒂说,“祝玩得尽兴!”
    吉克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然后用备用的控制器将詹尼的轮椅移动到她粉色的床边。他坐在床上,抓起詹尼那软弱无力的、麻痹的双腿,脱掉脚上套着的特制婴儿袜,露出那双粉雕玉琢般的小脚,开始用那瘫痪的、如死物般的双足进行手淫。詹尼就那么僵坐在轮椅上,除非她闭上眼睛,否则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任何办法。
    当吉克把詹尼当做他特殊性爱好的发泄玩具,正进行摆弄的同时,凯蒂用嘴控制轮椅贴近到詹尼身边,“你知道么,詹,如果不是你对我和吉克如此嫉妒,这一切本可以不用发生。看呢,我以前其实经常把自己弄成暂时的残废,然后让男人蹂躏我,要知道吉克不是第一个爬上我残废身体的男人——那是我深入灵魂的渴望,渴望被各种形式粗暴强奸的性幻想,原来在伦敦时我经常出入于酒吧,专门精于此道——扮成截肢者,或者用药剂让自己暂时瘫痪,之后再开始疯狂而迷人的性爱。”凯蒂在詹尼的耳边叙说着。“而现在我和吉克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同时将把你留在你自己所谓的计划中,但你TM的已经没希望成功了。所以你就这么呆着吧,作为我们的私人残废性玩偶。你曾经弄残了我,使我一辈子都变成一个无手无脚、而且下半身无知觉的女人,但我将保证你会变得比我更惨,‘宝宝’!”凯蒂终于咬着银牙结束了她的话。
    吉克再次紧绷肌肉拱起后背,将乳白粘稠的液体喷洒在詹尼瘫痪的腿脚上。他们将她就扔在那,在她的轮椅上,软趴趴耷拉着的小腿和脚上斑斑点点沾满了精液。凯蒂蠕动双唇控制轮椅移动到厨房,吉克一口口地喂她吃下美味的煎蛋,然后在浓香的咖啡中放入吸管,放到凯蒂唇边。之后,他们开始讨论接下来的美妙一天该如何度过。。。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已抛锚 成长值: 927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4 00:05
  • 发表于 2018-1-5 21: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呀翻译出来了,图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10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59
  •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7: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you19950505 发表于 2018-1-5 21:24
    呀翻译出来了,图呢。。。

    这个是我在硬盘里无意发现了保存的一个2013年的帖子,根据当时的帖子,是zzbzzb翻译的,我把图片遗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927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4 00:05
  • 发表于 2018-1-7 20: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normalren 发表于 2018-1-6 07:56
    这个是我在硬盘里无意发现了保存的一个2013年的帖子,根据当时的帖子,是zzbzzb翻译的,我把图片遗失了,

    我发的里面有图。。。综合一下就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1-21 20:33 , Processed in 1.281258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