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32|回复: 19

[正在更新] 怪怪女郎合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83

帖子

2524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2524
发表于 2020-7-21 21:5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本文为怪顎龍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http://www.mucanzhan.com/thread-44579-1-1.html
本帖最后由 怪顎龍 于 2020-8-4 20:12 编辑

一、都市傳說:非典型治療師

作為一名賞金獵人,我曾經在街頭直接面對過暴力犯罪、槍戰、搶劫這些,都沒有退縮過,自己的心臟應該是足夠強的。
但在個人生活上,我發現自己還是太脆弱了。最近時常覺得生活空虛不知如何是好,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上出了問題,但檢查告訴我一切正常。這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苦惱。
我那很久不見的良師兼摯友˙露西在網路筆談(FB和IG應該算筆談吧)得知我的麻煩後,他推薦我去看看非典型心理治療師小葵,有這麼一種職業嗎?我在心裡問著自己,我真的對它毫無印象。
好吧,雖然職業習慣讓我成了懷疑論者,但進行一次初步診斷的花費還不算貴,看在朋友大力推薦的份上,我有點勉強的進行了預約。
憑非典型治療這字眼,把診斷地點放在這位治療師的家裡好像也不奇怪,但有著頭像的確認預約回件中還夾帶了一張魔法加密門卡,就讓我有點驚訝了。
那一天我開車到了一座市郊的別墅前,用加密魔法卡把車停進了車庫,然後我開門走進了大廳,再轉到了左邊的客廳。
她在客廳沙發上等待著我的到來,我們一見如故,準確的說,是她非常討人喜歡。她是一個很~~~~嬌小的女人,或許有必要特別強調這一點,因為她的身高約僅80公分。她並不是那種先天的侏儒症患者,三圍與軀幹的尺寸和比例,完全符合審美的標準。衣著也是袒露腹部的無肩帶短衣和短褲。
影響她身高的最主要原因在於她完全沒有下肢,她身體的底端就是她的性器。
但不止於此,她也完全沒有手臂,她軀幹上唯一顯得突出的東西, 就是她那對充滿彈性的柔軟巨乳,其他地方也都是平整而光滑的。
我對她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一開始我們是並排坐著的,沒多久我就欣然地接受了她的提議,讓她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面」對著我。
這與其說是初步診斷,不如說是兩個人在相互了解。
對她建議我做的事情我都照做了。她讓我帶她到我的住所同居了一個月。
在相處的過程,我學會了如何與她溝通:因為沒有發聲器官,她會從軀體頂端的兩個洞有節奏的吐氣、或是扭動身軀擺出特定的角度以表示字母,來湊出完整的句子;同時她也缺乏聽覺與視覺器官,儘管可以用骨傳導來勉強填補感官缺失,她仍然更喜歡對方直接在她的肌膚上滑動寫字。
沒錯,雖然預約文件上有她的頭像,但是她現在是無頭的光滑軀幹。
我知道了我最感興趣的,她為什麼選擇了這種職業?她告訴我這只是個偶然,出於一場牽涉到兩個家庭的不幸事故。
在她十二歲時,她和父母去附近的森林野營,但在歸程時不慎讓MW(一種車輛)側衝了出去,燃料燃燒引起了大火,受傷的父母親叫非常幸運沒有受傷的她離開火場,當然能設法找到人救援更好。
她在離火場不遠的地方,意外地看見了自己的鄰居邦迪正在那裡野營,雖然兩家人很少交往,但他在得知情況並報警後還是率先去救援了,他要傑西照看一下他的妻子。
「她喝醉了嗎?」我在她的軀幹頂端寫道。
『不,她只是和我現在一樣。』小葵愉快地回道,『實際上當時的我還不知該如何照顧好她,雖然她的年齡比我大十幾歲,但身材比我還小。當時她沒有穿衣服,讓我用毯子裹住她把她抱到外面去,其他人還以為我抱著的她是小嬰兒。』
遺憾的是小葵的父母與熱心前往救援的邦迪都喪生於這次意外引起的山火中。在聯系到小葵的祖母前,她和邦迪的妻子暫時地住在了一起。
『我倆在一起過得相當愉快,她教會了我許多東西,甚至向我年邁的祖母表示願意資助我在家學習來完成學業。我也比較喜歡,祖母尊重了我的選擇。』
『直到我讀大學前我們都住在一起,她又重操舊業了,那時我才知道她曾經是一位非典型心理治療師。我向她學到了許多相關的東西,直到我快從學校畢業前,她離開這裡旅行去了。』旅行?這可真有一套。
「我想,她給妳的影響是巨大的?」我問道。
『是的,正是她的影響,我大學時便決定自己以後也要成為一名治療師。』
「然後妳是怎樣做的呢?」
『首先,我決定像她曾經做過的那樣。』小葵從食道口噴了長長的氣,『邦迪夫人告訴我,需要她們的客戶絕大部分都是些神經質的人,他們的情緒會變得極其敏感。而作為治療師,應該要能盡快地消除他們的這種敏感,讓他們感到安心,情緒穩定下來後他們才可能開始接受我們的建議。為此,在執業幾年後,邦迪夫人決定切除她自己的肢體與頭部,以盡可能迅速地消除客戶的敏感情緒,根據我當時的觀察她的效果確實很好。正因為在學校時我已經做出了決定,因此我畢業後沒有猶豫,立即請求醫生切除了我的全部肢體。』
「妳沒有考慮過有所保留嗎?」
『沒有呢。但是這麼做的效果你也是知道的,我可以更快地給客戶定下治療方案,而且更容易被接受。』
「為什麼會有這種效果?」我問道。
她只是往後伸個懶腰,『如果你來抱著我,你會怎麼想?』她示意我來抱著她。
我把她抱在懷裡,沒有肢體的身軀感覺非常嬌小而可愛,肌膚、胸脯、臀部的觸感也都很美妙。
「感覺棒極了。而且不用對上眼光。」我並不只是恭維,這感覺和我先前抱著她時是一樣的好。
『所以你的情緒安靜下來了,』她好像在笑,『你知道我不會對你產生任何威脅,所以即便在我如此親近你的時候,你也沒有任何緊張感,不是嗎?』
「是的。」
『所以我和邦迪夫人都選擇了切除肢體與頭部,因為它有利於我們的工作,不是嗎?』 我一邊點著頭,一邊把她放回到我身邊的沙發上。後來我發現她的客戶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多。
『你知道的,出於我自身安全的考慮,新客戶要通過背景審核,所以我的客戶不會太多的。”
「為什麼我沒這種印象?我記得我沒有向妳提供過類似的東西。」
『因為你是你的朋友介紹來的,她為你做了擔保。』她『語氣』溫和的解釋。
「咦,有這樣的朋友真是太好了,」我感激自己的那位朋友,「如果也有妳這樣的朋友……」我感到有些不妥,聲音忽地變小了。但她似乎已經聽到了。
『你可以爭取。』
或許別人來看只覺得她是一團肉,但我仍然覺得她是個俏皮的美女。



二、收藏

小葵有收藏的愛好,只要上到她別墅的二樓,任何訪客憑自己的眼睛就能毫無困難地得出這個結論。
因為沿著二樓的過道,沿途的牆壁一路上都掛著她的照片,確切的說是她旅遊時的照片。除了早期的照片外其餘照片都是別人幫她拍的,因為失去肢體後她已經很難再為自己拍出那麼好效果的照片了。當然其中也有一部分是我拍的。
她喜歡展示自己的形體,所以在這裡挑選出來展示的,都是泳裝照。
她拍照的體態都很端莊適當,泳裝的品味也保持著時尚而不低俗,不過仍然十分鮮明地展示了她形體的巨大變化,雖然她想避開公眾注意(有用隱身魔法)。
在我給她拍照的時候,我可以感受到她對自己獨特體形的羞澀與刻意。
如果難得地找到一處幽靜的海灘時,她會請求換上一套極小比基尼泳裝,以最好地展示自己的形體,從各種角度和遠近拍上幾十張照片,直到心滿意足才會下水游泳,她真的會游。
通道的收藏不只是掛著的照片,還有擺放整齊的多個玻璃櫃,裡面是她在旅遊時買下的紀念品。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包括我,她總是固執地堅持著在旅遊地的商店裡購買漂亮的鞋子、手鐲和手表,購買它們總是讓她十分開心,所以我也沒怎麼反對,甚至在帶回到這裡時,我還會在她的指示下把它們擺放在適當的位置。
在玻璃櫃的正中央有個小匣子,裡面放著她那被切除下來的頭。那顆頭顱有著青黑色的短髮與端正的面孔,看起來像是寶塚一樣。
它們按照時間順序的排放著,從她大學起到現在。
在空閒時,她喜歡慢慢在地板上蠕動著「欣賞」整齊排列著的它們。
我總是忍不住在想她在打算著如何處理它們?但我想,軀幹正面朝著那些收藏品假裝自己在「看」時嬌小的她,看上去真的很可愛。


三、適應訓練:行動

我承認作為小葵的朋友還是不夠格的,因為職業緣故,讓我很難找到完整的與她相處的時間,但她也並沒有回絕我。
但不管怎樣,如果有合適的時間我還是喜歡去與她見面,即便只是朋友,和她相處也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
在星期二的上午,我又一次進入她的別墅內。
現在是她的工作時間,所以我也見到了瑪莉。
她們兩個正靠著一樓牆壁邊的鋼管緩慢地蠕動著前行。
有經驗的治療師在指導著她那還缺乏行動經驗的學生。
感覺到我的腳步聲,她們停下來靠著鋼管略微扭轉了身軀使軀幹正面朝向我。
是瑪莉允許我在這種場所出現的,當然前提是我保證不泄露她的個人隱私。
盡管瑪莉在這裡已經出現有兩三個月進行康復訓練,我斷斷續續也見過她幾次,但她和我見過的其他客戶一樣,並沒有留下特別的印象。
她們繼續著她們的訓練。
『親愛的,我懂妳的心情。』在鋼管開始變得向上傾斜的地方,小葵用軀幹靠著瑪莉讓她安心,『只需要保持穩定的步伐,這一個會有些困難。』
她示意著稍後瑪莉必須登上的斜坡。過了一陣子,瑪莉在指導下蠕動著登到了斜坡的中間,在那裡她停下來休息,讓自己喘急的呼吸變得平穩一些。
『嘿,妳教會我做太多事情了,』瑪莉略微轉動軀幹,以軀體碰觸向小葵說道,『我從來沒夢想過自己還能夠繼續做這些事,盡管我現在已經成了一團肉了。』小葵只是靜靜吐氣來作為回應。
『嗯,我明白對我來說無論做什麼都不再是輕而易舉的了,哪怕是最簡單的事情:走動。』瑪麗一邊緩慢地繼續蠕動著沿斜坡向二樓前行,一邊說道。
『是的。』小葵晃動胸部代替不再有的頭,『妳有沒想過當初為自己保留哪怕是一點腿部殘肢,行動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辛苦呢?』
“沒有。”
瑪麗微笑著說道,“我想,妳應該也能理解,畢竟我們做出的是同樣的選擇。”
這兩個完全沒有任何肢體與面孔,只剩下光滑軀幹的女人仿佛心意相通的從軀幹頂端的兩個洞噴氣,就像是咧嘴笑那樣。



四、適應訓練:進食

不單是行動,即便是進食,旁觀也是很有意思的。
我曾在客廳見過小葵是如何進食的、以及如何教導學生的。
『我吃掉這坨後,妳再來吃這坨』,趴在地板上的小葵對同樣趴在地上的瑟雷娜以噴氣的方式「說」道。瑟雷娜是狐人族的女孩,同樣是無頭人棍,但屁股上的狐狸尾巴證明了她的種族。我有在櫃子裡看過她那顆已被取下的頭顱,雖然有點土裡土氣卻有著鄰家女孩般的親和感。
瑟雷娜的肚子咕咕叫著,似乎是渴望著吃上一口擺在她面前不遠處的馬鈴薯泥。
『現在,妳應該學會只需要別人極少的幫助,便能自己進食。』
治療師扭動著自己的臀部,一寸寸地向疊有一片片三明治的碟子前進著,她向下探出自己曾是脖子的軀幹頂端,這使她巨大的胸部受到擠壓,快要從她的運動內衣上緣泄露出來了。
當她爬到碟子旁邊,用食道口對準薯泥,牢靠地將它吸進食道時,她的呼吸孔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
瑟雷娜身體貼著教師的肉體去感受教師的肌肉動作,驚奇於她的教師所展示出的靈巧。
小葵極其自然的用食道口吸食薯泥,就像海參一樣,而且她似乎可以用食道來進行一定程度的咀嚼,就不知道她嚐不嚐的到味道。
瑟雷娜自己盡力地保持背部的收縮,她的胸部雖然沒有像她的老師那樣大,但也幾乎溢出了她的緊身背心上沿。
『瑟雷娜……』小葵呻吟著要集中她學生已分散開的注意力。
『哦,對不起,小葵老師!』瑟雷娜瘋狂地像蠕蟲一樣以她的方式以毫米單位向前,最後對準薯泥的位置吸進食道口。
這時,小葵稍稍抬起軀幹前端,伸展並扭動著來緩解緊張和壓力。
『妳要看著我,親愛的,』她鼓勵著瑟雷娜。
然而令她驚訝的是這個新失去肢體和頭顱的女孩沒有保持著住堅定的吸力,薯泥在重力下開始像蝸牛似的滑落下來。
瑟雷娜抽搐和扭動著試圖從疏失中挽救她的薯泥。
她的搖晃和突然的移動只是使薯泥進一步滑落直到最後掉了下來。
幸運的是,她的胸部推動碟子提前接住了薯泥。
瑟雷娜失望的低下她的肩膀,帶著最大的歉意貼著她的教師。
一道粘稠的美乃滋痕跡已經留在了她的胸部,襯衫和墊子上。
『妳似乎成功地吃掉了一半,』小葵歡呼一般的噴氣,『如果我還有手的話,我會為妳鼓掌!』她開玩笑地說道。女孩傷心的臉色轉而皺起了眉頭,『我的……背…疼…』她含糊地噴氣說道。她使力過猛,腰痠了。
小葵咯咯的笑著『這是正常的,親愛的。這是妳身體訓練的一部分,我們休息一下,好嗎?』她安慰著她那煩惱的學生。
瑟雷娜放鬆了一些,因為她的教師似乎以某種方式理解了她的困境而感到部分緩解。
在感受著小葵演示如何吞下薯泥而不留下痕跡後,她再次把薯泥緊緊地吸起。
瑟雷娜發現自己再度面臨著另一項任務,她曾經認為是理所當然的進食,現在卻不得不要重新耐心學習它。
小葵咯咯笑般的噴氣,在瑟雷娜將薯泥一坨坨雜亂地吞進肚裡時。
這一次,瑟雷娜感覺沒那麼緊張。她很享受這些。


五、正職

在約定的時間,我坐著無頭人馬妹子拉的馬車前往魔獸保育基金會的本部。我是可以飛行啦,不過有車搭的話何必費力飛行呢?
「你也總算找了個普通工作呢,想定下來了嗎?」坐在我身旁的小百合問我。她是夜叉,生來就沒有四肢,現在是被我摟在懷中。
「因為想陪在妳們身邊……這答案如何?」
「唔哇,好像在搭訕似的。」小百合賴皮又不失端莊地回嘴,車內頓時充滿快活的氣息。
『就是這裡沒錯吧?』貼在無頭人馬背上的螢幕,顯示出她想講的話。
她們並非自願變成這般模樣,而是以前人魔大戰時被無良人類改造的,她們被移除頭部和六條肢體,被當成各種機械的生體CPU拖入戰場,悲慘的是效果還很好,於是一時之間許多模族被這些機改人馬痛擊,製造大量傷殘。
只不過現在就有些性癖古怪的傢伙自願變成這副模樣就是了……
我準時來到會客室。她──克蕾雅似乎正在整裝,還沒出來。
因為小葵向我談過克蕾雅的許多事情,我對她已經不算陌生了。
克蕾雅的體形和小葵極其相似,尺寸偏小的小可愛和裁減過的牛仔褲展示出她軀幹光滑而富有曲線美的,和小葵一樣完全不像是曾經有過四肢和面孔。
只是這打扮不像是董娘就是。
她的頭和四肢,跟那些無頭人馬姊姊一樣算的上是戰爭的犧牲品。
她曾是個毫無背景卻頗有能力的夜叉軍官,大約三十歲時就當上了中尉,成為統帥一艘空中母艦的指揮官,負責指揮部隊行動、MS的維護和出擊、傳達上面指令或投降等等重要工作。據說她個性挺S的,有時以操手下的小兵們為樂(雖然不會太過分)。
只是在六百年前的某場大戰,因為傷勢過重又加上三度感染,船醫只好截去了她的四肢與頭顱,將腦部及中樞神經凝縮收進胸腔、調整肺臟大小、重造部分肌肉,這才讓她活下來繼續指揮戰局。
戰爭結束後接著就是瓜分利益,部分貴族將官對這位小女孩輕而易舉地繼承全部遺產相當不滿,雖然在法律上他們沒有任何辦法,但他們暗地裡通過各種威逼恐嚇的手段,還是讓克蕾雅同意將絕大部分的賞賜分出來平息了事態。
只是這樣分完之後,她自己已經沒剩多少財產,又沒有手腳能跟那些贓官打架,她只好隱居於飛行機能故障的飛行母艦。
在為時兩年的復健,包括以魔法彌補感官不足,以及如何在不用魔法的狀態下以這副軀幹過日子,她便以母艦作為本錢,在數位舊部的協助下開始了瀕臨滅絕魔獸的保育事業。
瘦死的駱駝畢竟比馬大,行將就木的帝國遺產還是能跟先進的新興勢力打打對手戲,撐過了前面七年後總算平穩上路,直至現在。
現在這艘母艦作為基金會的本部駐留在南國的海上,時至今日已經沒多少人認的出來這曾是過往帝國的遺產。
然而近兩百年來,她當年的舊部一一離世,逐漸沒人能跟她談心,所以她尋求小葵的諮詢。
「這是臥室呀,怎麼約在這裡呢?」小百合從我的懷中跳下來,屁股一扭一挪的四處蠕動。
這間臥室風格有點像是某種科技的實驗室,牆上掛有許多巨大的電腦屏幕,她可以用生體電流來進行控制。
刷刷,從紙門塗裝的艙門那邊傳來屁股在地上拖動的聲音。
門打開了,可是……
「娘!?你這是!」
她現在是完全赤裸的,光滑無毛的私處與碩大的奶子全部袒露著。不過最大的問題不是她裸體,而是她躺在由無頭無臂的拉米亞推動的餐車上,全身蓋著生魚片……也就是「女體盛」。
『一點小花樣而已,我的身體好看嗎?』她溫和的聲音在腦內,或說是心中直接響起,因為沒有嘴巴,她是用讀心術和傳心術來彌補。
「嗯,很美…只是有點嚇到…」
『是嗎?謝謝啦』她的笑聲再次從心中響起。
小百合看到自己的母親這麼不怕羞,索性跟著把衣服脫了,現場這下有一個無頭的裸體軀幹和一個有頭的裸體軀幹。
生魚片就是生魚片,除了鮮美之外無甚麼特別之處。我普通的吃完了生魚片,克蕾雅也普通的成了一個光溜溜的無頭軀幹,從桌上扭動我的手上任我撫摸。
小百合看著自己的母親這麼不害臊,不禁鼓起臉頰來,可是也沒辦法。
我這時轉動身上的眼珠才注意到,牆上的屏幕顯示著各種圖片、新聞、以及一些即時信息。賞金獵人的職業習慣讓我很快就歸納出這些大都是與她的基金會相關的內容。
「妳現在也參與它們的管理嗎?」我把托盤放在她附近的矮桌上,我知道她曾是基金會的第一把交椅,現在的她已經退休,只是它的第八大股東。
『算是,我現在已經將位置傳給徒弟,不過我還是會在意。』
我摟著光溜溜的小百合坐在她身邊看著屏幕。因為克蕾雅沒有眼睛,電腦已經改裝成當她坐在指定的位置時,電子訊號就會將圖像跟聲音傳進她心中。
可能是有人陪在她身旁聊天,她的心情變好了不少。
這個工作還真不錯。以後賞金獵人大概會變成副業了。

六、新家

「呼,總算把家當都搬好了。」
我正式接下基金會的整備人員這個正職,現在要把家裡的行當統統搬到基金會(航空母艦)的房間內。
反正空間不夠用四次元百寶櫃就好了,還附帶幾間鍛造工坊跟武器室。
正好在處理掉SJW之後接好這份工作,感覺莫名清爽。
最近老有些莫名其妙的傢伙號稱要搞平等,也不自己搞一齣戲偏要指指點點,摻雜一堆狗屎爛蛋的劇情不說還硬要加LGBT蝦毀的,把文藝圈搞得一團糟。我上周才用社群網站循線找到那夥人聚會的地點將那些混帳一個個用影獸消滅掉,真是如同穿著新內褲迎接元旦的早晨那般叫人爽到不行啊!
我揹著家當走在船艦內的走廊上,跟常碰上的兩個同事(兼司機小姐)打招呼。打招呼的方式是在地上連續敲擊三下,因為兩位人馬小姐和拉米亞小姐都是無肢無頭的,只是不知是戰爭傷害、意外事故、還是個人癖好自願改造的。
拉米亞本來就有分有一對手臂、多對手臂、或是沒有手臂的個體,眼前這位但任克蕾雅秘書的拉米亞姊姊似乎是本來有多對手臂的個體,不知道是怎麼丟掉的。頭部也早已沒有,只剩留有兩個孔洞的脖子殘端。光看脖子也是很可愛啦…
「唔,到了。」
我抵達了自己的房間,不過裡面已經有一個軀幹豎立在那了。
她和克蕾雅一樣無頭無肢,不過她有穿衣服:她穿著像是賽車女郎般的貼身小衣(我知道這個詞是專指內衣,可是真的很搭),白皙的肌膚都毫不吝惜的嶄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肉感的肚子、豐碩的巨乳、柔軟的腰線和無腿的臀部全部露出,基本上就是只遮住三點而已。
不過,她的胸部除了胸罩還纏著一片裁減過的白衣,上面繡有特別的花紋。
她是死靈法師兼賽車女郎的泰瑞莎。我曾有廳小葵說過她是在三百年前獵巫時期被牽連才失去頭部和四肢的,當時的宗教裁判所腦袋都裝了些啥啊。
難不成是跟現在的SJW一樣嗎。
我跟泰瑞莎稍微寒暄了一下,她其實可以用死靈法術彌補不再擁有的感官,不過這裡不會魔法的也不少,所以她也有去學以軀幹動作表達意思的軀幹語言。
剛才提到死靈法術,B級片不是常有那種一隻手在地上爬,你罵它還會跳起來掐人嗎?就跟那是一樣的道理。詳細原理雖不明白,總之能用就用吧。
因為是船艦內的宿舍所以結構很簡單,就是嵌入牆壁般的床鋪、床頭櫃、小抽屜、小型衛浴設施、可以收折於牆面上的書桌。一班的船艦通常都只有公共衛浴,由此可見這艘船的等級和品質有多高。光看這艘前戰艦也可以窺見當年帝國的殘光呢。
只可惜凡事總有終結的一天,帝國業已消亡四百年有,現在除了史學家和歷史系的大學生以外大概沒幾隻小貓還記得它曾存在於這片天空之下。
當真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地若有情地亦……掰不出來了。
這樣不會浪費水嗎?有夠叫人擔心的,就算可以用海水來提煉,排放廢水也是個問題啊。
總之先放個東西就去洗澡吧。我把內有工坊、武器室、雜七雜八儲藏室的壁紙秘密基地貼在牆上,給房間稍稍做打掃後就先去洗澡了。
是說以單人房而言,這間房間也未面太過寬廣了。即使是以拉米亞或人馬的尺寸而言也是。我也不是多高階的職員啊,還是說這艘船的房間就是這個尺寸?若是這樣那當年的帝國還真是強大啊。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83

帖子

2524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2524
 楼主| 发表于 2020-7-22 20: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怪顎龍 于 2020-8-4 23:07 编辑

收錄小插曲

無頭無肢青年(這個傢伙是「我」在地下城的合夥人)

某座靠近地下城的城中,名為瞬的青年老樣子在早上七點多醒來。一切都沒什麼變化,應該還可以啦。
下半身傳來的壓迫感,提醒他現在是趴著睡的。於是他向後拱起將胸腔向天花板抬起,纖細但有力的背部肌肉隨之繃緊。做了幾下仰臥起坐後,放鬆上身肌肉,開始輕輕地左右扭動軀幹,並同時略作旋轉。接著他使力把屁股壓入床墊,試圖讓自己完全沒有手腳的軀幹翻面。
已經相當長一段時間了,有時候仍覺得像場夢。不過他總算適應通過肌肉和骨骼的運動,以及皮膚對空氣的觸感來感覺自己的新形狀。他的屁股在床墊上掙扎著,左右搖擺著自己,輕輕地翻過身來。他已經找回了原有的獨立性。
現在瞬意識到涼被已經從自己身上滑下,僅僅蓋在早上常常硬挺著的那話兒,他輕搖那根把被子抖掉。接著他深吸一口氣,然後收緊腹部使自己向前挺起。他在床墊上稍稍打滑,因為很輕,這突然的動作幾乎使他像陀螺般側身轉出去。從壓力和溫度的變化中,他意識到自己現在正裸著身子「立」在床上,或者說是「坐」在床上。
他再次扭動軀幹,確定自己在床墊上的相對位置後便彎曲上身以將自己向左推以便下床。
瞬扭動著屁股調整角度,這樣就可以感覺到床墊底部下方的邊緣。他屈伸背部左右搖擺,一步又一步……直到感覺到自己那根早上醒來時總是(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的有「往下掉」的感覺及時停下。
他稍作停頓然後像毛毛蟲一樣起伏,然後輕輕一跳。他的軀幹在半空中使力晃動以保持直立,當自己跨下的大傢伙頂到地上時的那瞬間,他便輕輕地向後仰用屁股碰地。雖然床鋪離地板有相當的距離,但熟練的動作使得瞬即使無肢亦能輕鬆著地。
他照常成功垂直著地,只是今天似乎是有點判斷失準。他突然向前趴倒在地板上。他嘆了口氣,因為沒有任何能阻止自己摔倒的手臂、殘肢、甚至是肩膀,所以他已經習慣了翻倒,至少他沒有頭能用來磅的一聲。
是的,瞬不只是沒有四肢,連頭顱和脖子都沒有了。
由於感染了食肉菌,他被截去了全部手腳,這還不夠,由於臉部與骨頭也嚴重毀損,他的大腦和脊髓被以不明的手術凝縮放進胸膛內,然後全部頭骨、臉部和頸部都被切除丟棄。他再也沒有臉了。現在他的胸腔頂部只有一條淺淺的圓形曲線,延續著由肋骨構成的軀體輪廓-實在是詞窮了,就稱為「上端」吧。瞬這麼想著,從食道開口吐了打了個呵欠。
只是呢…重建人工肌肉的傢伙不知道在想甚麼,在可以擴張、閉緊的食道開口與呼吸口兩側弄了兩瓣肉,說是增強水中閉氣用。實用是實用啦,可是很像女生的那裏欸。
還有在治療時可能是為了方便照顧,他全身的毛髮都被去除,所以他現在是一塊身高只有九十幾公分高的無毛肉樁子。像自己這樣的傢伙似乎不算不常見,現在生活的這座城市早就見怪不怪了,自己小時候也看過。似乎是過往時代的帝國囚犯,只是沒想過自己也會變成這副模樣。
瞬收緊腹部肌肉來使屁股向上彎曲,直到它們經過胸腔頂部,感覺到自己的那一根垂到自己軀幹上端,宛如一團圓球那樣後,他轉移重心,以慣性再次使自己直立起來。他靈巧的再次挺直身子起來,正如自己預想的那樣,安全地用胯下的大劍撐住了自己安全直立而不致於再次跌倒。
早上的例行工作才剛剛開始。他感覺到強烈的便意和尿意。因為這個軀體不需要太多食水,兩三天才會上一次廁所。偏偏現在,便意和尿意一起襲來。
小改造(增加肉體柔韌度的)與鍛煉彌補了肢體丟失,對觸覺和觸覺的意識變得更加敏銳也彌補了感官方面的缺失。當人們在他的皮膚上寫字時,他可以很快的理解意思。他也能夠透過擺動軀幹扭出特定的姿勢以表達自己的意思。
從他目前所在的床到對面的牆壁,約有十公尺。以前這不是什麼問題,但是那是那時。現在他沒有手腳,沒有五官……十五公尺一樣不是一回事。
他輕鬆穿過床和臥室牆壁之間約兩公尺的小腳步。因為瞬壯碩的那話兒貼在地上確保了接地面積,儘管反覆搖晃自己,卻並不需要停頓下來以保持平衡。他靠屁股碰地時發出的震動來確定自己的方向,沒多久就進了廁所。
蹲完廁所後,瞬光著身子回到了房間。他用那話兒貼在地上摸索,不一會兒便找到了自己上工要穿的衣服。他以質感判斷他的那話兒碰到的是剪裁的如布袋一般的西裝。他四處甩動那根,直到摸到內褲。瞬吸了幾口氣,使勁扭動屁股套進內褲裡。穿好內褲後接著用屁股壓住剪裁的如布袋的西裝褲袋讓自己的屁股套進去。最後就剩下設計好的西裝了,他稍微搖動軀幹讓自己輕輕倒下地,探出軀幹上端,直到壓到西裝上衣,透過皮膚觸感確認比較大的那個洞後便向鑽洞一樣鑽進去,然後再用力立起身子來、然後就是輕輕地不停抖動軀幹讓上衣滑下去,感覺到上端有套到比較小的那個洞口(也就是領口)了,西裝就這麼穿好了。
瞬的西裝是露出腹部的特別剪裁款,因為他需要透過對方在自己的皮膚上寫字才能擺姿勢來溝通,所以他請熟識的人幫他剪裁成露腰的款式方便溝通。
他神清氣爽的彈跳著,跳到辦公室的椅子上接上無限魔導網路,等著今天的案子上門。


点评

改得不够好啊,后面几个部分明显是有头的。。。。。。明显是照抄啊!要知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23 02:2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6

帖子

778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778
发表于 2020-7-23 01:20: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更新,希望还能再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1-1 13:54
  • 10

    主题

    61

    帖子

    1998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1998
    发表于 2020-7-23 02: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怪顎龍 发表于 2020-7-22 20:57
    四、適應訓練:進食

    不單是行動,即便是進食,旁觀也是很有意思的。

    改得不够好啊,后面几个部分明显是有头的。。。。。。明显是照抄啊!要知耻!

    点评

    抱歉,本來想設定這個學生是還有頭的,看來把她也修成無頭人棍好了XDDD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23 15: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83

    帖子

    2524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2524
     楼主| 发表于 2020-7-23 15: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aphrodite 发表于 2020-7-23 02:25
    改得不够好啊,后面几个部分明显是有头的。。。。。。明显是照抄啊!要知耻! ...

    抱歉,本來想設定這個學生是還有頭的,看來把她也修成無頭人棍好了XDD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0-3-4 16:39
  • 3

    主题

    148

    帖子

    996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996
    发表于 2020-7-24 02: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了,加油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20-8-5 00:44 , Processed in 0.268646 second(s), 5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