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61|回复: 7

求文 记者故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257

帖子

2511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511
发表于 2020-10-11 22:4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久很久以前的文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3019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3019
发表于 2020-10-12 1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求,感谢各位大佬。好像是一个国王差点被一个女人杀死,然后规定王宫里的女人必须都要截去四肢,一个双腿截肢的记者去调查,结果双臂也被截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6

帖子

1906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1906
发表于 2020-10-12 14:51: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故事


1999年三月


在每次旅程结束的时候,Esther都渴望回到她那安静大气的办公室,她梦到在她的干净的有着一杯咖啡的书桌后面坐下。Esther是一个杂志记者,她到过很多遥远的国家旅行,而且为他们奇怪的文化和奇特的习俗写了文章。她的文章中时常有她自己的相片陪伴。


她在她的办公室享受回来的喜悦,但是在几个星期后又渴望着再一次开始并开始制定关于另外的一次旅行的计划。


这次她正在印度的边缘计划对一个遥远的王国进行一次旅行。她已经收集许多材料,而且她非常好奇的是从所有不同的来源聚集的有关他们的传闻:她正想去拜访的王国被称为罗杰泊,它完全地被山包围了,这一个国家的人不被现代文明影响,而且从没有访客被允许进入。它是国王当政就像12世纪。


使Esther非常好奇的一件事情是: 传闻说在现任国王的面前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健全女人,因为他的前任之一曾经被一个发狂的女人攻击,并且几乎死亡。自从那时以后,只允许不能引起任何伤害的女人在国王的面前为国王服务就成了王室宫殿的一条规则。这些女人的四肢被切断,使得不能引起任何的伤害.


使这个可怕的习俗迷人的,
是女人似乎以他们的截肢为傲。依照Esther已经听到的,女人们学习着并且能很好地应付他们的残障。她们失去四肢后几乎能够做任何工作。

使Esther感到好奇的另一个理由是, 她自己也是一个受截肢手术的人…

Esther在1961年在以色列出生。她是一所特拉维夫医院的两位医生-大卫和米利暗姆的女儿。她是在第十八个生日之前的几天遭到不幸的。她整天准备她的期末考试,并且决定在城镇中心一间流行的咖啡馆和许多朋友度过傍晚。Esther是一个有着浓密黑色卷发的美丽高挑的女孩,她有修长的大腿和一个美好的身材-细腰丰胸。但她对她丰满的胸部感到羞愧,它们吸引了许多注意并且妨碍了她的运动。在以色列这个温暖的国家,她藉由穿着一件大的毛衣来隐藏它们。她时常拉紧胸部试图隐藏它们。她的父母时常斥责她并且告诉她改正她的习惯,他们说她应该以她的身体为傲。

那天傍晚,她正经过一条特拉维夫最忙碌的街道去咖啡馆,当时一个炸弹在街上爆炸了。最靠近爆炸的人当场被杀。在爆炸附近的她的腿被击中,她毫无意识的就跌倒了。 炸弹是巴勒斯坦恐怖份子放在垃圾桶内的。自制的炸弹中包含了开花弹来使杀伤力达到最大效果。爆炸产生了数以百计的碎片,这些碎片大部份击中了Esther的腿。她左边腿伤略高于膝,
她右边腿则稍好。

以色列人很快就送她来到医院。

值勤医生是Esther的母亲。她惊悸的发现她自己的女儿是受害人之一。当她的外科医生同事抢救她的时候,她拒绝在她的女儿身上动手术。其他的外科医生在膝的上面切断了Esther的左腿,缝合了伤口,并使疤痕是在残株的下边和让残株的表面平滑。必须在一个如此年轻和漂亮的女孩身上进行如此的一个截肢手术使他们非常的不舒服。当他们把他们的注意力移到Esther另一条在渐渐变黑的腿上时,Esther的母亲从她同事眼神中明白-很明显这一条腿也不可以被保住。当泪滴从她的眼睛流下时,她的外科医生的身份决定了她的选择“不要试图保留她的膝盖部份,如果她的残株长度不是等长的话,她再次学会走路只会更加困难。因此,请以相同的长度来截肢。”其他的医生同意了她的意见,小心的截断了Esther的右腿,使残株是完全和左边的一样长。并仍旧使疤痕是在残株的下边。

巨大的爆炸声使可怜女孩的中耳被刺破了。幸运的是,除此以外,Esther上半身没有其他任何的受伤。截肢后的Esther随即被送入加护病房治疗。她的母亲陪伴着她。

Esther花费数个月来恢复和适应她的新身体。她学习使用轮椅, 而且学习不理睬其他人注视
( 这更加难适应) 。她要适应当她出现的时候,人们是如何的盯着她看的:男人第一看到的总是她的丰满胸部或她的大腿残株;许多女人则默默离开;孩子时常会问她问题-他们希望知道她的腿发生了什么事。

她选用了皮革残株靴-在前面系带的那种。她必须努力地忍受当她穿着它们时的不适。它们是以毛皮制作成的,尽量地适合于她的大腿残株,脚掌是用重的橡胶做成的-为了增加她残株的重量。她不愿经常用它们走路,她的移动左右摇摆很是难看,因为她丰满胸部影响了她的平衡,使她更多的需要用她的双臂来维持平衡。她觉得她左右摇摆的奇特步法在别人看来是如此的愚笨和丢脸,但是她还是坚持着-她不想总是依靠轮椅。

她时常穿着她的残株靴或是剪短的牛仔裤来覆盖住她的残株,她不想它们总被人们观看。并且,她学会了该如何坐上平常高度的椅子,因为她喜欢从平常的高度来看其他的事物,而不是从地板的高度来看。她独自居住在为她的特别需要而改建的公寓里,地板上覆盖着软软的地毯,椅子是低矮的,而且在厨房中每件事物都比平常的低三尺,这样她就能够站立在她短短的大腿残株上进行烹调。

她没有许多朋友,空闲时,她选择读书, 学习和看电视。

Esther是从来不抱怨飞机无处伸脚的少数人之一。当空中小姐安放好她的折叠轮椅时她已经专注于她的书本中了,但不久就会被紧邻她坐下的年轻男人打扰,男孩们的眼睛不可避免的关注着紧邻他们的美丽女孩的丰满胸部和无腿的残株。  

她花费五天的时间来到了罗杰泊的边缘,她必须找一个方法进入封闭的王国-那里任何一个外国人都被禁止进入的。作为一位记者,她已经发现大多数的人面对一位美丽的年轻淑女会变得友善,而且当他们看到她那在轮椅里的有着丰满胸部和浓密黑色卷发的无腿身体时,她的每个请求都会很容易地被他们应允。

所以当她为寻找方法进入罗杰泊的时候,王国边境上的小旅馆主人很高兴的答应帮她,她可以和他的堂兄弟姊妹一起去, 他们经常去和那个小王国的市民作生意。

罗杰泊是被群山环绕的一个大城堡。它相当大,Esther很高兴她能够走来走去而不吸引太多的注意。作为一个以色列人, 就肤色而言,Esther和城市里的居民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同。而且她没有腿也不会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因为到处都有四肢残缺的女人。忙碌的街道满是坐在低矮的有着小轮的木制手推车上的残疾女人。经过观察,Esther惊讶的发现,事实上无腿的女人出行是如此的容易和自然。Esther的心中明白,她来对地方了!

她决定不再使用她的红色轮椅, 它实在是太显眼了。她要求她的同伴帮她,立刻为她找一些本地衣服和一辆旧的木制手推车,就像是本地女人正在使用的那样。Esther移动她的身体上厚木板上,并用两个木块来移动,手推车开始向前地移动时她几乎失去了平衡,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了正确的移动方法,还自己推进了王国旅馆的庭院。她感谢了她的驾驶者并和他约定一星期后来接她。

她在房间里穿上那些旧的本地衣服。它仅仅能盖住她的残株。当她又一次进入街道闲逛时,她觉得她正在去嬴普立兹奖的路上。

Esther很快就与国王的仆人之一建立了成功的连络,瑞丽是一个年轻美丽而又没有腿的女人。她被带入宫殿时是她十五岁的时候,她的父母收到了可观的钱财后就将瑞丽送到了宫殿的附属医院里。在那里他们在她的臀部下面切断她的双腿,只留下了十公分的残株。当她的创伤痊愈的时候,她已经喜爱上宫殿了,她必须在那里进行各种国王指派的工作,她也是用一块有着轮子的木制厚木板来到处移动。








瑞丽确认了Esther已经听到的故事:因为国王害怕被攻击,所以国王不允许任何身体健全的女人接近他。他的祖先之一几乎被一个狂女所杀,自从那天以后,在宫殿中工作的每个女人都必须被确保不会带来伤害,才能允许出现在国王的附近。

Esther给了瑞丽许多的钱,希望瑞丽能带她进入宫殿之内,Esther想更接近地了解宫殿里的每件事情。瑞丽再次排列了Esther的头发,使它看更像仆人的束发,还仔细检查Esther的外表。Esther的丰满胸部吸引了瑞丽的注意力,瑞丽有些担忧-本地女人的胸部相对的较小,而Esther的是不是太突出了?

Esther跟随着她,一起向他们宫殿的方向推动着自己。瑞丽很容易就通过了警卫。 Esther则倾听着瑞丽的故事:瑞丽告诉她因为她是一位很好的跑步者和游泳者,所以在她醒来的头几个星期内她是非常忧愁的,她将再也无法再一次进行那些活动了。但是她的父母是很高兴的-他们收到了相当多的钱,因此,他们能够扩充他们的小商店。当她留下为国王的服务时候,瑞丽将会有丰厚报酬。当她二十八岁时,她则必须离开宫殿,因为留在国王附近只能是年轻的女人。她正在计划很快就开始一些裁缝生意并且结婚。当她谈论婚姻的时候,Esther已表示了疑问,但是瑞丽保证,她们这些在国王身边服务的女孩在男人中非常受欢迎。“我仍然能够生育”瑞丽大叫,她吃吃地笑着“而且据说男人和一个无腿的女人**时能从平坦的残株得到更多快感!”


Esther有充足的时间在宫殿内调查,她有时会被无腿的女孩包围,她显露的残株使她很容易就得到无腿的女孩们的接受。大多数的女孩都很快乐,而且他们到处移动好像这是她们天生的一样。但瑞丽向Esther保证所有的这些女孩出生是都有两条健康的腿。

宫殿一个部份对大部份人是严格禁止入内的。瑞丽告诉Esther这是国王的私人宫殿。这里有他的特别禁宫。当Esther想了解有关这个禁宫的时候,瑞丽拒绝了她。瑞丽对Esther的这个问题保持了沉默并且环顾了一下四周。

这当然更加激起了Esther的好奇心。

Esther在一个早晨抓到了她的机会,她看见女孩们在滑板移动并推动着一个堆积着各种食物的吊运车进入到城堡的禁宫部份,她赶忙加入了她们。警卫并未对Esther起疑,宫门被打开,Esther就随车进入了。当她超出警卫的视线时,她离开了女孩们并走向一个不同的方向。她的心正在快速地跳动,因为她现在相的危险,她不知道警卫们如果发现了她后会如何对付一个侵入者。她慢慢地向前地移动,尽量不使她的厚木板发出噪音。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大的门厅,Esther慢慢的移向门口以便可以更好的观察门厅里的一切。

她看到了!但是她的大脑拒绝相信这一切:门厅的地面上布满了毯子和垫子,在这之上是几十个女孩,她们或坐或爬,有的在交谈,每一个女孩的四肢都已经被截断了!这一切是Esther已经忘记呼吸了,她只明白一件事: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一个装满四肢截肢女孩的禁宫!

她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摸出小巧的相机,检查设定并且开始拍摄相片。她是如此的投入,以致于根本没有意识到有男人在后面接近了她。她在他抓她时用手肘用力击打他的胃,这给予了她逃跑的机会,她开始疯狂推动木板离开。攻击者从对他的胃的袭击中恢复过来并开始追她。他很快就赶上了她,掀翻了她的手推车,她落到了地面,而且感到一阵阵的晕眩,她知道她的洋装已经破了而她的残株也彻底暴露在外了。攻击者用她不懂的一种语言和她说话,Esther则开始用英语慢慢地回应。


她看见警卫拾起了她的相机,她希望能把它要回来。守卫仔细观察相机,发现了打开它的机关。Esther懊恼的看着他让胶卷曝光,并将它扔到了地板上。警卫突然紧握Esther的头发来想将她提起,可怜的女孩怎样做都无法避免她的头发被拉。她尖叫,但是警卫并不理睬。警卫将她带给他的上级时引起了一些骚动,她被非常粗暴地对待,他们脱光了她的衣服,并在她的抗议声中将她锁在了一个小房间中。 她非常害怕,她现在才想将要如何的逃脱。接下来的数小时都没有人对她给予任何的注意,她很冷,她想蜷起身体来保存她的体温,但是她是没有膝的,她只好靠着墙来使自己能抱紧自己的两个残株。

她在那里坐了四个小时之久,在那期间发生的唯一事就是某个人打开窥视孔看了她好几分钟。没有衣服使得她觉得非常容易受伤害,她用她的双臂掩饰她那赤裸的丰满胸部,但那样她的残株又充份地曝露在他的视野中。

她很高兴的是,最后当门打开的时候,进入的人介绍自己是国王的顾问,而且他的英语讲得很好。Esther充分考虑了她的状态并且已经决定说实话:她是记者,找寻一个故事而且没有想要伤害任何人。但是首先她想把她的衣服要回来。事实上,它更像一个恳求。顾问考虑了一下但表示了拒绝:“你先给我我需要的答案,然后我会给你衣服。”Esther不可以不服从,她决定回答问题而且确信这事将会很快结束。顾问询问了关于她的每件事,不仅问她如何进入城堡 (她没有提到瑞丽的名字),也问她的个人历史,如何失去她的腿,等等……

在问了许多问题后,顾问表示满意。他合上了他的笔记并站起来。他看了看被惊吓的女孩并轻轻的摇头,这增加了Esther的担忧。但她看见他离去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开始了哭泣。

顾问对门外一个警卫说了什么。数分钟后一条毛毯被丢进了房间。Esther用它包裹在她周围。突然灯光熄灭,Esther来到房间的角落,拉紧毛毯并闭上了她的眼睛。

可怜的肢残女孩将经历最寒冷的夜晚。

隔天早晨,二个无腿的女孩进入了Esther的房间。她们带来一个漂亮的橡树手推车,它是远比她的旧手推车美丽。他们也有一件简单的衣服给她。女孩让她且跟随她们,她们有相似的手推车而且非常熟练和优雅的使用它们。很明显,他们已经用这些手推车相当长的时间了。

Esther跟随女孩再一次向前移动。他们到了一个相当大的房间,地面上有许多豪华的地毯和垫子。在那里她被独自留下。突然有一种嗡嗡的声音响起,并且有一个很大的布帐开始滑动,露出一面从天花板到地板的玻璃墙壁。它的后面相当的黑暗,迫使Esther努力睁大她的眼睛,想来看清玻璃后面的东西-她发现有个小身材的男人坐在王座上。

突然从一个隐藏的喇叭筒里传来了一种声音,声音命令她到离玻璃墙比较近的窗户旁,Esther照做了并且面向了玻璃墙的方向。她辨认出声音应该是顾问的。声音又命令她脱掉她的衣服,当她愤怒地拒绝时,顾问用一种冷酷的声音说将提供一个男性的仆人来协助她。Esther认为这是一种威胁,因此只得不情愿地脱去衣服。她看着玻璃墙后面的身影并突然想到了他是谁,这一定是国王!她再一次努力的睁大了她的眼睛-是一个穿着整洁,有着短胡须和锐利眼睛的小个男人。她看见他在跟顾问说话,而顾问的嘴前有个喇叭筒。顾问又命令她用她的残株在附近到处移动和旋转,Esther感到了脸红,但她知道抵抗是没用的。她依照命令移动, 觉得非常的丢脸。

接下来,她被命令穿好她的洋装并坐在一个大的垫子等候。

突然,有二个男人进入房间,他们中的一个轻易地就带着惊讶的Esther离开了房间。男人们匆忙地穿越一些走廊,并且不理会她问的有关他们正在带她去哪里的问题。

他们来到的是一所医院,有许多的床位。Esther和男人们进入了其中一个房间,Esther立刻明白她在哪里: 她是在一个手术室中。男人们将她放置在房内左边的桌子上就离开了。 Esther的心快速跳动,她非常的惊慌,他们为什么将她带到这个房间了?什么将要发生?她想到了试着逃脱,但是桌子离地相当高-对她而言,这个高度使她无法离开。门又被打开,这次是三、四个穿戴手术服的人。他们走近她,压制住她强壮的手并把一种清澈的液体注入了她的上臂,她开始尖叫直到感到黑暗淹没了她。








二个星期后,Esther在护士的帮助下坐起来,一位护士慢慢地卷起Esther睡衣的右臂袖子,露出了她那被绷带包裹的残株,她用剪刀剪开绷带并取走它们。现在可以看到Esther的右臂只剩了一个大约8公分长的浑圆残株,在残株的顶端有一道红色疤痕,残株的愈合是良好的。在Esther的左臂上也进行了同样的操作,她的左臂同样也只剩下了一个8公分的残株。

看到这一切,Esther很快就明白她的双臂都已经被切断,她推测这应该是国王的要求。开始的震惊和恐慌已经被认命的心情所代替,就好像这件可怕的事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一样。她接受了喂她的食物,被清洗并且被接上导尿管和尿袋。她是完全无助的,她自己不可以做任何一件事。她的身体渐渐痊愈,她能做的只是当她想动手指时看着她的残株上的肌肉自然的收缩。

一位老年的无腿淑女进入了房间并扶起Esther,她的英语是很标准的:
对于这个选择,Esther应该高兴,她余下的生活将会被照看,她将不再工作, 她能够做的唯一工作就是用她的身体来让他们的统治者高兴。其他的女孩将会嫉妒她并且会想尽方法来取代她的地位。

Esther听懂了那个女人的话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淑女离开后,Esther被带离了医院,从那天起她不用再接受药物治疗。

她被带到一个建身房来更进一步了解已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每天都作为一个无四肢者在那里的机器上练习。她看见了很多和她一样被切断四肢的女孩在这里练习, 她们在爬行,滚动,在椅子中攀登,还用她们的短残株举起哑铃进行训练。所有的女孩是苗条的,但是她们的胸部都不是丰满的。他们对Esther是非常友好的,而且试着用蹩脚的英语来和她交流,她们全部期待着被邀请到国王的卧室。

Esther有了很多的时间来回想她过去知道的-有关国王的事-在他的面前不允许有任何能够引起他伤害的女人。女孩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完全害的-他认为她们完全不可能用如此短的残株够施以任何的伤害。

有一阵子Esther拒绝联系,她是如此的孤独,她想到了死。但是力量的恢复使她确定不应绝望,虽然她严重受伤,但是她决定用她的方法来逃脱和回家。为了恢复她所有的力量和能力,她摇摆着进行着训练计划上的全部训练。当她遗失她的腿时候,她想她是战胜了自己的身体,而现在她必须再一次战胜自己的身体,虽然它是多么的困难! 因为她刚刚有平衡感,所以她的每次移动都必须被精确计算,她的脸很多次的摔到了地上,还好地毯非常厚,才没有伤害她那所剩的唯一骄傲。

最后,在许多训练之后,她终于学会维持她的平衡,能够再一次在她的残株上"散步",她伸展她那小小的残株来帮助保持她的平衡。这样她就能慢慢地不摔倒而越过房间。她发现其他的女孩从未在他们的残株上 "走路" ,这或许是大多数女孩的残株比较短而且她们觉得没有必要这样移动。Esther计划把她能够慢慢地到处移动作为一个的秘密,因为它可能对逃亡有用。

其他的时候她就完全地依赖帮忙,她不需要帮忙就不能吃, 喝或去浴室。在晚上,Esther,就会沉浸在伤心事中,她醒着, 注视着天花板回想她以前的生活,即使她能够从这个可怕的地方幸运逃脱,那她将面对什么样的生活?一个没有四肢的人,完全无助,总是被人盯着看,她将无法找一个男友,总是很孤独并且被同情。泪滴会从她的眼睛流出,而她会用她的残株来让它们离开。有时她渴望继续她的工作,但是每次她的幻想都会被在计算机前坐下的她残缺的身体打碎, 看着键盘却没有手或手指来按它们。

Esther在黑暗中思考,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使自己强壮和一次一个步骤的计划,第一步骤计划: 逃离。

Esther不知道的事是她的朋友正在努力地尝试找到她,他们找到了以色列政府的摩萨德特工。当Esther失踪六个星期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了搜寻。而现在,Esther失踪四个月后,他们找到了她的踪迹。摩萨德特工已经发现双腿残缺的记者已经去了罗杰泊国王的城堡。

在大卫-摩萨德特工前往城堡的路上时,一群宫廷女仆包围了Esther,她无四肢的身体被带到浴室,脱去衣服和进行清洗。她问她们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答覆的。她的头发被洗发精洗净,而且还有许多手用油按摩她。她周围的女孩全部是无腿的,当她们用油按摩她的皮肤时,她们对她残株的圆软顶端特别的注意。她们不停的议论Esther的丰满胸部,这使Esther想到: 这将会是"她的夜晚"!
她们将要带她去国王那, 和他度过夜晚。统治者已经确定她不可能伤害他,而且现在他想与她性交。

也许她应该感觉非常的骄傲,可她唯一的感觉是痛苦或怨恨。那个懦弱的小个子, 截断女孩的四肢因为他害怕她们,
她应该高兴和他性交? 她宁可咬断他的鼻子!

仆人们好像注意到并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她们中的一个在她的头上戴了一个奇怪的新发明物。它是用金属和皮革做成的,有一根金属制的横杆是在她的嘴之前。她注意到它是由布满颗粒钻石的黄金制成,它很重,它将她的头向前拉,她必须用她的脖子上的肌肉让她的头保持平衡。她突然想到了它的目的: 它是让她咬的,她的舌将品尝那光亮金属,它使她不可能用嘴来咬任何东西! Esther感到了愤怒,她觉得丢脸。在以色列这是用在狗身上的。

女仆们现在开始化妆Esther的脸。她不了解每件事物,但是她看见她们用了许多金色,绿色的和暗蓝色。当她们画完她的脸时候,她们也化妆她的胸部和(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她们还修饰了她的残株和甚至开始画她的阴部。

当她们最后准备好的时候,她们把她放在一辆加了垫褥的手推车上并在一面镜子之前旋转她。 Esther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她的脸画成了一种东方风格,黑色的头发在闪烁,四肢在柔软的圆形残株中结束,有二个丰满胸部的躯干,(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上被描画成深红色。大多数的人将无法接受无四肢的女孩,依照他们的标准她是丑陋的,人们会考虑一个截去四肢的人看起来是如何的可怕。但是为什么她在镜子中看起来像非常的美人。她知道奇怪的片刻将要,她在这,不能恢复地截肢, 完全无助的被一位暴君掠夺。但是城堡的仆人们用她们多年累计的经验和技术将她变成一个如此出色和性感的人。

她的外衣被拿走,意味她已经作好了最后准备。她在手推车上被支撑,所以她是完全地直立地坐下,她的残株向两旁微微张开, 她被推到了国王的卧室入口。


在这时,大卫到达了门厅上的阳台,他想这可能是很快就会发现Esther地方。当他看见了门厅里所有的无四肢的女孩时,他几乎不相信他的眼睛。当他又看见一个完全无四肢的女孩,他想这个无四肢的女孩可以是Esther吗? 他们截去她的双臂了吗? 他很犹豫。他不能辨别她的脸,它化了很重妆。头发是黑色的,还有胸部-当他收到简报是他已经注意到Esther的朋友告诉他们她有丰满胸部。大卫很快就判断出在房间的其他女孩都没有在手推车的女孩那样的丰满胸部,他开始静静的移动进了卧室。








在宽阔的卧室中,一个男仆拾起Esther而且把她放在床上,她倚靠在床头板上,再一次,将她的大腿残株向两旁微微张开,完全露出她的阴部。仆人告诉她必须像这保持姿势并且消失了。突然一扇隐藏的门打开,国王进入,他在床的边缘坐下。他的小眼睛详细检查她的身体,而且用一只小手抚摩她左边的胸部而且举起了(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感觉它的重量。同样的动作在她的右胸部。

突然,后面的门被打开,有人进入 。高个男人的右手有一只枪并示意Esther保持安静。
Esther的心开始快速地跳动,她正在被援救吗? 高个男人用他手中的枪敲击了国王的头,小个男人哼了一声就落到了地面上。

"你是Esther?"高个男人问。Esther欢呼着点头而且想拥抱她的救星。她的残株开始痉挛使她明白停止了她无用的尝试,突然她想起她是赤裸的,她并拢她的大腿并且脸红了。大卫很快地表明他是谁并说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当二个守卫冲入房间的时候, 他将他的枪指向国王的头,守卫立刻就退出了。

" 我们有一点小问题",大卫说。" 我们或许能用这个家伙当个人质,是恐怕我不能同时携带你门两个,很明显你不能走路"。

现在,Esther的努力得到了回报。用皮革系住靠垫包住她的残株使Esther能移动她的身体,它虽然很笨拙,但是她处理的不错。大卫跟着女孩摇摆地走过门厅时,她的短手臂残株在两旁不停晃动。这奇怪的队伍被很多的守卫和仆人遇见,但是没有人敢向前-惟恐对他们的帝王引起伤害。

Esther很快变地很疲累,她必须不时休息,但是她不顾死活想逃离,因此,一旦她恢复了她的体力,她就急忙前进。在她的残株上的靠垫改变了位子,很快就对她的残株有了伤害,她忍住痛苦而继续前进。

大卫劫持了军车驶出城堡,释放了人质,开始快速离开。

Esther的脸上满是泪水。最终的解放!大卫脸红的解开了她头上的马勒。他掂了掂并吹了声口哨。"这一定相当值钱。我认为它是纯粹的黄金并且还有一些宝贵的石头在它里面,我想它是你的了。 "当他注意道路是他将它交还给Esther,当他看见了她忧愁的脸时候才意识到他如果不拿它,她也不能从他那接过它。他有开始脸红,并一再地道歉直到Esther告诉他停止。

Esther被带到以色列大使馆。 大使的妻子为她买了新的衣服, 而且改变了他们。 她剪掉了裤子腿和衬衫的袖字, 然后缝起了它们。

Esther在对着镜子用她的残株来支撑自己站起来,她伸展出她的手臂残株来维持平衡。她顺便看到镜子里一个有丰满胸部的漂亮女孩,在她包盖着牛仔裤的残株上站立。她的红色毛衣结束了左边和右边残株旁。她抬起和放低她的手臂残株并不停叹息。她没有想穿残株长靴即使没有它们就不能走路,她的大腿残株的敏感皮肤有点被擦伤。

当大使表示的在Esther回家的路途上让大卫陪伴她时,Esther非常高兴,他会照顾她的新护照和她有的小行李。大卫告诉她应该写一个她自己的故事。Esther举起她的手臂的一个无力短残株"我如何将要写?" 她问他。他凝视着残株"
我们会找一个方法" Esther感到了其中的暗示,但她不能接受会有人爱上一个没有手和没有腿的人观念,一个男人如何可以爱一个如此残缺的女人? 他会必须小心为她的生活,被他的朋友轻视。 每当他和他的病残妻子出现,人都会盯着他们看。

因此,她只能幻想用她的手臂残株爱抚他的脸,以她的向前的大腿残株和他强壮的双臂,来保持她身体在他的膝盖上。她会蠕动,用她的臀部磨他的膝盖,感觉他的回应。

Esther同意和她的父母居住直到她能够照料她自己。大卫回到他的单位, 但是留下了他的住址,允诺保持联络。Esther被医生检查,发现切断她的双臂的外科医生是专家,因此她的手臂残株是如此的完美。

Esther定做了一双新的残株长靴。他们是黑色,前面有红色的带子。它让她能够再一次到处移动,但是她必须始终留意。只有藉由非常快地反应,她才能避免受伤,她的短双臂残株是完全无用。

学习使用钩来代替手的是一极端辛苦的工作。使他们保持静止是困难的,因为钩的重量完全压在你的残株上,非常快就会很疲累。你必须将钩当手指,使用你的肩和残株把它们放到位置。然后你必须打开和关闭钩来操纵物体,做你想要做的。许多次,物体会掉下或者被金属钩压破。然而,Esther不放弃。她决定要将独立变成可能。她在房子的周围移动, 用她的残株在她的残株鞋子上摇摆地走, 使用她的钩做事而不要求帮忙。


大卫要来拜访她。Esther要求她的父亲把她带到飞机场并独自离开。机场里的人们看见了一个穿绿色洋装的美丽女孩,而且当他们看清她的时候,发现她不是一个小女孩, 人们惊讶这个女人只有四尺高是因为她没有腿,当他们看到那闪烁的钩从她的袖中伸出, 他们受到了更多的震动。

Esther非常的惴惴不安,她只能默默注视,大卫只有一个非常小的袋子,因此,他是第一个出来的。他已经看见残疾女孩了,而且他很快就来到了她面前,用他的双臂拥抱她。Esther也试着用她的人造双臂拥抱他并和他热情接吻。大卫放下她,陪她慢慢地走向出口的方向。她举起了她的钩惴惴不安地问他是否想见到它们。大卫仔细看着它们说它们是令人惊奇的。

他们有了一段美好时光。幸运的是Esther的父母也喜欢大卫。他对她说他这次将留下,而且要求她与他结婚。Esther犹豫了一会儿,他真的准备要和只有一半的女人结婚?在很多的场合上,他已经告诉她他并不在意她身体的残缺,相反的,他爱她的残缺身体的每次运动。

她同意与他结婚,当然,他们搬到了邻近大卫兵舍的一个小村庄。

婚姻典礼是简单的,新郎在他的新娘脖子上戴上了一根金色的项链。链上是她的结婚戒指。

Esther和大卫现在非常快乐。她仍然蹒跚着在房子的周围行走和为杂志写文章。她借由英特网在全世界移动, 她敏捷又熟练地用她的钢钩敲击键盘。她在网络上的许多朋友都不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他们无法想像他们正在与一个四肢截断的的人闲谈。

当大卫回家时,她会到门口去迎接他。他们拥抱,时常他会抱起他的妻子将她带到卧室。在那里他会慢慢地脱去她的衣服,首先是她的毛衣,露出她的丰满胸部并爱抚她的大(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她要求他除去她的钩, 她已经整天穿着它们,她的手臂残株是十分的疲累。他为她按摩她那短短的残株和温和地吻它们。Esther害怕她的残株会因为在钩中一天而有异味,但大卫说它们的皮革味就是他喜欢的气味。

然后他把注意力移到她的残株长靴上。他解开带子脱下它们并把它们放在地上。她的大腿残株也受到如同她的手臂残株一样的治疗,很快她会蠕动她的圆润的臀部以使大卫脱下她的男式短裤和残株套。现在她是完全赤裸,便要求大卫也脱去衣服。他很高兴这么做,当他也是赤裸时, 他跳上床和她拥抱。她用柔软的手臂残株爱抚他的脸,他的阴*很快就硬了,大卫总是告诉她这是最大的刺激,是无比的享受。

他们(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时是Esther在上面, 她不停地呻吟,大卫用双臂慢慢降低她的身体,使她的阴*正对他的阴*上。Esther的*唇很快就非常的潮湿,当他的阴*进入她时她会喘气。当阴*插入了她阴*时,大卫会慢慢地旋转她的身体并帮助她保持平衡。Esther会无意识地使用她的短短的残株来爱抚她的丰满胸部,另她失望的是它们太短,无法到达她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大卫会帮助她,用他的拇指,他的手爱抚她自己无法抚摩的胸部和(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

Esther的大腿残株仅仅到达床,他们分别向两边分开,她用它们来使她的臀部运动。

大卫试着尽可能长的享受,看她的脸,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和爱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主题

257

帖子

2511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2511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2 18:0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2394457059 发表于 2020-10-12 14:51
记者故事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5

帖子

3019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3019
发表于 2020-10-12 19:3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可爱
    2020-5-14 11:42
  • 8

    主题

    165

    帖子

    1907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1907
    发表于 2020-10-13 04: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原来这文中文是这个名字啊,我以前只看过英文版的,还以为没翻译的呢。。。hh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GMT+8, 2020-10-30 08:52 , Processed in 0.096981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