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95|回复: 12

[正在更新] 【2021年新坑】千江水昀露华浓 - 女尊女A,OOE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本文为fujimasam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http://www.mucanzhan.com/thread-45320-1-1.html
    人设:女尊架空
    女A:明千辰,OOE
    男一:江宁
    男二:陈昀
    男三:李秋水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1]江宁

    “宁儿,把拐杖还我吧”明千辰撑着身子勉力靠向桌子那头坐着的江宁。
    江宁宽阔的肩膀一动不动。好似没听到她说什么。
    明千辰叹了一口气,慢慢左脚着地,左手撑着墙往起站。左手残损的五个指根杵在墙上,蹭上了一层白灰,右边空空的袖管和裤管轻轻垂落。偌大的孕肚把衣服撑起一个明显的尖,坠的千辰越发站不稳。
    江宁正好回头看到这些,心下突然难受不忍。
    明千辰低头专心看着自己的脚,小心的扶着墙,一小点一小点微跳往门口挪。没注意江宁在看她。她左腿也有旧伤,膝盖有些内扣,使不了大力跳,只能轻轻挪。她个子高大,此刻却有些狼狈。

    午后要进宫见皇帝姐姐,可不能耽搁了。千辰想着,挪到门口使唤人推了轮椅过来。回头看见江宁盯着她,叹了口气,还是先走了。

    哼!江宁看她走远,气哼哼的哼了出声。就这么让她添了一房侍夫?当自己是死的?我是对你不好还是怎的?

    昨儿据说天黑回来时,千辰被陈昀堵在了门口,陈昀还带着一个奶娃娃,央千辰一并收留。大家伙儿都愤愤不平,当初他嫌弃千辰残废之身,新婚之夜逃婚,如今如何有脸寻来。但千辰只是沉默点头,让府里给他们安排院子住下。

    晚上千辰没来江宁这。只是使唤人提前来说了,还送了一些零食。转天晨上江宁寻到她屋里,看她疲惫,也不知昨晚干了什么,心下便来气,扔了她的拐杖,甩出去老远,也不知坏了没有,又去捡回来锁柜子里自己收了她那柜钥匙。她便只能干坐着。

    奈何千辰也是个慢性子,平日里话也不多,见他这样,居然也没说什么,只是拐杖扔了甩出去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又低头处理案子上的书卷。午膳下人送来的时候,江宁还拿走了她的特质汤匙,她那残指残根又短,使不了筷子,一顿饭吃的猪拱一样。
    千辰以为这样,江宁就消气了。
    然鹅并没有。
    到她下午出门,都不肯拐杖还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2]陈昀
    陈昀还记得当初父母强逼他嫁入千辰王爷府报恩的事儿。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蒙尘已久。
    新婚之夜,坐立不安的陈昀终于等到了开门声。他几乎就要见机跑出去,不管不顾。
    沉重的轮子声响起,然后一直在响,半天还没响到他跟前。他掀开帘子看见千辰在费力的单手摇着轮椅,喜袍的右边肉眼可见的塌陷着。什么也没有。那摇着轮椅的手也怪怪的,似是短了一截,使不上力。

    这就是千辰王爷?皇帝的妹妹?之前赫赫有功的讨逆将军?自己的妻主?自己竟要嫁予这样的残废之人?不,不!而且锦娘还在等着自己呢!

    千辰好容易腾空抬头,却看到新婚侍夫抗拒的眼神。摇头轻笑,无奈低头。千辰长得清秀,这一回首垂眸无意间的郁郁闷闷,别样风情也都煞是动人。

    陈昀却扑通跪下。请她成全他与锦娘,放他走。
    千辰看着他,他也长得好看,只是成了政治牺牲品,嫁予她冲喜。自己残了,还要累及他人,她不想。他是好看,他从小就好看,京城有名的鲜衣怒马少年郎,她原也没想到能娶到他。只是乍知他不会喜欢她对她好,心下有些失落。
    她挥了挥手,让他走了,去找他的心上人去了。
    她坐到了天亮。
    之后的日子就是无尽的嘲笑和奚落,走到哪都有人明里暗里的说她痴心妄想。
    这些,陈昀都听说了。他愧疚,可又做不了什么,他只是想要过好当下。

    锦娘难产撒手而去,留下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儿子。锦娘在家里不过庶女,她生的也不是女儿,加上陈昀身份尴尬,没给名份,锦娘家合棺当日就给他和儿子轰了出去。

    看着手中这随时要吃的孩子。陈昀在破庙里呆了一夜就没辙了。他这一夜想了很多,回不了陈家,怕是会被送去宗人府,回不了锦娘家,人情冷漠。。京城一少怎么混成如今这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3]锦春
    陈昀站在辰王府门前时,围了好些人。他知道王爷大概这会儿从宫里回来,特地这里等着,低着头,不理周围的指指点点。管家荣琴知道了,赶紧出来想着轰他走。陈昀知道琴姐不是个心硬的,况且他家的事,京里好些人都知道,便直接央琴姐给他收留当小厮都成,只求给孩子一口饭吃。琴姐恨他当初撇了自家主子,惹了这许多难听的话,不欲理他。

    千辰马车回来,远远就看到前面闹着一群人。
    小厮给把轮椅搬下来,随身的明露把千辰从车里抱下来,又拿了毯子盖到腿上。千辰右边肢体缺失太多,有些坐不稳,明露还拿个软垫垫在她身子下面右半边,然后推着轮椅往琴姐那去。琴姐赶紧迎上去,把事情说了。
    陈昀看着这边,被众人围着,过不去,也不敢过去。刚千辰车过来他就一直看着,千辰身子有孕,手脚比原先更不灵了,上下马车都要人抱扶。但她一直很坦然的这个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总有人盯着她残疾的地方,她也没有表现出不虞或不自在。

    千辰听着陈昀的现状,微微皱眉看向他。原先的漂亮少年如今成熟了许多,只抱着孩子轻轻哄着,看着她,不敢上前。千辰想了想,让琴姐给他收拾一处院子先住下,也没与他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先进屋了。一出闹剧,终于收场。

    陈昀跟着琴姐到了内宅靠里的一处院子,琴姐又安排了一个小厮小草帮着收拾,给他整了些吃的。陈昀一直抱着孩子不肯放下,孩子还是哭闹不止。
    小草烧了些米汤给陈昀喂他,孩子不肯吃,又烧了些豆汁水,仍是不肯吃。陈昀心下着急,只得央小草去找琴姐给孩子春儿求个奶娘过来,小草不敢,他便同她一起去。
    琴姐正要安排宅子里的晚饭,没的闹泱泱的抱了个孩子到她这,心下很是上火,还是差人去找了,只是说天都黑了,能不能找到个合适的奶妈不一定。

    这边厢,千辰回了自己院子,神情有些茫然。她并不知道陈昀那晚跑了之后过的怎样,如今看他已然长大,却形容憔悴,面容依然秀美,却多了不少愁丝。心下也不是滋味。琴姐来她院子交代晚饭时,她又过问了下安排,琴姐把奶妈的事儿跟她说了。

    千辰过去看时,陈昀正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焦急又只能劝自己急不得,奈何锦春一直哭闹,让他不能平心。
    陈昀看千辰竟然过来看他,有些受宠若惊。千辰向他伸手,要看看孩子,陈昀把孩子抱给她看。
    许是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千辰并没有觉得锦春是陈昀和别人的儿子,虽然哭闹,也看着喜欢。看他哭,也同陈昀一起有点心急。
    “你要是。。着急的话,我来奶他吧。”左右自己也八月上的孕了,再有一月左右也就临盆,奶水不是没有,偶尔还会觉得奶胀,就帮他一下吧。
    明露和小草都大惊失色,主子怎么会想要奶情敌的孩子?而且,这是奶妈的活儿,主子这也有失身份啊。晚上过来的时候,千辰只带了明露一个人,现下明露想要去找人安排赶紧找奶妈,又担心不下主子自己在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4]陈昀
    陈昀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泪水也要流了出来,只是拼命点头求她帮忙救救孩子。千辰便摇着轮椅进了屋。明露劝她说主子不能这么干,千辰安抚他,让他一会儿帮忙抱着孩子,她一个手可能抱不好,小草就在外面等着先。
    陈昀说要不到床上吧,千辰身子不便,而且还大着肚子,轮椅里太逼仄了,再压着肚子也不好,千辰应了,明露推她到床边,小心抱她放在床上,她手臂使劲环着明露,这么久了,依然在突然改变的高度上有些紧张。

    明露帮她褪去外袍外裤,里面是亵衣,后面找了几个靠枕垫着腰背,依然小垫子垫了右臀下面,斜靠着坐着。
    陈昀抱着孩子帮不上忙,只是看着他忙活照顾千辰,突然觉得她太不容易。亵衣都是裁好了的,右臂右臀都裁了去,按照她的身子缝好,没有余赘的袖子裤腿。不像外袍外裤,还是保留完整的样子,为了体面。隔着衣服能看到,她右边臂膀还有一小球残肢,缩着贴着身子,右腿那里是一丁点都没有了,大大的孕肚更显得残腿可怜残小,平平的臀部直接垫在垫在垫子上,才能让她坐的稳些。

    千辰让明露帮忙把她上衣撩开一些,方便喂孩子,明露犹豫着,还是按主子说的办了,把她衣服撩到胸上,露出整个孕肚和胸部。右边乳侧的狰狞疤痕也露了出来,雪白圆润,细腻硕大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和右上方纠结丑陋的疤痕鲜明对比,尽头一团可怜细弱的残肉勉强算是右臂残肢露了出来。

    陈昀第一次看到千辰残疾的地方。有些震惊于她曾经所受的伤害和如今所拖的残体。但他突然意识到他不该盯着千辰那里看,赶紧低下头,把哭闹的春儿哄了两下抱了上前。
    千辰左臂接过孩子,陈昀和明露帮忙托着,主要还是怕压到她的肚子,孩子马上含住不哭,吸吮着。千辰被咬住,胸上有点异样的麻麻痒痒,原来喂奶是这样的嘛。。
    千辰有些走神。陈昀眼神躲闪,不敢看她,也不敢看她的身体。刚才陈昀看到她残臂的反应她直觉抬头都落在眼里。现在看他如此别扭,就轻轻跟明露说,“让陈昀托着孩子吧,你去找个帕子,盖一下这里。。别。。吓着孩子。”
    明露应声,找了个缎子,把她残臂盖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5]明千辰
    奶孩子也是个体力活儿,何况千辰本来体力就不行,没一会儿她上下眼皮直打架。昏昏沉沉的昏睡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天色微亮,千辰茫然看着周围,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看看自己衣服已经盖好,被子也盖好,还是睡在陈昀屋里床上。孩子没在,陈昀在旁边坐着看着她。
    陈昀看她醒了,眼神茫然变成微微慌乱,赶紧开口解释。后面她睡着了,管家连夜找了个奶娘住在了隔壁,刚半夜把孩子抱过去看好,其实也没过去多一会儿。她这边陈昀看守着,怕她醒了着急。
    千辰只是摇头,“我这身子,你不知道,这么长时间。。睡着了。。只怕弄脏你的床铺。”孕肚越来越大,压迫了下面,千辰下半身有些不爽利也自己感觉不出来。有的时候有些漏尿,在自己床上一般垫一些尿垫。
    陈昀赶忙说,明露来垫过了。其他换了亵裤之类的话没提,但千辰知道,他都看到了,神色微微暗淡了一下。
    陈昀是都看到了。帮着明露打理千辰这些的时候,千辰下身右臀下方缺失的地方,巨大的空洞,巨大的狰狞。
    一瞬间的心疼。他更看不懂这个女人,她活的真的辛苦。可是自己那样伤害过她,如今也不是她的人了,更没资格做些什么。何况现下寄她篱下,自己和孩子又再受恩惠。
    两人各怀心思,默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明露便来看自家主子醒了,接回自己院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6]江宁

    千辰从江宁那走了之后,去见了皇帝姐姐,姐姐体恤她已八月孕体,而且又各种不便,说早朝先不用再上,这边也不用经常过去,有折子什么的可以让上官大人一起捎过去。
    两人把一些后面的事互相预见一下,问了一些看法,聊的有些多,晚上回去比平时又晚了些。

    江宁在家里又快炸了。

    本来愧疚摔了她的拐,想着她回来就还她。结果天都黑了还不回来。该不会是外面又有狗了?家里这个陈昀还正膈应呢!

    千辰进他门的时候,就看见他气哼哼的脸,拐杖已经不藏了,拿了出来放在一边,千辰便笑笑,“坐了一天了,你扶我走走可好。”

    江宁还没消气呢,但还是拿起拐杖去扶她。平日里细瘦的腰肢现下被孕肚鼓胀着,站起来也着实费些力气。她接过腋拐,撑在左臂下,江宁在右边扶着她的腰。
    在院子里没走一圈,一层细密的汗珠便沾满千辰的额头。她左臂撑着拐杖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探,左腿用力支撑着身体,往前挪,无奈身子越来越沉。太医说孕妇要多走动,能正胎位,免得难产。她认真的按太医说的做,左腿用力有些疼麻,她也没有吭哼一声。

    江宁看她这样,也想着太医说的话,不自觉小声嘟囔,念念叨叨开始抱怨。“我说不要孩子你非要要,你看你现在遭这个闲罪,你也不想想你自己个儿的身子,已经那么残还。。”感觉说错了话,江宁赶紧打住。
    千辰身子一震,侧头看他。
    江宁脑袋一嗡,心说坏了,自己在这个家里许是太恣意了,竟连千辰的痛处也敢戳了。
    千辰嘴唇动了动,终是没说什么,单拐架住身子,腾出手推开了他。自己挪回了轮椅那边坐下。走了这许久,左腿也是酸麻,自己揉着膝盖和小腿,并不言语。江宁自己的气儿马上散了黄,边上站着,想主动搭话缓和气氛,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终是千辰先开口,“你也嫌弃我是个残废人,是么。”她看着自己的腿,脸色微微发白,眼神里其实并没有怒意,只是掩藏了一些什么。江宁知道自己伤了她,她表面豁达,实则内心细腻。江宁凑到她膝前,帮她揉腿,“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怕累着你。。”

    之前定下了晚上在江宁这用饭,千辰这又回来晚了,琴姐把一些热菜又重新送来。江宁便赶紧找了话头说,伺候她吃晚饭,不然一会儿又凉了。千辰由着他推自己去了桌前。
    明露端了温水过来给她洗手,却惊叫出来,“呀,主子你手怎么肿了!”原是午间在墙上蹭的石灰,有些浸了皮肤。她五个残指指根本来就皮薄细嫩,现下被石灰沾了一下午,早就又红又肿,她虽个子高大,但手脚本来就长得小,加上还缺了一截,这小手突然肿大,残端面肿的发亮,看着还挺吓人。她自己倒没那么注意,忙忙叨叨的一天,再加上本来武将出身,手指上无非破点皮,她不会专门处理。明露去找了药膏给她涂上,江宁说晚饭他伺候罢,明露就先出去了。
    江宁想要喂他进食,她不肯。这回江宁可不敢藏起她的勺子,只是不好夹的丝丝粉粉江宁帮她夹了放碟子里。看她吃饭,实在是不那么好看。小半截拇指和手掌夹着勺子,笨笨卡卡的,偶有掉落。堂堂辰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午饭被自己欺负了一下,晚上手又坏了,光吃饭这事儿都不能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7]明千辰
    江宁的性格也颇为奇妙,或者说有些别扭。想好的时候真真的是特别好,想作的时候也真真是作,不自觉的就会作一大波。
    千辰用过晚饭之后便回自己院子歇息,本想处理些卷宗,但身子疲累,有些乏了,手指上已有些消肿,千辰靠在卧榻上,阖目想着这俩天朝堂上的事儿,也想着这两天后宅的事儿。只觉浑身有些燥热。开始还以为是孕妇体温较高,或者是回来晚了,被夜风吹着了。只是身子越来越热。
    千辰不自觉的微微拉开亵衣领子,自己觉得脸上也热的发红,呼吸也有些粗重起来。身下突然变得敏感,本来湿了干了没有十分敏锐,现下只觉得湿润不止,胸部也越发肿胀。
    千辰心下知道不妙,江宁这个杀千刀的怕是原来没消气,自己又回来的晚,提前布的晚饭上放了些劳什子chun药吧。现下自己这个身子反应越来越强烈,不自觉自己扯开亵衣带子,揉了几下肿胀的胸部,轻微的刺激就让自己微微战栗了一下,几乎呻吟出声。千辰心中有些烦躁,只是这样揉两下并解决不了身子的饥渴反应,反而更骚动难忍,身下只怕已经一塌糊涂。
    江宁在房中坐立难安,自己本来想给千辰放点药,让她晚上留在自己这,不要再惦记这惦记那的,只是原已消了气,没找到由头换了那碗饭,又说错了话,千辰早早回去了,眼下药效发作,周围也没个人,可怎么办。越想越觉得不行,便让贴身的整了些糕点,托词说给王爷送夜宵,赶忙去了千辰院子。
    明露在门口待着,以为千辰睡着了,就喊了声,主子睡了吗,江侍夫来送夜宵。千辰正难受呢,又不好多言,只是嗯了一声。明露便让江宁进去了。
    江宁进去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万分愧疚的一幕。千辰面色绯红,满脸泪水。衣服歪敞,裤子也扯了一半,侧身卧着,右边残臂肉球拼命去够右边乳处,想要揉搓解渴,奈何太过短残,右胸又蹭在床面上一点一点蹭着。左手伸在身下,想要自己缓解欲望,大大的孕肚本就让她伸不到位,又何况她早就没了手指,那短短的残根如何缓解的了滔天的欲望,她只能自己粗暴的揉着下面,又无处发泄,难受的泪水布了一脸,却一声都没有吭出来。
    神思迷乱中她看见江宁坐在她床边,她抬手就要打他。江宁一把抱住了她,任她捶打自己。千辰恨恨的指着他,“你。。你怎么能。。你好狠的心,那药,药要是伤了孩子,你,你。。这是你的孩子啊。。我们孩子啊。。”
    江宁拿起她的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连连道歉,千辰不再说话,仍是大颗眼泪直接滚落。江宁吻上她的眼睛,又吻住她的唇,手上帮她揉搓早已鼓胀的胸部,另一只手探了她的身下,蹭着残断的臀部,更深探入,帮她微微缓解。待千辰愿意回吻,又吻上她的身子,吻过她右侧的丑陋残臂,含住她的胸,自己也脱了一地,抱住千辰。千辰右臀根部抵上了他的火热硕大,有微微奇妙的感觉,江宁怕压着她的肚子,将她抱在自己身上坐着,没了右腿的阻碍,他反而能更加深入。
    一室旖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4 天前
  • 1

    主题

    12

    帖子

    28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8]江宁
    云雨之后,千辰的药效也退了去,非常疲惫。江宁仔细的帮她清理身子,千辰就这样看着他。一寸一寸擦过,残臀和下面。
    清理之后江宁帮她盖好,一只手环抱着她躺下,另一只手上像往常一样,帮她按揉身体右侧旧日伤处。单手拢住千辰小小的残臂软肉,微凉,血脉不畅,且有些不安的抖动。江宁轻轻揉捏,指尖拂过上面筋肉纠结的疤痕。
    千辰看着他的动作,局促的动了动身子,看向他的脸。江宁把她的头靠向自己的胸靠着。小声跟她道歉认错。千辰微微摇了摇头。
    江宁知道她一向心思澄明,所要并不是他的道歉。她同他说过,两个人相处,心思情意一定要对对方说,只有说开了才能以诚相待,才不会有隔阂。
    江宁想了想,“傍晚时候,王爷说我嫌弃你。。身子,我从未有过这种想法。王爷待我之好,我如何不知,我性子蛮横娇纵,因着陈昀的事儿迁怒于你,甚至。。。甚至扔了你的拐杖,你都不曾骂我。”
    千辰靠在他胸口,蹭蹭摇头笑笑。“有什么可骂你的,那劳什子,我都早想摔了它,可又。。离不开那东西而已。”千辰想了想,又拉了江宁的手,指了指自己左边胳膊下方“那东西用久了,磨得我这边胸侧疼痛不已,几次磨破了皮我也没敢告诉你。”江宁心疼的抚摸她那处,已有些长茧,可见磨破了多少层皮肤。“我现在左腿力道越发不好,等孩子落地,得咬牙重新练走了,总不能真甩了那东西。。。那我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江宁心疼她说这样的话,按住她的嘴唇不断小声说着对不起。然后重新环住她。千辰明白他的心意,认真脸复又对他说,“我也知你疼我怜我,你不用说什么,我都知道,你同陈昀他们不同,你见过我各种样子,我还健全的时候,我刚受伤卧床不起的时候,我站都站不起来的时候,你都见过。”低头轻笑,“我知道你要是真嫌弃我,如何陪伴我这么久。你也只是,吃醋而已。”复又小声,“我也只是,仍是接受不了别人叫我残废。。。尤其是你。”看江宁又要赔不是,千辰便同他正色说,“我同陈昀没有什么,只是他现下无处可去,咱们府里也不差这两张嘴,他们爷俩相依为命,暂住而已。”又打趣江宁,“你明知道陈昀不喜欢我,你还吃醋啊。”
    江宁哼声,“暂住就暂住好了,不过他以前不喜欢你不代表现在不喜欢你啊!我就是小气,和你有关的事,我都小气。”千辰听他这么说,却突然开心,两人终算解开心结,相拥甜甜睡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90

    帖子

    2658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658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写得太棒了。作者能谢谢明千辰具体打仗,而残的过程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1-1-16 17:07 , Processed in 0.232107 second(s), 5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