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53|回复: 4

求文,儿麻文徐教授序,以前论坛有的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5

帖子

47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47
发表于 2020-6-19 12:43: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儿麻文,徐教授序,很长,没写完,不是现在的这个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16 小时前
  • 71

    主题

    1222

    帖子

    3225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3225
    发表于 2020-6-19 13: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2

    主题

    5

    帖子

    47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47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19:27: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这个,徐教授序,很长,

    点评

    徐教授是个很严重的儿麻,这是她第一次丢掉支架,架起两只腋杖,与一般儿麻不同的是,她是架拐出行的,对双拐非常依赖。架起双拐的时候,她的双脚只有脚尖可以稍微点着地面,在双拐交替的前行中,用胯部残存不多的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6-19 22: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16 小时前
  • 71

    主题

    1222

    帖子

    3225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3225
    发表于 2020-6-19 22: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demons 发表于 2020-6-19 19:27
    不是这个,徐教授序,很长,

    徐教授是个很严重的儿麻,这是她第一次丢掉支架,架起两只腋杖,与一般儿麻不同的是,她是架拐出行的,对双拐非常依赖。架起双拐的时候,她的双脚只有脚尖可以稍微点着地面,在双拐交替的前行中,用胯部残存不多的力量,将双腿给奋力向前甩出去。她就这样吃力艰难的,缓缓地挪动到王医生家门口,敲门,门开了,王医生有些惊讶。

    “王医生,您能再帮我检查一下双腿吗?”她低着头说。王医生把她让进屋内,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架拐的样子,在他接触的儿麻中,从未有人是如此步态。两条似乎空空的裤管下漏出了黑色皮鞋的鞋尖,轻轻点着地,在双拐中间柳叶般荡着前进的双腿,看不到她的鞋跟,因为被裤腿挡住了。无力下垂的双脚,以及那绑带中间高耸的脚面,在瓢鞋的映衬下格外显眼, 。。。

    他欣赏着徐教授架拐前行的步态,惊讶得来不及幻想。。。

    徐教授架拐的样子似乎随时要摔倒,像昨天一样躺到检查床上时已经精疲力尽了。

    “王大夫,您可以像昨天那样再来一次吗?”她闭着眼说,害羞得脸发红。但是她知道:她想要,想要那从未尝试过的兴奋和高潮,是她无论如何不能通过往常的自慰得到的。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在男人的注视中,也可能是因为器具过于刺激。她喜欢王医生,这个有才情的男子,但是她配不上他,因为她始终是个不良于行的女人。

    王医生被她挑起了好奇心,徐教授似乎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禁欲

    “儿麻小姐,我可以这样叫妳吗?”
    “可以”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自己都有些惊讶。王医生把她的手绑到床头。。。

      开关启动的时候,她发出了“啊!啊~啊~,天呐~我~快~受不了~快停下~我是个瘫子~别~别欺负瘫子~哥哥~啊~~~从来~从来没有男人~~~因为我是个儿麻~一个儿麻~~~啊~~快停下~~别欺负一个儿麻~~”

    她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整个上身扭动着,双腿只能随着上半身动,“啊~我不行了。。我要喷出来了。。。我憋不住的。。。儿麻是控制不了肌肉的。。。快~帮我~”王医生看着她潮红的脸,徐教授此时下面已经流出了蜜液。。


    徐教授见到了她的相亲对象,同她一样是一个儿麻男。这男人英俊,重残。架着双拐勉强可以走几步。一个月后他们如约结婚了。新婚的晚上,这个男人撑着双拐走到床边,徐教授透过盖头看到了他双拐垫内侧磨损得严重,这说明他架拐出行时双腿是没有支撑的,的确,他们很般配,连残疾的部位都差不多,这样他们很轻易就知道对方能下什么样的台阶,需要什么辅助器具。徐教授甚至怀疑他能不能如正常男人一样(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当他骑到她的身上,双腿在床上完全瘫痪着“你能帮我吗?我的腿全瘫,我需要双拐,走路时需要,(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时也需要。。。”

      这个男人需要抓着床头的栏杆才能进出她的蜜穴。徐教授感觉不到他如王医生双腿上传来的温度,他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似乎很大,可能是儿麻男的共性。男人紧绷着的双臂肌肉结实,犹如他夹紧双拐的时候。。。

    徐教授开始想念王医生,想念那些器具在她身体里振动带来的刺激和王医生最后插入时她感受到的汩汩生命力。

    “瘸子。。。”
    “嗯,是的,我是个瘸子。帮我~快,推我的腰,我自己没法抽插”。。。

    “啊~好爽”,他知道自己身下这个女人下面是没有肌肉阻挡的,她架拐的样子丑得跟他一样。看到她就像照镜子一样。但是他跟情人是不可能的,他也只需要个婚姻而已。情人的下面紧实得像个肉垫,她会帮他(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会照顾他是个儿麻瘫子,不嫌弃他连(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都需要双拐才能摆动起来。在床上那副短拐,是他的必需品。此时,没有那副特制的双拐,他下面欲火焚身却无法发泄。

    徐教授看着这个重残的丈夫,知道他根本不能自己完成。她含住他的YJ,用力吸允,
    “啊~啊~不行了。。好舒服~~继续~~啊~~真的好舒服,对不起,我的双腿都没有劲儿的,这妳在跟我相亲时就看到了,我需要女人的辅助”。。。
    “啊~不行了,我的腿想动。。。啊~我要射了。。。。”,他射了,在她嘴里,支撑着的双臂连抽出来的力气都没有,这个重残的男人。。。

    徐教授开始不停的加班,很晚回家,但其实每天都是偷偷的去找王医生。他们疯狂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王医生问“妳那个儿麻老公能站着插妳吗?他是不是不能像我这样带给妳生命力?”他让徐教授撑起双拐,然后把她推到墙角,他喜欢她架着双拐不敢妄动的感觉,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放进去震动球,她的下身会马上酥麻起来,儿麻的女人性欲都比较强,这是下身运动神经受损后一种心里补偿的作业。强烈的震动让她更加紧张的保持着平衡,通常徐教授都被麻酥得紧闭双眼叫得很大声,看着她紧握双拐的手上青筋尽显,双肩紧夹腋下的双拐,王医生下面会血脉贲张,然后抽出振动球,换上假阴径。。。

    她更兴奋了,“王医生,我。。。啊~…啊…我想要你来,你亲自来插入好吗?啊~我想要个正常的男人…”
      他贴在她耳边“儿麻的女人都像妳这样吗?妳动一下,把瘸腿放到我腰上我就插入”
    “不,不行…我的腿擡不起来,你知道的,我的腿…没有劲儿…跟儿麻(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很麻烦…没有正常男人跟我们(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啊…求求你,快进来…我感觉下面好空虚…假的…终究没有生命力…”

    王医生见到她已经湿滑得像个小海豹,突然插入,猛烈的撞击她,这个时候要帮她按住腋下双拐,不然她很容易马上要到巅峰的时候摔倒。他让她坐到沙发上,沙发太低、太软,她试了很多次都无法撑起双拐。他疯狂的抽插之后,每次她都酥麻得连架拐回去都十分吃力。


    “你能下去吗?”
    “我试试”,丈夫架着双拐不知如何迈出第一步。王医生从窗子看着这对儿麻夫妻,男人没有戴支架的习惯,他的左腿稍微后反,勉强有些力线。实际上,徐教授比她的丈夫残疾得重,她的双腿在架拐的时候几乎是悬空的。着地的两个脚尖也只是点着地。又一次她下楼梯的时候,那双瓢鞋在台阶的牵绊下掉了一只,徐教授无助的架着双拐,试图把脚荡到鞋里穿上,可是一切努力都是白费的。鞋子在她的双拐间被来回撞,她甚至不能准确的翻过来。还是路过的人帮她穿上了鞋子。儿麻的脚是不能穿没有绑带的鞋的。还有一次大雪过后她丈夫的手摇轮椅被冻住了,王医生看着他艰难的试图推动轮椅,然后一屁股摔倒地上,蹲在地上,可惜腿上借不上力,他注意到,他抓着脚蹲行都比其他儿麻患者要吃力,几乎是在地上蹭,他猜到这个男人从肚脐眼一下就儿麻了,因此腰部没有力气,看着他腰部的瘫软就知道脊髓灰质炎影响到了他的腰椎,可能还要往上


    “不爱我,就别~”
    “谁说不爱就不能(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女D揉着他下面,男人架着双拐的腋下衣服皱皱的,双肩被顶起很高。
    “我没办法拒绝的,躲不开。。。”儿麻男偏开头红着脸说。
    “你喜欢我是吗?你那个同样儿麻的妻子给不了你,她的腿也是瘫痪的。男人都想要骑在女人身上的驾驭感,只有D能帮你,我了解你。你儿麻的妻子在你身下的时候是不是死气沉沉的?两个瘫子怎么(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呢?”
      女D凑到他耳边说,哈着的热气让他浑身燥热“宝贝儿~你的儿麻是重度的吧~我知道你心里喜欢我,我帮你…”
    儿麻男听到后心里有一丝动容,“扶着我的双拐,快~帮我拄着拐,我要妳。帮我~我要向个正常男人一样插妳,快~帮我~帮我~~”


    “那个男人极品吗?”,王医生对着女D问到,
    “非常棒!这是我见过最极品的儿麻男人。步态性感得每次见到他的瞬间我就能兴奋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完全靠架拐的男人,他走路时拐杖发出的声音都不一样”
    “哈哈,那是因为承受了他全部重量,这样的儿麻使用双拐的发力不同,整个人都挂在腋下的两个支点,我猜他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嗯嗯,当我把手放到他的下面,试图揭开裤带,他甚至不能后退,似乎随便一个女人就能强迫他。我把他的裤子扒下来,含住他,他连躲都不能,只能任由我含着,变硬,你不知道他不受控制的样子…(ಡωಡ)hiahiahia”

    徐教授的老公姓钟,他有着宽阔的额头和双瓣下巴,带着眼镜文质彬彬,是很多女人喜欢的样子。若不是双腿小儿麻痹,也不会委屈的找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 。开始他以为同样是残疾人,妻子至少会理解接纳自己残缺的身子,他没有勇气把自己残疾的身体展现在正常的女人面前,但是当他看到妻子嫌弃他的眼神,似乎就是嫌弃自己同样残废一样,他的心倍受煎熬。他是个建筑设计师,他希望他的妻子能够尊重他,崇拜他,虽然他是个小儿麻痹。

    “钟老师,9号地的工程监理有些问题想请教您”

    他的实习生竹影进来,看到他正站在案前修改图纸。图纸是A1的图幅,他要架着双拐,站在案板前画,双拐把他的双肩顶得高高的,双手要拿三角尺和绘图笔的缘故,他必须把双拐仅仅夹在腋下。阳光洒在他的背部,这个认真工作的男人让她打心眼里喜欢,但是她不敢说,不是因为他是个重残的男人,而是因为他结婚了,在她刚刚入职的上个月,接到了他的请帖。

    那次婚礼上,新郎和新娘都坐着轮椅,可令她觉得奇怪的是:她看不到新娘脸上幸福的笑容。婚礼仪式开始前,她出去洗手间补妆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在跟当天的新娘说话——

    “新婚快乐徐教授!”
    “你怎么来了?”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说“妳今天怎么没有拄拐?妳知道我最喜欢看妳架着双拐的样子”
    “……”
    “嫁给一个重残的男人甘心吗?他能像我一样满足妳吗?”男人继续说道“不过也好,正常人的婚姻,对于妳来说也不太可能。”

    听到这里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婚礼上,她几乎感觉不到新郎新娘之间有爱的流动,连宣读誓言的时候,她都能看到新娘眼里的不屑。似乎这就是一个流程。敬酒的时候,因为坐席间的空间小,钟老师拄着双拐出来,他礼貌的微笑,周到的敬酒,一切似乎都很周全,唯独少了点热闹,连朋友之间起哄的环节都没有,双拐架在他的腋下,把西服挤得起皱了,他拖着双腿,眼睛里闪过的孤独让她不由得心疼起来。

    “哦,好,等我马上过去会议室。”

    一上午的会议,钟先生不时的需要起身来讲解他的图纸,每次竹影想要搀扶他一下,都被他拒绝了。她看到这个男人起身非常难,他坐着的时候双手随时把双拐握在手上,似乎这样他才有安全感,右腿被他捞起来放在左腿上,干瘪的裤腿几乎看不到里面骨肉的支撑,她有些好奇,那堆在一起的西裤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一双腿。每次站起来的时候,先要一手撑着会议桌,一手扶住一只拐杖的扶手,很吃力的撑起来身体,双腿在下面悬空再摆好腿的姿势后迅速把双拐置于腋下。他架拐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很稳固,好像随时要摔倒一样令人不禁担忧起来。

    一下午的会议,钟先生的衬衫已经湿透了,竹影看到他疲惫的架着双拐回到办公室。她迟迟没有下班,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还没有见到钟老师出来,她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钟老师,我帮您叫个晚餐吧”,伏在案子上的男人擡起头的一瞬间简直帅得不要不要的,她害羞得脸发热。

    “不用了,我这就下班了,妳先出去吧”
    竹影转过身的一瞬间,“咣当”一声!听到了身后椅子倒地的声音,她一回头,正好看到钟老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双拐被摔出去几米远。顾不得不好意思,她跑过去,试图搀扶起这个男人。

    可是当她跑到跟前的时候,看到的场景让她微微一怔。这个男人双手拄地,勉强的撑着身体,双腿外翻。。。这是一种怎样的姿势啊,瘦弱的双腿呈现出她从未见过的奇怪角度,瘫软的样子让她不敢相信这是一双“腿”。腰部也瘦弱得可怜。她去扶他,男人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妳出去吧!妳可以帮我把拐杖拿过来吗?”

    “嗯,好”她不忍心看着这个喜欢的男人在自己面前颜面尽失的样子,于是站起身慢慢走出去。关门的瞬间她看到屋子里的男人正艰难的试图蹲起来,然后。。。门关上了。。“咣当!”她又听到一次摔倒的声音,这次似乎更大声了一点。她推门而入,不顾一切的,抱扶起钟老师。

    “放下我,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她把他抱扶到椅子上坐稳,捡起地上的双拐,放到他手边。

    男人一直低着头,结果双拐,他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此时的他,恨自己的残废,想到妻子厌恶的眼神,想到女D对自己肆意的玩弄,妻子拒绝跟他(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他残废的双腿无法强求,女D把他推到墙上,揭开他的腰带,他甚至没有反抗的能力,因为他的双手要拄着双拐,不然就会摔倒。而摔倒,于他而言,是种耻辱。。。

    过了好一会儿,他撑起身子,把双拐置于腋下,向外走去。这时后面一双手温柔的将他的腰围住,耳后传来温柔的呼吸,这时他才意识到,竹影居然还在他办公室。她应该是看到自己残废的样子了吧,他的自尊心一下子被击垮,自己辛苦经营的“正常人”的样子似乎瞬间如抽丝一般崩落。

    “钟老师,我好心疼你”。。。竹影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侧脸上,“我可以扶你吗?你的双拐好冰冷,你每天都用身子倚着它们吗?你随时随地都紧握双拐,是没有安全感吗?”

    他低着头,因为残疾,儿麻的双腿骨头萎缩,他的身高跟竹影差不多。看着温柔的双手环抱着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的感觉

    竹影慢慢转到他身前,她本想拉起他的胳膊,跟他说那些藏在心里很久深情的表白,可是碰到他的双臂,顺着下滑,他的手拄着双拐。。。还未开口就热泪盈眶,她不知道可以碰触他哪里,她把手放在了男人的脸上,抚摸着他英俊的脸庞,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钟,我喜欢你”,左手环住他瘦弱的腰,“接受我好吗?”,她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接下来是鼻子,嘴唇。。。她敲开了这个男人性感的双唇,深深的吻了进去。。。

    “我是个残废,妳前途无量,值得更好的男人站在你身边,而不是我这个离开双拐后寸步难行的小儿麻痹”,他躲开他的吻,一步一拖的,架着重残的双腿走向门口。

    她没有去帮他,他走得很慢很慢,慢到一个正常人无法忍受的地步,他也没有回避自己的不方便,而是让她一步一步都看清楚,看清自己笨拙的样子,看清他双腿在双拐交替间,无力的寻找支点,摇摇晃晃如履薄冰的步态。

    而她,看在眼里的,都是心疼。。。


    晚上,鬼使神差的,他打车到了女D家楼下。
    拨通电话:“我在妳家楼下,妳现在方便吗?”
    “当然”
    十分钟后,女D下楼来,看到他坐在小区花园的长椅上,身旁一副银灰色的双拐在月光下反射着铝合金的光圈,让人一眼就注意到这个残废的男人。

    “宝贝儿,你来了?我扶你上楼,来,站起来,我保护着你”

    他任由女D搀扶着他,跟她到了楼上。一进门,她就把他顶到墙角,手顺势滑下去,娴熟的解开他的皮带,“宝贝儿,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儿麻哥哥,你是不是有想我帮你了?你那个同样儿麻的老婆是不是看不起你?”

    他双手紧握双拐的扶手,腋下夹紧拐仗,“帮我!快!我想像正常男人那样,站着抽插,妳帮我好吗?”

    “你看,我轻轻一解,你的皮带就开了,这裤子你穿着好大,你的腰也是变形的”说着,她双手解开皮带扣,他的裤子瞬间滑落,漏出内裤,他的下身萎缩,盆骨很小,内裤也有些大,双蛋和(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漏出内裤,她一把握住。他下体一下子充起血来,浑身燥热起来。“帮我!快!我要进去。”

    他让她趴到沙发靠背上,紧紧夹着腋下的双拐,他腾出一只手来扶住她的腰,试图从下面插入,他的宝贝已经硬得火热,迫不及待想要插入她温暖的巢穴,只有这样,他似乎才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帮我扶住左边的拐杖,我怕拄不住,别让我摔倒了好吗?”

    她看着身旁空隙中他勉强支撑的残腿,他瘫痪的另一条腿不时的碰触着她的身体,这个拄着双拐的男人,让她同样浴火焚身

    “瘫子,你快进来啊,你不行吗?自己不行吗?”
    “我不行,妳帮我找到地方,快点好吗?”

    她伸出手抓住他硬挺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帮他找到了自己的蜜穴。

    “啊~!好舒服~妳你知道有多舒服吗?”
    “瘫子,你快动啊,快来插我”
    “啊~妳帮我,我不敢动”
    她便小幅度的动起来,“瘫子,你这个残废,连抽插都要女人帮忙。”
    “啊。。。啊~。。。好舒服。。。快,帮我,再快一些。。。”
    “啊~这样好吗,够快够爽了吗?你这个残废”

    “啊~是,~~我这个残废,从小就自卑,没有正常女人愿意跟一个小儿麻痹(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啊。。。我这个残废,,,,啊啊啊啊,,,我恨自己残废的样子,··嗷嗷,快,帮我,好爽,这样,,,这样才是正常男人。。啊··啊···!”

    “啊~啊~啊~”儿麻男有节奏的呻吟着,他的分身在女D的蜜穴中被紧紧的包围着,温暖又湿润……这个情人跟他已经交往了两年,他知道她是D,可他内心却渴望着一个正常女人,他也知道她不会嫁给他,重残如他,怎么敢奢望。只有像这样,每一次雨水之欢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像个正常的男人一样,一样拥有一个四肢健全漂亮性感的女朋友,一样可以站着(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正如此刻……是不是很讽刺?一个小儿麻痹,居然喜欢站着的姿势跟女人(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明明双腿小儿麻痹,瘸总觉得“瘸子”比“瘫子”要好听不知道多少倍。“瘫子”让他想起小时候在地上爬,拖着两条腿在地上爬,所有东西都比他高,他只能仰视这个世界。做过两次手术后,左腿膝盖能稍微后弓了,终于能架起双拐,站起来,平视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真是安慰极了。所有他讨厌摔倒,因为摔倒了就站不起来。他精细的计算自己办公室每一处活动的距离,生怕架着双拐久了体力不支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倒,也几乎不去陌生地方,他太讨厌摔倒了,坐在地上仰视别人或者像动物一样爬起来的感觉太过羞耻,被陌生人抱扶起来到过程,让别人真是的体验到他双腿的瘫软,更是像在众目睽睽之下扒光了外衣一样令他难受。

    “我不行了,快要站不住了”
    女D转身搂住他的腰,一瞬间他依在了女D的身上

    “儿麻,你会站吗?你那个不叫站着好么”,说着用另一只手开始揉搓他的大腿内侧,两个蛋被剐蹭得酥酥麻麻的,左腿立刻失去了紧有的一点支撑功能,儿麻的腿虽然瘫,但是感觉却异常清晰,敏感如他重残的腿,此时已经被女D揉搓得没有了一丝反抗能力。

    “我要”……“插~”满眼渴望,浴火焚身,行动不便的男人,欲望更为强烈。。。“帮我”他靠在女D肩上,穿着粗气说。

    女D笑了笑,从睡衣口袋拿出一只安全套,熟练的给他套上,然后手指轻轻一拨久分开了他的两条残腿,他不喜欢带套,这似乎是对他的侮辱,他多么渴望能够真枪实弹的跟一个正常女人行夫妻之礼,哪怕是假的。。。。。。“搂着我的脖子”,他听话的搂上去,女D手法娴熟的摸到他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把它对准了自己下面,趁着湿滑(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啊~!”儿麻男被这突然的包裹感动得浑身激灵一下,闭上着眼睛,“可以。。。帮我动一下么?”

    女D抱着他,拖着他两边的小屁股,一上一下,“哦~!嗯~~嗯~~!”,动了两下,他见她停手了,央求着“别停,好么?我还想。。。”

      女D不说话也不再动作,他只能试着动自己的腰,可惜今天太累了,加上没有支点,现在的他整个人都依附在女D身上,双腿早已彻底投降,只要她一松手,即使他腋下架着双拐,他也马上就会摔倒。于是他试着动自己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这个男人中间这条腿似乎比另外两条都好使一些,它动了,女D发出“啊~啊~”的声音,

    “妳感觉到我了是吗?”
    “嗯,感觉到了”
    “我像不像正常的男人?”
    “像,啊不,你比正常男人还厉害,它动得好大幅度,啊~啊~”

    男人听了满足极了,这种心理上的满足是从来没有女人给过他的,儿麻的妻子下面太松垮,不能紧紧的包裹住他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而他,这个残废,更不能像正常男人一样疯狂的抽插以寻求那极致的快感。“还能再动作大一点吗”女D陶醉的问,她太喜欢这个男人像现在这般,吃力的动着中间那条腿了,然她感觉里面是个活生生的身体,与瘫痪着搭在她身体两侧的残废双腿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身形消瘦,残腿更是没有重量,很轻易就能抱起他。“我试试。。。啊~你感觉到了吗?它动得你满意吗?刺激到你里面了么”,她没有说话,“刺激到你里面了么?告诉我好么?”,哪里有那么大刺激,女D在心里叹了口气,儿麻重残,小腹上的肌肉有限,能跟带动的神经也有限,终究他是个瘫子。“瘫子。。。没用的东西”她说,“不,我不是瘫子,瘸子,叫我瘸子,瘸子,叫我瘸子!快,帮我,帮我这个瘸子”,女D开始一上一下的拖着他萎缩的两边屁股,左右都很小,还跟她手掌差不多大小,轻易就能摸到骨头。“啊~舒服~谢谢~你~啊~啊~啊~~”,他射了,女D在他快要射到顶峰的时候,腾出一只手两只手指轻轻夹了一下他(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的根部,这一夹,他似乎有涌出好多(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啊~啊~~啊~~~”,“咣当!”他摔在了地板上,刚刚她腾出一只手时,左腿稍作支撑,但是当那兴奋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再次汩汩而出时,他下身完全酥麻了,一下子失去了支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还在奔涌而出,他躺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分身此刻如泉涌一般,但是并没有软。。。从小残疾的男人神经末梢神经转移到了中间这条腿,事实上,他比正常男人更持久、更坚挺,也更渴望女人的身体。地上的男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刚刚那一刻,他是满足的,不只是发泄性欲的满足,还有,他又站着做了一次爱……跟一个美丽性感的正常女人…...

    看着地上的儿麻男,这个刚刚在她身上体验过极乐的残废,女D心理上莫大的满足感。她冷静的看着他摔倒地上,刚刚其实她是故意的,除了他,平时她也喜欢去一些会所,为D开放的会所,里面充满了形形色色残疾的男男女女,心理上的残疾和身体上的残疾都一样,D在心理上的残疾其实并不比残疾人强到哪里,双方互为对方的玩物罢了。钟先生是她偶然遇到的,跟会所里那些卖弄自己残肢的玩物不一样,钟先生的自卑是发自内心的,他根本不接受自己残废的事实,深深的自卑、敏感、好强,又是个重度小儿麻痹。。。这些都深深的吸引着她。

    看着(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射得越来越少了,她拿来湿巾,帮儿麻男擦净下体,此时他的下体已经软了下来,擦干净了以后,暗粉色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和双蛋,真是个惹人喜爱的宝贝。她禁不住一口含下含在嘴里软软的,凉凉的,用舌头绕着软趴趴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啊~”地上的男人被撩拨得舒服极了,再次被包裹的感觉,让他欲仙欲死。女D的舌头灵巧得好像会打好几道弯,温柔的缠绕着他的宝贝然后舌尖轻轻滑过他敏感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他躺在地板上,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刚刚软下来的宝贝,被女D折腾不了几下就有硬了起来,分身似乎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他再次渴望了起来。刚刚那番云雨,虽然没有很久,但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撑着双拐站住,虽然他知道站不久的。此时双臂已经接近了极限,勉强撑着做起来,他去拉女D,想扶着她的肩做起来,不料她却一闪,儿麻男又摔回了地上。“扶我好么,我还想要”,她起身,后退一步“你过来找我,爬着过来”,说罢将地上的双拐踢到了更远处。他吃力的撑起身子,不肯爬,双腿瘫软在地板上,他知道,她又想羞辱他了,好多次,云雨过后,她都要求他在地上爬,可是他不想,不愿意,她也一直都没有得逞。

    地上的男人低着头,光着下半身,气氛一下子凝固。女D气急了,一脚踢到他的残腿上“瘫子!你倒是爬啊!离开双拐你不爬干什么?!给老娘爬过来!”,莫大的羞辱,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她的玩物

    “把裤子给我,双拐也给我吧,求你”,地上的儿麻男低着头说。

    女D停止了攻击他,一把丢过去他的裤子,走到远处把双拐踢到了他手边能够得到的地方,关门进了卧室。

    钟先生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地上挪到沙发上,沙发很低,他穿好裤子,想要站起来,这是何等难事对于他这个双腿小儿麻痹来说。

    他架着双拐下楼,然后打车回家。一路上,脑海里都是今天竹影蹲在身前想要扶起她的画面……


    。。。。。。

    徐教授今早因起晚了赶着出门,因此平时穿在两条残腿上的长腿丝袜都来不及穿,而是七手八脚的给两条残腿穿戴上支架,再将鞋往小脚上一套,就匆匆出门了。在讲了一天的课之后,支架上勒得紧紧的绑带,已经磨破了她两条大腿内侧和膝盖周边的皮肤,而且沉重的支架拖得她的腰难受极了。晚上下班,她在办公室脱去了支架,没有支架的帮助之下,她只能将肘拐换成腋杖。但说实话,拄着腋杖的她也根本走不了几步。晚上九点,同事们都已下班回家,她才趁着楼里没有人时,一步一步拄着腋拐出来。地砖很滑,她吃力的伸出右侧拐仗,借势把上半身中心依到右拐上,然后双手撑着拐杖扶手,用胸部和腰部的力量一拧,稍微点地的双腿被轻轻带着往前挪动了一小步,双脚此时平行的搭在地面上,脚后跟擡起,脚尖向后,双腿被“拖”过来,甚至来不及调整,她立马要把另一只拐杖划到两只脚中间,左拐“跟”上之后,稍微扭了下屁股,稳了稳身子,再迈出下一步。不到20米的走廊,她用了六七分钟。走到她的手摇残疾车边,坐上车对她来说是个更吃力的活,她需要架住双拐的同时,一只手抓住手摇车前面控制方向的部分,一只手肘支住座椅扶手,用左手拎起来左边的残腿,搭到踏板上,然后左手撑住椅子,使劲提向上提身子,这一步是最难的,今天她发了三次力都没能提起,就像上次她的鞋下台阶的时候被拖掉了一样,她无能为力,架着拐使劲的悠身子,每次脚丫子都碰到地上的鞋,鞋子被踢来踢去的,但是残腿就是没有办法,脚踝也只有很微弱的力量,使劲全力也没能把鞋子拨弄一下。要不是路人帮忙,她不知道还要在那里尴尬多久。

    不远处学校在建的工地上,黑暗中两双眼睛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小儿麻痹的女人。

    “东哥,这女教授其实挺漂亮的”
    “嘘,别吵~”

    草丛中贪婪的眼神,注视着路灯下徐教授丰满的胸部,当看到她努力几次,都没能把自己拖上手摇车,撑着双拐使劲向上提自己的身子的同时,胸部双峰也被双臂挤出了完美的球型,以及那涨红的小脸,这男人身体内的血沸腾了。徐教授好不容易把身体提到了车子上,双腿呈交织状拧着拖在脚踏板上,她坐正了身体,搬开两条残腿,分别放在两边的脚踏板上,把双拐放到旁边挂好,摇着车把手准备离开。回家的路有一条近路,绕过学校后面的小山和人工湖,从后门出去不远,就到了教师公寓。

    她摇着手摇车往回走,并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两个饿狼般的眼神,一直尾随着她。当经过人工湖时,这个时间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突然从路边窜出一个人影,看着坐在手摇车上的徐教授。她慌了,急忙往后倒车,一双手顶住了椅背。回头发现,后面同样一个男人色迷迷的看着她。两个男人盯着她看,如同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徐教授害怕极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啊~”

    徐教授被后面的男人捂住了嘴,死死的按着。前面的男人饿狼一样接近, 坐在手摇车上的她,就这么被推进了小山后面的角落。山后面是高速公路,再往后是这座城市的护城河。男人解开她胸前的扣子,双手抚摸上她轻点着踏板的脚,尤其她那自瓢鞋绑带之间高高隆起的脚面,她试图挣扎,却一直被按在轮椅上。

    “松开“,前面的男人命令道,后面的男人松开了双手。
    “救命啊!”她喊着,声音害怕得颤抖
    “使劲喊,瘸子“
    “救命啊~有人吗?救命~“她换乱的喊着,她试图推开身下男人摸索上来的手,却丝毫没有推动。强壮的男人任由她挣扎,在手摇车上她的挣扎显得多余且无能为力。

    “别碰我!不要,拿开!不要!放开我“她一直嘶喊着,在手摇车上不知所措。

    男人的手已经攀到了她萎缩的双腿内侧,另一只手抓住她两只手,粗暴的开始亲她,她的嘴里哀求着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好吗?为什么要欺负我?求求你…我是个瘸子啊!求求你!放开我!“

    男人手伸到了她下面,两根手指用力捅了进去。。。

    “啊!”她下体突然撕裂的痛“啊!求求你,不要!不要碰我!”

    男人的手使劲抠着她的下体,令她觉得好疼,开始疯狂的挣扎,使尽浑身的力气向推开他。男人突然一松手,徐教授顺着推攘的力气,一个不稳摔下了手摇车。她被一只手拎起来,瘫软的一双残腿无助的被拖在身后,她被拖到了更深处一个大石头后面。男人扑上来,她拼命的挣扎着,衣服被瞬间扒光了,男人用粗暴的双手揉捏着她丰满的胸部,死死的把她压在身下。(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扇了她两巴掌,

    “瘸娘们儿,我跟着妳很久了,不能光让那医生小白脸占便宜,让大爷也尝尝妳这个残废。”,此时他已经拿出了下身那根棍子,硬硬的顶在徐教授的下面。

    徐教授害怕极了,拼了命挣扎着,但不论她怎么扭动身体,两条儿麻残腿依旧死死的毫无动静。

    “妳这娘们儿,原来下半身不会动啊,没想到(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妳这么容易”,他一只手掐住她两只手腕,另一只手上下揉捏着她的双峰。裙子里面的内裤被轻易拉下一些,他就粗暴的进入了。她疼得直哆嗦,被死死的压在身下,男人捅着她的下面,每一下都致命的疼,

    “老子要是把妳跟那小白脸的照片,发你们学校会怎么样?”
    她瞪大了眼睛“不要!求求你了!千万不要!”
    “那妳就给老子听话!”

    说着把(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从下面拔出来,直接捅进了徐教授的嘴里面。他骑坐在她胸部,不顾一切的使劲捅着,徐教授此时无法叫喊,瘫痪的下半身更是没有丝毫动弹,直到他在徐教授嘴里射了出来。然后满足了站起身,转到了石头后面。徐教授哭泣着,挣扎着坐起来,她下面好痛,不停的发着抖。这时另一个男人走过来,她惊恐的看着他,不出所料,那个男人把她翻过了身,从后面侵犯了她。

    “瘫子,哥还没玩过教授呢!”

    两个男人要她爬给他们看,让她做各种姿势,前前后后干了她四五次才离开。完事后她被丢在杂草丛里,看着两个男人离开,她无助的说:“你们…能把我抱上车吗?”

    两个男人回头,“…我自己…上不去…”,他俩邪魅的笑着,一个男人拎起她,把她翻到了手摇车里。

    她整理了衣衫,下体已经肿得涨涨的,她坐在手摇车中,眼神空洞的望着后面的高速公路。一个小时以后,她摇着车子向家里走去,是的,她回家了,没有报警,她怕其中一个匪徒如果说得是真的,那些她跟王医生约会的照片一旦发到学校,整个学校从同事到学生,她不敢想会是激起什么样的浪潮,她会被辞退、毫无颜面的被在众人面前扒光。她甚至能想到那些尖酸刻薄的话:

    “那个瘸子,别看是个儿麻,风骚着呢”。。。。

    她不敢想,因此,她不敢报警,只能哑巴吃黄连,咽到肚子里去。。。。。。

    等徐教授回到家里,丈夫已经睡着了。钟先生已经习惯了她晚归,他知道她故意躲着他,回避着他。其实他对妻子不是没有欲望,那是一种心理上更健康更正常的夫妻生活,至少,她不会像女D一样,以他的重残取乐。

    徐教授没有架起双拐,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站起身了,只能在地上蹲行。她的蹲行比一般儿麻女人更艰难,因为腰部没有力气,她只能在地上蹭着,用捉着两只瘫脚来交换移动双腿。一进了家门,她就索性换成了爬行,一双不听使唤的瘫腿,就这么像蚯蚓般的给拖在身子后面。变形的脊椎使得她的屁股很翘,因为腰是向前塌进去的,是重度儿麻的标志。儿麻的双腿拖在身后,随着双手的交替一摆一摆的,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只海豹一样。这个时候如果王医生在旁边,一定会精虫上脑的!她真的太完美了,是男D梦寐以求的儿麻女的身材:胸大、腰细、双腿重残。徐教授用手去拧卫生间的门把手,她还是有些吃力的,爬进去放水,并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弄进木桶里。这个木桶是她和丈夫一起看好的,普通的浴缸太滑,腿脚不便的他们容易跌倒。她把自己泡在木桶里,清洗好下身,望着升腾的热气,看着自己漂浮在木桶里的一双儿麻残腿,眼神泛着空洞——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遭受这些?”她心里恨的痒痒
    “这副残废的身体,还要带给我多少创伤跟耻辱?”

    她觉得刚刚被侵犯时,自己就像一个动物一样,被当成发泄的性工具。她摸着自己肿胀的下体,内心回想起被猛兽般的利爪不停的抓挠一样。她多希望又个男人能够爱她、保护她,而卧室里躺着的男人却没有这个能力…她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段婚姻?难道只为了世俗之见吗?她不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她只是个儿麻、只是腿残疾,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淩辱…

    沐浴完后,她拖着残缺的身子,艰辛的爬回到卧室,准备上床。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熟了,他的双拐放在床头,被子下半截似乎是空的,那是他萎缩的双腿。她试着跪起来,要往床上爬去,但由于他们的床不矮,甚至比正常的床还要高一些,因为夫妻两人双双腿脚不便,都要坐在床上撑起双拐的缘故,太矮的地方他们是站不起来的。因此徐教授努力了好几次,但无论她再怎么咬紧牙关费劲全力,却始终都没有成功,只有让全身脱力的自己更加疲惫不堪罢了…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她。黑暗中,她看见了丈夫的轮廓。借着他的臂力,她终于把自己给弄回到了床上。

    钟先生搂过来她,关心的问“怎么不拄拐?”
    “呼…累了…没有力气站起来…”

    一整夜,徐教授都没有阖眼。身边熟睡的丈夫,他上半身抱着她很温暖,但这温度直到腰部就消失了,下面只剩两条冰凉冰凉的残腿。她伸手去摸丈夫儿麻的双腿,又立马缩回来。她希望有一个会走路的丈夫,能让她感觉到如王医生那样汩汩的生命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20-7-5 18:51 , Processed in 0.082129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