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慕残交友聊天

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98|回复: 12

[文章已完成写作] (系列短篇)截瘫的女人最好命 之 番外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昨天 08:49
  • 发表于 2018-1-10 00: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慕残视频网,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各类残疾人视频天天更新

    主要视频:截肢类型,儿麻类型,轮椅类型

    慕残视频网:www.mucanshipin.com

    番外篇——
    丁韧和吴筱郁之间不可描述的事……
    还有几个月才年满16周岁的丁韧,从未谈过恋爱,感情世界一片空白。
    不过,他对吴筱郁却是始终如一的依恋着。
    这种依恋,不知从何时萌的芽,到如今已经生了根。他在还不懂爱情的年纪,就轻易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那种“爱”,来得看似“莫名其妙”,却又明明“顺理成章”。
    她养育他,他眷恋她。
    她宠他,他粘她。
    她曾经故意逗他:“小韧长大了,想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啊?”
    他却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要娶跟筱郁姐一模一样的啦!”
    去年,她遭遇人生中的劫难,到鬼门关走了一圈。好容易捡回来一条命,也只剩下半条命。从此,她只能坐在轮椅上度日。
    而他,却几乎发疯。
    他没日没夜地守着她、照顾她,生怕会就此失去她。
    而得知自己会变成残废,她原本已经感觉了无生趣。与其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死去来得干净。
    可当她再次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就第一时间看见了他。
    那是通红的、激动的,甚至是疯狂的眼神,那一瞬间,她知道:原来她还活着,原来还有他在等着她。
    对!就是那个眼神,跟刚刚他强吻她时的感觉一样。
    只是一刹那,便拯救了她。

    当丁韧看见吴筱郁露出“绝望”的表情时,他一瞬间就做出了那样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事情——强吻了她!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驱使着他,他就是知道,他那样做了吴筱郁就不会“绝望”。
    然后,果然吴筱郁在经过最初几秒钟的震惊之后,就开始回应他。这使他迅速陷入疯狂,因为他知道“姐姐终于要接受他了!”
    不过,作为一个“雏”,他并不懂得接吻的技巧,以至于重心不稳差点压到吴筱郁身上。
    而这时,吴筱郁终于“出手了”!
    跟丁韧相比,吴筱郁可以算半个“老司机”,她凉凉的手已经滑入了丁韧的衣服里面。
    “嘶……”丁韧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因为腰间冰冷酥麻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叫他动弹不得。
    “别怕,来……”吴筱郁在丁韧的耳畔吐气如兰,玉手在他滚烫的身体上抚摸。
    丁韧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着火了一般,像有一股汹涌滔天的力量正充满他的身体,想要爆发出来。
    可是一向视吴筱郁为珍宝的他,生怕“弄坏”了她,只得拼命压抑着这团火,直挺挺地撑在那里不敢动。
    “唔……怎么了,小韧?”媚眼如丝的吴筱郁也是面含桃花,
    “咕噜……”丁韧咽了下口水,小声问道:
    “会不会……弄伤你……”
    “诶?……哈哈……”吴筱郁先是一愣,接着就笑得花枝乱颤起来,娇喘着道:
    “哎呦……傻孩子!你姐姐我又不是纸糊的、泥捏的!被你碰一下就坏了?来……吻我!就像刚才那样……”吴筱郁虽然下半身失去知觉、无法动弹,但是她的双手却丝毫未受到影响。她手如柔荑,温软滑腻,在丁韧衣服里游走,然后环住他的腰,用力往自己身上拉下来。
    丁韧腰间吃力,便顺势压在了吴筱郁的身上,重重地吻向那一抹火热的红唇。
    “唔……”吴筱郁被这一个无比生涩的吻,弄得欲火焚身、不能自已。她激烈地回吻着丁韧,双手在丁韧的肌肤上用力揉搓,留下一道道痕迹。可她的下半身却始终毫无动静,只是被上半身拉扯着时而一上一下,肌肉也只是偶尔无意识地颤动。
    这一吻,几乎让两个人缺氧,他们才舍得分开。
    吴筱郁娇喘地看着丁韧仿佛要滴血的脸庞,他们的鼻子都要碰在一起了。
    丁韧虽然有着一颗“英勇就义”的心,但他是个“真-处男”,对接下来该干嘛,完全一无所知。
    刚刚的那个强吻可以算是他的初吻,而今夜很可能成为他的“初夜”。
    所以,他现在虽然“骑”在吴筱郁身上,但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如何继续。
    “趴下来!压着我!”吴筱郁同灼灼的眼光盯着丁韧,“命令”道。她被丁韧的“空白”给撩到了,她觉得有趣极了,她甚至开始思考该如何“调教”这个英俊的弟弟了。
    丁韧自然是“乖”的,只是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让姐姐更开心。他略微机械地抚摸着吴筱郁滑腻的肌肤,脸则埋在她的脖颈里闻着女人特有的体香。
    “姐,你好香哦……”丁韧含糊道。他感觉一碰到吴筱郁的身体,他体内的那团火更加猛烈,那根擎天柱早已硬如钢铁、坚若磐石。
    “呵呵……姐可不只是香而已哦……”吴筱郁一口气吹在丁韧耳朵里,同时小手一翻就滑进了他的裤子里面。结果,她立即被他“宝贝”的状态给吓到了。
    “哇嗷!”吴筱郁甚至没忍住惊呼了一声,她没想到看起来瘦弱的丁韧,“二弟”变身起来会如此“雄伟”。
    原来,“丁韧”的名字……竟是这个意思。(丁丁很强韧……)
    “嘶……”丁韧有生以来第一次宝贝被人握住,整个人如触电一般,立刻下意识地蜷起了身子。
    吴筱郁却没让手里的东西顺势溜走,反而跟着它紧紧握住。
    “姐……别……”丁韧一介处男,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几乎就要跳开。
    “别躲!我起不来!”吴筱郁半真半假地说道。她腰部无力,自然是很难起身。但是现在这种距离,她实际上稍稍伸手即可。
    一听这话,丁韧哪里还敢动,只得乖乖地“定”在那里,“任人宰割”了。
    吴筱郁露出满意的微笑,她既是对丁韧的表现满意,对他的生理反应更加满意。
    她先是用另一只手轻抚过丁韧的脸颊,然后径直地伸向他的下半身,将他的裤子扯到了臀瓣儿下面。
    “还不脱了!”吴筱郁轻声命令道。
    “……是……”丁韧应道,他就像个机器人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好……然后是衣服……”吴筱郁像在教一个孩子。
    “……”丁韧依然照办。
    “嗯……把我的……衣服……也脱了”吴筱郁指的是她身上的睡裙。
    “哦……”丁韧以极小的动作不叫自己的宝贝不会脱离吴筱郁的控制,由下而上脱去她的睡裙。
    其间,吴筱郁在脱出手臂时,换了一下紧握宝贝的手,惹得丁韧又是一声闷哼。
    “把BRA……也……”吴筱郁的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嗯……”丁韧的声音也来自喉底。
    吴筱郁所穿BRA的扣锁是在胸前的,这原本是为了她穿脱方便的设计。现在却“便宜”了丁韧,他很快就发现了解锁的要领。
    下一秒,一对雪白的玉兔已经挣脱了束缚,一跃而出。
    好大!丁韧看直了眼。
    “嘻嘻……”吴筱郁开心极了,玉手也开始了无规律地抚弄。
    “额……额……”丁韧的呼吸声越发急促,他眼中的火仿佛要喷出来。
    “别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吴筱郁抓起丁韧的一只手放在自己一侧的玉兔上,同时第二次说出“别怕”。
    “唔……”丁韧终于主动行动了。他低头,猛地含住了吴筱郁另一侧的樱桃,像婴儿吃奶似的吮吸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用力地揉搓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双重刺激,令吴筱郁有点措手不及。
    “嗷额……额……”一声娇呼,销魂蚀骨。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丁韧更是难以把持,嘴上和手上也愈发卖力,甚至有点粗鲁。
    不知道是否因为受伤之后“斋戒”太久,那方面变弱了,才过了几分钟,吴筱郁竟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的私处早已随着截瘫而失去了知觉,但她的胸部却变得极其敏感。在丁韧这种“吃奶式”的攻击下,她很快就有要高潮的感觉。
    不自觉地,她手上的动作也加大的幅度。
    就在这时,丁韧突然浑身一震,发出了如同“中弹”的声音……
    “额……额啊……”
    吴筱郁发现手中的雄壮似乎已经饱涨到了极点,紧接着就是猛然地收缩,丁韧的“万子千孙”喷薄而出,布满了吴筱郁的胸腹之间。
    “嘶……”温凉的感觉在吴筱郁身上似有若无,因为那里正好是她知觉有无的分界处。
    “……”丁韧好像是没想到自己会如此不济,不到10分钟竟然就“缴械”了,抬起头杵在那儿,手上的动作也停了。
    “吁……”吴筱郁则暗自庆幸,幸亏是丁韧先没忍住,否则最多还需要一两分钟,她恐怕也要“投降”了。
    她瞄了眼一脸懵逼地丁韧,忍住笑,抽了纸巾开始擦拭肚皮上又浓又多的浆状物。再看看,刚刚还雄赳赳一手难握的东西,已经完全萎靡下去了。
    丁韧看见了,才一把抢过纸巾仔细地擦起来。
    这倒让吴筱郁心疼了,她吃力地撑起上半身,伸出手勾住丁韧的脖子,自己则探起身子在他耳边柔声道:
    “傻瓜!你刚才……已经很厉害了……”
    “真的?”丁韧随手扔掉沾满了精华的纸巾,搂住吴筱郁柔软的身子问道。他还在反省自己怎么会是个“快枪手”。
    “这是你的第一次吗?”吴筱郁不答反问道。她也不再使劲撑着,任由自己软在丁韧的臂弯里。
    “嗯……我还是处男……”丁韧有点不好意思了。
    “现在已经不是了哦!”吴筱郁纠正道,顺手碰了碰那已经软软的东西。
    “额……”丁韧受惊般地缩了缩身子。
    吴筱郁以为丁韧还在为刚刚“快枪手”的事而懊恼,于是安慰道:
    “你超厉害的!你比起其他那些……!?……”可是她关心则乱,一下子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吴筱郁之所以能接受与丁韧的“不伦之恋”,跟她自身的爱情观密不可分。在国外长大的吴筱郁,对于国内一些“直男癌”患者的“处女情结”,一直是嗤之以鼻的。男女之间,你情我愿,然后自然而然地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只要是在婚前,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那种“上床=恋爱”甚至“上床=结婚”的论调,也让她觉得难以接受。
    虽然她本人的私生活也相对比较“随性”,“走肾”比“走心”的时候多。但是既没有固定的性伴侣,倒也不随便出去“乱搞”。因为她的眼光颇高,能入她眼的人不多。
    可是相对一张白纸的丁韧而言,她却成了床笫经验丰富的“熟女”。回国数年间,身边的男人倒也换过几茬。
    原本对直男嗤之以鼻的吴筱郁,突然开始担心丁韧会不会也有“处女情结”?会不会介意她的过去?会不会觉得她不干净?
    而她看似无心地言语,却暴露了她的过去,她的不检点……
    随着丁韧身体轻轻地一震,她愈发认为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完了……小韧恐怕听见了!他会嫌弃我吗?……”吴筱郁越想越怕,竟哭了起来。
    “筱郁姐你怎么哭了?”丁韧看见吴筱郁的泪水,连忙问道。
    “小韧……姐姐过去是比较随便……对不起……”吴筱郁的身子都在颤抖,哽咽道:
    “你可不可以……不要嫌弃……唔!?”
    吴筱郁的声音在丁韧俯身一吻之下消失了……
    良久,二人才不舍地分开。
    丁韧深深地看着吴筱郁美得叫人心疼的容颜,见她的睫毛上还挂满泪珠,于是又轻轻把泪水吻去。
    “韧……”吴筱郁已经完全被丁韧迷倒,只是痴痴地任他行动。
    “从今以后,筱郁姐就是我一个人的啦!”丁韧深情地“宣布主权”。
    “是……我是小韧一个人的……呜呜……”吴筱郁用力地点头,泪水再次汹涌而出,双臂收紧抱住丁韧。
    好一会儿才悠悠道:
    “小鬼,你可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反正,我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你了……”
    “我发誓……”
    “你敢!”
    吴筱郁阻止了丁韧的冲动,然后推了丁韧一把,伸手指着自己瘫痪的玉腿道:
    “去!证明给我看,你永远不会嫌弃我这副身子,这双腿和脚……”
    丁韧顺着吴筱郁的玉手看去,丝袜包裹的玉足玲珑小巧,脚背过伸、脚尖相抵,呈可爱的“内八字”。此刻,恰好有一缕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她的脚上,看起来宛如被光环围绕着的美玉,简直美得发光。
    一瞬间,他发现自己那“擎天一柱”,竟又起来了。其坚韧的程度,丝毫不逊于刚刚的第一次。
    只见丁韧邪魅地一笑,然后转身捧起那对美玉,凑到鼻尖,少女的体香和新丝袜特有的味道融为一体,实在沁人心脾。他几乎没有仔细欣赏那对迷人的物件,便将一只含入了口中。
    “额……”吴筱郁陶醉地娇哼出声。那一刻,她仿佛能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丁韧的爱滋润着。
    她知道丁韧恋足,因为早在她瘫痪之前,她就曾经发现过丁韧偷偷的用她穿过的丝袜自慰。
    而在她瘫痪之后,她也曾半夜惊醒,发现丁韧伏在床尾,却钻入她的被子里,想必也是在抚弄、甚至如今天这般亲吻她失去知觉的双脚。
    她只是不确定,丁韧是不是一时冲动。
    因为这一次她是真的陷入了。
    原来,清高和尊严在真爱面前会变得毫无立足之地。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对哪个男人生出卑躬屈膝的冲动。而面对眼前这个视她如珍宝的男孩,她居然想要“乞求”,她甚至觉得他的爱变成了一种昂贵的“恩赐”。
    也许,她早就爱上他了吧!只是,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等丁韧“品尝”完吴筱郁精美的“玉趾大餐”,丝袜早已是湿漉漉的了。
    “告诉我,你今天是第一次这样轻薄我的双脚吗?”吴筱郁似乎非常享受,慵懒地问道。
    “嗯……不是。”丁韧点点头,他竟然没有了刚刚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蜜汁自信”,仿佛已经吃定了吴筱郁。
    “好哇!你已经不是乖宝宝了!说,这样干过几次?”吴筱郁故作轻颦薄怒状道,伸出手在丁韧腰间轻轻一掐。
    “哎呦……几次,我哪记得呀!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丁韧也不隐瞒了,干脆做起坦白痞子。
    “什么?!你居然……”吴筱郁显然没想到丁韧会这么大胆,想要挣扎起来“修理”丁韧,无奈腰部无力让她只起来了一半便力竭,又跌了回去。
    待她睁开眼的一刻,丁韧已经又俯身于侧,将她拥入了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
    “好姐姐,过去你还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能偷偷的……从今以后,我每天都要这样轻薄你,你不要厌烦了我才好。”
    “不会厌烦……求之不得!”吴筱郁腻腻地答道。
    “好姐姐,那我又去喽!”丁韧笑道。
    “去吧!反正我也阻止不了你。”吴筱郁吻了他一下道。
    “嘻嘻……”丁韧也回吻她一下,就继续去蹂躏玉足了。
    “那你再叫我一声‘好姐姐’呗!”吴筱郁突然道。她第一次觉得从丁韧嘴里喊出“好姐姐”三个字会这样的动听,百听不厌。
    “诶……好姐姐!”丁韧依言唤道。
    “乖!……再叫一声!”
    “好姐姐!”
    “再叫!”
    “好姐姐!”
    “嘻嘻……真好听!”
    “是吗!……好姐姐!好姐姐!好姐姐……”

    (番外篇完)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昨天 08:49
  •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00: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截瘫的女人最好命 之 丁韧与吴筱郁
    原贴链接:http://www.mucanzhan.com/forum.p ... p;extra=&page=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10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3 18:47
  • 发表于 2018-1-10 00: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虎大,把你的《水蓝色的康复师》已经写出来的部分贴出来呗。现在网上都没有啊,都不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9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8-1-10 06:46: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容易啊!虎大大!你的冬眠期结束了么?哦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8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8-1-10 08: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旗2014 发表于 2018-1-10 06:46
    不容易啊!虎大大!你的冬眠期结束了么?哦呵呵!!

    冬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0-13 20:48
  • 发表于 2018-1-10 09: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又一个出来晒太阳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抛锚 成长值: 634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11 小时前
  • 发表于 2018-1-10 1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顺手跟一贴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成长值: 56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6:04
  • 发表于 2018-1-10 13: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们这些大神们更新的快一点啊!!全是炮弹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0 13: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十年不见,你还是十年前那样——淫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昨天 08:49
  •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4:3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肺炎 发表于 2018-1-10 13:07
    楼主,十年不见,你还是十年前那样——淫贱

    您别这样说啊!搞得好像我们十年前见过一样。
    还有,你答应发给我的东西,还没给吧?别墨迹,麻溜儿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18-1-24 15:29 , Processed in 1.31250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