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585|回复: 82

[正在更新] 光与暗之舞(更新至第八章)

  [复制链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发表于 2024-2-28 01:0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hjh 于 2024-4-1 23:01 编辑

第七章的风格跟之前一样,如果不太了解的,可以去看看楼主上一篇文章。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楼主| 发表于 2024-2-28 01:04: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jh 于 2024-2-28 01:05 编辑

引子

  世界是什么颜色的,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或许有不同的答案。
  有生活充实且安居乐业者,对每一天都带有期盼,他们的世界,是五颜六色的。各种情绪和纷繁复杂的关系交织其中,共同构成了一副庞大的画面。
  有的人却不这么认为。有对生活绝望者,或是受到了莫大的打击而一蹶不振,世界便是单调的黑白色,没有一丝多余的风景可寻。
  这个世界在陈子衿的眼中本来也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存在,如果没有发生那一件事的话,她会顺利地大学毕业,顺利地找到工作和自己人生的另一半,安安稳稳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如果不是在小学的时候和同学嘴硬要逞强要爬到电线杆子上面去取那个摇摇欲坠的风筝,陈子衿的这双巧手还能做更多的事情。
  然而事与愿违,当小陈子衿在医院醒来时看到了自己光秃秃的肩膀的时候,独属于她的世界原本的颜色便逐渐褪去了。她的双臂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似乎这十年来从未出现在她肩膀上过,双臂截去的如此平整,好像天生的一般。
  从此以后,陈子衿便变得沉默寡言了,她开始喜欢一个人窝在屋子里面捣鼓自己的双脚。但是她很清楚,自己不能一直这么下去,于是在休学了一年之后,失去双臂的陈子衿带着在空中摇曳的袖管又出现在了新一批同学们的面前。
  陈子衿很聪明,在学校里老师也对她钟爱有加。如果不出事的话,她甚至可能考到最好的大学去。无论是教过陈子衿的哪个老师,都对她聪明的头脑称赞不已,正是这种从小学一直延续到大学的情结,让陈子衿的大脑里萌生出当老师的想法。
  或许,这就是爱的传递吧。当陈子衿以残疾人的身份参加完最后的考试,被师范学校录取的时候,她的内心是这么想的。
  当陈子衿刚从大学毕业,家里的人不知道动用了多少关系,才为她找到了一家私立学校,愿意接受她这样的残疾人当老师。她自己也知道一定是私底下钱给的够多,学校才会接受她。
  虽然陈子衿在大学的专业学习上如鱼得水,名列前茅,她的导师仍旧会不时地发出感叹。若是陈子衿的双手还在,她该成为一名多么优秀的老师啊。
  这话被倚在办公室门框上的陈子衿听见了,这更加坚定了她成为一名老师的想法。终于,在一个秋季的开学日,失去双臂但是信心满满的陈子衿见到了她的第一批学生。
  然而,陈子衿的教学之路并不顺利,由于诸多的原因她才堪堪熬过了两个月,她的信心便又熄灭了。
  中间发生了太多了事情,对这位新晋的残疾老师的内心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陈子衿的世界才刚刚涂上了一点彩色,便又被她自己泼的墨水遮盖住,发不出一丝光亮。
  从那一刻起,她的世界便只剩黑暗了。
  但是这世界上,本就仍然有人身处黑暗但是心向光明,这是陈子衿第一眼看到那个比自己更加特殊的女孩之后,内心所作的评价。
  上天不总是公平的,它给不了每个人一视同仁的机遇和幸运。但是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有的人或许曾坠入深渊,但是他们仍旧有一颗发光的内心,不断照亮和温暖着这寒夜。
  温暖是可以传递的,当光与暗交织的时候,光明会照亮黑夜,生命便会舞出,属于自己独特的一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183

回帖

4620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620
发表于 2024-2-28 01:36: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一波独腿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406

回帖

2569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2569
QQ
发表于 2024-2-28 01:50: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莫非是dsd+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64

回帖

2446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2446
发表于 2024-2-29 11:2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会有盲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2

回帖

19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90
 楼主| 发表于 2024-3-1 20:1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

  秋日的江城,洋溢着一股明媚的气息。
  入学第一天,洛雨晴的心情也少有的和这天气一样好转了。但是她不理解为什么妈妈不让自己在普通人开学的第一天就让自己入校,而是要拖到两个月之后。
  娇小的身躯坐在轮椅上,或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在瑟瑟发抖。洛雨晴的轮椅停在教务处的办公室门口,她的身体微微前倾,隐隐约约听见了从里面传来的声音。
  门是虚掩着的,她挪了挪身子隔着门缝悄悄往里面瞥着。
  “好的,就这样吧。”不知道哪位老师在说话。
  门里面似乎传来了一阵骚动,她的母亲捧着一堆不知名的相关资料出来了。
  熙熙攘攘的人流从女孩面前经过,洛雨晴坐在轮椅上面,她并不想抬起头来面对着穿过的人们透露出来初次显惊讶其后马上转变为同情的目光。由于教务处所在的楼层并不高,不少学生在门口来回穿梭,看见了坐在轮椅上面的女孩,纷纷停下了脚步。
  只因为,她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右腿。
  女孩穿着浅蓝色的小裙子安静地坐着,戴着浅粉色的口罩,两侧肩膀位置的衣服都凹陷了下去,左腿仅剩的一小截掩盖在了裙子下面,但是女孩有着一张绝美的脸蛋,仿佛从古画之中走出来一般,清雅而恬淡。长长翘翘的睫毛下面是一双湛蓝的大眼睛,和身上残缺的部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加地吸引人的目光。可能是因为只有一条腿的缘故,那条仅剩右腿显得格外纤细和洁白,轻轻地搭在轮椅上,皮肤表面光滑而细腻,保养的非常好。
  洛雨晴没有抬头,她知道路过的同学们都对她投来了同情的目光,这搞得她很不舒服。她并不喜欢别人把她当做异类来看,然而她这特殊的身体条件是绝对不允许的。无聊至极的洛雨晴把拖鞋踢掉,唯一的白嫩小脚踩在地板上轻轻地拍打着,修长的五趾自由地舒展开来,她尝试着动了动每个脚趾头。虽然对于她来说,能够称得上趾头的东西有且仅有五个了。
  妈妈从办公室里面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被迫围在人群中间低着头的女儿,她立马就后悔没有把女儿推进办公室里面去了。洛妈妈叹了口气,她知道如果女儿想在学校里面正常的上课,这些不知道善意与否的眼光是必须要承受的。虽然洛妈妈自己也不清楚学校到底会把她的女儿分到什么样的班级去,班上又会是一个怎样的环境,同学又都会是怎样的一批人,是否好相处。这些问题在她脑海里面不断地出现又消失,慢慢地和她娇小女儿的身躯重合在了一起。
  李玉琴走了过去,低下头附在洛雨晴的耳边轻声说道:“走了,乖乖。”
  洛雨晴的身躯猛然一震,她抬起头,正对上妈妈透露出无法掩藏的担忧的视线。洛雨晴舒了一口气,略带着有些撒娇的声音缓缓响起:“妈妈,你怎么才来……”
  李玉琴伸出手摸了摸女儿的头:“班级找到了,我们过去吧。”
  “嗯。”然后在围观众人的错愕中,妈妈推起了重残的女儿,慢慢地离开。
  人群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但是大多数的目光都还停留在洛雨晴瘪下去的两条袖子和仅剩的一条腿上。
  对于这些学生来说,除去了高二(6)班的班主任陈老师之外,这个女生再次带给了他们更重的视觉震撼。
  至于为什么把洛雨晴转到了这所学校来,自然是以前的学校对洛雨晴意见颇大,众学生也自觉地把她视为异类。虽然洛雨晴中考考的很好,尽管她全身上下只有一条腿,但这不妨碍她用两只脚趾夹着笔考出比其他人更好的成绩,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全市顶尖的高中。在之前的学校里面,没有人愿意帮助她,在出事之后到现在几乎“康复”的这一阶段里,父母为了自己几乎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虽然洛成伟之前在江城也算是小有积蓄的企业家,但是为了女儿,一家人卖掉了房子,现在只能住在月租的公寓里面。父母没日没夜地工作,勉强能满足一家人的开销。这就导致了没人能够平时在学校里面照顾洛雨晴,但是之前的班级里面即使关系再好的几个同学也不愿在特殊的时刻向她施以援手,长此以往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洛成伟才又将攒的一笔钱花出去替女儿换了一个学校。
  但是,尽管洛成伟夫妇的生活很是节俭,他们却从不亏待自己的女儿。洛雨晴曾经对自己的爸爸说不用花这么多钱在自己的打扮上,但是洛成伟却信誓旦旦地说再苦也不能苦了女儿。况且在洛雨晴还是一个“完整的人”的时候,她是非常爱美的,那个时候家里还有富余,小洛雨晴将自己打扮地也很漂亮,在小学里面都算得上是最闪亮的一颗星。虽然说现在出了一些状况,洛成伟告诉女儿即使残疾了也要将自己装饰地漂漂亮亮地去见人。
  轮椅停在了教室门口,洛雨晴抬头来,看到了闪闪发亮的班牌。
  高二(6)班。
  洛雨晴的嘴里念念有词,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班级。但是,当她看到教室里面的桌椅板凳的时候,以前班上发生的种种场景还是不断地闯进了脑海中来。
  洛雨晴没有告诉父母的是,即使这个班级还和以前一样,她也会咬咬牙把剩下的两年读了。即使回到家里她也绝不会哭丧着脸给父母一种又要给她换学校的事实。
  洛雨晴转头看向了身体两侧,她动了动自己的肩膀,两侧的衣服晃动着,然而双臂早已消失地无影无踪。她又低头看向自己的腿,“多美的一双,啊不,一条腿啊。”她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如今左侧的残肢虽有,但却短到堪堪被小蓝裙给盖住。自己这副样子已经给父母添了太多麻烦,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也罢,至少还有学上,不是么。”洛雨晴低声对自己说。她的声音很好听,初中的同学评价她是有一种甜甜的初恋的感觉,确实这副嗓音给人一种清新地在森林里漫步的场景营造。这就是洛雨晴,负面的情绪往往只能影响她一时,转头看去的时候,轮椅上面的女孩儿又在甜甜地笑了。
  轮椅靠在了门边上,洛雨晴坐在上面静地等待着下课铃响起,她的青丝披在脑后,长而柔顺,被楼道里吹来的风轻舞。
  洛雨晴突然感觉脚上空空的,她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只要一只洁白的小脚,鞋子不知道被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想着,鞋子估计还在教务处门口,但是刚刚围了那么多人,可能早已被踢不见了。
  洛雨晴故作轻松地晃了晃自己的脚:“算了,这也算卸下了一些负担吧。”
  李玉琴把女儿的轮椅停下,扶着女儿的双肩千叮咛万嘱咐了很久,便匆匆离开了。她很想留在学校陪着自己的女儿,然而,沉重的负担如同滚滚河水一般只能将她继续推向自己的工作岗位。
  这个社会上也有很多相似的人,被潮水四处推着,逐渐远离象征着他们家的岛屿,远离那个有着“陪伴”二字闪耀的地方。
  “妈妈,你放心去工作吧,洛洛自己可以的。”这是母女俩分别时,洛雨晴说的最后一句话。
  李玉琴忍着即将泄洪的泪水,头也不回地走了。她也害怕,曾经的故事在不同的学校再次上演,再次摧残她残疾女儿“娇弱”的心灵。
  殊不知,对于现在的洛雨晴来说,什么狂风也无法将属于她自己的小船吹翻。
  经历的多了,也许就逐渐地成熟了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广播听筒里传来一阵轻快的音乐,走廊里面各教室的门也被打开了,学生们鱼贯而出。
  高二(6)班的门也被打开了,一个中年男人夹着数学书不断地叹着气走了出来,他也发现了门口坐在轮椅上的小女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伸出手想握握这位新来的同学,厚实的大手在空中悬停了半天,却不见洛雨晴有什么反应。突然他才发现了这位新来的女生极其特殊,女生抬起头来向他苦笑着,同时朝着自己干瘪的袖子努努嘴。
  悬在空中的手,终究是放下了,放到了洛雨晴的肩膀上。数学老师轻轻地拍了拍她娇小的身躯,又叹了口气,才转身离开了。
  “这气叹的,还给我上压力了。”洛雨晴自言自语,她挪着身子往轮椅里面缩了缩,尽可能地不让小脚踩到地上。
  教室里面终于跑出来了第一个同学,她在门槛上绊了一下,好悬差点摔倒。张天琪把头往右边一转,看到了坐在轮椅上仍然穿着裙子的小女生,和她悬在空中的那条随意晃荡的小脚。
  “找人?”她爽朗的声音响起来,直接闯进了还在自娱自乐的洛雨晴耳中。
  “不是。”她说,“我是……”
  “等等,”张天琪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洛雨晴像个听话的小女孩一样乖乖地闭上了嘴,“让我猜猜……”
  另一个男生走了出来,他长的很高,也很帅气,关键是,他看上去很友善。
  男生说道:“新同学?”
  张天琪十分不满意地回过头来瞪了男生一眼:“班长大人,你怎么又抢我戏?”
  “差不多得了吧你,”男生摇了摇头,看了看轮椅上的独腿女生,随即向洛雨晴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姜奕驰。”
  “呃……”洛雨晴有些尴尬,毕竟自己手也没有,没办法跟他握手,加上这件衣服显得有些厚,袖子耷拉在旁边也不容易看出来,太显眼的话,估计盯着洛雨晴的目光能从家门口一直延伸到学校里来,“不好意思,我也没有手。”
  “没有手也能握吧。”张天琪吃了一惊,看着她说,揣测洛雨晴只是不方便把自己的残肢露出来罢了。
  “不是哦,”洛雨晴像在给他们两个解说一样,“是整个手臂都没有哦。”
  “啊?我还以为只是手掌……”张天琪一把抓起了洛雨晴看似鼓鼓囊囊的袖子,轻轻一捏,袖子便又像之前那样瘪了下去。
  她顺着洛雨晴的两只袖子往上捏,一直到肩部的位置都是空空如也。
  “这……”张天琪有些惊诧,但是洛雨晴看出来了,实际上她并不是特别惊讶。
  “对不起,同学,我没注意。”姜奕驰说道。
  “可是你的腿也……”张天琪刚刚的注意力只在她的双手上,现在低头一看,女孩的左腿也没有。
  “没事的呢,”洛雨晴笑了笑,“每个第一次见到我的人都会这样。”
  她随即小声地请求道:“能麻烦把我推到我的位置上去吗?”
  姜奕驰愣了愣,而后推起轮椅后面的把手。
  “同学真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张天琪站在一旁道着歉,刚刚在新同学身上摸上摸下属实是有点不礼貌了。
  “还是有点好奇罢了?”洛雨晴抬起头来,望着她。
  轮椅缓缓地进入教室,瞬间成为了这不大的空间里面的焦点。一群同学在一刹那之间就围了上来。
  “又来一个残废?”教室后面有个男生扯着嗓子吼道。
  顿时,洛雨晴娇躯一震。
  该来的还是来了,她想着。
  “王文,你干什么!”张天琪不客气地回怼道。
  “我干什么,啊,我干什么?”男生推开人群闯了过来,直逼张天琪,他指着轮椅上娇弱的女孩,“又来一个!你没看见?”
  “我看见了!你客气点,这可是新同学!”张天琪说道。
  “新同学怎么了,啊?”王文庞大的身躯靠了过来,“谁规定对新同学就要客气的?”
  洛雨晴下意识地又往轮椅里面缩了缩,她甚至想把脚抬起来了。往日那些不和谐的场面又肆意地闯入。
  洛雨晴闭上眼睛狠狠地摇了摇头,尽量迫使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东西。
  可是在王文看来,这个动作无疑是挑衅。
  他的目光扫了过来:“哟!残废小妞还挺会打扮的,多大的人了,还带个粉口罩。”
  姜奕驰堵在轮椅前面伸出手:“王文,回你的位置去,这里没你的事。”
  “少给老子扯那些有的没的。”王文一下子拍在姜奕驰的手臂上,“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和这残废差不多,都只有一条腿。”
  他才看到刚刚被张天琪捏扁撇到旁边的袖子:“那你妹还要好一点,这个连手都没有。”
  “你!”姜奕驰整个人顿时就气炸了,妹妹算的上是他唯一的软肋了, “滚回去!”
  王文一看他也不好惹,就只有自顾自地坐了回去,留下整个班的同学惊讶地看着他。
  姜奕驰转过身去,轮椅上的女生几乎吓得缩成了一团,不断地颤抖着。
  “班长,”张天琪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他说的,是真的?”
  姜奕驰咬了咬牙,不得不承认道:“是真的。”
  “啊……”众人叹息道,原来,他们的班长还有这么一个妹妹。
  姜奕驰望着洛雨晴:“同学,你没事吧?”
  洛雨晴没有理他,此刻她还闭着眼睛,脑海中还在做不断地挣扎。
  “同学?同学?”姜奕驰抓住她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
  仍旧无声。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洛雨晴才缓了过来。
  “不,不好意思。”她有些虚弱,“我,我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有个女生突然说道:“哇哦,新同学的声音好好听!”
  “现在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啊喂!”张天琪吼了回去,她俯下身来,“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吧?”洛雨晴像在问她,又像在问自己,“也许吧。”
  她的脑袋刚刚已经放空了。
  洛雨晴把抬到轮椅上面的右腿放了下去,她猛然想到裙子似乎刚刚被腿掀起来了,她抬起头,正对上后排几个男生色迷迷的眼神。
  洛雨晴一下子就精神了。
  “看什么呢,”她看似懒懒散散地说道,实则平静的话语最具有杀伤力,“我里面穿了裤子。”
  几个男生悻悻地坐了下来,不敢再看她。
  张天琪帮她把裙摆放了下去,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好帅。”
  姜奕驰还傻站在轮椅前面,洛雨晴踢了踢他的腿:“班长,你没事吧?”
  后者愣了一下:“啊,我没事。”
  “我刚刚听到……”
  “啊……嗯……我知道……”
  “我想去看看她。”
  “你?”
  “对,我。”洛雨晴给了他一个微笑。
  “你这样……”姜奕驰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她。
  “我这样的,不可以吗?”
  “啊……自然是可以的,”姜奕驰看了看教室后面,“教室后面你肯定不能坐了。”
  “不如坐你旁边,”张天琪建议道,“反正大小姐一时半会又不回来,连书都是现成的。”
  “可是,”姜奕驰有些犹豫,“这毕竟是大小姐的书。”
  “她自己又不用,”张天琪说,“这都学期中间了,一时半会也搞不到一套书。”
  “行吧,”姜奕驰转向轮椅上的女孩,“坐我旁边,怎么样?”
  “当然,我很乐意。”洛雨晴环视一圈,这个男生是班上仅有的几个比较看起来善意的男生。
  至于为什么她很乐意,自然是在知道他有一个和自己情况差不多,哦不,多了一双手,的妹妹之后,洛雨晴发自内心地觉得,姜奕驰应该很好相处。
  姜奕驰的位置在第一排,张天琪就往后挨个挨个招呼,让把位置往后面挪一挪,不然轮椅进不去,这样一来,后面的男生又坐不住了,他们纷纷表示抗议:
  “姜奕驰肯定自己想坐宽松的位置,才让新来的挨着他坐。”
  “姜奕驰又想养妹妹了。”
  “挪就挪,只挪一边不行?非要两个都挪。”
  “对齐,对齐你不懂吗?”张天琪说道,她无可奈何,只好伸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大小姐来电话说,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她坐,你们还有意见?”
  一听到“大小姐”这三个字,这个人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就没了意见。
  “大小姐,你不会怪我的吧。”张天琪在心里说道。
  张天琪走了回去,坐到了洛雨晴后面。 姜奕驰则帮着她把轮椅推进了位置里。
  他看到了女生裸露的脚:“你不穿鞋子?”
  “啊……”洛雨晴有些尴尬,肩膀不自觉抽动了两下,“来之前踢掉了。”
  洛雨晴从轮椅左前方挂着的袋子里面夹出了一张湿巾,抬起腿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把脑袋歪着伸了过去,右脚踩住袋子,伸出嘴巴想要去把湿巾撕开。
  姜奕驰看到了女孩费劲的模样,他一伸手拿过袋子,轻轻松松便撕开了。
  洛雨晴苦笑着:“还是你们正常人快。”
  “呃……”姜奕驰拿着湿巾,看着洛雨晴的小脚,脚底由于刚刚踩在地砖上面,已经有些灰尘了,但是仍然难以掩盖之前的洁白。
  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给我吧,啊,”洛雨晴张开嘴,示意他把湿巾放进来。
  姜奕驰拿着湿巾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他转过去找张天琪,后者却上厕所去了。
  无可奈何的姜奕驰还是把湿巾放到了女孩张开的小嘴里面。
  女孩咬着纸巾低下头蹭在自己放在桌子上面的脚底,右脚一上一下地挪动着,废了好大劲才把脚底擦干净,但是趾缝里面还有些许污垢,洛雨晴只能盯着却毫无办法。
  正好这时候张天琪回来了,帮洛雨晴把指缝里面清理干净,她紧接着去夹了一张纸巾又重新擦了一遍,然后动了动自己的脚趾,除了指缝里面还有些黏,基本没啥大问题了。
  姜奕驰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
  “没见过?”洛雨晴歪着头问他,显得有些小俏皮。
  “没见过这么用脚的。”
  “你妹妹不是……噢,你妹妹有手。”
  “你的手脚怎么没的?”
  “手是高压电。”
  “脚呢?”
  “脉管炎。”
  “年轻的女生也有?”
  “我是特例。”
  “唉。”
  “唉什么唉,我自己都没一天垂头丧气的。”
  “我在想我妹。”
  “哦。”
  两人没再说话。
  洛雨晴把抽屉里面的书一本一本夹了出来放到桌子上面码好,这个抽屉里面原来的书很乱,这让一向爱好整洁的洛雨晴有些不适应:“你刚刚说,这位置是什么大小姐的?”
  “对。”
  “她人呢?”
  “外边玩呢,”姜奕驰的神情有些向往,“如果你家里有这么多钱,自己又这么聪明,又在这个学校里上学,倒是可以整天跑出去玩。”
  “buff够多的,”洛雨晴突然说道,“你也想玩。”
  “我没有。”
  “我看出来了。”洛雨晴“啪”地一脚踩在姜奕驰的书上面,留下了一个脚的小水印,“不好意思,有些激动了。”
  “没事没事,这才是真‘水印’了。”
  洛雨晴还想继续说什么,上课铃却响了。
  走廊里面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嗒嗒”声,洛雨晴把脚弯起来,支在下巴底下,好奇地想着。
  穿着高跟鞋的,应该是一个美女吧?
  不知道,她看到自己这副模样,会是什么表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4-12 20:14 , Processed in 0.21408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