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832|回复: 26

[正在更新] 慕尽虚空(截肢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95

帖子

24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407
发表于 2020-3-9 11:28: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本文为snpx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http://www.mucanzhan.com/thread-41648-1-1.html
本帖最后由 snpx 于 2020-5-2 22:17 编辑

这次就讲一下我自己的故事吧,包括我慕残的起源,我不幸的人生还有我的妄想等等,可能比较无趣,也会有点离经叛道和重口味。反正喜欢与否悉随尊便,我也就想写点东西,记录一下我的人生。更新或许不会快,但不会太监,剩下不多的日子我会努力完成。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95

帖子

24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407
 楼主| 发表于 2020-3-9 11:28: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改革开放的那一年,我出生在珠三角一个小农村的大家庭里。五六十年代提倡人多好办事,鼓励多生粗养,父辈共六兄弟姐妹,三兄弟同住一个大院子,小叔小姑当时仍未婚娶,因此家中人口众多,颇为热闹。由于我是长男孙,再往下就是两个堂妹和两个表妹,自小便得到家中长辈的钟爱,所以捅别人家门口燕子窝的糗事做的是不少。
        小时候很多的事情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有一件事却历历在目,使我永生难忘,也影响着我这两辈子。很多D都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慕残,貌似是与生俱来或突然出现。而我却十分清楚我D的根源。
        4岁那年初夏的某一天,家里人捉到一只正在学飞的小麻雀,用细绳绑着一只脚栓在小竹棍上让我玩。那年头那有什么玩具,平时也就是和堂妹在野地、竹林、鱼塘边疯跑。我如获至宝,捉来小虫子拿来米饭侍候着。然而,隔壁梁胖子家的大黄猫也看上了我的新玩具,趁我不备从围墙上飞扑而下,将小麻雀叼在口中扯走。当我回过神来,大黄猫已翻上墙头享用美食,而我手中的竹棍上只拴着一整条撕扯下来血淋淋的麻雀腿,断腿上的肌肉仍在不停抽动。那一刻的心情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只是拼命地哭喊和捡起泥巴石子去打猫。自此,我恨死了猫,上小学后我苦练弹弓、气枪,誓要报此血仇。这些都是后话,也就不再啰嗦。当晚我做了一个梦,一个直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梦的噩梦。梦中,老妈和小姑在客厅桌子上用烙铁加工从村办工厂拿回来的半成品塑料雨衣,赚点手工费帮补家用。我和往常一样钻进桌子底下玩,却发现里面有一条断掉的人腿,吓得我连爬带滚跑出来,指着桌底跟老妈说里面有一条人腿。我妈往里看了一下,然后就跟我说:“这是假的,不用怕。”,然后神情诡异地用手指着客厅门口的方向说“那边会动的才是真的!”。我顺着看过去,发现门口横着一整条人腿,大腿断面处露着白森森的断骨,还拖着几条撕扯断裂的肌肉,那血淋淋的肌肉还在剧烈抽动,带着整条断腿都在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吓醒过来狂哭不止,自那晚开始,我一直到小学三年级睡觉都不敢关灯。也是自那一晚起,我对断腿、绷带、包扎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当我大学毕业后从互联网上知道有D这一个群体后,我才发现我D的觉醒竟起源于这么一个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4-24 14:34
  • 0

    主题

    180

    帖子

    1870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1870
    发表于 2020-3-9 12:3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了,新文顶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95

    帖子

    213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137
    发表于 2020-3-9 12: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文哇  加油哦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4:04
  • 3

    主题

    334

    帖子

    3902

    积分

    炉火纯青

    Rank: 4

    积分
    3902
    发表于 2020-3-9 14:4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3-3 12:01
  • 7

    主题

    40

    帖子

    2298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298
    发表于 2020-3-10 07:49: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D这种东西会遗传的,不光是环境因素的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4-12 23:11
  • 1

    主题

    10

    帖子

    2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2
    发表于 2020-4-10 22:47: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更希望楼主尽快更新,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95

    帖子

    24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407
     楼主| 发表于 2020-4-12 17:09: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父母工作调动,6岁以后我就搬到镇上去了,幼儿园、小学、中学我都是在镇上上的学校。在大家眼中我就是个学习不错,性格有点内向比较听话的小男孩,D属性是不为人知。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制作小弓箭、弹弓,玩汽枪,家里的东西没少弄坏,自然也没少挨打受骂。那时候,一般人家里都会养狗或养猫,我家附近也有好几只大猫。每逢春天的时候,那些发春的猫总喜欢大半夜在我家的院墙上交配,叫声渗人,害我整晚都睡不安稳。我们那里的风俗有猫交配时不许看不许赶,不然会倒霉一辈子的说法。所以大人一般也就把窗户关好,把窗帘拉上了事。5年级的一个晚上,我实在是受不了连续几个晚上的骚扰了,我把汽枪上好铅弹,偷偷把窗拉开一条缝,把窗帘拔开一点,架好汽枪就往墙头上叫的正欢的四只绿眼珠方向来了一枪。渗人的叫声随着枪响戛然而止,四只绿眼珠也在围墙上消失了。具体有没打中或是打中什么地方,我是不知道的。后来听说隔壁巷头那家的大黄猫没有回家,弄丢了。究竟是不是给我打跑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可是,那晚我是实打实的看到了猫交配,现在想来,或许我日后的霉运就是由此而来的吧。
    小学四年级开始,我就自己住一个小房间了。那时候,我把老妈从制衣厂拿回来做拖把的布条藏起了一堆,用来做绷带。晚上睡觉前把手、脚包起来,甚至还弄了几块薄木片充做夹板,假扮骨折。还有就是用布条把鸡儿和蛋紧紧包住,包成一个球的样子。不知为何,我十分喜欢这种被包裹束缚的感觉,很喜欢雪白的绷带和胶布。而玩了这么多年却从没给别人发现过。
            大学我考的是在省城的一所理工大学,一所典型的和尚学校,女生稀缺且基本属哥斯拉级别。因此也没拍拖什么的,周末就回家,稀里糊涂就混了4年,也就错过了不少东西。90年代末,网络还很不发达,信息闭塞,到后来我才发现省城有好几家假肢厂,有一家离学校还挺近,白白浪费了四年蹲点的好机会。也是后来才知道,附近的两所学校就有两个RAK的师妹,而且其中一个师范学院我们班的牲口还经常周末去狩猎。
            毕业后我没留在省城,而是回到县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网络初兴的2000年初,我成为了各大D社区论坛中的资深潜水员。作为一个D,心底始终向往的都是一个A女友,对健全的女孩确实是提不起兴趣。而我所处的圈子基本上不可能接触到残疾女性,所以我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几年下来,家里人也是焦急,却也没法。后来,我弟毕业后结婚生子,引开了家人的注意力,对我也就放任不管,我也乐得清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95

    帖子

    24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407
     楼主| 发表于 2020-4-12 17:1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凭着踏实肯干,到2010年前后我也在公司里面混上了个中层,房子、车子、位子、票子都有了,由于职务的变化,出差、培训等也多了起来。遇到了不少人和事,也遇到了我心仪的女孩子。那是2013年的十月底,我被公司派去吉林大学参加一个两周的管理培训。那时候吉林已经是下雪挺冷了,傍晚飞机飞抵龙嘉机场时可以看到白色的积雪,还有田野中燃烧秸秆产生的烟柱。下了飞机,寒冷干燥而且夹杂着秸秆烟味的空气使我这南方人感觉格外不舒服。我走出了机场准备打车到学校附近的酒店,准备下台阶上车时由于烟味的刺激我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没留意到脚下的台阶结了层薄冰,结果左脚重重的滑了一下,整个人摔在地上。当我忍着左脚的剧痛爬起来时,左脚已经不能受力,软软的垂着,不知道是骨折还是脱臼了。无奈之下,我只能让出租车送我到医院就诊。来到医院时,天早已黑透,也没几个人在看病。等到挂号、拍片一轮操作下来,医生诊断,幸好是左脚踝脱臼、肌腱挫伤,骨头没有大问题,但是需要手法复位并且石膏固定两周。实话说,如果不是脚痛得厉害的话,我还是挺享受打石膏的,毕竟能光明正大的感受一下A的感觉不容易。熬过了复位,刚上好石膏包好绷带时,治疗室里走进来了一位身材高挑苗条的女孩子。那女孩子看上去像是混血儿,她五官深邃,一头柔顺的黑长直,可听她和医生交谈,东北话说的顺溜,我都快跟不上了。那女孩也是摔伤,是右手腕脱臼了,也需要石膏固定。中途我也搭讪了几句,知道那女孩子叫莉莎,是吉林大学的留学生,妈妈是吉林本地人。石膏干透后,霉透的我被告知医院刚好拐杖已经没存货了,我只能扶着行李箱单腿跳到医院门口,却又叫不到出租车,孤零零的一个人傻站着,肚子也饿得直叫,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莉莎的声音“还在等车呀?”我扭头看去,发现莉莎也已经打好了石膏,右手吊在雪白的三角巾上。蓝绿色的眼睛如一汪碧水,正打量着我。
    “对呀,都等快半个小时了,真背。”
    “这里很难打车的。你是不一般的背,刚下飞机就摔伤了,医院又没了拐杖。你这样跳着走可不行,很容易又摔伤的。对了,刚才听你说住的酒店在吉林大学附近,离我宿舍不到两分钟路程。要不这样吧,我们互相帮助。我右手打了石膏现在不好开车,而你只是左脚受伤不影响开自动挡的车。你就帮我开车,送我回宿舍后,你再回酒店如何?我宿舍有一副拐杖可以借你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20-6-3 17:21 , Processed in 0.100841 second(s), 5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