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318|回复: 173

[正在更新] 继承者(6.30 DAE登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8

帖子

1336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336
发表于 2020-3-24 21:11: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本文为lal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http://www.mucanzhan.com/thread-41669-1-1.html
本帖最后由 lala 于 2020-6-30 18:27 编辑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书读得少 没啥常识 别来纠结细节

评分

参与人数 1残币 +10 收起 理由
1995dd + 10

查看全部评分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6-15 12:41
  • 17

    主题

    448

    帖子

    97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74
    发表于 2020-3-24 21:46: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怎么了呢?突然回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9 小时前
  • 9

    主题

    431

    帖子

    4294

    积分

    炉火纯青

    Rank: 4

    积分
    4294
    发表于 2020-3-24 21: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放学后,子尧同往常一样跟几个死党打了一会篮球,便就背着书包准备返回宿舍。刚一出校门,就看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的GMC。驾驶座上的人一直朝着校门口张望,当看到子尧以后,立刻打开车门跳下车,一路小跑来到子尧面前,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少爷,大姐请您上车。”
    子尧看了一眼这名穿着黑西装、戴着黑领带、黑墨镜的中年男子,大致猜到了来者的身份,一言不发,径直走向了GMC。中年男子一路跟在旁边,一直到走到车边,帮子尧打开了后座的移动门,待子尧上车后,关上移门便返回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这是一辆GMC的商务车,内饰非常豪华,后座与前排驾驶室完全隔离。车里坐着一个看上去差不多30岁左右的女人,长发披肩,穿着一身红色的无袖连衣短裙,黑色丝袜,红色高跟鞋,精致而又小巧的脸被一副GUCCI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子尧认得这个女人,她叫冰琪,是S市最大企业之一黑桃集团董事长兼CEO子炎的女人。而这个子炎就是子尧的亲大哥,所以论辈分,子尧应该叫她一声“大嫂”。
    车子缓缓起步,大概开了十几分钟,两人都没有一句话,甚至这个女人都没有看子尧一眼。倒是子尧有些憋不住了,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你找我来干嘛?”
    “到家再说。”女人冷冷地答道,还是没有看子尧一眼。
    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车子开了半个小时,来到一处别墅区,车门一开,就有一个中年妇女走上,牵着冰琪的手臂引导着她走下了车。子尧突然明白为什么从上车到现在,这个女人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很显然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子尧跟着她下了车,来到客厅,中年妇女把冰琪领到了沙发边,冰琪欠下身子,伸手摸了摸沙发,确认了一下自己和沙发的位置,然后才坐了下来,“吴妈,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
    子尧也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听到关门声后,女人稍微偏了偏头,似乎在用耳朵确定子尧的位置。“你坐着吗?”
    “嗯。”
    “你大哥死了。”
    “什么?!”子尧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虽然五年前的那件事使得子尧发誓不再认这个大哥,从此兄弟两人形同陌路,但当子尧听到这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大哥去世的消息,一时还是非常震惊!
    “你大哥死了,三个月前的一场车祸。”
    子尧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冰琪也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听着子尧抽泣,一言不发。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子尧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下来,“那你现在找我来干嘛?”
    “继承你大哥的遗产,你大哥生在律师这里留下过一份遗嘱,万一他遭遇不幸,他的所有财产都由你来继承。”
    “我不要!当年我就说过,你们这种脏钱我一分都不要!”
    “那些违法的事情你大哥早就不干了!当年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就开始把社团引向正轨了。现在是黑桃集团,不在是那个黑社会社团的黑桃A!集团的所有业务,每一分钱都是见得了光的。”
    “这些都和我没关系,你要你拿去!”
    “你大哥的遗嘱是留给你的。而且我虽然我跟了你大哥这么多年,但是我们没有正式结婚,所以法律上来说,我是没有继承权的。”
    “随便你们,你们谁要谁拿去!”
    “你~必~须~继~承!”冰琪一字一顿地说道。
    “凭什么?!”子尧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
    “因为你大哥的死不有蹊跷,很可能不是简单的车祸!而是谋杀!谋杀者的动机就是要掌控黑桃集团,然后利用集团的资源涉足非法的行当。从小的说,你大哥花了那么多年的心血才让这个集团走上正道,这其中主要的原因也是为了你。从大的说,按在现在黑桃集团的人力、财力、物力,一旦落入别有用心的人手中,重新干起犯罪的勾当,那这对S市的危害你可以想象吗?”
    子尧再次被冰琪的话震惊到,“不是简单的车祸?!到底这么回事?!”
    “这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在查了,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这个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跟你说。现在当务之急是,你要继承你大哥的遗产,接收公司的股份,接任董事长的职务,把公司的控制权握在手上。”
    “但是我什么都不懂啊!现在你要我接手这么大一个公司,我能干什么?”
    “呵呵,你以为你那个混社团的大哥有本事打理这么大一个集团吗?这些年来,公司的大小事务都是我在处理的。所以你只要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当好一个吉祥物就行,其他什么都不用管,公司的所有事情我会帮你处理。”
    “你?”子尧疑惑地看着冰琪。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你的眼睛?”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我跟着你大哥在黑道上混了这么多年,出事是早晚的事情。”说着,冰琪摘下了墨镜,塌陷的眼皮让人一看便知道她两只眼眶里都没有了眼球,微微睁开以后,露出了粉红色的眼底,“当年毒蛇帮,为了跟你大哥争夺地盘,居然还找人做了土质炸弹,爆炸的时候我正好在现场,死了好几个兄弟,我当时也受了重伤,ICU躺了一个多月,命保住了,眼睛没了。”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是你大哥的女人,他希望你继承他所有的一切,我就要帮他完成心愿。” 冰琪坚定地说道。
    “让我好好想一想。”
    “可以,但是不要太久,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另外,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房间吴妈已经收拾好了,在二楼,你累了可以先上去休息。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些公司的文件。你肚子饿了可以叫吴妈把晚餐送过来,他们就住在别墅门口的那栋房子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吩咐他们。”说完,冰琪重新戴上了墨镜,起身摸索着走到楼梯边,一只手扶着楼梯扶手,另一只手探向前方她看不见的空间,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二楼书房走去。
    看着冰琪上楼的背影,子尧开始有点心疼这个大嫂。曼妙的身材,出色的长相,少妇的气质,这样的女人本应该是被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每天在家追追剧或者就是跟闺蜜一起逛街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她却从十几年前就跟着子尧的大哥,在江湖中打打杀杀,失去了双眼还要肩负起这么大一个公司,没有得到任何名分,却还一心要帮她的男人完成遗愿。想到这里,子尧的内心不由地又多了一份敬意。



    第二天一早起来,子尧在这个新的环境里好像一时都还没有适应过来。梳洗完走下楼,早餐已经准备好放在餐桌上,有火腿三明治、炒蛋、培根,还有一杯牛奶。这对于平时两个菜包解决一顿早饭的学生党来说,绝对算是奢侈的了。吃完早餐,拎着书包出门,门口停着一辆奔驰S系的轿车,司机还是昨天那个一身黑,他看到子尧走出来,马上走出驾驶室,小跑到车子的右后方,左手拉门,右手护顶,标准的礼仪动作。
    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别墅。
    “车子不要开到学校门口,还有一个路口的位置放我下来就行,我自己走过去。”
    “好的。”
    “我嫂子呢?”
    “去公司了。”
    “那么早?”子尧看了下手机,现在才8点出头。
    “嗯。”
    一身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子尧实在觉得跟他也聊不下去,便也不再说话。
    车子在距离学校还有一条马路的地方停下,他不想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影响他学校的生活,最后这一条马路的距离他打算还是靠自己两条腿走过去。
    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一辆粉红色的铃木机车从他后方窜了上来,“吱”的一个急停,横在了子尧的前面。车上坐着一个长发少女,粉红色的短袖、热裤,白花花的大长腿下蹬着一双粉红色的AJ,就连头盔都是粉红色的,顶部还吸了一个哆啦A梦的竹蜻蜓,转啊转的。她就是号称这所大学的四大校花“风花雪月”之一的“月”--赵玥,也是子尧的高中同学。
    “好你个子尧!你连我都敢骗!”赵玥摘下头盔,甩了甩长发,指着子尧的鼻子就开呛了。
    “什么跟什么呀?”子尧一脸无辜。
    “装!继续装!”
    “哎呀,我装什么了嘛?!”
    “还装!昨天就听到有人说看到你被一辆豪车接走,我还不太相信!刚刚我亲眼看到你从那辆奔驰上下来!你还装?好你个子尧!跟你认识这么久,一直以为你是个穷学生!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富二代!你居然骗了本小姐这么多年啊!”说着还在子尧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哎哟哟~你轻点!轻点!”子尧呲着牙,一阵吃痛。“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赵玥坐在机车上双手叉腰,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说来话长~回头慢慢跟你说!快迟到了!快去上课!”
    “不行!你现在就给我说清楚!”赵玥不依不饶。
    “大小姐,上课真的要迟到了!中午的时候再跟你说,好不好?”
    “午饭你请!”
    “行!”
    “食堂不去!”
    “行!”
    “要吃大餐!”
    “行行行!都行!”
    “哎呀!到底是富二代呀!越来越阔气了!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赵玥得了便宜,还不忘拿子尧调侃一把。
    “快走吧!”
    “byebye!”大餐到手,赵玥一脸得意,油门一加,“轰”的一声,机车就朝教学楼直窜过去,就像一道粉红色的风一样。
    子尧一副生无可恋的走向教室!边上看到这一情景的男同学,无一不是恨的牙痒痒的。要知道,在这个大学能有幸约到四大校花共进午餐,那是何等有面子的事情,偏偏子尧这个家伙还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上午的课,子尧的手机震动就没停过。微信不断地传来消息:
    “你先给我透露点呗”
    “听说昨天来接你的还有另外一辆豪车啊”
    “那车到底是谁的”
    “中午下课后直接到校门口等我”
    。。。。。。
    就这样被赵玥骚扰了一个上午。
    中午下课后,子尧慢慢吞吞地整理着书包,不是他不愿意请赵玥吃饭,而是他实在不晓得怎么跟别人说他这个离奇的身世。说实话,就昨天晚上冰琪跟他说的这些事情,他自己到现在还没能完全消化呢。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一辆粉红色的机车停在校门口,机车上一身粉红色的赵玥不时地向子尧这边的方向张望。进出校门的骚年狼,无一不是留着口水,两眼偷偷盯着这双白花花的大长腿。
    看到子尧走出来,赵玥立马把机车开到他的面前,把一个备用头盔扔了过去。“戴好,上车!”
    “去哪儿?”
    “去吃饭啊!早上你自己答应的!”
    “去哪儿吃呢?”
    “少废话,上车!本小姐今天一定要好好宰你一顿!”
    子尧没有办法,只好戴上头盔,跨上后座。又是“轰”的一声,机车向校外窜了出去!
    刚刚校门口那些骚年狼看着子尧的眼神呀。。。那句怎么说来着的,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子尧早就被他们鞭尸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了!
    机车驶到离学校不远的一个Mall停了下来,子尧扫了一眼这里的几家餐厅,开始头痛起来。不是他抠,而是他的口袋里就之前打工赚的那几个钱,实在是囊中羞涩。虽然从昨天到现在,他吃的好,住的好,用的好,但是倒还真没有人给过他钱。当然,就算给他,按照他的性格也是不会拿的。最后,赵玥拖着他进了一家牛排店。
    “一份安格斯肉眼,5分熟,黑胡椒蘑菇酱,配菜要蔬菜沙拉。再来一碗奶油蘑菇海鲜汤,饮料鲜榨橙汁就可以。” 赵玥稍微翻了一下菜单,就把要吃的报给了服务员。“哦!对了!还要一份小食拼盘。”
    子尧看了看菜单上的价格,研究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一份意面,饮料不用了,麻烦给我杯柠檬水。”
    服务员把点的菜报了一遍,便把菜单送去了厨房。
    “臭丫头!中午吃那么多,不怕胖死啊?”
    “本小姐有的是资本,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啦。” 赵玥一脸得意洋洋地说道。“对了!你到底怎么回事,从实招来。坦白从严,抗拒直接拉出去阉了!”
    “我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
    “要你管!快说!”
    。。。。。。此处省略若干字
    子尧只想敷衍一下赵玥,就说他原来有个大哥,最近去世了,留下了一点财产要他去继承。当然,他没有提他大哥原来是混黑道了,也避开了冰琪以及公司的事情。
    就这些已经把赵玥说的惊讶的合不拢嘴了,感觉就像看电视剧一样。子尧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么觉得呢。
    一顿饭吃完,服务员拿来单子400多,子尧的心在滴血,还好现在住在那里至少早餐和晚餐有着落了,否则后面几个星期真要吃土了。
    回去的路上,赵玥看起来比子尧还兴奋,好像继承的人是她一样。一路开着机车,嘴里不停的问这问那,而子尧也一直用提醒她认真开车,跟她打起了太极。
    “对了,大学生篮球校际联赛要开始了,往年你都说要打工没时间,今年应该可以去参加了吧?”
    “不了吧。。。”子尧心里盘算着,还没决定是不是要答应冰琪呢,再说就算答应了最多也就挂个名,不打算用她的钱,所以后面的日子估计还是得去打工。
    “哎呀!你就参加吧!你不去,我们学校没搞头。肯定又要被野鸡大学那帮傻X虐成狗了。拜托不要再让我看到那帮傻X得意洋洋的样子了!你参加的话,我去给你当啦啦队。”
    “你当啦啦队?那我更不想去了。”
    “找死啊!”
    “哎哟!哎!哎!看路!看路!”
    。。。。。。
    放学的时候,一身黑早已开着那辆奔驰等在学校门口。子尧借口说要先回宿舍整理东西,晚点自己回去,便把他打发走了。然后就去了篮球馆,跟几个同学打起了篮球,等到大家都一个个气喘吁吁回家的以后,子尧还是没走。他不想太早回去,一来,他自己心里还是有点乱,还没拿定主意是否要答应冰琪。二来,他还没有适应过来,感觉像做梦一样,不想一直待在那个觉得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直到夜色已经全部降下来的时候,子尧也开始觉得体力有点透支了,咕咕响起的肚子也不断地在提醒着他“老大,差不多该回去了吧!俺扛不住了!”
    子尧抹了把汗,拎着外套和书包,准备打道回府。走着走着,路过停车场的时候看到还有一辆车子停在那里,而且还开着车灯,出于好奇,子尧走了过去。
    走近一点,借着昏暗的路灯,子尧看到车子边上还有一个人的背影,纤细的身材一看就是个年轻女孩,而且这个女孩还坐在一台轮椅上。
    这不是沐雪莹吗?这么晚她还在这里干嘛?子尧心想。
    沐雪莹,就是“风花雪月”四大校花中的“雪”,轮颜值不逊于赵玥,但是性格跟赵玥截然相反,是这所大学里出了名的冰美人。同时她还有另外一个绰号--灰姑娘。传说,她是单亲家庭,家里条件不太好,高中的时候又得了一场大病,她妈妈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给她治病,到最后甚至把房子都卖了,命是保住了,但是两条腿瘫痪了。勉强读完高中以后,家里已经没钱可以负担起她读大学的学费。后来他被这所学校的一位校董看上了,就让她做了自己的情人,不但免除了大学的学费,还专门在外面弄了套房子给她和她妈妈住,另外还送了她一辆车子。十几年前的天朝,车子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普及,学生自己开车去上学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简答来说,就是苦出身的女孩遇到了王(校)子(董),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就给她起了个灰姑娘的绰号。
    再走近一看,原来车子左边的后轮胎没气了。
    “你这车胎没气了。”
    沐雪莹回过头看了一眼子尧,“嗯”(沐雪莹心里独白:我当然知道。姐姐我腿不好,眼睛可没有问题。)
    “要换了,否则开不了了。”
    “哦”(沐雪莹心里独白:你这不废话嘛,还能开的话,我杵在这里干嘛?)
    “我帮你吧。”
    “你会?”(沐雪莹心里独白:总算说到点子上了,这还差不多。)
    “不知道,试试看吧。”
    “。。。。。。”此时沐雪莹已经无语到没有想法了,不过就现在的情形来看,除了让他试试,好像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得到沐雪莹的同意后,子尧就开始忙活起来,从找备胎在哪里,到研究千斤顶怎么使用,到轮胎怎么装卸,一点点地摸索研究着。要知道,换备胎这种技能不是谁都有机会学的,这是有准入门槛的,起码你得先有量车吧。就在子尧倒腾着轮胎的时候,沐雪莹就一直坐在边上静静地看着这个大男孩忙的满头大汗,当然她自己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OK!搞定!”男生对于机械方面还是有着一定的性别天赋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子尧总算把一个轮胎卸下来再装了上去,他转过身对着沐雪莹,一边抹着汗,一边报告着胜利成功。
    沐雪莹看着子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子尧倒是被弄得有点莫名其妙。
    尔后,沐雪莹笑着从包里拿出纸巾,抽了一张给子尧递了过去,“脸,擦一下。”
    这时子尧才恍然大悟,接过纸巾在脸上擦了起来。刚刚换好轮胎的手,直接在大汗淋漓的脸上抹这一把,这副尊容大家可以脑补一下。
    “上面一点。”
    子尧擦擦额头。
    “再下面一点。”
    子尧擦擦下巴。
    “左边点。。。右边点。。。”
    最后沐雪莹实在看不下去了,伸出右手,对着子尧勾了勾食指,“你!过来!头低下来!”
    子尧乖乖地走了过去,弯下腰,脑袋凑到沐雪莹的面前。沐雪莹重新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巾,帮子尧擦了起来。此时,两个人面对面的距离不足一尺,突然两双眼睛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沐雪莹的手像触电一般,一下子收了回去,“那个。。。差不多了。。。”
    “哦!哦!那没什么事,我先走咯。”
    “诶!等等!那个。。。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点东西去吧!”
    “不了!不用客气!我吃过了!”话音刚落,“咕~~~~~~”的一声划破长空,子尧又被自己的肚子给出卖了。。。
    “哈哈哈~~~” 沐雪莹一手捂着嘴,一手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翻的,差点从轮椅上掉下来。
    “呵呵~呵呵~”子尧也只好在一旁,尴尬地笑了几声。
    “别跟我客气了,正好我也没吃饭,陪我一起去吃点。走吧!”
    “哦!”子尧也不再推辞,答应了下来。
    沐雪莹熟练的将轮椅划到驾驶室边上,打开车门,然后将轮椅紧靠住驾驶室,锁住两边的刹车,随后先是撑着轮椅两边的扶手把身子往前挪了一挪,再一条一条地把双腿搬到车上,最后一只手撑着座椅,一只手拉着车门上方的把手,双手同时发力一下子把整个身体移到了驾驶座上。移到驾驶座上以后,先是调整了一下坐姿,把双腿摆正,接着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最后才系上了安全带。整个过程,子尧就在边上默默的看着。
    “那个。。。你就坐副驾驶吧,帮我把轮椅放到后座上。轮子可以拆下来的。”
    这台轮椅很轻,子尧在沐雪莹的指导下,很快便将两个轮子拆下,塞进了后座。然后绕道副驾驶位置,坐了进去。
    沐雪莹的车子是经过改装的,方向盘边上比普通的车子多了两根操作杆连着踏板,沐雪莹就是靠这两根操作杆,才能用手控制油门和刹车。沐雪莹开车的时候非常小心专注,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操作杆,车速也不是很快。



    沐雪莹在一个烧烤摊旁停下了车,子尧很自觉的先跑到后座将轮椅拿出来,装上两个轮子,然后推到驾驶室旁,沐雪莹下车的步骤跟上车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整个步骤倒过来。关上车门以后,沐雪莹将轮椅划到一张桌子前,子尧则在她的对面拉了个小板凳坐了下来。
    今天烧烤摊的生意比较冷清,就老板娘一个人在烤炉边上无聊的看着手机。看到有生意上门,立刻拿起那张油腻腻的菜单迎了过来。
    子尧点了一些烤串,而沐雪莹却点了一大堆。等两人点完一堆的烤串,老板娘便忙活去了。
    “晚上吃那么多,不怕胖吗?”
    “嘁~怕什么?本小姐有的是资本!” 沐雪莹不屑地回答道。这话子尧听起来,怎么就觉得那么耳熟呢?
    “那个。。。灰姑。。。”子尧继续开口,却不知怎么随口就蹦出了沐雪莹灰姑娘的绰号,他突然又意识到不妥,硬生生的将最后一个“娘”字吞了下去。
    但显然还是被沐雪莹听了出来,白了他一眼,转而又无奈地笑了笑,摇了摇头。“看来这个绰号在你们低年级里也已经传个遍了。”
    “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年级低?”
    “我不但知道你年级比我低,而且我还知道你是大二,金融系1班,名字叫子尧。” 沐雪莹白眼×2。
    “我擦!”子尧惊讶地合不拢嘴。
    沐雪莹接着说,“你以为就你们男生会评什么四大校花吗?我们班那些花痴,早就在你们新生入学军训的时候,趴在窗口一个个把你们筛选过好几遍了。像你这种高高瘦瘦的小白脸,好像篮球还打的不错的,早就被她们收入档案库了。平时在教室里,没少听到你名字。”
    “你这是在夸我吗?”
    “少臭美了!” 沐雪莹白眼×3,“对了,说说吧,你听到的灰姑娘是哪个版本的?”
    子尧有点不好意思,很“婉转”地把上文里的传说跟沐雪莹说了一遍。当然,描述的过程中还是吃沐雪莹的N个白眼。
    “这种传言你相信吗?”
    “当然不信啊!”
    “不信才怪!”
    “至少今天开始肯定不信了!”
    “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说你对别人都很冷淡,从来都不搭理人的,出了名的高冷,但现在跟你接触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呵呵,周围的人都是不怕事多,天天无中生有,以讹传讹,还戴着有色眼镜看你,换做是你的话,你会搭理他们吗?再说了,有哪个缺心眼的家伙敢跟‘校董的情人’搭讪呢?就我们学校那些男生,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只会躲在很远的偷看,然后满脑子YY。”
    “啊?你还真是校董的情人啊?”那个缺心眼的家伙,不就是子尧嘛?
    “是你个头啊!” 沐雪莹白眼N+1,“小弟弟,今天姐姐就破例给你把整个事情解释一下,你给我听好了啊,姐姐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以后也不会再说第二遍。”
    “哦!哦!您请!”子尧毕恭毕敬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时,正好老板娘端了一大盘烧烤上来,子尧一边吃烧烤,一边听着沐雪莹给他讲故事。
    “高中时候生病,是真的。”
    子尧默默地听着。。。。。。
    “妈妈为了给我治病花光积蓄还卖了房子,是真的。”
    子尧默默地听着。。。。。。
    “现在双腿都不能动了,是真的。”
    子尧默默地听着。。。。。。
    “学费是周总帮我解决的,是真的。”
    子尧无语。。。。。。
    “现在住的房子是周总帮我租的,是真的。”
    子尧无语。。。。。。
    “车子是周总给的,是真的。”
    子尧无语。。。。。。
    “另外我也是经常会出入周总的办公室。”
    听到这里,子尧彻底被石化了。沐雪莹这算什么解释啊?所有的事情跟传闻的都一样,这不是应该叫官宣吗?
    沐雪莹看着子尧,故意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BUT!但是!这个周总是我的亲舅舅,我妈的亲哥哥。”
    “嗨~!原来你还是皇亲国戚呀!”
    “才不是呢!一开始的时候,学费和房租确实是舅舅帮我们解决的,但是自从我进了大学以后,我妈也重新找了一份工作,我也一直在勤工俭学。当然,我这副身体,在外面打工,肯定没有人会要我。舅舅就在学校帮我安排兼职做一些后勤行政工作,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经常出入他的办公室。至于车子么,那是我舅舅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姐的车,前几年她移民去了美国,舅舅就把她的这辆车子给了我。对于我们坐轮椅的人来说,出行搭乘公共交通实在不方便。”
    讲到这里,整个灰姑娘的故事也算是柳暗花明了。
    “原来是这样啊~明天到学校,我找个小喇叭,帮你公开澄清一下。”
    “别!千万别!你千万别给我多事!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没人会来打扰我,我可以安安心心的读书、打工。”
    “但是这样的话,你一个女孩子的清白不就毁了吗?”
    “呵呵,我才不Care那些呢。你知道吗?从我生病坐上这玩意儿开始,周围的人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怜悯、可怜、惋惜。。。” 沐雪莹拍了拍轮椅的扶手,“但是进了大学,有人开始传出类似于灰姑娘的故事,还有‘校董情人’的这个事情以后,周围那些同学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神秘感,甚至是害怕。比起怜悯、可怜,我宁可人家觉得我高冷,觉得我神秘,看到我害怕。”
    “怜悯?不会啊,我觉得你狠厉害啊!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还会开车呢!”
    “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啊,今天换个轮胎不就还要靠你帮忙吗?”
    “换轮胎本来就是要男人做的事情,是个女生都做不来的!”
    “哟哟哟~小弟弟,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说话的,挺会讨女孩子开心啊。”
    “拜托,什么小弟弟~也就比你小一届罢了!”
    “3岁!”沐雪莹伸出3根手指到子尧面前,“我大你一届,而且我是9月份出生的晚读书一年,再加上高中时候生病休学了一年,所以比你大了3岁。快叫姐姐!”
    “嗯,这里的烤串不错,香!”子尧的装傻模式开启。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沐雪莹在拿子尧逗乐子。谁能想到呢?这个传说中最高冷的校花,真面目居然是这样的。没多久,一桌子的烧烤就吃完了。
    “老板娘,买单!”子尧起身,走向老板娘。
    “喂~臭小子!今天说好姐姐请客的!” 沐雪莹松开刹车,划着轮椅追了过去。但是划轮椅的速度哪赶得上子尧的两条长腿啊。
    “帮你换了轮胎,怎么可以请顿烧烤就还清了呢?留着下次请我吃大餐。”虽然子尧口袋里也没几个钱了,但是又怎么忍心让这个坐着轮椅还要勤工俭学的女孩子请客呢。
    “行吧,下次不许再跟我抢了!” 沐雪莹抬头看着子尧,嫣然一笑。“姐姐我现在吃的有点饱了,有点划不动轮椅了。你推我过去吧!”
    “好啊!”子尧绕到沐雪莹的身后,轮椅的把手有点低,子尧要俯下身子才能推这个轮椅,这个动作无形当中也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轮椅推到车边,子尧帮沐雪莹拉开了驾驶室的门,沐雪莹刚想把身子朝前挪一挪,结果被子尧一只手托着后背,一只手托着双腿,一把抱了起来。
    “啊~”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沐雪莹吓得叫了一声,但是双手却不自觉的环在了子尧的颈后。
    子尧把沐雪莹放在驾驶座上后,再跟来的时候一样,将轮椅的两个轮子拆卸下来放到后座。只是这次他没有再走到副驾驶,而是重新回到了驾驶室旁,示意沐雪莹把车窗放了下来。“那个。。。我就住在前面一点,走几步就到了,你就不用再开车绕过去了,早点回去休息吧。Byebye!”
    “喂!等一下!”子尧刚要转身离开,又被沐雪莹叫住,“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子尧摸了摸口袋、又翻了翻书包,手机、钱包、钥匙。。。一个没落,都在啊?一脸懵逼。
    沐雪莹又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忘了问我要手机号码?”
    “哦~~~~”子尧恍然大悟。
    “我们学校想要手机号码的男生估计可以排满一条街,不过我是从来不会给别人的。至于你么。。。如果你真心诚意求我一下的话,姐姐我今天可以考虑破例一回。” 沐雪莹得意地说。
    “那就下次吧~再见~”说完,子尧就转身走了。
    “喂~!臭小子!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咯!”
    子尧头都没有回,只是将右臂伸向天空,潇洒的挥了挥手,留下沐雪莹一个人坐在驾驶室里,如果她现在手上有块板砖的话,一定会直接朝着子尧扔过去。


    告别沐雪莹以后,子尧打了辆出租车回到别墅,推开别墅大门,房子里面漆黑一片,只有书房门口透出一点光亮。子尧没有开灯,用手机照出点光亮,轻轻地走到书房门口。书房里面也没有开灯,透出的光是电脑的显示器的光,冰琪端坐在电脑前,一手摸着键盘,一手滑着鼠标,电脑的音箱里不时地发出像电影里外星人说话般机械的声音,而且语速很快,以至于子尧几乎不能听懂。
    显示器的光亮映射在冰琪精致的脸庞上,那副Gucci的墨镜就放在键盘旁,只见她凹陷的眼窝,失去眼球支撑的眼皮偶尔会不由自主地跳动几下,但是这对她的颜值丝毫没有产生任何影响。此时的冰瑶眉头紧锁,还不时地摇着头,而音箱里不断跳出那个子尧唯一能辨别出的单词—边框、边框、边框。。。
    “啪嗒”,子尧看的入神,一不小心把钥匙掉在了地上。
    “谁?谁在哪儿?”冰琪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继而又侧过脸,将耳朵转向门口,仔细地听着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是我。”子尧一边弯腰捡起了钥匙,一边回答道。
    “是子尧啊,进来吧。你自己开灯吧,开关应该在房门的右手边。”
    根据冰琪的提示,子尧一下子就找到了开关,打开了书房的灯,整个房间瞬间亮堂了起来。
    “ 灯这东西,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开灯了。以后回来,你就自己开吧。”冰琪接着说。
    “嗯。”
    “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晚饭吃了吗?”
    “吃过了。这么晚了,你还不去休息吗?”
    “公司还有个文件要处理一下。你来的正好,今天IT过来帮我修了下电脑,好像把我电脑的桌面给弄乱了,我找不到word在哪里了,你过来帮我看一下吧。”
    “嗯。”子尧走到冰琪的身边。
    冰琪操控着鼠标,子尧看着显示屏,其实好几次光标的箭头划过,离word图标只有几毫米的距离,但是这对于双目失明的冰琪来说,却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在这里。”子尧手指着屏幕。
    “哪里?”显然“这里”、“那里”之类的指示,对于冰琪来说毫无意义。
    子尧索性握住了冰琪操控鼠标的手,很细、很滑、很嫩、有点凉,被子尧握住以后还微微有点颤抖。在子尧的帮助下,光标落到了word的图标上,音箱里那个机械的声音也念出了“word”这个单词,冰琪紧锁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
    “呼~还好今天有你在,否则我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了。谢谢。”冰琪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子尧凝视着冰琪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陷入了沉思:这点常人看来如此简单的事情,对于眼前这个女人来说是如此地艰难,而这个小小弱弱的身躯却还要支撑起这么大一个公司,是何等的不易。
    “子尧,子尧,你在干嘛?”冰琪朝着面前她觉得子尧可能在的空间探出了双手,对于看不见的人来说,沉默会让他们感到不安。
    “哦,没什么!”子尧抓住了冰琪胡乱摸索的手。“那个。。。我决定了,我接受大哥的遗嘱,帮你一起打理公司的事情。”
    “好啊!太好了!”冰琪因激动而有些颤抖的双手顺着子尧的手摸到了他的肩,然后又摸到了他的脸,欣慰地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看来子炎的决定没有错,这个毛头小子长高了,长大了,也懂事了。”
    “遗嘱的事情,我会让律师尽快去办的。至于公司的事情么,暂时就不用你管了。你安安心心读书就可以,其他的等你毕业以后再说吧。”冰琪继续说着,还轻轻掂了一下脚,摸了摸子尧的头顶。
    “时间不早了,你抓紧忙吧,我在这里陪着你,帮你看。”
    “不用,有读屏软件的,我早就习惯了。刚刚那是意外。你回房去吧。”
    “嗯,那有事叫我,自己不要太勉强了。”
    “好的,快去吧。”冰琪又对着子尧的方向笑了笑,她真的很久没有笑过了,笑起来是那样的释怀,那样的迷人,“哦,对了!帮我把书房的灯关一下,要不回头我肯定会忘记的。晚安咯。”
    “晚安。”



    翌日早上,子尧在手机的闹铃声中醒来,梳洗完毕后走下楼梯。
    “起来啦?”冰琪听到楼梯口传下来的脚步声说道。长发在后脑盘了一个发髻,今天的她一身职业装打扮,白色大开领的衬衣外套了一件米黄色的西装,下身是跟西装配套的米黄色短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鞋,看起来端庄、成熟、性感。
    “早。”子尧跟她打声招呼。
    “早,过来吃早餐吧。”
    “嗯。”子幺走到餐桌旁坐下。
    今天的早餐是港式点心,蒸饺、烧卖、糕点等等,依然很丰富。冰琪的面前有一个餐盘和一杯咖啡,早餐的每样食品在她的餐盘里都装了一点,冰琪就这样一样一样的吃着。
    “这周日是你大哥的100天忌日,你跟我一起去祭拜一下吧。
    “好,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不用,我都会安排好。你跟着一起过去就可以了。”子尧的事情,冰琪都帮他安排的妥妥的,“帮我再加点咖啡吧。”
    “好。”子尧倒了大半杯咖啡,在加了一点牛奶,然后把杯子推到冰琪的手里。
    冰琪喝了一小口,然后把杯子放下,摸索着找到桌子上的糖罐。打开盖子取出糖勺,舀了一勺糖,然后另一只手把糖勺里的糖抹平,再摸到咖啡杯,将糖倒在咖啡杯里,这样的动作反复了五六次。
    “你的口味很甜啊。”
    “当初受伤的时候,头部受到了冲击,味觉神经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味觉变得有些迟钝,太清淡吃不出味道。”
    “那你应该去吃些重庆火锅之类的重口味东西。”
    “火锅就算了,眼睛看不见,怕把手给伸到锅子里去。”冰琪自嘲地笑了笑。
    “我带你去吧,我帮你。正好我也好久没吃了。”
    “那好吧,你不怕麻烦就行。我让秘书安排一下。”
    “不用这么麻烦了,吃顿火锅而已。就周日吧,祭拜好哥哥我们直接过去。我带你去吃一家非常正宗的重庆火锅店。”
    “好啊,那就周日。现在几点了?”
    “7:35。”子尧看了下手机。
    “我吃饱了,你慢吃,我先去公司了。”说完,冰琪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唇。然后在桌上摸到了那副墨镜,戴在脸上,脸朝着子尧的方向转了过来,“帮我看看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没梳理好的。”
    “都OK,很漂亮。”
    “那我先走了,再见咯。”冰琪笑了笑,然后站起了身子,双手探向前方,慢慢摸索着走到了门口。
    “再见。”
    冰琪一推开大门,早已等在门口的吴妈立刻走过来,将她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手肘处,引导她上了那辆GM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8

    帖子

    1336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336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21:57: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mong369 发表于 2020-3-24 21:48
    那天放学后,子尧同往常一样跟几个死党打了一会篮球,便就背着书包准备返回宿舍。刚一出校门,就看到停在路 ...

    后面还有两段 今天更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5-11 22:26
  • 0

    主题

    63

    帖子

    12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285
    发表于 2020-3-24 22:29: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难受,突然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73

    帖子

    2225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225
    发表于 2020-3-24 22:30: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我大嫂就那么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8

    帖子

    1336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336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0:1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中丢失了一部分,索性就直接跳过吧,以后有机会再来补。
    丢失部分大致内容:
    野鸡大学篮球队中锋国字脸带着两个小弟来到子尧的学校城新学院砸场子,城新学院篮球队不堪一击,被对方打的屁滚尿流。国字脸借机嘲笑、挖苦、贬低城新学院。赵玥忍不住跑出来要替自己学校出头,不想国字脸一眼就看上了赵玥,还要带赵玥走,赵玥在反抗过程中惹恼了国字脸,关键时刻子尧杀了出来,为了保护赵玥打了国字脸,却正好被赶来的训导主任老王抓个正着,带去了办公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128

    帖子

    1336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336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0:2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进到大学以来,老王的办公室子尧没少光顾,整套流程早已经驾轻就熟。先是老王的吹胡子瞪眼,接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时子尧一定要“诚恳”接受批评,“虚心”接受教育,最后是老王恨铁不成钢地交代完一篇2000字以上的检查,“必须写完才能回家!”。到了5:30老王必定准时起身,拎着包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子尧在检讨书的最后签完名,走出老王办公室,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哟~效率挺高呀!2000字的检讨这么快就写完啦?”沐雪莹划着轮椅,慢悠悠地从隔壁教导处里出来。只见她长发披肩,一身白色的连衣长裙,脚上一双淡蓝色的平底鱼嘴鞋,右腿优雅地翘在左腿上,要不是坐在轮椅上,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双腿残疾的女生。
    “哦!是你啊~”
    “哦你个头!你什么你的?看到姐姐也不知道叫声好听的,目无尊长。”沐雪莹来到子尧面前,白了他一眼,随手扔过去一个三明治,“拿着。”
    子尧接过三明治没有马上开吃,而是塞进口袋里,然后绕到沐雪莹身后帮她推起了轮椅,“谢谢。”
    “听说你今天在篮球馆里英雄救美呀~”沐雪莹的语气里明显带着酸味。
    “什么跟什么呀?那是我哥们儿?”
    “哥们儿?”沐雪莹不解。
    “赵玥是我高中的同班同学,我们从高中就在一起混的。”子尧说道。
    “呦~还是青梅竹马呢~”
    。。。子尧无语,连忙扯开话题,“那个。。。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去?”
    “我下课后去教导处帮忙整理资料,路过老王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他在里面叽里呱啦的。随便往里瞅了一眼就看到你了。”
    “呵呵。。。呵呵。。。”子尧尴尬的笑着。
    “对了,你跟赵玥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呃。。。”话题又绕回来了,子尧满头黑线,都说女人八卦,怎么连这个高冷的冰美人都这么八卦,“我们真是哥们儿!”
    “她是校花,我也是校花,那你说说,我们两个谁更好看一点?”
    “都好看,都好看,呵呵。。。呵呵。。。”子尧已经满头大汗。
    “哼!”沐雪莹轻哼了一声,显然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说着说着,两人来到了停车场。停车场的路灯下,停着一辆粉红色的铃木机车,赵玥就横坐在上面,双手交叉在胸前,瞪着眼睛气呼呼地看着走过来的两个人。“好你个臭子尧!本小姐在这里等了你三个钟头!你居然跟这个女人鬼混到一起了!”
    “我们。。。”子尧刚想解释。
    “我等他的。”沐雪莹扇风的不怕火大,还带有一丝挑衅地看着赵玥。
    “你。。。!你们。。。!子尧!你给我过来!”赵玥指着子尧,肺都快气炸了。
    “好好好!我先把她推到车子那里。”
    “不行!你现在就给我过来!”赵玥双手用力地拍着机车的座椅。
    “哎呀!别闹,我马上就过来。”说着,子尧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沐雪莹得意洋洋地看了赵玥一眼。
    “好你个重色轻友的臭子尧,你就跟这个狐狸精走吧!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了!绝交!”说完,赵玥跨上机车,油门一加,“轰”地一声蹿出了校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0:00
  • 6

    主题

    810

    帖子

    955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955
    发表于 2020-3-25 11: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大嫂戏份哈哈 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51

    帖子

    2665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665
    发表于 2020-3-25 18:48: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名制期待一波大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20-7-5 18:20 , Processed in 0.125083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