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186|回复: 45

[已经完结] 恋与晨曦

  [复制链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发表于 2024-2-5 00:3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jh 于 2024-2-27 16:36 编辑

番外补出来了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楼主| 发表于 2024-2-5 00:38: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

1月19日 天气阴
  时光如画,岁月如歌。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我建立的第几个日记文档了。上高中之前还一直保持着用右脚夹着笔写点饱含文墨书香的日记的习惯,可是月月想让我用左脚试试。
  试试就试试吧,可是她居然害怕我的脚会抽筋,少说歹说我也是用了十几年脚的资深用户,结果她居然说她自己试的时候左脚毫不意外地抽筋了。为此我还嘲笑了月月很久,不出所料她又跑去向母上大人告状。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结果就是,母上大人给我和月月一人配备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这又使我不得不怀疑月月的真实用意了。然而这小姑娘都上高中了,居然喜欢死亡芭比粉,这就导致了我的银白色笔记本和她的摆在一起有种泯然众人的感觉。
  用着用着,我就发现用脚打字比夹着笔写要舒服的多,速度也要快的多,还不用空出一只脚来压着本子,头也不用低地那么厉害。于是我便向母上大人申请了笔记本的长期使用权,当然也是毫不意外地获得了准许,毕竟她也见不得我,或者说我的脚,过度劳累。
  这便惹得某人的极度不高兴了,随即便向母上大人提出了抗议并被驳回。理由当然很简单,姐姐没有手,你有。于是我们的小月月看着她亲爱的姐姐用灵活的两只脚咔咔地敲着键盘,自己也只能“含恨”地拿起了中性笔,再战文字之海。
  最开始的有些时候,秦芷月是很抗拒我用脚来摸她的脸的。她说很臭。拜托,你姐姐我的脚可是保养地很好的,根本一点都不臭好吧。虽然说在失去的双臂之后,秦芷月就再没有机会来牵我的手了。可是她居然连番几次拒绝了本大小姐以脚代手的礼仪。尤其是小学的时候,月月甚至认为她姐姐是坏蛋,在一夜之间遭受了上天的惩罚而失去了双臂。那时,只比月月大两岁的我同样也不懂为什么在一股极致酥麻的感觉之后就再也连接不到我双手的信号。老爹和母上大人对这件事闭口不谈,我想这背后肯定是有什么秘辛,当然现在的我也没精力去过问。
  从那以后,我深知除了我这受着万众器官摩拜的大脑,双脚将是我未来立足的唯一资本(双重意义上),于是我开始对她们格外呵护。也就是在那之后,母上大人开始要求我用脚写日记。我本人是很反感写日记的,据说一大部分都是勉强的糊弄和应付。但是母上大人为了锻炼我脚的灵活性,也不得不这么做。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脚确实经常抽筋,也哭过不少回,一边哭一边发现自己两肩剩余的长度甚至不能拭去一滴眼泪,便哭得更厉害了,毕竟三年级的小女孩纸什么也不懂,最后往往是母上大人抱着我一起哭,给我揉揉脚。等一切消停完了,在接着写日记或是干点其他什么。再往后面就慢慢地习惯了,双脚的灵活性也渐渐练出来了。
  那个时候秦芷月才一年级,她又懂什么。我只记得出事之后她一直不肯见我,甚至还害怕我,她说我是坏人。确实在双肩拆掉了绷带之后,我的残端在保养之前算不上好看,乃至于有些狰狞。于是乎万事通秦芷月就跑到学校里说她姐姐是没有手的大坏蛋,传着传着就到了我三年级的班上,当时就有同学说我是残废,他们这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久不去上学。
  那天之后,秦芷月在家里美美地享受了一次激烈地男女混合双打。迫于老爹和母上大人的威压,那些孩子的家长带着他们到医院来给我道了歉,那阵势,吓得我几天睡觉都梦见一堆人来找我。至于秦芷月,那会估计还在家里揉着屁股哭呢。
  现在月月已经不反感我再用脚去拍拍她的脸了。甚至连她也开始注重保养她的脚,美其名曰“人人平等”。有时候她会觉得用脚拍拍脸蛋很舒服,秦芷月是练舞的,也算是个小有成就的小美女了。有时候她用自己的脚拍自己的脸,再让我用我的脚拍她的脸,她会说姐姐,你的脚很有温度。
  确实该是如此,我已经没有了双臂,双脚理所应当地代替了她们本该起作用的位置。脚掌虽然踩在冰冷的大地上,但也渐渐地,渐渐地积蓄起一丝丝的温度。让我这个本来遭受意外而面对沉甸乌云而对生活绝望的人,也慢慢地邂逅了独属于自己的星辰。
  写到这里也算是把第一号文档的小事记录了下来。现在秦芷月还在外边录节目,她说明天请我去吃海底捞,还特地叮嘱我一定要穿袜子,外边冷。那么关于我吃火锅的独家服务,就由她全权承担了。毕竟,我可不好意思让服务员小姐姐一直坐在旁边喂我吃饭,嘻嘻。
  秦芷曦
  1月19日农历腊月初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楼主| 发表于 2024-2-5 03:02: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jh 于 2024-2-6 14:29 编辑

2.

1月20日天气晴
  现在正是放寒假的时候,对于我这种大三的资深宅女来说,美好的生活莫过于躺在家里追剧吃零食。
  这个时候秦芷月往往会跳出来说为了保持身材她绝对不乱吃零食或者在外边吃油水大的东西之类的话。这些话大可不必相信,毕竟她昨天才答应了我今晚去吃海底捞呢。如果说她抛出为了她亲爱的姐姐索性浪荡一回之类的话来尝试逗我开心,那我就只会开心一下。因为对于练舞的她来说,即是她自己想额外再吃点什么,老巫婆也会急得跳脚。老巫婆是她的舞蹈老师,一个进入了更年期仍然风韵犹存的老女人,不但对自己的形体要求把控格外严厉,也把这份严厉加到了秦芷月身上。更何况秦芷月现在大抵也算得上一个小明星,靠舞蹈特长生出来的她在一档综艺节目上以自己的阳光和活泼感染了无数人,当然秦芷月知道她这个性格完全是受她亲爱的姐姐我影响。再加上老爹和母上大人的公司在市面上还算有点知名度,秦芷月也算是一路高歌猛进,打着秦氏集团千金的名号在娱乐圈混的顺风顺水。世人皆知有个秦芷月,却无人识我秦芷曦,悲哉!嘻嘻,开个玩笑啦。
  由于二叔的缘故,我和月月被保护的很好,秦芷月的重心还是在舞蹈学习上。我的重心自然也还是在学习上,虽然失去了双臂,但这并不是阻碍我学习的借口,尽管老爷子和老爹打下的江山已经足够让我和秦芷月高枕无忧。外面的人几乎不知道我和秦氏集团的关系,即使李妈去大学陪读我的时候(李妈是家里的佣人,其实并不能这么说,老爹和母上大人要管公司里的事情,出了事之后的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李妈在照顾我,这点她称得上我的第二个妈妈),同学里面除了赵扬晨没有人知道我来自江城的秦氏集团。自然,这家伙也是站在我这边的。
  十分的好,就在我无聊到刷了一整套六级真题的时候,电话来了,我用右脚大拇指轻轻地点了下手机屏幕,耳机里面传来了秦芷月轻快的声音:
“老姐诶,我这边弄完了,等会卸完妆之后来接你噢。”
“嗯。”
“外边好冷,你把袜子穿上。”
“嗯。”
“现在是您的私人吃火锅助理秦芷月上线时间!”
“嗯。”
“你哪都不许跑,今天你只属于我,嘿嘿…”
“嗯——诶,不对!”
“嘟…嘟…嘟…”
  我就知道,她老爱跟我开这些玩笑。在失去双臂之后,我自然而然地被秦芷月划分进了她的弱势群体。初中我们一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她老喜欢动手动脚,还喜欢看我打不了她的样子。但是她忽略了一点,本小姐的腿可是很厉害的,然后有一次秦芷月就被我一脚扫到了地板上,而我自己却也因为没有手臂重心不稳重重地砸到了地板上。要是常人一定会把自己的后脑勺护住,可是我没有手啊。估计当时也是脑袋抽了才想着去给她一脚,自己也已经出现了幻觉,仿佛双臂还在。我努力地将残臂往后勾,企图她们的长度能抵达我这脆弱的脑袋那遥不可及的彼岸,但显然我失败了。随着“咚”的一声,我整个人顿时云里雾里,半天没缓过神来。然后就听见李妈在叫“完了完了,大小姐摔着了!”紧接着就是母上大人冲了过来。自然,秦芷月又免不了一顿竹笋炒肉。从那以后,她也慢慢地学会了要呵护她这无助的姐姐,自然,该有的捉弄不会减少,只是体现在言语上了,毕竟,我是真的没手再去跟她较劲打架了。
  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长羽绒服和黑长裤,应秦芷月之要求久违地穿上了我这阔别重逢的白袜,在镜子面前我用灵巧的双脚给自己画了一个还算可以的淡妆,毕竟秦芷月都那么好看,作为姐姐的我只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坐在镜子前,把左腿屈曲着,左脚轻轻地推了推素颜神器眼镜。虽然现在我的五趾被袜子包着,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但是由于长期用着的缘故,我的五趾都很灵活。我将她们舒展开来,将白袜子撑得很开,在镜子前面招摇着,连带着羽绒服空空的两个袖筒轻轻地摇摆,一刹那间恍然瞥见了我双手的影子。我将脚撑到下巴下面,对着镜子里的小美女微微一笑,煞是好看。李妈凑了过了,将我的两个袖筒塞到口袋里扎好,防止它们突然掉出来吓到人。
  她笑着说:“大小姐真好看。”说完摸了摸我的头。
  “李妈可别这么说,不然月月又要生气啦。”我俩相视一笑,便穿起鞋子下楼去。
    秦芷月比我小两岁,也比我更有明星范儿,她很懂得怎么去打扮自己。或许是因为失去了双臂的缘故,我不太注重打扮,往往是素颜加一副眼镜草草了事。但是我还是很自信地说,我的素颜是连秦芷月都自惭形秽的那种,更不用说今天还画了个淡妆。
  到了楼下,秦芷月和她的专车早就等在那了。也许是太冷了,车窗上全是雾气,直到我和李妈走进了,秦芷月才发现并冲了出来,向我展开了她长长的手臂:
  “一天零五个小时三十七分钟,想死我了,老姐!”
  我急忙向后退去,导致她扑了个空,加上地面又滑,她“滋”地一下半跪到我面前。
  “我才二十一,我不老。”我气鼓鼓地说。
  现在我才知道,感情她刚刚不是没看见我,而是一直躲在车里面算时间。
“看在你这么看重我们分别的时间的份上,           本小姐这次宽宏大量,免礼了,起来吧!”
  我想像她一样展开手对她表示赦免,才想起来我根本没有,只是两截小残臂微微动了几下,羽绒服很厚,她们应该看不出来。
  唉,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更加珍惜呗,虽然类似的事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坐进车里,司机小王向我打招呼:“大小姐,晚上好!”
  然而,秦芷月又开始了:“小王啊,本小姐现在问你,今天我和她,”她指了指我,“谁更好看?”
  秦芷月确实很好看,她有着一张明星脸,素颜也几乎无懈可击。
  我转过头去,李妈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小王是这个月才“有幸”成为了秦芷月的司机,对她的性格还没完全摸透,此刻则是一头雾水:“啊?”
  我原以为他会卡住,没想到——
  小王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秦芷月,张口就来:“大小姐像高原上静卧的雪莲一般纯洁而美丽,二小姐像花园里盛开的牡丹一样热烈而活泼,两位小姐各有其美,恕我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这回轮到秦芷月懵了,我也懵了。李妈还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她听不懂。
  半晌,秦芷月问道:“小王你老实回答我,你大学学的什么?”
  “汉语言文学。”
  “看吧,这回踢到铁板了吧。”我笑道。
  “牛逼。”秦芷月没忍住爆粗口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 ,她就是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
  进了海底捞,为了不被狗仔们发现,秦芷月把自己裹得几乎只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我们这一车四个人坐一桌,另外一车四个保镖坐一桌。
  小王第一次和主子坐一桌,有些受宠若惊。大概在想原来传闻中的秦氏千金居然如此平易近人。
  秦芷月把我堵在里面的座位,说要给我最全面的服务。
  很快九宫格端上来了,我习惯性地把右脚抬到了桌子上来,动了动脚趾觉得有所束缚,不如往日舒展,才察觉自己今天穿了白袜。却不想吓了对面的小王一大跳。想来他刚来,是不知道我这个情况的。
我幽怨地瞥了秦芷月一眼,正准备低头伸嘴去把袜子扯掉。秦芷月看出了我的想法,她帮我把脚放了下去,我有点愧疚地看着小王,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办法,十几年了,条件反射了,真不好改。
  “先吃饭,后面再告诉你。”秦芷月对他说,又转过来看着我,拍了拍我的大腿,“好啦,今天交给我。”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秦芷月戴着个黑口罩,每吃一口就把口罩掀起来在重新盖上,颇为滑稽。
  她一边吃,一边给我喂。
  不得不说海底捞确实辣,害得我我直接咬着杯壁灌了三杯水,难受死了。
  “你不懂,”她像个小大人,实际上十九岁,也不小了,“混我这一行的,最怕乱说话的舆论了。”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她低声说,“今天若是有人拍到我在给你如此亲密地喂饭,明天就得被贴上一个钕酮的标签,在往后孩子都得有了。”
  “可我现在自己的确吃不了饭。”
  “那不重要。”
  好在吃饭的过程还算顺利,除了小王一直惊诧我为什么不自己吃饭,而是让秦芷月一直喂。
  这一次,恐怕要降低我在他心中的好感度了。
  除了中途跳科目三的来了一趟,那个小哥也算是慧眼识珠,仅凭一双眼镜就能看出来秦芷月算得上小美女一枚,而让她一直喂饭的我更是让服务员小哥们挪不开眼了。
  于是,他们发出了邀请:“小姐姐们要一起跳舞吗?”可能在他们的印象中,我们这种打扮的应该会跳科目三吧。
  秦芷月本来不想扫他们的兴,鬼知道我突然来了一句:“可是我跳不了。”我们才想起科目三是有手上动作的,还很花。我这一跳,绝对会露馅。
  于是秦芷月摆摆手:“算了算了,看你们跳吧。”
  小哥们有些失望,秦芷月这时悄悄对我说:“被两个大美女拒绝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好在整个吃饭的过程有惊无险地结束了。
回到家后,果不其然老巫婆又给秦芷月锤电话了,看来吃火锅的事露馅了,这会她俩还在电话里拌嘴呢。
  至于我,靠!终于可以脱袜子啦!受不鸟啦!
秦芷曦
1月2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0

回帖

221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221
发表于 2024-2-5 03:5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楼主| 发表于 2024-2-5 15:24: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jh 于 2024-2-5 16:34 编辑

3.

1月24日  天气多云
  昨天下了一上午的雨,好在太阳是慷慨而无私的,在下午及时地露出了面貌,孜孜不倦地散发着它的热量,将这大地上的雨露蒸发殆尽。今天一睁开眼,久违的看到了蓝天宽广的怀抱,心情甚是舒畅。
  于是,我想出去走走。
  秦芷月又跑去录节目了,我估计是个贺岁档,要赶在年前制作出来。
  就在我蜷曲着坐在床上用右脚敲着太阳穴一筹莫展的时候,李妈告诉我她的女儿顾小涵到了。小涵的高中昨晚刚刚放假,但我是不明白为什么放假那一天还有晚自习的,反正我读高中的时候就从来不上晚自习,当然还是因为我这身体的原因。所以小涵今天早上就直接过来了。我们家和李妈等一众佣人(我是很反感这个词的)家庭的关系是十分融洽的,这就使得顾小涵几乎可以毫无障碍地在秦氏的地盘上跑来跑去。再加上顾叔也算得上是老爹的左膀右臂,不然母上大人不会这么放心的把我交给李妈。
  小涵是属于那种甜妹类型的,她告诉我在高中是称得上校花的,我自然不信。可能是因为我自己长的确实还可以?哈哈。这个时候我总是会开玩笑的说“那比起你姐姐我呢?”
  “差远咯!”现在的她,总是这样说,“其实曦曦姐,你的眼睛是真的好看诶!”她说着就凑了上来,和我双眼对视。我感到有点尴尬,想把她推开,但无法做到。
  “你看你看,你的眼睛很深邃,但又不显得空洞,是一种反而很明亮的感觉。”
  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我换衣服被除了秦芷月之外的顾小涵看到,吓了她一大跳,那时我们刚认识不久。
  我站在房间里扭来扭去,试图将外套穿上,奈何这一件属实是有些难穿,肩口位置缩得太小了,我的残肢不是很长,勾来勾去的很是麻烦。
  有时候我真的很祈求让她们再长那么一点点 ,甚至会埋怨做截肢手术的医生不给我留到能自己擦嘴巴的长度。
  “吱呀”门开了,我以为是李妈,便用残臂勾着外套跑了过去,想让她替我穿上。
  没想到却是顾小涵,我惊叫了一声,残臂没把外套勾住,哗啦一下掉到了地上。
  我的这副惹人怜爱的柔弱样子,就这样完全地展现在了她面前。
  “曦曦姐,你——”她指着我的肩头。
  我仅剩的两截小残臂往外甩了甩,她们的长度刚刚露出袖口,连带着袖口一齐晃了晃。我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她凑了上来,眼睛里有泪珠旋转。
  “呜呜呜……怎么会……呜呜呜……”她还是没忍住,抱着我哭的很伤心。
  “妈妈,你看曦曦姐的手……呜呜呜……”那时我初三,顾小涵只有四年级。
  母上大人和李妈闻声走了过来。
  母上大人安慰她道:“你的曦曦姐是天使,她的手被上帝派来的信使取走啦,将来要给她换一对全新的仙女翅膀。”
  “真的?”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问道,却仍然抱着我不肯松手。
  我在心里说,姐姐也很想抱你啊,可是姐姐做不到。
  李妈把小涵拉开了。我半蹲下身去让自己的肩头和桌子齐平,随即用小残臂夹了一张纸巾给小涵送了过去。
  她接过纸巾,擦了眼泪,换上很是认真的表情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肩部。因为后面做了不少的美护,把疤痕也消除了不少,近乎看不见了。
  她伸出手,轻轻地捏了捏。
  “好软,曦曦姐疼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疼。”我说。
  “妈妈,难怪曦曦姐在家里和我们老是隔这么远,不像月月姐那样和我们打成一片。”她对李妈说着,“我还以为她不喜欢我。”
  可能当时我在她们那些孩子(除了秦芷月)的眼里,是一种生人勿近的大家闺秀的人设。
  李妈轻轻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和顾小涵之间的误会消除了。
  时间再拉回到现在,顾小涵当然照例冲进我的房间来,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床上,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用双腿环住她的腰肢,这样也算是还了她一个久违的拥抱了。
  她握住了我的脚:“曦曦姐,你的脚好冷,你不穿袜子的嘛。”
  “不穿,”我想起来几天前差点在海底捞出事,该亖的秦芷月非要让我穿袜子,“坚决不穿。”
  “那外面好冷。”
  “还好,我是冷白皮。”说到这里,我把脚收了回来放到了小桌子上,细细地端详起了她们。
  这一双属于我的脚确实保养的很好,整体呈现出冷白色,但还留有一丝温度,十趾修长宛如削葱根一般透亮,还格外地灵活,能摆出各种形状。
  我俯下上身将脸蛋贴在脚底上,嗯,确实很冷。
  这时, 顾小涵伸出手来挠我的脚心。
  她一脸期待地等着我哈哈大笑。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你怎么……不笑?”她十分诧异。
  “拜托,我可是用了十几年脚的人了,哪有一般人那么敏感。”
  “那我还不是用脚走了十几年路了。”她还想狡辩。
  “你能用脚写字?你能用脚做饭?你能——”我哐哐哐如连珠炮一般扔在她头上。
  “停,”她摆摆手,“曦曦姐,停,你赢了。”
  “小样,跟姐斗。”我用脚趾夹起素颜神器眼镜戴上,起身。
  小涵把羽绒服替我披上,拉好拉链,扎好袖口,我扭了扭身体,让衣服能够最大程度地贴合我。
  “妈妈/李妈,走啦!”我们喊道。
  外面真是个好天气,阳光通过薄薄的云层洒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
  顾小涵张开双臂肆意奔跑在庄园里的草坪上。
  “呼呼——”她边跑边喊。
  “不愧是校花,背影也这么美。”我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我想着,自己若是不出事,早就跑过去和她抱着打滚了。现在却只能感受这厚厚的羽绒服下面的残肢,还是该庆幸上天大发慈悲给我留了一小截。
  于是,我故意摆出极度幽怨的眼神冷冷地盯着她。
  跑着跑着,顾小涵发觉我不对劲。
  我死死地盯着她的手,又朝着自己的肩膀努努嘴。
  顾小涵见状,慌忙地跑了回来。
  “啊!曦曦姐,”她急忙摆摆手,“我,我不是故意的,这……”
  平时,家里人为了照顾我的感受,一般不轻易表现出他们比我多一双手的优势的事实。
  但确实以我现在的心境而言,根本影响不了什么,但顾小涵不知道。
  等她走近了,我才故意用肩头撞了撞她。
  “哎呀,我哪有那么矫情。”我说。
  “啊……”顾小涵没想到我是故意的,“吓死我了,曦曦姐。”
  “你曦曦姐现在乐呵的很。”李妈很适时地插了一句。
  确实,我是乐呵得很。
  三个人在集市上乐呵到了傍晚,李妈和小涵有意把我夹在了中间,不让两个空空的袖管被别人碰到而掉出来。
  一路上三个人有说有笑的,顾小涵也算是神兽出笼了,碰着什么就要吃什么。
  我站在她俩中间,安全感满满,四周的风物人情也一览无余。
  倒不是我故意这么说,至少从物理上是这样的。我有接近一米七的海拔,李妈和小涵都只有一米六出头。
  顾小涵吃东西喝饮料的时候偶尔会让我来上一口,很自然而行云流水的动作,没人会刻意去看。
  李妈向她的宝贝女儿投向了赞许的目光。
  中间碰到几个顾小涵的同学,有男生也有女生,我们热情地打了招呼。
  “hello小涵!”一个男生喊道。
  “哇,我们的校花大大太美啦!”几个女生说。
  “诶,苏文杰,李畅畅!”顾小涵向他们一一挥挥手,并把我介绍了出去,“这是我的曦曦姐,嘿嘿。”
  “你们好!”我微笑着点点头。
  这个时候,广场中间的旋转灯打了过来,刚好照到了我的脸上,他们几个一瞬间惊呼了起来。
  “哇,姐姐好美!”女孩子们说着凑了过来。
  “顾小涵,我宣布你在我心中的校花位置被你姐姐取代了。”男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脑婆,恰个v?”有个长的很痞帅痞帅的小女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二维码亮到了我面前。
  我浅浅一笑,脑袋微微一歪,嘴角上扬。
  当然,我没有手去拿放在包里的手机。
  “哇,你看你看,她的笑!好,好,”男生憋了半天也没憋出来个啥,“好吊啊!”
  “哈哈哈,”顾小涵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苏文杰,你好没文化!”
    其他女生符附和道:“就是就是,哪有你这么夸女孩子的!”
  “你懂个屁,男人之间的顶级赞美语,就是夸你吊!”
  “哈哈哈……”
  大家笑着告别。
  不得不说顾小涵和秦芷月都是差不多的自来熟,人缘很好,只是相比起来某些时候前者没有后者那么疯罢了。
  晚上到家之后,顾小涵还在为为什么我没有寒假作业而她一大堆耿耿于怀。
  李妈就借势鼓动她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点的大学。
  不得不说,大人们在鼓励孩子学习这件事上,都很统一地挺会找机会的。
1月24日
秦芷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535

回帖

94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49
发表于 2024-2-5 16:43: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赞
非常赞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83

回帖

4620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620
发表于 2024-2-5 17:05: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牛,感谢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4-12 19:18 , Processed in 0.20596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