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778|回复: 9

[已经完结] ※翻译※是祸?是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8 23: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此时意未尽 于 2018-12-28 23:35 编辑



是祸?是福?



翻译自《New Amp》, Carl Ritch,Sun Jul 9, 2000


自从离婚后很久没有出门逛街了,周末几个好姐妹约我出去聚一聚,趁还有时间我决定给自己买双新鞋再添条裙子,咬咬牙把之前嫌贵的都给买了,也是为了跟颓废的自己说声拜拜。
但谁知道,就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购物冲动永远地改变了我的生活。走在路上,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周末聚会,她们是不是因为可怜我才喊我出去?她们会不会嘲笑我?我一定得打扮漂亮点不能被笑话。但是,我忘了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看红绿灯。刺耳的轮胎尖鸣过后,紧接着"嘭"地一声巨响。。。
感觉我好像漂浮在水中,朦朦胧胧地能听到一些声音,就像有人隔着隧道在很远的地方跟我喊话一样,是牛头马面来接我了吗?不知又过了多久,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的朋友小美。"她醒了,她醒了。。"嗯?我醒了?为什么小美这么激动?
我慢慢地睁开眼,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医院里。感觉快要散架了,浑身上下说不清地疼,"什么情况啊?"我问小美。"诶,别动别动。"小美眉头紧锁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止不住地眼泪就流了出来。看她突然哭起来我也慌了神,"别哭别哭,我没事儿。"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安慰安慰小美(希望我自己没事。。。)。这时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到我床边说:"小姑娘,你已经昏迷三天了。"
三天?啊,是的,我被一辆卡车撞了,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医生,我是不是头被撞了啊?真是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小美别当心,我头可铁了啦。"
"额。。。这个。。。"医生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说:"其实不只是头,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浑身都像被大象踩过一样疼,特别是右腿。"医生,我右腿是不是骨折了啊,好痛啊现在感觉。"
小美又哭了起来,我让她别哭了,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弄断腿,之前也摔断过一次,只是希望不要断的是同一个地方。但随后医生的一句话仿佛宣判了我的死刑:"你的腿不是骨折,它是完全被压碎了,我们只能选择截肢,抱歉。"

截肢?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我明明还能感觉到我的腿。"医生你跟我开玩笑是不是?我明明感觉到腿还在啊!"我想伸手抓住医生,但一不小心把毯子弄掉了,随后映入眼帘的是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剩半截的右大腿。

完了,完了,就这样完了。"你们都出去吧医生,让小美陪我。"看着小美,我的眼流也流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玲玲,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好怕失去你。"小美抓住我的手放到她的腿上,"不要担心截肢的事,我会把我的腿给你的。"说完小美一把抱住我又哭了起来,我也抱住她就这样不知哭了多久。

后来我也想通了,其实小命没丢就已经很不错啦,有句话怎么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且有这样关心我的人在,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什么时候能让本小姐下床活动活动?在床上都快发霉了。

没过几天,护士给我拿来一副拐杖,让我试着练习一下用拐杖站立和行走。这能难得倒本小姐?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可是拄着拐去上了一个月的课,早就熟练得不得了了。我笑着接过拐杖对她们说;"小菜一碟啦,我以前就用过拐杖,没问题的。"然后我用左脚站起来准备迈出第一步,结果差点摔了个脸朝地。额,好吧,看来我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来重新找找平衡。
几个星期后我终于从医院"刑满释放"了。我架着双拐走在前面,小美帮我拎着行李走在后面。
"玲玲走慢点啦!行李很重的!"小美气喘吁吁地说。"
我回头吐了吐舌头,"谢谢亲爱的啦,你最好了,我也想自己拎,但确实不方便嘛。"
"我是说让你慢一点儿,不要离我太远。"
"好的好的,因为想到可以回家了我就忍不住想走快点呢,我错了亲爱的。"
"还要回来安假肢呢,医生说你的情况用假肢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
"嗯嗯,这样就可以不用拄拐啦,省很多麻烦讷。真的很希望能早点用上假肢。"
几个月后我终于装上了一条新腿,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又能走路总归是不错的。医生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必须坚持每天都来医院做练习以保证使用假肢的效果,确实,我现在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样子看上去真的很傻。而且假肢训练比想象中的要困难许多,我原以为可以“即插即用”,但事实证明只有通过大量的练习才能达到医生说的效果。
后来有一天,在医院我遇到了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也在练习使用假肢。但是她的训练明显要比我的复杂,因为她是双臂高位截肢的。休息的时候我们坐在一起聊天,她说她的名字叫阿莹,是在打工的车间里受伤的。而且令我吃惊的是我们竟然住在一个小区,她离开老家来这里打工,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意外,现在住在婶婶家里,每天都是她婶婶送她来医院。也许是因为相同的年纪和遭遇,一来二去我们渐渐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一天下午训练结束后,我问阿莹:“阿莹,一会儿我们别回家啦,我想去逛逛街。”阿莹也很高兴,说:“好啊好啊,我很久没逛街了呢,婶婶工作忙都没时间陪我出去。”然后我帮阿莹打了个电话给她婶婶说今天我俩去逛街可能晚一些回家。在街上我们发现了两件有趣的事,第一是我俩走在一块儿不管在什么店里我们的回头率都是100000%。第二是我俩走在一块儿的话似乎别人关心的都是我,因为阿莹总是把假肢揣在兜里,远看看不出有什么缺陷。而我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很明显有一条假腿。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和阿莹每天都约着一起来医院做康复训练,直到有一天晚上。。。
那天我邀请阿莹到我家吃晚饭,虽然之前也有一起吃过饭,但都是在外面的餐馆。
“哇,手艺不错呢~~~”看着我精心制作的三道菜阿莹说。
“是吗?来尝尝味道怎么样。”我小心翼翼地夹起菜喂阿莹。
“嗯。。。嗯。。。不错不错。不过和我做的还有些差距。”
“哈哈,好啊,下次你做给我吃怎么样?”   :-D

沉默。。。我好像说错话了   

阿莹皱着眉头笨拙地抬起两个假手,说:“唉,这辈子可能没机会了。”
“对不起哦阿莹,我不是故意的。那以后你指导我,我来做怎么样?”
“没事啦,我习惯了。那以后我就勉为其难做你师傅吧,哈哈。快快,再夹给师傅尝尝。”
“遵命!”我赶忙又夹另外一道菜给阿莹。阿莹的情况真是比我的情况要困难很多,她的一双假手经过训练也没多大用处,能做的事情很少,只是起到一个装饰的效果。
晚饭过后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问阿莹:“我想把假肢脱了你介不介意哦?一整天都穿着假肢感觉怪难受的。”
“嗯嗯,没关系的,你脱吧。不过话说回来我好像还没见过你的残肢呢。”
“我不太不习惯叫它残肢,听起来不舒服,还是叫腿好些,只不过是短了一丢丢。”
我到卧室脱下假肢换上短裤,单腿跳着回到沙发上,给我可怜的小短腿做做按摩。我看阿莹一直盯着我,我向她解释:“这样轻轻地按摩按摩会感觉舒服一些。”
“我不知道,”阿莹笑着耸耸肩说“一般我婶婶帮我把假肢脱下来我就睡觉了。不过有时会我会夹住枕头来按摩一下它们。”
“嗯嗯,我没用枕头按摩过。那要不要我帮你把假肢脱下来按摩一下?”
“好。。好啊。。。但是,但是,这样的话我什么都做不了了。”
“安啦安啦,有我在别担心。像我这样一条腿的小瘸子也不是有那么多机会帮助别人的。“我挪到阿莹旁边问她怎么把假肢脱下来。
阿莹转过身说:”我背后有个皮扣,解开就行了。“我掀起阿莹的短袖T恤,果然有个扣子,很轻松就解开了。”很麻烦的,还要脱了衣服才行。“
我脱下阿莹的T恤,经过一番尴尬的操作终于是把两个假肢脱下来了。接着帮阿莹重新穿上衣服,把袖子卷到肩膀露出她两个短短的残肢。”坐好等我一下哦。“然后我单腿跳回卧室拿来一瓶精油。我先滴了一点在我的小短腿上,然后又在手上挤了一些开始轻轻地按揉小短腿。”真心觉得这是最让小短腿感觉舒服的东西。”
阿莹一直很好奇地看着我,说:“玲玲,我也想试一试这是什么感觉,其他人怕是永远没有机会体会哦——这种只有我们才能体会的事情。”
“真的,感觉很好的。”我挪到阿莹背后,又挤了一些精油在手上。“放松放松,别紧张。”我先把手放到她的肩上,然后从上至下开始轻轻滴搓揉她两个短短的残肢。阿莹的残肢和我的残肢摸起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她的残肢更短更小,而且很轻松地可以摸到里面的断骨。
“阿莹,你知道吗?在这个艰难的阶段能认识你好好,有个能理解我感受的好朋友说说话、聊聊天、谈谈心,真的很棒。”我边帮阿莹按摩边说。
“恩,我也觉得,很开心。”
接着我挪到正面,又挤了一点点精油继续帮阿莹按摩。阿莹也努力地抬起她的小残臂让我能更充分地按摩。我很仔细地按着,丝毫没注意我俩的距离越来越近,当我注意到阿莹静静地注视着我的时候,我们的脸几乎已经快要贴到一起了。但我们谁也没后退,就这样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接下来的事情就自然而然发生了。阿莹闭上眼把她的双唇凑到我嘴边,好似有魔力一般,我也情不自禁地迎了上去,那是仿佛回到初恋的感觉,我竟然和一个女生接吻了?!阿莹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们停顿了一秒,但接下来的是更激烈的舌吻,自从离婚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激动的感觉了。
不知亲吻了多久,阿莹先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地上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说到:“玲玲,我。。我不是故意的。”
“嘘——我知道。”我把双手从阿莹的残肢上挪开,把她环抱在怀里。
“那就这样抱着我玲玲,我也好想抱抱你啊。要不把衣服脱了吧,我想更贴近你一点。“
我脱下自己的所有衣裤,而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船新感受。阿莹侧过身子用她右边的小残臂触摸我的咪咪,我也腾出左手抬起它们尽量地迎合阿莹。这时阿莹的袖子从肩膀滑落下来挡住了残肢,我索性一口气把阿莹也扒了个精光。
阿莹抬起小残臂指着我,问:”玲玲你下面是剃掉了吗?“
”恩,我一直都有这个习惯,要试试吗?“
⁄(⁄ ⁄•⁄ω⁄•⁄ ⁄)⁄
“恩,你能帮帮我吗?我自己做不到。“说着阿莹还摇了摇两个小残臂。
说干就干,我拄拐到卫生间拿来毛巾和工具,又用盆装了一点点水抬到客厅里,让阿莹躺在毛巾上我就开工了。哈哈,我敢打赌这是阿莹第一次剃毛,隔着空气都能感觉到阿莹好奇又害羞的样子。
“搞定,”边帮阿莹擦干身体我边说,“怎么样,喜欢吗?”
“恩恩”阿莹娇羞地点头,“和你的一样了。”说着阿莹就准备坐起来。
“等一下,阿莹别动,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
“就是~~~~~”我露出坏笑,然后坐在地上把头埋进阿莹的私处,用舌头轻轻舔着她没有毛发遮挡后外露的XX。只过了两分钟阿莹就沦陷了,但我并没理会阿莹的娇喘与尖叫,直到她从沙发瘫软地滑到地上我才停止。阿莹双眼迷离,一边轻咬自己的下唇,一边用小残臂擦拭我嘴边的粘液。离婚后很久没有人这样触碰我了,更不用说是个女生,而且用的是她身体独一无二的部分,但说实话这样感觉挺不错的。
“好坏啊你,都不先说一声。吓死我了。“虽然阿莹这样说但我知道其实她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
“小婊砸,我也很累的好不好,舌头都快抽筋了。哈哈哈“说着我躺倒在沙发上,闭上双眼回想着阿莹残肢的手感和第一次跟女生舌吻的感受,今晚真是有很多美妙的第一次。
突然下面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睁眼一看原来是阿莹在重复我刚才的动作。阿莹用两个小残臂不停地挤我的双腿,好像想用手把我的腿分开一般。但她的小残臂根本没什么用,我只能尽力张开双腿迎合她。
从我丢了一条腿至今快一年了,寂寞躁动的灵魂在今夜终于得到了解放,之后我俩继续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交流直至天亮。
失去一些肢体虽然让我们的行动变得很困难,但是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能相遇相知,并且进行灵魂的交融。残缺的肉体下两颗寂寞心在今夜相爱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祸福相依吧

后记:忘了告诉大家,阿莹总是说我比她多一条肢体,为了保持公平,我最近正在想办法让医生把我的左腿也截掉,如果成功的话我还会继续和大家分享我跟阿莹的故事。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08: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何一直显示在审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1:2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通过审核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03

回帖

4640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640
发表于 2019-1-15 11:5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翻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0

回帖

3293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3293
发表于 2019-1-15 13:18: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就是太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1418

回帖

8749

积分

登峰造极

积分
8749
发表于 2019-1-15 23:36: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楼主后续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0

主题

1574

回帖

8198

积分

登峰造极

积分
8198
发表于 2019-1-16 10: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翻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68

回帖

3756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3756
发表于 2019-1-16 20: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楼主多翻译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6

回帖

212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212
发表于 2020-10-6 20:18: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太棒了,期待早日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5-24 20:50 , Processed in 0.26151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