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61|回复: 10

昆仑殿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0-1-26 13:09
  • 8

    主题

    129

    帖子

    18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1807
    发表于 2020-2-11 08: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肺炎 于 2020-2-12 02:44 编辑

    记得是说一个在西域的一个“XX宫”每一段时间招入宫的丫鬟。之后女主的父母为了生存把女主送了进去,进去之后女主洗了一次澡,在洗澡的时候昏迷了,醒来之后就成了棍子。后来好像是她再也没出去,就在宫里面让皇帝照顾她了。。。

    这其实是我的入坑文,原来是拿百度可以直接搜到的。很老的文了,可能3,4年前就有了,这几年好像是终于被检查的找到了。。。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大哭
    2020-1-26 13:09
  • 8

    主题

    129

    帖子

    18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1807
     楼主| 发表于 2020-2-11 08: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的就是看这个文章之后入的坑,那时候度niang还没这么灵敏,贴吧里还到处都是宝贝。。。。(怀念我上课看小黄文的时候。。。经常一看一下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12 15:20
  • 0

    主题

    7

    帖子

    1283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283
    发表于 2020-2-11 09:28: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有篇昆仑殿,好像就是这个剧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39

    帖子

    3013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3013
    发表于 2020-2-11 10:16: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求看百度没搜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3

    帖子

    2769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769
    发表于 2020-2-11 15:47: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昆仑殿
    “羽儿,家里实在是没办法了,你就随着舅舅进宫吧,去当家人子,也算是能享受荣华富贵了。”舅娘边说边把我的包袱递给我,急切的再也不想让我靠近她的家。
           还能说什么呢,只有说声谢谢,毕竟对于舅舅一家来说,以舅舅亭长的供奉,再养一个孩子是莫大的负担。正巧舅舅所在的地方要选家人子,可那个女孩家突然不愿意了,给了舅舅一笔钱让女孩走了,舅舅怕上面责怪下来,而最好的代替品就是我了。
         离舅舅家越来越远,我倒是没什么伤心的,舅舅一家对我并不疼爱,只把我当丫鬟,这一走能摆脱无尽的责骂倒也好,可在路上看见的几个同样宿命的女孩,却个个哭哭啼啼,我不愿问她们,可能是舍不得家里吧,说来也是,谁愿意让自己的女儿离家入宫呢,一入宫门深似海,这一去不可能回的来。
            可能是我的平静让她们注意了我,一个女子抽噎着问我,“你……你怎么不哭?”



    我以为她只是单纯的思乡,就淡淡地说,“哭有什么用,家里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会送我们进宫,既然已经这样,那也就听天由命吧,你若是哭坏了身子,以后进宫的苦也吃不消。”



    那个女子吃惊的看着我,“你不知道么?”



    “什么?”我感到这次似乎不那么简单。



    她的眼神顿时恐慌了起来,“这次的家人子,只有一个能封妃,其余的都要沦为宫女。”



    我不以为然地笑了,“是么,那封妃的那个自然是最有姿色的你了。”



    本来,进宫能受宠的有几个,大部分还是去当宫女的,我本以为这么说她会高兴,可她却大惊失色,捂着我的嘴,“快别这么说!”



    因为我们的谈话,车里的人都看着我们,我奇怪的看着她,她把其他人打发掉,对我说,“被封妃的那个,听说要去掉手脚,慢慢让主子享用……”



    我看着她,以为她在说笑,“天下太平,皇上一定贤明,贤明的皇上怎么可能这么残暴。再说,最漂亮的姐姐就这样废了,皇上还会不舍得吧。”



    听我这么说,那个人叹了口气,“看来你真是一无所知,这里也就你不知道吧……你不信就算了,可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马车很快停在了宫殿,富丽堂皇的让其他女孩们说不出话来。一位公公带着我们入宫,去见过皇上。



    其他的女孩都惊慌害怕,可又希望自己能被选中为妃,享受荣华富贵,可是一想到去掉手脚的传闻,又不敢上前。



    到了大殿,皇上坐在龙椅上,看到我们来了,走下来逐个抬起我们的脸。



    年号是宣,字是石,宣石帝,本来我以为是皇太后一起过来,可并没有,只有皇上一个人,皇后也没来,难道……



    “皇太后升天,圣上只挑一人,封为妃,其余分配到杂役房。”公公说话了。



    皇上看着我们,似乎在挑选什么,可我们每个人都是轻罗软缎,长长的裙摆,皇上皱眉对旁边的一位公公说了什么。



    公公转身走了,皇上看着我们说,“你们都是绝色,为了公平,就让你们抽签吧。看看谁有这么福分。”



    公公很快回来了,拿了一个碗,里面有五个竹片,其他女孩都去争抢,轮到我的时候只有最后一个了。



    其他女孩看了自己的签,都叹气可又放心,嘴上说自己没有福分,那么难道只有……



    我看着自己的签,上面只有一个字,妃。



    我抬起头看着皇上,他也抬起头看着我,英武年轻,眉宇间是一股霸气,他看到抽签的结果,微微一笑,“好啊,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你带他们下去,来人,送娘娘去昆仑殿。”



    其他女孩走了,我身边多了几个人,和我一起去了昆仑殿。



    到了昆仑殿门前,我惊呆了,这是一个巧夺天工的大殿,气势不凡,和正殿比起来也难分上下。看来这个昆仑殿皇上很喜欢。



    进了昆仑殿,我才发现不一样的地方,这里的桌椅都比正常的矮,除了床。难道传言是真的……



    “请娘娘更衣。”宫女走到我旁边,“娘娘去沐浴吧。”



    我走进水汽蒸腾的浴室,想仔细想想对策,可还没想到什么就觉得头晕眼花,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我在恍惚中听见一阵器械的声音,偶尔还有人说话,我好像是被放在了什么地方,不过昏昏沉沉的看不清楚,渐渐沉入了更深的梦境.

    在梦里,我好像变成了一条鱼,没有四肢,就自由的在海里游,游累了,却发现自己在向下沉,努力的摆动身体,却毫无作用.

    "啊......救命!"我呼喊着,却发不出声音.我努力摆动着,感到一阵剧痛,更没有力气,难道我要死了么......

    "啊!"我睁开眼睛,却发现更才是一场梦,我惊醒了,觉得自己全身都被汗湿透了,现在应该是夜里,可昆仑殿还是灯火通明,对,昆仑殿,我不是去沐浴更衣么,怎么......我想起自己在浴室晕倒,难道和这个有关,我想擦擦汗,却觉得手臂无力,抬不起来,我大口喘着气,这被子太沉了,努力的踢腿想把被子弄开,可还是没起作用.

    我的身体都被被子盖着,似乎没什么变化,看来什么传言都是骗人的,那我是妃子,应该可以叫宫女了吧,想到这里,我叫了一声,"来人!"

    一个宫女快步走到我旁边,看到我醒了,喊着,"传下去,娘娘醒了!快,娘娘醒了."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我拿出主子的架势瞪着她,"扶我起来."

    "是."她应了一声,扶我起来,我的手臂也恢复了一些力气,能抬起来了,我用右手前臂擦擦汗,觉得我不由自主地往右倒.我用右手支撑了一下,只觉得一阵剧痛,几乎要昏了过去,右手好像不存在一样,刚才直接压在了伤口上.

    "怎么回事!'我抬起胳膊,看到我的右手不见了,手腕的地方被层层包裹着,已经渗出血迹。

    “这……”我有些害怕,难道我已经……我赶快看着自己的左臂,可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我的左臂已经消失,齐肩的地方包着白布,我试着动了动,觉得还在,可丝毫没有动。

    “皇上驾到!”

    就在我想掀开被子看看自己下身的时候,皇上到了,他好像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听见一片跪下的声音。

    他来到我的床前,当时我没穿衣服,可能是他们刚做完手术还没给我处理,他看着我的伤口,似乎想抚摸,可看到我伤口上的血迹,还是把手放下了。

    “羽儿。”他竟然叫了我的名字。

    我抬起头,毫无反应,不知道该对这个皇上说什么,我们是夫妻,也许现在不是,可他已经开始作主修改我的身体,就在今天早上我还在以为是传言,可现在……

    “我的腿……”我最终只说了这一句话,被子挡着,我看不到自己的下身,可想起那个传言,我觉得自己已经被砍去脚了,可没穿衣服,也不好意思拿开被子看,况且……怎么拿开被子呢,我已经没有手了。

    “羽儿……”他关切地看着我,“你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伤口疼么?他们下手太匆忙,我担心你恢复不好。”

    我看着皇上,摇了摇头,“你担心我疼,为什么还要这样?”

    他英俊的脸上有一丝难色,“这……你好好养着吧,以后有机会你会知道的,朕在旁边首着。”

    “不必了。”我冷冷的说,“如果皇上还想让我睡觉,,还是移驾吧。”我觉得他在我身边我会做噩梦的,一个去掉我手脚的人……

    “大胆!怎么如此和皇上说话!”他身边的公公尖声说。

    “大胆!这是娘娘!”他严厉的说,“你,给我滚得杂役房去!”

    他的脸上完全没有刚才的温柔,看到我这样冷淡没规矩也没生气,只是说,“好,你睡吧,我出去。”

    他终于退了出去,我看着他的背影松了一口气,随便叫来一个宫女,“帮我把被子掀开。”

    她掀开了被子,我看到了自己的双腿……右腿到脚腕处就戛然而止了,左腿只剩下大腿,膝盖以下的部分都不见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的身体,以后要怎么用残缺的身体在深宫中活下去……

    一直平静的过了几天,没有人来看我,皇上也没有,他走了就再也没来过,每天我只能躺在床上休息,伤口没有完全愈合,可是已经不会那么疼了.

    可我还是不能自己坐起来,因为左臂完全没有,我现在掌握不了平衡,右臂的残肢也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我.

    我坐起来的时候需要宫女把手放到我的腋下,把我托起来,可她们总是笨手笨脚的弄疼我,为此我发了不少脾气,只有一个宫女叫青儿,她好像很会照顾人,从没有弄疼过我,还经常在我的两条残腿下垫一块垫子,好让我坐的舒服一些,我也因此很喜欢她.

    有时候御医来换药,我也就能看到自己的残端,左肩的残端几乎没有,平平的肩膀,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条胳膊,右手的残端红红的,伤口的缝合还清晰可见,这还算恢复的好,残腿就没这么好了,右腿一直在化脓流血,总是不能愈合,肿得像个桃子,左腿又涨又痒的,我总是想去挠,可是又没有手,只好抬起残肢蹭蹭被子,看着被子上的小起伏,我的心也一颤一颤的,下面总是一阵尿意.自己用右臂的残端抚摸着自己的胸部,感觉一阵一阵的快感,说不出来的感受,尿意憋得难受,***痒的,可我还想并不讨厌这样,反而觉得刺激.于是更努力的抬起残肢,两条残腿尽力缠在一起,让下面一抽一抽的.大多数时候我能控制,实在忍不住,也就是最兴奋的时候会停住,让青儿抱我去方便,这现在我突然想放松下面,尿了会怎么样呢?可是......这样想着,下面一阵温热,我失禁了......

    这样想着一阵脸红,"青儿!"我叫着,“青儿!”

    “我在这儿你叫什么青儿。”青儿没来,却看到一个英俊的身影走了进来,到我床上坐下。

    “皇上……”我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害羞啊……这,怎么说呢……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我帮你。”他温柔的握着我的右臂残肢,把玩着,亲吻着。

    “皇上还是叫青儿来吧……”我低着头,不是害怕,也不是讨厌,是不好意思。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掀开被子看了看,看到一片水渍,“羽儿……你……哈哈哈……”

    讨厌,被他看到了,还笑,都怪他……我这么想着,却并不真讨厌他,那种刺激和兴奋我还想再多体验几次。我挥舞着残肢,忘了残肢还在他手里,他看着我的样子,“羽儿,你好美……”

    我惊呆了,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睛里都是认真。

    “我……”我说不出话来,眼睛躲着他的眼睛。

    “好了,”他也不再闹了,一下抱起我,“先去洗澡吧,要不伤口会感染的。”

    因为我没有左臂,不能环着他的脖子左腿也没有膝盖,不好抱,她小心翼翼的不让我疼,在那个胸膛里不用担心。

    洗过澡,我只带了一条纱,他看着我的眼神多了一些赤裸裸的情愫,我以为他要来了,心里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怕,可他说我伤口还没好,我们以后来日方长。

    他让我休息一下,"羽儿,刚才的你太迷人了."

    我没说话,看他能怎么办,他不知从哪拿来一条手绢,"羽儿,你的眼睛那么美,看不到了会怎么样?"

    我知道他有好奇心,就一笑,"皇上既然好奇,就索性把我的眼睛挖掉,让我变成一个瞎子,让皇上玩就是了."

    皇上一听,拿出手绢来蒙住我的眼睛,"那我们就先来玩一下."

    我的眼前被蒙住,我伸出手臂的残肢,周围都是空气,什么也没有,听见皇上的声音,"我在床上等你."

    我蹭下椅子,右臂在前面打探,很快我摸到了床,可怎么上去呢,我抓不住床单,而且右臂也支撑不住,爬了这么久,我已经很累了,把右臂放在床上,右腿也抬起来,右臂支撑着身体,可身体太沉了,总是掉下来,我看不到,可我知道自己一定很无助,没有手的残肢弯曲着想抓住床单,没有脚的残肢乱踢着,短短的左腿上下摆动,怎么样都上不去,在黑暗中好像我兴奋得高潮来的更快了,我好像忍不住了......啊......我又尿了出来,我急切的想把手绢拿下来,可是没有手只有残端根本做不到,我挥舞着残肢,脚下户乱踢着,身体这么沉......如果我就没有眼睛多好,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可眼前瞬间明亮了,皇上的脸出现了,他怀笑着抱起我,"玩得这么高兴?"

    "都是你......"人家这要是传出去可怎么办,我撒娇的用左腿的残肢踹了他一下,他却抓住残肢轻轻的挠,让我一阵痒,就这样到了浴室.我们进行了第一次,我想用双腿环住他,但是我已经没有双腿了,用残肢是怎么也不能环住他了.我只能用残肢上下摆动,敲击床面的方式来表达心中的感觉.他进来的时候我觉得右腿很碍事,如果没有多好,我这样想着.

    "皇上,刚才我觉得身体好沉."情事过后,躺在床上,我用残端抚摸着他的脸,右腿的残肢不安分的挑动.

    他奇怪的看着我,“是不舒服么?”

    笨死了……我只好继续说,“皇上,我反正也没有脚,右腿不要就不要了。”

    皇上听了眼睛里放出光彩,深深的吻了我,“羽儿,你总是和我想的一样。”

    手术被定在明天,我想把右腿截的和左腿一样,这样我就连跪着都不可以,我这么说了,皇上却暧昧的一笑,“羽儿,手术一次,就做这么一个,多浪费啊。”

    我听懂了皇上的意思,“不如……”

    “不如胳膊也不要了吧,你的左肩好美。”他赶快说了,似乎怕我反悔。

    我怎么会反悔呢,我恨不得快点享受更彻底的无助。可是胳膊都不要就连皇上都摸不了了……

    看出了我的顾虑,他善解人意的说,“留下一截手臂吧。”

    我点点头,我早问清楚了这个宫里只有我一个妃子,皇上已经为了我废了三宫六院。

    手术过程里我一直在睡,没有什么感觉,当我醒来,却看见皇上守在旁边。

    “羽儿,还好么?”他关心的问我。

    我点点头,开始感觉到疼,“我的腿怎么样了……”

    他明白我的意思,拉开被子,我看到自己两条腿一样长了,似乎比以前还短了……我奇怪的看着皇上,“两条腿都做了?”

    他抚摸着我的头发点点头,“那条腿的疤痕不好看,我让他们又截了一段。”

    我笑了笑,看着自己的右臂,已经只有短短的一段了,肘一下都没有了。

    伤口好了以后我尝试了一下,看看还能不能坐起来,可是胳膊腿都没有关节无法弯曲,我怎么挥舞短短的残肢也无济于事,可我迫切的想做起来,因为现在残肢太短,手臂触摸不到下面,尿意憋得兴奋也不能摸,心里痒痒的.不过我也不叫青儿来抱我了,我喜欢彻底无助的感觉,每次尝试以后浑身都是汗,下面一抽一抽的感觉很满足.

    我可以把残肢抬起来,这样就可以看到两条圆润的残腿,饱满的大腿只有一段,我用尽全力起身也只能让残臂摸到残端,每次摸到心里都会一颤,光滑圆润,好像自己胸部,现在我连胸部都够不着,只能用右臂的残端挤压,残腿不由自主地抬起来相互摩擦,挤压着下面,本来就胀鼓鼓的这么刺激,尿一下就流出来了,虽然湿湿的不舒服,可是怎么抬腿也拿不开被子的无助感让我陶醉,我会一直等着皇上来给我洗澡.

    有时候我也会自己下床,以前都那么困难,现在更是危险,我有时候能坐起来,就抬起两条残腿向前挪残挥舞着保持平衡,挪到床边已经精疲力尽了,索性就摔下去,反正皇上看到了心疼,晚上就会好好爱我......摔下去的疼痛每次都让我几乎晕过去,我出于本能想揉揉自己的腿,可是怎么也够不到,小肚子努力挺着,下面也越来越胀,一紧一紧的,可我能做的只是躺在地上扭动着,踢着残腿挥舞着残肢,下面一阵热,我就知道自己又尿了,虽然这样和失禁没什么区别,可是还是不想把自己弄瘫痪了,那样连尿意都感觉不到,再说我这样和瘫痪也差不多......

    可是好奇心重,我还是想看看自己的腿如果不会动了,软绵绵的会怎么样?皇上看了也会高兴么......

    青儿知道了我的心思,她小时候学过点穴,可以封住我的穴道,这样就和瘫痪一样,而且如果觉得不好可以解开,我让青儿封住我的穴道,我的腿就不能动了,而且青儿留着膀胱,我还能感觉尿意,只是控制不了,那样的无助感更强烈.

    封住了穴道,皇上来了,看到我无力的躺在床上,他挠着我的腿,看我没有反应,"羽儿,怎么了?"

    我故意装作无力的说,"我的身子都不能动了."

    皇上不信,看我确实没有感觉,眼睛里赤裸错的迷恋,他伸手掐我的腿,我没有感觉,大腿自己抽着,一抽一抽的,我不能做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而且尿意浓了,可我只能失禁,"我要方便......"

    刚说话,尿已经流出来了,看着尿流出来,我的兴奋也到了最高,而皇上也压抑不了兴奋,要了我.可是因为来得匆忙,没有换衣服,结束了才想起了,以前我可以动的时候只要皇上拿着衣服,我可以把腿抬起来,可现在只有皇上拿起我的残肢,放进去,再帮我整理好,我们谁也没想到这个疏忽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没有及时换衣服,我的腿化脓了,只能在做手术,皇上说都不要了,连髋关节也不要了,我觉得那样都坐不起来,想留下一厘米左右的残肢,可皇上觉得太麻烦,生气就几天没来,本来我吃饭就要别人喂,很容易呛着,心情不好我更是老咬伤自己,皇上过来我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吓得皇上找来御医,医生说可能舌头也要做.
    我也说一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3

    帖子

    2769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769
    发表于 2020-2-11 15:48: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找到这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74

    帖子

    1314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314
    发表于 2020-2-11 18: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来这篇了,写的太惨,不忍心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9-11-17 18:06
  • 3

    主题

    111

    帖子

    941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41
    发表于 2020-2-12 17: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身体一点点减少的感觉,但都这样了就别瘫了吧
    应该有后续呀,坛里各位加加油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6 天前
  • 3

    主题

    22

    帖子

    696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696
    发表于 2020-2-14 02:53: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就写到这  作者是叫什么一一来着   我找了好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萌哒
    3 天前
  • 0

    主题

    15

    帖子

    467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467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惟之一一,后面还有一小段,已经结文了,当年看完了,可以现在已经被封了搜不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20-2-22 12:37 , Processed in 0.222205 second(s), 5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