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58|回复: 11

[正在更新] 儿麻(男)《冒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21-6-10 03: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本文为熙熙仔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http://www.mucanzhan.com/thread-45893-1-1.html
        此文源自于某天早上一个梦(我,吴月,吴月的闺蜜温若男)
        也许心血来潮,也许工资没处花,也许从小就有个冒险的梦。年底发了奖金跟工资以后,产生了去中东旅游的想法,便在网上浏览相关的帖子以及看看攻略什么的,没想到却发现了个熟悉的面孔,同事吴月也在浏览相关的帖子。说实话,我对吴月挺有好感的,因为这么多同事中,感觉她最尊重我的自尊心,她帮我永远感觉是在无意中的,为此我最感谢她的帮助。
        于是我就主动问吴月是否一起去中东旅游过年,本来不抱啥希望的,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是个累赘。没想到吴月又惊又喜又为我担心。她说:“你真的想好了?那边可能会很难走哦”。我举起我的棍子笑着说:“有它,我去哪里都不怕。”吴月带着灿烂的笑容回应我:“你真勇敢!”。
        就这样,我们定下了去中东过年旅游的想法,吴月的闺蜜温若男知道此事后,非要跟着我们一块去,因为温若男在中东留过学,对那一块很是熟悉,最关键她还懂阿拉伯语。但是我想可没那么简单,因为我老是觉得吴月跟她闺蜜关系非同寻常,肯定是不放心吴月。
        腊月二十九那天,我们终于相约在机场准备出发了,为此我非常兴奋,昨天晚上差不多一晚上没睡着。我的东西非常简单,就个包和一个棍子。但是两个女孩子的东西可就多了,整整四大箱子,我觉得她们两个把整个家都搬来了。趁她两去托运行李的空隙,我一遍一遍复习着攻略。其实说不怕那是假的,我最担心两件事,一件是那边政治形式,一件是那边是否会下雪。因为一旦下雪我就哪也都去不了了。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飞机整整飞了八个小时,我感觉我睡了好几觉,就这样我们到达了中东第一个国家约旦。在酒店整整休整了一天,第二天我们就包车去了约旦最著名的景点佩特拉古城。说实话,景色非常震撼,全部是大石头建成的宫殿,让人叹为观止。但对我来说越参观就越是灾难,因为石头路跟沙子路真是太难走了。主要是石头不平,我只能很小心的看着路,一步一步的踏过去,最主要是我怎么感觉这里的石头非常非常硬,由于我的一只脚需要踮起脚尖走,换步的时候身体所有的重量都在大拇指垫跟棍子上,石头不平,棍子用不上劲,这就使得大部分重量在大拇指垫上了。可想而知,这么远的参观过来,那个脚板早就走出泡了。但是她们两个非常兴奋,这里要看,那里也要看,我只能尽我最快速度跟上她们,就这样我还是离她们有点远。还好吴月比较照顾我,时不时的会转过来看看是不是离的很远,如果见我太累了还会叫她闺蜜过来一起陪我休息休息。可是,这就苦了我了,压根没心思看景色,一个劲的赶路去了,突然觉得出国这一趟很不好。但是看到她两那么开心与兴奋,也就释怀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过的飞快,马上就到傍晚了,而且离人家景点关门的时间也不远了。可我还有一段距离才能到达出口处,于是我提议让她们两个赶紧到出口处跟工作人员说说,我还在后面赶路。
   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在这异国他乡的石头城里赶路了。抬头一看,傍晚夕阳的余晖照耀在顶天的岩石上,反射出万丈光芒。可我无暇顾及欣赏,心里只想着走快点,走快点。身体已经累到极限,脚底板的水泡估计早破了,像针扎一样。扶腿走路的手臂感觉在机械着撑着了。拿棍子的手也感觉棍子似有千斤重。心里越急,身体越累,越容易出事。几乎就在一瞬间,过程可能就在几分之一秒。我,倒下了。棍子甩出了几米远,膝盖磕在石头上,疼的我在地上打滚,咬牙切齿的。已经顾不上汗水,疼痛,和劳累了。似乎也在一瞬间,我马上站起来,环顾四周,即使知道没人了,但还是很害怕有人看到这一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么累的情况下一旦坐地上休息就很难再站起来。于是我站着喘着粗气,咬着牙拖鞋腿,颤巍巍的艰难的走几步拾起棍子。拍拍身上的灰尘,稍适整理,继续往出口处出发。说来也奇怪,摔一跤以后感觉轻松不少,没多久,终于赶在离关门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出来了。
  她们两个知道我摔了以后,一个劲的说:“走那么快干嘛,不是已经过来跟他们说了你还在后面了吗?”边说着边看看我哪受伤了没有。我嘻嘻哈哈的说:“没啥事,你们看一点事没有。”边说边走几步,还露出强壮的胳膊逗她两笑。这时候吴月说:“别说笑了,赶紧上车吧,你看天都快黑了。”我们一溜烟的钻进车里,准备回酒店。大家实在太累太困了,不一会儿感觉都睡着了,我也睡着了,只有司机在专心的开着车。。。。
   轰隆隆,一声巨响,我以为做梦被吓醒了,没想到她们也被这巨响惊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睁眼一看,司机早跑的没影了。再看见几公里外的火光,以及噼噼(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的声音,我瞬间浑身颤抖,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叙利亚的恐怖组织isis打到约旦边界了。我抖着声音对她们两个说:“赶紧下车,赶紧下车,那边在打仗!”
   温若男说:“别逗啦,佩特拉古城这边不可能打仗的!你看到的光火和听到的枪声都是叙利亚那边的,那些人不可能过来。”
   我说:“我不信,不打仗司机怎么跑了!!!”
   温若男举起手机对我说:“车爆胎了,司机去求救援了!!!”
   我半信半疑的还是惊魂未定,想想也对,如果打仗也不可能打这边来,因为这古城是当地人心目中的圣地,拼死也不会让敌人进来的。想到这,我稍微放松点了。可这一放松瞬间感觉膝盖剧痛,我掀开裤管一看,膝盖青了一大块中间还很红肿。我应该躲着掀开裤子的,这一幕被吴月看到了,她一下子就哭了。
   吴月抽泣的说:“摔成这样还不严重!!!你怎么不早说啊,怎么这么傻啊?”边说边去包里翻,想找点药来给我抹。
   我忍着剧痛,尴尬的笑着对她说:“没事的,真没事的,这一点点青不算什么,你别找药啦,过会儿就好了。”
   温若男好像真的觉得我没事似的,一边把药递给吴月一边安慰吴月说:“你看他能说能笑的,肯定没啥事,帮他抹点药就好了”
   吴月用棉签沾点黄道益轻轻给我涂抹在膝盖上,一边涂一边抽泣说:“怎么那么不小心啊,你看多严重啊,这该多疼啊。”
   我强忍着抹药的剧痛,尴尬的笑着说:“你看你涂药我都不怎么疼,肯定没啥事呀!你不信呀,你看我甩两下给你看,你看一点事没有,哈哈哈哈。”
   吴月破涕为笑:“你就倔吧。到时候摔断了看你怎么回国!”边说边拿纱布给我包好,然后轻轻把我裤管放下来,把我的腿轻轻放下,好像真的腿断了似的。
   刚包好,司机回来了,一边打着手势一边跟温若男说着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司机说最快的救援也要到后天早上了,现在对面打仗,救援车很难找,但是他找到了一户本地人家可以让我们住,以等到车修好。于是我由吴月扶着一步一步往目的地挪。其实她们多次要抬我或者让司机背我去,但是我觉得没多远,司机说就一公里,我就想坚持走过去。我内心不太想麻烦别人让别人扶的,可能是在车上休息久了,突然一走确实疼,下车差点滑倒,幸好吴月扶住了,她很怕我摔,我也不想让她那么怕,就这么让她扶着了。她本来要扶我左边的,可我左边需要撑腿走,所以这样我左腿就没法用力了。扶了一会儿以后,发现我越走越困难,越吃力。
   我就说:“吴月,要不你在右边当我棍子吧,现在这样我就像却条腿一样,实在没法走,你又很累。”
   吴月说:“那样行吗?你会不会更累,你的左腿用力会不会更疼?”
   我笑着说:“不会,不会,放心好啦。”
   就这样,与其说她扶着我,还不如说我拉着她。说实话,这样拉着别人走比用棍子其实更累点。因为棍子我可以由着自己用力。吴月怕这样牵着还让我摔,所以她很紧张,能感受到她手都在抖。但是我内心还是非常非常想她扶着的,长这么大第一次有除了亲人以外的异性扶我,我还是很开心的。而且扶着我以后,我就不用深一步浅一步有点摇晃的走着了,这样我平衡更好点,如果我走的慢点,我想别人应该看不出来我腿不好吧。可是,我边走着边看司机的眼神,我又非常确定,我腿确实不好,哎,就这样吧,也不用太在意。
   就这样艰难的到了那个本地人家。其实外国人家跟国内没多大区别,只是他们信仰伊斯兰教,地上多块大毯子。我们都收拾好妥当以后围坐在桌子上吃晚餐,本地人还是很热情的,用他们最喜欢的鸡肉饭招待我们。吃完后我们就坐着聊天,聊什么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记得当时觉得膝盖由于坐着拉伸了,感觉很疼,想伸直,但是伸直呢,这么小的桌子,又会妨碍到别人,所以我好像坐立不安似的动来动去,她们觉得我不对劲,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或者想上厕所。
   我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聊,我就是想把腿伸直,但是又不想吵到你们,没想到现在吵到了。”
  吴月笑着说:“我以为啥事呢,你伸吧,我们让让就好了。”她把腿收回来,然后低头一看,尴尬的继续笑着说:“好像不行哦,还是太小。要不你放我身上吧,反正你腿那么轻。”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更尴尬的说:“这。。。这。。。不太好吧!!!”
  温若男打趣说:“刚才你俩都那样亲密了,这怕啥啊,再说你还敢对月月有非分之想啊!!!”
   我说:“肯定不敢呀,但我就是觉得不太好啊。”
  温若男又打趣说:“你不放我放了啊,你别后悔,我的腿可比你的重多了,等下累着你的月月了可别怪我。”
  我只得扭扭捏捏的拿起我那不争气的腿放吴月身上,她们都不以为然,继续着她们的聊天。可我一下子像触电了一下,身体动都不敢动,可是不动吧又容易让她们觉得我尴尬,所以我也只得融入她们的聊天。
   放上去还是挺舒服的,一来举高了,伤口没那么疼,二来不要用力舒服的很。吴月呢,可能觉得就这样放着不太好,她就帮我揉,这一揉不要紧,我更紧张了,说话都有点抖。这时我看着吴月,仿佛她在说你就安心的享受就好了。我的天,这哪是享受,简直难受的要命。想躲,可也就是心里想想,腿一丁点都动不了,任由她摆布。她先揉我小腿肚,我倒觉得还好点。可是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非得往我很细很细的“大”腿揉。平时吴月挺正常的女孩子啊,现在怎么这样!!!我真是敢怒不敢言,脸上还得堆着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要说揉吧,她使劲揉就好了,可我感觉她更多的在摸,哎,我真的想躲,只能肌肉一阵一阵的抽,“大”腿那里又细皮肤又敏感,她一碰到我感觉我的腿更细了,而且感觉整个没有肉的皮都在抖,简直尴尬的要命。
  这时温若男突然说:“舒服吧,我们家月月最会揉腿了,你当我跑步累了就给她揉,简直太舒服了,我想都想不到呢,今天便宜你小子了!”
   吴月好像一点都不尴尬,对着温若男说:“等下我给你揉好了,这有啥呀!”
   我内心尴尬而又难受的很,脸上却嬉皮笑脸的说:“是是是,美女揉腿肯定舒服啊,我现在感觉我腿一丁点伤都没有,简直太舒服啦!”
   就这样我们在玩闹聊天中结束了一天,收拾收拾准备睡觉。异国他乡的土房子里,我怎么也睡不着,任由凭空乱想。其实更多的在回味的刚才的揉腿,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揉过呢,更别说是异性了,其实平常别人碰一下我都尴尬的很。但是现在回想,好像又有不一样的地方,虽然还是一样的难受一样的特别尴尬,可里面好像有点什么我琢磨不透的地方。或许是依恋?或许是不舍?又或许是享受?可这不矛盾吗?那么难受哪来的享受?哎,我也想不清了,管他呢,就这样胡思乱想中进入了梦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她两都起了个大早,而我还在呼呼大睡,于是她两过来叫我。由于我晚上穿着短裤睡的,细腿就这样被她两一览无余,吴月似乎被我的腿吓了一跳。
       吴月小心翼翼的说:“真是太可怜了,你的腿怎么比你胳膊还细,这怎么支撑着身子还走那么远的路的啊,昨天给你揉的时候我还没怎么注意,现在一看真是太细太可怜了。”
       温若男也说:“是啊,这也太细了,接下来走路你真的小心点!”
       我刚从睡梦中被吓醒,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一看我的腿都在她们眼前,我迅速拿被子盖住,摸着脑袋笑着说:“从小到大都这样,早就习惯了,再说我也没觉得有啥影响,你们放心好啦!”其实我很尴尬,感觉最柔弱的部分被最在乎的人看到,最后的坚强都土崩瓦解,那是种什么心理呢?就是那一刻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希望自己是个身材非常好的正常人。
       不过也由不得我想那么多了,她们提议让我呆在这里,她们出去溜达溜达,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这我哪能不跟着去呢?于是匆忙洗漱好吃完早餐就跟着她两出门了。
       同是一个地球,异国他乡的土地跟国内也没多大区别。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跟她们出来,只是不想让她们觉得我腿不好只能呆在家里。一路上各有各的心思,我还沉在小心翼翼走路中。吴月可能还沉在我的细腿中,眼睛老是盯着我以及我前面的路,生怕我磕着摔着,一丁点的小石头也提醒我注意。温若男沉在往事的回忆中,不停的向我们介绍这边特有的风土人情以及她留学的趣事。
       就这样与其说游玩还不如说是散步,不知不觉已经离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了。我们来到了一片开阔地带,有大片的草地,草地周围是茂盛的矮树。这地方空气真好,天也特别蓝,真的感觉是个很美好的早晨。于是我提议在草地上休息休息。她两都应允了。
       忽然草地上感觉有三三两两的士兵在奔跑,我以为打仗打到这边了,顿时紧张到不行,温若男一看,笑着说:“没事,你看都是约旦士兵。衣服上还有约旦国徽呢。”我就稍微放松了警惕,其实想想也没啥,他们离我们非常远,而且也没听见枪声,可能自己吓自己吧。慢慢的士兵越来越多,更多的士兵在奔跑。这时温若男也有点紧张了,她向一个士兵询问发生了什么。士兵跟她说完以后温若男脸色马上就不对了,要我们往回走。我问她发生了啥。我们边走,温若男边说:“这些人我一听口音就知道是isis的士兵,他们通过乔装入侵约旦了,虽然他们不杀平民,但是一旦交战我们就危险了,我们赶紧回去找到司机回宾馆吧,然后抓紧回国,这里马上就会非常乱了!”
       我心里越急就越想走快,但是腿就越不听使唤,差点又摔了。这时吴月有点生气的跟温若男说:“你明知道他走得慢,你吓他干嘛,再说也不差这几分钟啊。”后面一句是对我说的。
       我知道她担心我,我笑着说:“没事没事。”也不多说话,继续走着,腿是真的没力了,感觉很软,用手扶起来似有千斤重,踩下去如同走在钉子上。可能用力过猛,胯用力居然在抖。棍子也感觉很重了,摔着棍子,走一步,摔着腿走一步,顾不上这么艰难了,也顾不上脚板早就磨出泡了。只想着她两千万别处危险。虽然累到极点,好歹还是在交战前到了住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住的地方的当地人似乎还不知道刚才的一切,像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我们马上叫来司机跟他说了刚才的一切,司机很不相信,于是温若男带着司机亲自去看了一下那么多士兵,司机才相信,他也开始紧张。于是他赶紧把这个消息在当地人中散布出去了,大家都准备逃走。我们三人跟司机也不想等车修好了,坐上当地人的汽车一起逃。逃到市区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占领了,到处都是isis的士兵。突然发现当地人没必要逃,那些士兵只盘查外国人,尤其是我们这种东亚面孔。我们很不幸的被一个军官抓住了,但是司机没事放掉了。
   军官跟温若男交谈了很久,我也跟吴月在窃窃私语。。。
  吴月说:“还疼吗?”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问:“什么还疼吗?”
  吴月好气又好笑说:“腿啊,还能是哪?你除了腿哪里不是很强壮的?”
  我笑着说:“没事呢,没事呢。不疼,就是感觉有点酸。”我还逗她说:“你说我们三是不是得客死异乡了?”
  吴月说:“呸呸呸,你到现在听见一声抢响么?生命危险倒不至于有,但是可能要留一阵子了。我说,你的腿真不疼吗?如果只是酸,那好办,我给你揉揉啊!”
  我不好意思的说:“真的不用呢,我自己就行了。”
  吴月似乎有点失落的说:“你知道吗?你来公司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你了,当知道你分在我这个小组的时候,我兴奋了好几天。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从小喜欢看像你这样的人走路,小时候放学经常偷偷跟在腿不好的人后面看他们走路,越看越有瘾,越长大瘾越大。后来还影响到学习跟生活了,就觉得这样非常不好,很有罪恶感。于是极力压抑着这种想法,不让它冒出来,刚开始这样压着很累很累,可是时间一长,慢慢也就习惯了。直到遇见了你,我从没想过我身边还能有这样的人。兴奋的那几天我偷偷看你好多好多次,还做了件很不好的事,希望你别生气,我还偷拍过你走路拿回家看,看的爱不释手。我知道这样非常非常非常不好,但我真的忍不住,希望你别怪我。前两天,其实我是故意想摸你腿的,你的腿就像有股魔力一样,当我碰上那一刻,整个身体像触电了一样,天呐,怎么能这么细这么嫩,皮肤怎么能这么软!我就借帮你揉腿,满足自己。真的,我想一直摸一直玩,爱不释手,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包括我对你说这些话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总之,希望你别怪我,别生气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完吴月一番话,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与得意感,我自己也对这种不平静感到很奇怪,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我不能把这种感觉表露出来,于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吴月说:“害,不就是腿嘛,以后随便玩。”一时间,我们两个都尴尬了。还好,温若男过来了,她说已经把我们的证件都给那个军官看了,而且把我的残疾证也给他看了,军官觉得要是间谍肯定不会带上我这个累赘,所以要我们等下一趟飞机就可以回国了,但是下一趟飞机不知道要等多久。。。
       是夜,我们只能睡在这军营了,因为出去还要经受同样的盘问,但是盘问的军官有没有这么好就难说了。还好,他们提供了地毯给我们三个。从听完吴月的话到躺下,我脑袋里回想了好几遍,一直沉迷在吴月当时说那些话的表情中。所以她们两个是怎样给我找吃的,怎样收拾好让我躺下,怎样安排往后的这几天,我似乎一点都不知道。直到吴月推了推我的腿,我才反应过来,夜已经很深了。吴月躺在中间跟温若男一头,我躺在外侧在另一头。
       她推了推我的腿说:“还酸吗?要不要我给你揉揉。”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说了句:“嗯。”
       于是她把我的左腿放在她身上,从小腿肚轻轻揉起来,我虽然腿不能动,但是能清楚感觉到吴月的呼吸急促,我也不知道她是紧张还是我腿重了,于是我开口说:“怎么了?是我压到你不舒服了么?”
       吴月笑着说:“你这腿能有多重?我只是不习惯这军营环境,有点紧张!揉着觉得难受就告诉我哦,如果觉得舒服那就赶紧睡吧,累一天了都。”
       我也没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好好享受准备入睡。过了一会儿,在我半睡半醒中的时候,好像有谁在摸我大腿,这一下我瞬间醒了,因为大腿那里最细最敏感也最怕痒,不用想就知道是吴月,她在给我揉腿,可是我要她揉的是小腿肚啊。我不敢说话,腿也动不了,只能像抽筋一样抽抽,上半身浑身不自在。可吴月应该就是故意的,她知道我没睡着,更清楚我的不自在。我腿想躲的抽抽越厉害,她也就摸的越起劲。我在腿痒,不能动的难受,又不想让她觉得我醒了的状态中,极力不让自己上半身动的幅度太大,于是我也憋着,呼吸急促,腿被她摸着在她身上使劲抽抽摩擦,可却一丁点动不了。两个人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我都憋的出汗了,还好温若男这时候可能被吵醒了,打开灯问我俩这是怎么了,大半夜不睡觉。我俩几乎异口同声说:“做噩梦了!”一说出口,我俩互相看一眼,都不好意思笑了,这时候吴月对温若男说:“快睡吧,就是个梦。”于是温若男在迷迷糊糊中继续去睡了。
       这时候,吴月对我说:“还揉吗?再揉可能又要做噩梦了!”
       我说:“那就不揉了吧,你也挺辛苦了,赶紧睡吧,晚安。”经过这一番折腾,确实挺累了,没多久我就睡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个男A写d文,更多是写自己的心路历程,希望大家能喜欢(藏点私心说一下,非常非常非常想跟喜欢我这样的dmm交朋友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0

帖子

1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21-6-10 03: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另:本文不定期更新中(可能是懒,也可能是工作比较忙,也可能是还没想到好的梗,总之可能更新的会比较慢,希望大家谅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1-6-19 04:24 , Processed in 0.05767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