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48|回复: 18

求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1-8-25 22:47
  • 25

    主题

    331

    帖子

    4474

    积分

    炉火纯青

    Rank: 4

    积分
    4474
    发表于 2021-7-17 00:47: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得有一篇是老婆在工地上触碰变压器双手截肢的稳,请问有哪个大佬存了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1-8-25 22:47
  • 25

    主题

    331

    帖子

    4474

    积分

    炉火纯青

    Rank: 4

    积分
    4474
     楼主| 发表于 2021-7-17 01:03: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引出罗小宇的那本小说,貌似叫强悍的老婆来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我强悍的老婆
    我的老婆是世界上最强悍的老婆。当然若说漂亮,也许吧!要说身材,可能吧!要说性格,大概吧!
    我对漂亮的定义很是模糊,长的越顺眼就是越漂亮。哪怕在别人的眼里是个绝对的无盐或者东施呢!不过好象这个不适用于我老婆,我老婆,在别人的眼里绝大多数都也觉得顺眼,剩下的极小一部分那是一些盲人或者高度近视者。
    身材不过一米六五,性格温柔中带着坚韧。
    从这些看来,都是很一般的了!漂亮,身材适中,性格温婉坚强,很一般的美女了。但是如果你要从她的历史上看,就不觉得一般了。太强悍了!
    首先一点,我老婆,绝对的篮球球迷,比我还篮球呢!她看上我,也是因为我在篮球场上的风采,一句话:“比我,你差远了!”那种轻蔑的表情,外加一根食指对着我乱晃!泥人还有土脾气呢!我自然不服了,提出和她单挑!好赖咱也一米八的大个子了,大学篮球院队选手,也参加过CUBA,算得上半职业选手了,让一个一米六五的小丫头小看,真是气杀我也!
    三球定胜负,结果,哼!三比零,怎么样?
    什么?谁赢了?那当然是她赢了。主要她使出了盘外招——美人计,咱一个新社会大好青年,没有防备呀?自然输了!
    什么?她没有?那么漂亮的一个美人在你眼前晃悠,个子不高吧!胸还不小,也同时在你面前蹦跳,你不输?哦!你不会输,因为你是女人。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原来是省青年篮球女队主力得分后卫,特招进的我们大学。人家是正儿八经的职业球员。半职业选手和职业选手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再说了,她用美人记,咱也有计呀!咱用的暗度陈仓这一计!她的美人记我当场就识破了,就是抵挡不住罢了!咱这一计,等到结婚了,嘿嘿!那个小丫头片子才识破。不过为时以晚,她已经栽在咱这个诸葛亮第二的怀里再也不愿出来了。
    顺便说一下,那不是小丫头片子,那他妈的是真正的大丫头片子。她比我大两岁岁,郁闷的,每次回家都得喊她姐。不过,女大三,抱金砖嘛!哦!
    她可是酷爱篮球,自从我们买了新房子,她几乎每天早晨都要到小区的篮球场上拍几下篮球,还非得拉着我不可。我还就算了,你让那些早起来晨练老爷子们如何受得了,于是,老爷子们在老太太们的督促下转换了场地,到网球场锻炼去了,当然,场地是不会空的,一些苍蝇,哦!说错了,应该说一些精英们开始练篮球了。看着他们被我老婆,哦!被我姐虐,我的那个爽呀!后来,居委会的老大妈觉得可以利用一下,于是成立了和西区第一支社区篮球队。我老婆任教练,本人担任领队。怎么样?强悍吧!
    这才是第一点呢,还有第二点强悍。
    我老婆,哦!我姐,十八岁特招进入大学学习机械设计,第一年,一无所得;第二年,系一等奖学金;院学生会体育部部长;第三年,院一等奖学金,院学生会副会长,体育部部长,另外,担任机械系刘以声教授的助教,并专修刘以声教授的研究生;第四年,毕业,免试修刘教授的研究生。五年,研究生毕业。同年,结婚!嘿嘿!
    体育特招生,如此迅速的本科毕业,研究生毕业。你说,强悍不?
    她和我几乎同年毕业,所不同的是,她是研究生毕业,我是本科毕业。有人说了,她的学历比我高,那有什么?结婚后,她就是博士博士后,晚上在床上也得在我下面不是?
    她篮球打的比我好,学历比我高,年纪比我大,甚至参加工作后,她的职务也比我高,自然收入也比我......差不多吧!当然我们不是一个公司的,没有可比性的。她是技术部的副经理,我是销售部大区经理。行政职务比我高,但是收入吗,她肯定比我高,因为我每月的工资奖金基本一分钱不剩都进入了她的腰包包里。你们说,谁的收入高。
    不过,也不用担心我的收入,进入她腰包包里的不过是我收入的一半而已。搞销售的,别的不敢说,百八十万的不敢说,弄的万八千的零花钱也还是不成问题的。对于这一点,我也没有瞒她,瞒也瞒不住。
    哦,她叫王雪铃,我呢,我叫周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出事
    重庆,金华饭店,我正在宴请重钢的老总,躬筹交错,知心的话,冠冕堂皇;官面的话,掏心窝子。我作为大区经理,自然是频频举杯,心里暗自盘算着,这一顿得花多少钱?心里滴血,脸上还得带着真诚的微笑;吃饭后,有哪些人需要另外附送纪念品,有哪些人需要唱歌,哪些人需要洗澡,要如何去说,我看着西南区副经理刘语——一个漂亮的女人,她也正在用她那漂亮的大眼睛回视着我,一边还要应付那些有心的无心的人吃豆腐。
    如果不是刘语的家里实在困难,她也不会出来担任这个销售经理。销售,对于女人来说,那是最容易出成绩的正经行业;也是付出最大的正经行业。她的年收入比我多出了两倍不止。她的提成也比我高。在她第一年销售的满堂红的时候,我就大方的分出了大部分的提成。并且提出了在个人的提成中她三我二的比例分配。
    “这......周经理,这不合适吧!”她好象从来没有想到她能拿到这么多的收入,刘语也是经过风雨的,多少也在两三家公司干过,一般新人即便你的工作再出色,你的能力再厉害,也多少会受到点打压,更何况她是个女人呢。我估计,我们两个倒过来的分配方案她都没有想过。
    我注视着她漂亮的眼睛,郑重的说:“刘经理,你家里的情况我也知道,你爱人的尿毒症可是个富贵病,咱们相处一年来,合作还算愉快,多少咱们也有点友情。另外,作为女人,在销售工作中,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我心里很清楚。”
    她和雪铃一样大,现在29岁,她的丈夫因车祸全身瘫痪在床已经三年了,肇事司机肇事逃逸,至今没有下落,孩子也到了快要上学的年纪,她和她爱人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几乎没有亲属可以接济他们,还要照顾四位老人,其中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在工作中,一般来说,我都不过分要求她能准时到经理部报到。有空闲的时间,基本上我都让她回家照顾去。但是,她也确实努力,一年的工作,让西南办事处的销售翻了一翻。
    听到这话,刘语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刘语也算是见过市面的人了,可现在呢?她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拿着装钱的信封,眼泪就这么一滴一滴的打在拿厚厚的信封上,就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心里非常明白,这钱其实对于你的付出,是很不够的,我心里很愧疚。希望你能理解!也能原谅我!”
    “不......不......,这些就足够了!”刘语连忙抬起头,急急的说道,说着,她又低下头,无语的流泪。
    我默默的开门,走了出去。
    就这样,刘语成为了我最嫡系的部队。有多少次,我面临着公司高层的倾轧,面临着同行竞争的威胁,面临着高薪挖角的危险,她都毫不犹豫的站在我的身边,甚至挡在我的身前。
    有人要问了,我推倒刘语了嘛!想什么呢!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有这么八卦的想法。我是谁,我绝对忠于我姐,什么?刘语也可以算的上我姐?算的吧!可那算是我表姐吧。什么?有没有这个心思?胡说!呃!有是有那么一点,可是......。
    现在刘语正在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我。重钢毕竟是个关系大户,马虎不得!
    我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是东阳市的区号!家里的?不是,我老婆给我打电话,一般都用手机打!接吧!
    “小周吗?我是王新华呀!”王新华,我老婆的闺中密友!
    “哦!王妹妹呀!什么事呀?想我了?”王新华和我老婆好的让我都嫉妒,我甚至怀疑她们是不是同性恋,当着我老婆面,我也会没事给她说些不荤不素的话,我老婆充其量就是拧我的耳朵,或者在腰上来个三百六十度大回环。不过,美女的便宜不沾白不沾,皮肉之苦算什么!
    “别说混话了,雪铃出事了!”王新华没有象往常一样给我贫,而是急匆匆的说出了一个让我当头霹雳一般的消息。
    “出什么事了?严重不?怎么出事的?她人怎么样?现在在哪里?”我震惊之下,一连串的问出一系列的问题。
    “哎!你别着急!”王新华好象也有些手足无措了,这让我更加担心了。
    “没有生命危险!她在他们公司的现场触电了!不过生命没有问题,就是......”我听说雪铃没有生命危险,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触电,触电怎么会没有生命危险呢?王新华是不是在临时安慰我呢?雪铃是不是已经......我呆住了,木木的听着王新华接着说道,“就是要做手术,需要家属签字!你不在,你们家的情况又都是这样的。我......”
    我急吼吼的叫声,已经打断了宴会的气氛,大家都看着我,刘语更是已经跑到了我跟前。我意识到这不是说话的时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但是我甚至无法等到我走出包厢门口的时间了。
    “什么时候出的事?要做什么手术?”我吼道。
    “一个小时前,雪铃的双臂已经被电烧坏了,医生说必须做截肢手术了,而且是马上做,否则就要影响雪铃的生命了。”王新华也急匆匆的说道。
    “雪铃呢?还醒着吗?”
    “没有!还在昏迷,她被电击倒时,头被撞了一下,医生说,要昏迷一段时间。”脑震荡!轻度的没关系,如果是重度的,植物人要么就危及生命了。
    “那......”我犹豫了,雪铃要失去双手了,那她的篮球呢?她以后的生活呢?她的工作呢?这一刻,我的脑海里都是雪铃白皙纤巧的双手。但是,即便她失去双手,也是我的老婆,至少她还活着,不是吗?想到这里,我下了决心,说道:“新华姐,你代我签了字吧!我同意手术!另外,我马上赶回来!”
    把电话放下,我重重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手机也无声的凋落在地毯上。
    “经理出了什么事情?雪铃怎么了?”刘语认识雪铃,因为我刻意照顾的缘故,刘语对雪铃也是相当的好,雪铃除了对我再三警告后,也发现雪铃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对雪铃感觉上也不错。因此听说雪铃出事,刘语也非常着急。
    “是呀!怎么了?雪铃是谁呀?”大家也纷纷的问起来,刘语一边和他们解释,一边关注着我的动态。
    过了一会儿,我清醒过来了,我得马上走,但是职业素养告诉我,必须还得解释解释。
    “对不起了!我爱人出工伤了,要手术,我得马上走了!耽误大家的吃饭了,我对不起大家了!”我站起来,向大家鞠了一躬,对刘语说:“这里的事情,你负责一下,不能让诸位领导空手回去!今天的意外影响了大家,是我的不对,和公司无关,希望大家能继续和刘经理合作!谢谢大家了!”
    重钢司副经理说道:“这是什么话,难道谁愿意家里出事?谁家没有个小病小灾的?小周,你尽管去忙,这里的事情,我们会继续和小刘合作的。”司副经理是一个爽快人,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小周,你想好怎么能尽快回去了吗?做车还是做飞机?”我盘算了一下,飞机明天下午的航班,到东阳市得晚上九点钟了。坐汽车,办事处的汽车偏偏又都出去了,长途汽车晚上已经停了。火车,也是明天上午的,还得倒车,最快也得明天晚上十点到东阳市了。
    “可......咱办事处的车已经派出去了!”刘语急的直跺脚。
    “没关系!我打的走!”我打定主意了!
    “笑话!”重钢王总不高兴的说道,“在重钢的地头上,能让朋友打的?让小李去,坐我的车走!我的车怎么也比那些桑塔那快吧!”
    于是,我第二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回到了东阳市。在感谢了小李,并给他两千块钱后,我走进了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医院当我看到病床安静的躺着的雪铃的时候,那已经是雪铃做完手术16个小时的事情了。我无语的趴在病床边上,嘴里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拳头,泪水没有任何羞耻感的滑落到雪铃的病床上。王新华很显然在病床前守护了一晚上加一白天,斜歪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我进来的时候,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我生怕将熟睡的雪铃惊醒。也许是我哭泣的声音把王新华惊醒了,她一睁眼看到,脸上刚刚露出惊喜的笑容,却被我流血的拳头惊的叫了一声。听到王新华的叫声,我没敢回头,眼睛直直的盯着雪铃,生怕王新华的叫声将她惊醒。王新华没有继续和我打招呼,扭头冲出了病房。我没有管她,眼睛还是直直的盯着雪铃。也许是刚刚做了手术的缘故,雪铃俏丽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完全没有了送我出差时候那种健康的红晕。也许是麻醉剂的缘故,雪铃还在深深的沉睡着。我不敢把目光移到她的双臂上,截肢!从哪里截肢?怎么截的?我还记得在我出差的时候,她温暖的双手紧紧的箍住我的腰,头埋在我怀里,低声的述说她的不舍和留恋。难道,她将永远无法用她有力而又温柔的双臂来拥抱我了吗?我还记得在我临出差的那天晚上,她用温柔的手抚摸我的脸颊时候的温存。难道,她将永远无法用她小巧的手来抚摸我的脸颊了吗?我无法想像失去双臂的雪铃会是个什么样子?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昨天晚上匆忙做出的手术决定是否正确了?一个完美的女孩子,我的妻子,当她醒来的时候,面对这样的情景,她会是如何的惊恐呀?为了留住她,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太自私了?我的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我懊悔的用带血的拳头砸着我自己的脑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雪铃的双手重新长出来一样。这个时候,王新华带着护士闯了进来,不由分说,把我咬出血的拳头掰开,包扎起来。在包扎的时候,我慢慢的恢复了理智。我低头看着护士在紧张的包扎着我的手,低低的对王新华说:“新华,谢谢你!”王新华揽住了我的肩,低声说:“来!正子,出来,咱们详细谈谈!”我顺从的跟着她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雪铃,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了雪铃的伤势,她的双肩紧紧的裹着一层层的纱布,纱布中还隐隐的有血色浸出,她修长健美的双臂已经根本看不见了,没有了,被截掉!我呆住了。我扭头冲出了病房门口,等着那个护士出来。那个护士调整了一下雪铃脚上的输液器,又掖了掖雪铃的被脚,静静的走了出来。她刚刚关上病房的门,我就冲了上去,急急的哀求道:“护士小姐,求求你,雪铃的胳膊被截到哪里去了,也许你们搞错,给她安上去吧,不是早就有断肢再植的手术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让我看看雪铃的胳膊吧!”护士被我的举动惊了一下,也许是经常遇到这样的场景吧!她掰开我紧紧抓住她肩膀的手,说:“这位先生,你妻子的胳膊已经被烧焦炭化了,必须截肢了。我们医院是对伤者考虑才不得已做出截肢的决定的,做出这个决定我们也很难过。真的!不过,你爱人的胳膊应该还没有被处理掉,如果你愿意看,我会向大夫申请的。”我忙不迭的说:“谢谢!谢谢!我要看!我要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4: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护士和王新华都不住叹了口气,护士摇了摇头,转身走了。王新华把我拉过去,坐在医院走廊的长凳上。
    “正子,别看了!”她说的是雪铃被截掉的胳膊,“我是第一个来到医院的,雪铃的胳膊确实已经因为电击烧的不成样子了!”我默默的低着头,王新华抬起头对着走廊那头正在等着她消息的护士点了点头,护士也点了点转身走了。
    “新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沉默了良久,平息了一下心中焦急的情绪,问道。
    “哎!也是寸了!”王新华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说道,“雪铃不是他们公司的技术部经理吗?她的那个公司在北新钢铁公司有个机械改造项目,出了点问题,雪铃作为技术主管经理自然要到现场去解决了。本来问题不大,雪铃也满可以不去,可是,那个机械改造项目是雪铃比较关心的,也是她公司较为重视的技改项目,公司老总不愿意让她去,说大炮打蚊子,可是你也知道雪铃这个人比较负责,非要拧着去。结果,在现场,她也就是被绊了一下,用手扶了一下旁边的变压器。说来也邪乎,本来这个变压器在现场放着已经四五年了,从来都没有电,可就偏偏雪铃扶着的时候,那个变压器通着六千伏高压电。结果一下子就把雪铃打了出去,不仅胳膊烧焦了,头也碰了一下,这不,现在她不是麻醉状态,而是昏迷状态。”
    说到这里,看见我要着急的样子,她连忙补充道:“不过大夫说了,属于轻度脑震荡,可能脑部有些淤血,不过时间稍微长点,淤血散去,人就能醒过来了!”
    我用手抱着头,喃喃的说道:“也许永远醒不过来,更好一些。”
    “啪”,我的头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我怔谔的抬起了头。只见王新华柳眉倒竖,戟指对我骂道:“你个没出息的家伙,还算是个男子汉?好赖你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了,大概也知道天有不测风云的常识,你和雪铃组成一个家,该不是只想享受不想承担责任的吧!雪铃成了这样,一旦她醒过来,要把这个家撑下去的,不是你这个男子汉,难道让雪铃去撑吗?软蛋!孬种!”
    “我!”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我腾的站了起来,王新华有些吃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可是我压了压火,冷静了下来,是呀!我是家里的男子汉,我不撑起来,难道让雪铃她去撑吗?可是,我又该怎么去撑呀?
    想到这里,我又颓然坐了下来。王新华走近我,用手抚摸着刚刚拍到地方,蹲下来对轻声对我说:“现在已经这样,你应该正视这个事实,雪铃已经失去了胳膊,你不能让她再失去对生活的信心。要让她有信心,你必须要有信心才行。否则的话,你们这个家就要垮掉了。明白不?”
    我感激的看着王新华,点了点。
    “恩!这才象个大老爷们!有担当!”王新华满意的看着我,站了起来,笑着说,“天没有塌下来,雪铃不过是失去了双臂而已!雪铃一脑袋的聪明才智并没有丢掉,相信,如果她要能恢复对生活的信心,做的肯定比你还好!是不是?雪铃一直说,她是家里金融的顶梁柱,你是家里精神的顶梁柱。有她,你们的生活会更好,没有你,你们的家就要彻底垮掉。你看看,雪铃平时对你的期望有多高,你不能让雪铃失望呀!”
    我呆呆的问:“她什么时候说的?她怎么不跟我说呀?”
    “你个小笨蛋,雪铃那么要强的人,什么时候输给过你,不告诉你,自然是人家的面子嘛!好了!不提这个了。现在咱们说说善后的事情吧!”
    一提善后,我的火腾的又上来了。妈的,这帮王八蛋,给变压器通电,居然不通知到位;还有雪铃公司,一个小问题,让一个堂堂的技术部经理来现场解决。但是,我又马上冷静下来了。“善后怎么说的?”我冷静的问道。
    “北新钢铁公司承担了主要责任,由于他们的安全措施没有到位,导致了这场工伤事故,他们已经将三个直接责任人停职了,公安机关也已经将他们进行刑事拘留。就等检察院来取证,公诉了。另外,北新钢铁公司承担了所有医疗费以及后续的假肢费,生活费等等费用,具体费用还在商议之中,因为这个公伤事故导致雪铃一级伤残,费用不会低于五十万,上午,我联系了我的一个律师朋友,他说,如果真的是一级伤残,而雪铃没有丝毫的责任的话,二百万是很有可能的。再加上北新钢铁公司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在资金支付上不存在什么问题,如果把费用降低到一百五十万,应该是可以协商解决的。”
    一百五十万,雪铃的一双胳膊。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嗬!一百五十万,还真的不少呢,我宁可不要这一百五十万。”
    王新华看了我一眼,接着说:“另外,雪铃公司也将给雪铃一次补偿六十万。今天上午,雪铃公司的老总过来亲口给我说的。你看!现在雪铃住的是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特级病房。这也是雪铃公司老总亲自安排的。”
    安排的怎么样暂且不管,至少表现出雪铃公司的一点诚意。
    “好了!”我站起来,对王新华笑道,“如果就是这么多的话,我已经知道了。新华,你也熬了不少时间了,回去休息吧!雪铃这里,交给我吧!”
    王新华点了点头,笑着说:“好吧!我先回去休息了,我已经给单位请了十天的假期,明天我再来替你!雪铃现在正在昏迷,你要随时注意她的动静,这里辛苦你了!”
    “好吧!”我点点头,走到门口,刚要推开门的时候,我扭过头对着王新华的背影说:“新华,谢谢你!”王新华一下子顿住了脚步,扭头对我一笑,转身走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王新华的笑容是那么的美丽,让人怦然心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4: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清醒
    王新华回去休息了。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原来是刘语打来的电话。我走出门外,接了电话。刘语关切的问我雪玲的情况,我简单的回答了她,当得知雪玲已经失去双臂的时候,她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正当我有些不耐烦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她又开始说话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她的丈夫时高位截瘫的残疾人,她应该又如何缓解伤残病人的经验。刘语果然详细的介绍了对于残疾人需要注意的事项,如何做,如何说,等等等等,一通电话说了有一个小时。最后我的手机没电了。
    后来,刘语又打过来几个电话,汇报了一下工作,应该西南办事处有刘语在撑着,一段时间内应该不成问题。
    雪玲的昏迷一直持续到了手术后的第二十天。在这二十天里,雪玲公司的老总多次过来探望雪玲,在我耳边絮叨着雪玲是公司的技术核心,但是他答应的六十万始终没有再开口。我也没有问这个问题,毕竟,虽然雪玲属于工伤,但是工伤是一次性补偿,如果有另外的补偿高于国家的工伤补助,哪么只能两者选其一。
    估计他也挺后悔当时轻易答应的六十万,我想,如果当时看到雪玲的伤势,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尽自己的力量来帮助雪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热血慢慢的从头脑中退去的时候,肯定会后悔当初的决定。我没有怪那个老总,毕竟,现在雪玲住的病房,采取的医疗措施,护理措施以及所用的药,都是雪玲公司一力承担的。估计也花了两三万了。应该说雪玲公司做的已经挺好的了。
    北新钢铁集团公司的伤残赔偿,我委托了王新华的那个律师朋友来交涉。已经把赔偿限定在一百七十万了。剩下的一些细节问题了,我也全权委托那个哥们儿来解决。
    我的精力主要是在雪玲的身上,王新华也经常过来陪床。随着雪玲术后的刀口逐渐愈合,雪玲的昏迷逐渐成为我最关注的问题了。其实,我也非常的矛盾。雪玲失去了双臂,这样残酷的现实,她一旦醒来,是不是能够接受,这是个问题,但还不是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雪玲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我来照顾,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一年十几万的收入相比雪玲来说,简直是没有办法相比的,更何况雪玲还有这一百七十万的赔偿呢!辞职了事。但是问题是雪玲的性格,雪玲的性格相当的独立,很多的温柔和顺从都是她施舍给我的,真的。雪玲不愿意把自己的生活强加给另外一个人身上,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丈夫。失去双臂的雪玲势必失去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哪么这对于她这么要强的人来说,简直就比失去双臂的打击更大。
    从这方面来讲,雪玲的昏迷无疑是摆脱这个打击的最好的方式;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对于雪玲的昏迷,无疑更是对她独立生活的一种打击,哪怕她还没有清醒的认识到她身体现在的状况;更何况,我也希望有一个能说能笑能发脾气的妻子。
    不管我怎么犹豫,这样的昏迷毕竟不是好事,我一次一次的询问主治大夫,主治大夫也对雪玲做了多次的检查,结果是,雪玲脑内的凝血块还在压迫这雪玲,这是导致雪玲持续昏迷的主要原因。好的消息是,那个凝血块正在慢慢的消褪;坏的消息是,雪玲即将清醒了。
    无论如何,雪玲的昏迷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在她截肢的伤口愈合的过程中,她并没有感觉到痛苦。但是我带着深深的恐惧和莫大的希望在盼望这雪玲的清醒。拆线的时候,雪玲还在昏迷着,我甚至怀疑雪玲将永远沉睡下去了,当我又这个想法的时候,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诚然,如雪玲说的那样,我是这个家的精神支柱,但是雪玲又何尝不是呢?如果没有了雪玲,这个家如何能撑得下去,我又如何能撑的下去。
    就在雪玲手术的第二十天早晨,我正在给雪玲按摩她的腿脚,二十天的卧床,她的腿脚的肌肉有些萎缩。当我按摩着她的大腿的时候,我忽然感到一丝异样,我抬头一看,雪玲正张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瞪着我看呢!雪玲的清醒没有任何征兆。她醒了!
    “正子,你怎么在这里?”雪玲惊疑的睁大眼睛疑惑的问。马上,她又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再一次疑惑的问:“正子,我这是在哪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呆住了,这二十天来,我一直在想着当雪玲醒来的时候,我该怎么说,但是当雪玲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把该说的都忘了。剩下的只是巨大的惊喜和担忧。
    看见我的眼神,雪玲也感到了一丝恐惧,她想挪动一下身体,但是长达二十天的卧床,让她的肌肉根本不能适应现在的运动。
    “我怎么动不了了?”雪玲恐惧的问。
    “你已经卧床二十多天了,肌肉稍微有些萎缩,没关系,活动活动,过两天就能动了。”我连忙扶住雪玲安慰道。
    “出什么事情了?”雪玲问,很显然她并没有准备从我这里得到答案,因为她已经回忆起她刚开始昏迷时候的情景了。我也并没有准备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看着她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色由恐惧逐渐转变到伤心,慢慢的转变成平静了。
    没有出现大喊大叫,有的只是雪玲紧闭的双眼滚滚而下的泪水。这几天出于照顾的方便,加上这是个特护病房,我和王新华并没有给雪玲穿上衣服,还保持着手术后的状态。雪玲的双臂齐刷刷的被截掉的,甚至连一点肌肉都没有留下来,没有残肢。但是我注意到,雪玲的双肩抽动了几下,似乎是要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我连忙拿出手绢,给她擦去满脸的泪水,可是,擦怎么能擦的完呢。
    雪玲就这么默默的闭着眼流泪,我就一直不停的给她擦泪水。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一直耐心的擦着,手绢我已经换了三条了。终于雪玲不再流泪,但是她仍旧闭着双眼,不吭声。刘语曾经给我说,要说话,要转移注意力这些注意事项,我都忘了,我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看着她俏丽的脸。
    过了一会儿,她睁开了眼睛,对我嫣然一笑,说道:“正子,看来,我真的没有胳膊了!要是要离开我,看来要等一段时间,我要适应适应现在的身体。”二十天了,我第一次看到她对我嫣然一笑,我呆住了,似乎回到了初恋时候的光景,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充溢着我的全身,但是她的话,让我的心一瞬间从天堂坠入了地狱。离开?为什么要离开?
    我呆呆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表情好像在雪玲的意料之中,她又说道:“正子,来,让我坐起来,让我看看现在除了胳膊,他们还给我卸掉了什么东西。”
    我木木的帮助她摇起了病床,雪玲发现自己还赤身裸体的时候,脸上一红,我连忙将被子向上提了提。雪玲坐了起来,但是她并没有看她的躯体,而是温柔的看着我,一言不发。
    “啊!离开?离开你?”过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我为什么要离开你?你讨厌我吗?难道因为你的伤?因为你的胳膊?你不爱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4: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暴躁了,离开雪玲,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哎!夫妻本是同命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雪玲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猛的站了起来,暴躁的来回走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大声嚷嚷道:“别给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他妈的不信,没有了胳膊,你就不是王雪玲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离开你,你也最好不要做梦想离开我。当你嫁给我的那一刻,你这一辈子已经被我粘上了。你跑不了了!”
    这时门开了,护士听到我的叫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过来看看。我连忙回头,对着那个看到雪玲清醒而惊讶的张大了嘴的护士,咆哮道:“你最好先离开一下,我们夫妻要解决一些私人问题。最好先把门关上。马上!”
    那个护士惊叫了一声,我从来都是文质彬彬的,哪怕护士来掖掖被角,我也会起身道谢。再艰难的时候,我也是保持着礼貌,压抑着我不安的心情,因此几乎所有的护士都对我又好感,也能看出我内心的焦虑。有些时候还主动给我聊聊天,介绍一下关于雪玲伤势的护理,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对此,我都非常真诚的表示了感谢。
    可刚才的那个护士很显然被吓坏了,她象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一样,“噌!”窜了出去,顺便把门带上了。而我的反应也让雪玲惊呆了,她没有想到,我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还有你!”我愤怒的看着雪玲,道,“你不要想做个戏,说什么,不爱我了,让我滚蛋。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离开你的!至少这一辈子不会离开你!就算你对我不再又感情,没关系,我会再一次重复大学里的事情,再追你,直到追到你为止。你是我的,谁敢跟我抢你,他得先考虑一下自己的生命。你是我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旧是。你跑不了的!”
    雪玲刚刚平息下来的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我没有注意到,我仍旧怒吼道:“不要以为你没有胳膊了,你就有理由放弃我,我不会放弃的。即便你没有胳膊了,没有四肢了,成了植物人,我都会永远陪再你身边。”
    第五章 现实
    发泄完怒火,我气喘吁吁的坐在了病床边。双目呆呆的看着窗外发呆。我不知道雪玲对于我的怒火有什么反应,但是我知道,雪玲她应该我明白我的想法了。
    “喂!”我的腰被什么捅了一下,一个怯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吼完了?”我扭头一看,雪玲那只圆润秀气的右脚在我腰间蠕动,“行了!别生气了!好吗?”雪玲有些可怜的说道。
    “吓着了?”我苦笑着摇摇头,用手抚摸着雪玲的右脚,道,“咱们两个是夫妻,夫妻是什么?一个人支撑着另外一个人。少了谁,另外一个都要倒下的!我不希望我倒下,更不希望你倒下。”
    雪玲满脸泪水的说道:“知道了。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丢掉了两只胳膊,我甚至连吃饭都不能自己做,还有穿衣服,上厕所,我......我想抱抱你,可是,我怎么能抱你呢?我......”
    我一听,连忙走过去,伸手将雪玲失去双臂的身体抱在了怀里。“我说,姐怎么要让我滚蛋呢!原来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拥抱她!对不起呀!”我打趣道。
    雪玲想挣脱我的拥抱,但是没有了双臂,她甚至连下意识的反抗动作都没有,不过只是肩膀抽动了几下,也就偃旗息鼓了。“滚蛋!”雪玲娇嗔道,“人家正在烦着呢!你还说这样的风凉话!”雪玲低声的呢喃在我耳边响起,我的呼吸骤然加快了,身体的一些部位也有了一些变化。
    抚摸她后背的双手,也开始渐渐的向下移动了。雪玲马上意识到了有些不妙!尽管她尽力去挣脱,但是失去双臂的躯体也失去了抵御的武器,只是横过两个肩膀试图拉开我们两个的距离。
    “别......别这样!”雪玲也微微的喘着气,拒绝道。刚才的反应也是我无意识的身体反应,我自然知道在这里还不是办事的地方。惩罚性的微微用力捏了她的屁股一下,我也拉开了距离。
    尽管是夫妻,但是由于雪玲刚刚身体残疾,所以,经历这样的冲动,也是相对尴尬的事情。我和雪玲两个人只是身体拉开了距离,但是目光始终相对着,目光中尽是柔情和不放弃。
    过了良久,雪玲忽然长叹一声,把目光移向窗外,幽幽的说:“正子,我该怎么办呀?”
    我微微的一笑,道:“该怎么办?你不早就想好了吗?”我不相信雪玲痛哭一个小时,然后沉默半个小时后她没有想好自己的未来。
    也许别人对于自己的残疾,根本接受不了,或者发疯似的大喊大叫,寻死觅活。但是我们家雪玲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她向来都是个很有主见的人,而且,面对危险或者突如其来的事件,历来是最能马上冷静,并且很好的寻找解决办法的女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4

    主题

    273

    帖子

    985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85
    发表于 2021-7-17 07:35: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雪玲对我凄惨的一笑,微微的摇了摇头,说,“我真的没有想好。我想离开你,仅仅只是不拖累你,绝没有保持可怜的自尊的念头。我没有胳膊,我该怎么办?不能写,不能画,再也不能给你做土豆烧肉了,再也不能跟你碰杯了。我不能......”
    “雪玲,你......”我急急的打断她,而她坚定的摇了摇头,对我继续说道:“正子,别打断我,听我说下去。”
    她把目光再次从我身上投向窗外,窗外,初春的柳枝刚刚展露新芽,在瑟瑟的春风中瑟缩着发抖,只有碧蓝的天空上,几朵悠闲的白云,在如洗的蓝天中散步。
    “我不能穿衣服,不能去厕所,不能干任何用手可以干的任何事情。正子,你我都是孤儿,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离开你,我甚至无法生活。一天都活不下去。我想了,可以肯定的是公司或者北新钢铁公司会给我一大笔赔偿,也许我能雇个保姆什么来照料我的生活,可是我却再也无法独立谋生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到最后,雪玲开始哭泣了。一向独立的她面对这样的情况,让她放弃独立的生活态度,去依附在另一个人的身边,哪怕这个人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丈夫,从感情上讲,她是根本不能接受的,但是,从理智上来说,她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我沉默不语,不是我不想给她什么承诺,其实根本没有必要给她什么承诺,我刚才的暴怒已经明确了我的立场,而是,我相信,她自己能站起来的,我的老婆,我的强悍的老婆,失去双臂这个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肯定能理智的面对这一切的。我只是靠近她坐下,用左手搂住她的失去双臂的肩膀,慢慢的让她靠在我怀里尽情的哭泣。
    过了良久,她从我怀里抬起头来,笑着说:“为什么不给我擦眼泪,知道我没有胳膊不能自己擦了。一点都不尽心!”含泪的笑脸,目光中透了坚强,但是也隐隐的透出了内心的软弱。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在脸上也微笑的用右手指了指我胸前的衣襟:“还用擦?不全在这里了吗!”
    “讨厌!”雪玲用肩膀顶了我一下,脸上的笑容一黯,但是马上又恢复了笑脸说到,“好了!不想那些让自己难受的事情了。老公,谈谈我这两条胳膊卖了个什么价钱吧!”
    “唉!”我故作伤心的叹了口气,“你看!刚刚恢复了身体,又恢复了原状。谈到钱,您老先生可是高手了!”我心里也高兴,她总算暂时摆脱了失去双臂的阴影。
    “哈!你的姐姐老婆就是这样的人,怎么?看不惯呀!晚了!你已经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逃不出就逃不出吧!反正我的姐姐老婆又是个天下第一的美人!那就不逃了!呵呵!”一听她提到手掌心,我连忙叉开话题,把话题引向她最感兴趣的地方——赔偿上去了。
    当我介绍了一百七十多万的赔偿后,她的嘴张的比脸盆还大,嘴里喃喃的说道:“我怎么不是千手观音呀!两条胳膊就算一百万,那一千条呢?”
    “喂!你要有一千条胳膊就不值这些钱了!醒醒啊!咱们讨论问题呢!”我打断了她的冥想,继续说道,“不过,我的意见是,我们最好不要动这一百七十万!”
    “为什么?”
    “雪玲,你刚才说,你失去了双臂,然后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你这里——”我指了指她的脑袋,“你的智慧没有失去,我的智慧没有失去,你虽然没有完整的身体,但是你还有健康的身体,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双手再建筑起我们的小屋,也许不是小屋,是我们的万丈高楼!”
    我严肃的说道。“如果你始终在想这一百七十万的话,你将会懒惰,会软弱,会失去继续努力的生活目标,哪么我的雪玲将不在是原来的雪玲了。”
    雪玲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抬起头笑着对我说:“我跟新华说过,我是家里的财政支柱,你是家里的精神支柱,这句话真的没有错!对,我还有我的头脑,为什么要比别人差呢!不过你还是说错了一句话。”
    “哪句话?”
    “我们不会用我们的双手,而是你的双手和我的双脚!嘿嘿!”
    说到这里,我的心砰然一动,失去双手的雪玲,势必要用她的双脚来完成一些工作,哪么她美丽圆润秀气的小脚势必要经常出现在我的面前。想到这里,我长叹一声:“天呀!还让不让我活了!”说罢,就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倒在了雪玲的床上。
    “怎么啦?”雪玲看着我出形,只是靠在病床上微笑地看着我。
    我趴雪玲的床上,用手拉开被子,抚摸着雪玲秀气的小脚,悲惨的说到:“天呀!我的姐姐老婆最漂亮的就是她美丽的小脚,一见她的脚我就控制不住,可是以后的日子我要时时刻刻的看到她的脚,却要我时时刻刻的控制压抑着自己,我太悲惨了!”
    雪玲脸上微红,用脚轻轻的踢了一下我抚摸她脚的手,没有说什么。作为妻子,她当然知道我最喜欢的是她身体的哪个部分,她也知道,很多次,我只要一见到她脱鞋,眼睛都直了,好几次,鞋一脱完,我就把她拉到床上直接就办了。结婚好几年了,我对她脚的感情丝毫没有变,不过话也说回来了,她的脚确实很好看,这让她甚至吃好几次她脚的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1-9-17 15:18 , Processed in 0.07265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