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951|回复: 35

[定期更新] 我与儿媳

  [复制链接]

18

主题

518

回帖

3013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3013
发表于 2024-5-1 16:16: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血来潮改写一篇凑合着看。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518

回帖

3013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3013
 楼主| 发表于 2024-5-1 16:18: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玥是我儿媳。是个患有小儿麻痹双下肢残疾需要靠拐杖行走的女人,而这也恰恰满足了我这个老D,可以天天近距离的欣赏这个美丽的瘸美女。

苏月去年刚和我儿子马强结婚,她身高一米六多,长得很水嫩,尤其是那对胸,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不管穿什么衣服,都会鼓起两团鼓鼓囊囊的山峰,高高耸立在她的胸口,起码得有36。

只要她甩着残腿一走动,那对大**都会随着她走路的步伐颤巍巍的抖动,看了就直接让人热血沸腾,总想去摸上一摸。而且那条藏在裙子里被高高吊起的残腿若隐若现的总是让我浮想联翩,不能自已。

最近天气变热,她在家里穿的大多都是比较短的裙子或者短裤之类的,经常露出两条白嫩诱人的残腿,一大一小差距明显的屁股,就跟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走起路来,一上一下一扭一扭的无比诱人。
她是一家护士的医院,为人很好,说话软声细语的,很会持家,端庄贤惠,人前人后的都对我很恭敬,好多人都说我儿子娶了一个好女人。
可惜我妻子十几年前就失踪到现在,一直音信全无。

也许是因为妻子失踪的原因,儿子太想念他母亲,所以苏玥竟和妻子有几分相似,有时候我都错认为是妻子回来了。

年青人夜夜春宵,一到晚上就听见他们交欢的喊声,我没想到的是,一直说话都是软声细语的儿媳,到了晚上,那娇喘声就显得很娇嗲很荡。

每次听到儿媳的**声,都弄得我欲火四起,只能靠打手枪来解决。

因为我有夜跑的习惯,所以经常晚上出去跑步很晚才回来。

这天晚上,我夜跑回来,怕影响到他们小两口,所以就蹑手蹑手的回到屋里,刚路过他们房间时,我突然听到儿媳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老公,我用你的毛毛扎辫子好不好”

这在是做什么
我下意识的走到他们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得清楚一点,可是没想到他们的房门没有关好,一下子就被我推开一条缝。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我的呼吸瞬间就急促起来。

苏玥已经褪去她身上的衣服,白得耀眼的酮体晃得我眼花,心里的燥热如涨潮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着。

那性感美艳的酮体和一双残腿就这样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脑袋趴在儿子的两腿之间,小嘴张开,伸出舌头去舔儿子的那玩意。

让我吃惊的是,她竟一边舔着,一边用小手去玩弄儿子下面的毛发,然后很心灵手巧的扎成小辫子。

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儿媳的酮体,尤其是那双残腿,一长一短一粗一细的瘫在那里那么的无助,多年未碰过女人的我口干舌燥的,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尤其是看到儿媳张开小嘴,把儿子的那玩意在嘴里吞吞吐吐时,我的心跳一下子就飙升上来,完全忘记里面的人是我的儿子和儿媳。
满脑袋都是儿媳那白花花的残躯和傲人的巨峰,眼珠子也没能挪开半分,就这样躲在门外偷看。

很快,儿子的呼吸就变得愈发的急促,如同蛮牛一般,双手也渐渐放松。

儿媳的口技的确不错,就跟我在小电影里看到的一样,短短一会儿时间,她就施展了吞,舔,缠,绕等等技巧,我的心跳变得越发的急促,脑子里全是这香艳的画面,全身的热度也跟着一下子升高起来。

我心里的欲火也跟着焚烧得越旺,裤裆里的家伙也暴涨到了顶点。

“老公,我舔得你爽不爽你看我嘴巴像不像我下面的骚洞洞。”儿媳的嘴角流出口水,几乎都要连成一条线,来回的动作中不断发出亲吻一样的声音,而且口水还顺着她的嘴角不断流下来。

她飞快的套弄着儿子的那玩意,我能看到儿子的那玩意已经在她的嘴里开始变硬,她也尽力的把那玩意向嘴里含,把腮帮子顶得鼓鼓的,就好像是含了乒乓球在嘴里一样,然后再使劲含到喉咙里。
我看得满脑袋都是嫉妒与兴奋的感觉,嫉妒嫉妒他能娶到这么一个女人。

我睁大眼睛瞧着两人在我面前上演的活电影,深怕漏掉任何一个镜头。

裤裆里的马老二更是硬得发疼,恨不得也冲进去,把马老二塞进儿媳的嘴里。

她的脑袋飞快的上下套弄着,每次都把儿子的家伙吞进喉咙,吐出的时候,嘴唇紧紧地根部一直到枪头吮吸着从,爽得儿子不断的张着嘴大口喘气。

含了一会儿后,儿媳就把那玩意吐出来,娇媚的摇了摇那不对称的大屁股:“老公,你快干我好不好让我再喊爸爸……”

    可是没一会儿后,儿子就突然道:“我……我要来了……”

    “老公……你再等一下嘛……”

    儿媳的话还没说完,儿子就身子一阵哆嗦,子孙悉数发射出去,然后把软巴巴的家伙褪出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老婆,我这几天可能有些累了……”儿子歉意的道。

    儿媳眼神里闪过一抹幽怨,不过却轻声道:“没事,你好好休息吧。”

    我没想到儿子居然这么不行,不过现在也没什么看头,于是我强忍着胯下难受的老二回到门口,然后大声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儿子的房间里瞬间没了声音,我也不管他们会不会起来,当即就快步冲进浴室里,快速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花洒。

    “哗啦啦……”

    花洒的水珠疯狂的冲刷着我身上的肌肉,尽管我已经四十多,但完全没有年老松弛的现象,胯下的长枪依旧霸气十足。

    我拿着一条儿媳没来得及洗的黑色蕾丝小裤衩裹在马老二上上下摩擦,脑子里浮现儿媳刚才的表现,真的没想到她私底下会是这个样子。

    操!

    我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声,一想到儿媳的那个样子,下面的兄弟就兴奋得直乱跳。

    尤其是看到她被儿子压在身下狠干时不住扭动的腰臀和那一声声勾魂的**声,让我几乎恨不得把苏玥扒光,然后用舌头舔遍她的全身以及她的残腿

    舔得她哭出来叫爸爸,然后再彻彻底底的把她干个遍。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加快套弄的速度,仿佛儿媳真的在自己身下一样,身子一阵哆嗦,子弹全部发射在黑色的蕾丝小内内上。

    等巅峰褪去,我快速的又冲洗了下,把儿媳的小内内扔回衣物筐里。

    回到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好久,依然没有半点的睡意,满脑袋都是儿媳刚才的样子和她美艳动人的娇躯。

    一直到了半夜,我依旧还是清醒的,忍不住起来抽了根烟。

    才刚把烟头熄灭躺回床上,房门外突然传来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我居然发现是儿媳苏玥,而且她还是光着身子进来的……

    此时,我浑身上下就一条大裤衩,硕大的马老二依旧在裤裆里硬邦邦的。

    看到儿媳这般进来,我脑袋里瞬间嗡的一炸。

    她看起来有些迷迷糊糊的,如果我此时叫醒她的话,说不定两个人都会极为尴尬。

    我好不容易才平缓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心里的那股燥热很快又冒出来。

    我我一眼不眨的,贪婪的看着儿媳这诱人至极的酮体以及那两条晃晃悠悠的残腿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好像是已经舔在了她的身上。

    胯下的马老二又变得更加的坚硬,让我恨不得掏出来好好的发泄一番。

    一个寂寞的老男人,突然看到这么诱人的俏佳人,我觉得我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充满了欲求,恨不得把她压在身子,舔得她叫爸爸。   

    我的心脏砰砰砰的拼命跳动,嘴唇却变得僵硬。

    儿媳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性,让我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

    而且她呼出的热气似乎还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我终于碰到了儿媳的樱桃小嘴!

    这种感觉让我瞬间无比兴奋,不由双腿绷直,大兄弟也憋得一阵乱动!

    “老公……人家想吃你的小舌头……”她扔掉拐杖伸出那两条柔软无骨的粉臂搂在我的脖子上,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在我的耳边轻声呢喃。那条吊着的残腿无助的在我腿上蹭来蹭去。

    本来我就情火高涨,现在被她这番撩拨,我的理智也离我远去,我的心跳竟然莫名的加快很多,内心更是隐隐有一种渴望。

    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般挑逗过,再加上手法不但熟练,而且挑逗我的还是我的美女瘸儿媳,这种异常刺激的感觉竟然让我忍不住有一种叫出来的冲动。

    真的是又爽又舒服,而且还够刺激……

    就在我有些犹豫时,儿媳灵活的小舌头就已经伸进我嘴里,先是在我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我的舌头缠在一起。

    舌尖也在我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

    我的双手开始情不自禁的搂住儿媳的娇躯,刚一碰触,我几乎都要喷射出来!

    我现在终于抱到这具令我垂涎的娇躯了!

    儿媳玉体颤抖,美目闭得紧紧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我抱得更紧,小嘴离开我的嘴唇,然后在我耳边呢喃着道:“骚玥玥想要了……”

    她那挺挺的饱满涨鼓鼓的一对山峰紧贴在我身上磨擦,我几乎能感觉到峰顶的相思豆已经挺立起来……

    我爽得差点就要叫了出来,感觉好似有一道电流袭过自己全身一样,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的魂儿都要飞出来。

    这可是自己的儿媳,我们可是禁忌上的关系,可是这种尴尬又亲切的感觉又让我备受刺激,仅仅是这么一下,我都有一种喷发的感觉。

    看着怀里儿媳这白花花微透着红晕的酮体,我几乎都要看直了眼。

    “来嘛……骚玥玥下面湿湿了……”儿媳用残腿夹住我的大腿,并在上面来回磨蹭,柔软的毛发时不时拂过我的肌肉。

    听着她这勾魂的娇吟声,我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情不自禁的伸出布满老茧的大手继续在她丰满浑圆的山峰温柔的抚摸着。

    可就在此时,儿媳突然翘起屁股往床位坐去,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埋头在我的两腿之间,小嘴张大,把我我搏动硬挺的大兄弟含在嘴里,灵活的舌头在枪头附近来回舔动。

    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描述自己现在的感受,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轻轻在那让人神魂颠倒的缝隙上一抹,她就情不自禁的扭动臀部,大概是渴望高射炮一般的马老二进攻。

    “老公……我……好痒……”

    她这迷迷糊糊的脚印上,刺激得我原始野性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欲火烧得更加旺盛,那老二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上,马老二对准入口,紧接着就是用力一挺!

    “哦……”

    可能是因为马老二太大的缘故,居然让儿媳不禁哼一声。

    我急忙搂紧她,在她的耳垂上轻轻舔了一口,可是却不敢说话,怕把她清醒过来。

    我那钢铁般的马老二,在我渴望至极的缝隙里里来回冲刺。

    也许是结婚没有多长的原因,这里面竟紧得跟婴儿小嘴一样。

    这久违的爽感让我的神经逐渐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知道本能般的进攻着,全然忘记身下的女人是我的儿媳。

    随着我进攻速度的加快,儿媳的娇吟声也跟着加大:

    “好深……老公……你的鸟儿好大好大……我都要吃不下了……”

    “老公……你的鸟鸟插得好深……”

    每当我深深攻入时,她就跟着哼唧一声,雪白的屁股左右摇晃着,连带丰满雪白的**也随着我进攻的频率不停的上下波动着。

    她这个浪荡的反应更激发我的**。

    没想到儿媳居然连在睡梦中都是这么的骚浪,我要干死她!

    “爽……爽死我了……老公……再快一点……干死骚玥玥吧……”

    我的腰肢就像是装了马达一样,完全不知道疲惫的进攻着,那种紧实的爽感让我浑身上下的毛孔全部打开。

    如此百来下的进攻后,儿媳仍然没有醒来的意思。

    我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干脆将她的残腿横向劈开,做更深入的插入。

    马老二再次开始猛烈打击,枪头不停地碰到花心里的嫩肉上,这爽到灵魂的感觉让我就好像是全身触电一般。

    我一边发了疯似的进攻,一边不停地揉搓她早已变硬的相思豆和富有弹性的山峰。

    儿媳几乎要失去知觉一般,眼睛睁也不睁,唯独小嘴张大,下颌微微颤抖,不停发出浪荡的娇吟声。

    “啊,不行了……不行了……骚玥玥真的爽死了……”

    不多时,她的全身就骤然绷紧得挺了起来,我知道这是高朝来时的征兆,脑袋朝后仰起,沾

    满汗水的山峰不停的抖动着。

    “爽……妹妹下面爽死了……”

    “我还想要……我想要上天……”

    我就跟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将依旧坚硬的马老二退出来,然后把她翻了个身,让她四肢
趴在床上,然后开始欣赏她那让我垂涎已久的白皙残腿,并且用嘴不断舔了起来,一边舔着一边揉搓着那条细软的残腿,而她仿佛也被我这样弄的很爽,不停的浪叫着,好舒服,人家的腿腿被弄的好舒服啊!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

    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一大一小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马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马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马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残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爽死了……骚母狗爽死了……”

    在马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

    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马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马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一双残腿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

    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

    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

    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

    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

    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

    还是说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76

回帖

3477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3477
发表于 2024-5-1 20:5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神之作,太强大了,顶,顶,顶,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5

回帖

3140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3140
发表于 2024-5-2 07:37: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章必是精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4

回帖

249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249
发表于 2024-5-2 08: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精彩了,楼主继续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801

回帖

4599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599
发表于 2024-5-3 10:18: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没有之前儿媳妇劲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回帖

1547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1547
发表于 2024-5-4 23:26: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更新啊 别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518

回帖

3013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3013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5:23: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浑浑噩噩的拿着换洗的衣服去了洗手间。

    刚脱光衣服站在花洒下,我脑子里竟有浮现着儿媳刚才害羞的神情。

    画面又不知不觉的换成昨晚她在我身下娇吟的样子,下面的兄弟就兴奋的乱跳。

    我的大手不知不觉的又摸上了胯下的马老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品尝到儿媳那美艳的酮体……

    快速的又冲洗了下,拿起一旁平常穿的衣服套在身上。

    看儿媳刚才那娇羞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我整理完毕后,鼓起勇气来到客厅准备吃饭,可是却看到早餐还摆在桌上,儿媳就扶着轮椅坐在一旁,丝毫没有动过的样子,我不禁愣了一下,因为之前她在家里都是双拐的,从没有见她用过轮椅,然后才缓缓开口:“玥玥,还没吃呢,今天怎么用轮椅了啊?”
“嗯,都怪你昨天把人家弄的太狠了,早晨起来腿都不好使了,所以就坐它了。”儿媳娇媚道
    只见儿媳身穿家居服,但却不是刚才的这身衣服,而且和她往常穿的有很大的区别。

    以往的衣服都是只露出两条白皙的胳膊,可今天这件几乎是半透明的白色宽大背心,领口大的出奇,半个白皙的胸膛都裸露在外面,袖口宽松,我毫不怀疑,只要她稍微动作下,里面的风景就一览无余,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胸前那两个又大又白的肉球。

    下身则是一条几乎只短到大腿中间的紧身短裤,一大一小的屁股被包裹成桃型,就连小内内的勒痕几乎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胯下的马老二立刻受到眼前美景发出的信号,瞬间就贲张起来。

    我顿时一阵尴尬,可是儿媳似乎并没有发现。

    “强子呢”我装着没事的人问道。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儿媳突然赶紧上前挽住我的手臂,把我拉到椅子上坐好,然后端过来一份小笼包到我跟前:“强子去上班了,我还是等着和爸爸一起吃吧。”

    说着,她居然还摇着轮椅走到我的对面,小手拿着勺子,然后伏下身子帮我盛了一碗粥。

    这一刻,我的眼睛瞬间瞪直,本来那件衣服的领口就宽大,就算是不活动都遮不住她的胸膛,现在一弯腰,整个白花花的胸膛更是全露出来给我看个饱,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里面居然没有穿胸罩。

    虽然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看到我的目光,但是我几乎不舍得移开视线,张嘴咬住手中的包子,使劲咀嚼着,可是却不知道是个什么味。

    心里不住的想:难道是她昨晚是故意的

    还是说她按耐不住寂寞,开始发骚了

    不过那对粉嫩的相思豆一看就是他妈的欠吸。

    我一边味同嚼蜡般的咬着嘴里的包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着儿媳的胸脯,一边还在脑子里不断想着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很快,儿媳就盛满了一碗粥,然后把碗粥放在我面前:“爸,这粥还是趁热喝的好,你别光顾吃包子,也趁热喝粥吧。”

    我看着她那两座山峰颤颤巍巍向自己靠近,马老二瞬间就膨胀起来,把裤子顶出好大一顶帐篷,我怕儿媳看到我此时的样子,急忙端起碗喝了下去。
    由于那恤太过宽大,我一坐下来,几乎就看到了她平坦的小腹,而且那两座硕大的山峰也若隐若现的。

    我心里的燥热顿时跟涨潮的浪水似的,一浪接着一浪的翻滚着,呼吸也不禁变得急促起来。

    黑色的蕾丝小内内根本包不住儿媳硕大丰满的翘臀和那萎缩突出的残臀,反倒把她的残臀衬托得又圆又大,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的,一边拄着双拐擦着地,屁股还不断的扭来扭去。

    而且两腿之间隐约还能看到一条缝隙,那是我昨晚疯狂开垦的地方,随着屁股越撅越高,我仿佛听到有道声音向我召唤。

    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舔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双手有些颤抖,现在就想伸手使劲扳开这大小不一的残臀,然后把鼓胀的马老二塞进去。

    脑袋里的理智似乎也在逐渐的离我远去,儿媳像是完全没察觉我一直偷看她一样,继续扭着屁股吊着残腿,慢条细理的擦拭电视柜下面的死角。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飙升到了极点,有些艰难的道:“玥玥,别太累着可,先歇一会吧。”

    儿媳头也不回的道:“没事的爸爸,一会儿就弄完了。”

    说着,她像是觉得自己的翘臀被这小内内勒得不舒服,居然腾出一只手摸到屁股上,手指勾起,拽起小内内边缘的一处,然后拉了下,又轻轻松开。

    就在她松手的瞬间,我清楚的听到一声脆响。

    啪!

    尽管小内内上的松紧带只是轻轻一弹,可我却清晰的看到那蒜瓣一般的残臀竟出现一阵毫无规律的颤动,看得我差点就走火入魔。

    刚才我还只是有些控制不住,可是她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个动作,如同铁锤一样一下子击碎我心里所有的防线。

    我脑袋嗡的一炸,已经不管其他的了,猛地上前几步,走到儿媳的身后。

    刚走到她身后时,我突然起了坏心思,装着脚下一崴,嘴上哎哟一声,身子朝着儿媳摔去,坚挺的大兄弟瞬间就顶在了儿媳翘臀的缝隙之中。

    儿媳顿时一惊,双拐一滑身子不由趴在地上,嘴里娇呼一声:“哎哟……”

    “玥玥,你没事吧”我故意问道,不过却不肯起来,儿媳翘起屁股趴在地上的这个姿势让我忍不住想起街头上交合的母狗。

    “爸,我没事,你是不是摔倒了”儿媳没有生气,反倒关心的问我。

    我心里一阵狂喜,急忙道:“没事,可能是刚才跑得太猛,脚有些抽筋,一会儿就好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紧贴在儿媳的翘臀上,硕大的马老二隔着裤子在儿媳两腿之间的缝隙里撩拨,这感觉爽得我几乎都要喷射出来。

    我越发肯定,苏玥也是怀着坏心思的,这么大的家伙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显然是因为儿子不能满足,所以……

    我心里暗自窃喜,这种扒灰般的感觉真的极度刺激,要是能像昨晚那样再来一次的话。

    不过我也知道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最好是一点一点把她的欲望激发出来,到时候让她哭着喊我爸爸。

    “玥玥,没摔坏,爸扶你起来。”

    说着,我双手就抱住她的腰肢,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而她则是用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脖子,任由一双残腿随意摆动,如此一来,硕大的大兄弟就更加深入,几乎都要把我的裤子顶穿。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居然看到儿媳两腿之间的那个小内内上像是湿透了的样子。

    我双眼悄悄的盯着儿媳完美的背部曲线,心里的欲火愈烧愈旺。

    “爸,我没事了,你先歇着吧,要是太严重了,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里检查下。”儿媳接过我递过去的双拐放在腋下扭过头来朝我说了一声,我居然看到她的脸颊红彤彤的,就像是动了情一样。

    我心里更加兴奋,松开手,道;“没事,歇一会儿就好了。”

    “嗯,那爸你歇着,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出去买菜。”儿媳水雾雾的眼睛看着我:“爸,你口袋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忽然觉得她这句话有明显的挑逗成分在里面,于是我故意话里有话的道:“哦,是爸健身的法宝,下次给你看,说不定你会喜欢上的。”

    心里忍不住道,下次就用这个健身的法宝日得她嗷嗷叫的。

    “是吗那下次看是什么东西。”儿媳鼻音酥媚的道:“爸,我先去洗个澡,然后出去买菜。”

    看着儿媳驾拐瘸行的背影,胯下的马老二依旧处于兴奋的状态,要是刚才把她按在身下的话,估计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不过那样做,却是没有半点的刺激,最好是一点一点把她变成一个荡女。

    我没有回到房间里,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烟,今天正好没事,可以好好的在家里歇着。

    差不多半小时后,我就听到客厅里传来高跟鞋和拐杖与地面接触发出的声音,忍不住扭头看去,眼睛顿时瞪的老大。

    儿媳正拄着双拐从房间里出来,她本来就留着一头棕色披肩卷发,此时穿上了黑色修身小西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半身则是一件深蓝色蕾丝紧身包臀超短裙,粗细不一的双腿穿着黑色连裤袜,小巧玲珑的双脚踩着绒面高跟鞋,那条高高吊起的细腿踩着高跟鞋在那里一晃一晃的仿佛在勾引我一般。

    完美的搭配加上高挑残缺的身材,我瞬间就感觉她惊艳了我的世界。

    啧啧,儿媳的残躯真没的说,瞧这小屁股和黑丝细腿,真引人犯罪啊。

    我眼睛紧盯着她看,在脑海里不断幻想着她在我身下碾转娇喘的样子。
“我去买菜了爸,要不要一起啊”儿媳对我说到。“好啊,反正我也没事,咱俩一起去。”我急忙站起身来说到。
我和儿媳一前一后来到电梯间,刚要过去按电梯没想到儿媳突然开口说到“哦对了爸,那个物业说今天电梯好像要检修,要不咱们走楼梯吧,反正也不高。”我顿时一惊暗道“这小妮子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勾引我这个D啊,和这样一个残疾美女下楼梯谁能受得了啊!”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在旁边保护你”我看着她的残腿说到。“嗯,那就谢谢爸了”儿媳说着就向楼梯间走了过去,高跟鞋和双拐接触地面的声音清脆而又响亮,一声声回荡在我的脑海里。“爸麻烦你帮我拿下这支拐杖”。来到楼梯口儿媳对我说到。我嗯了一声接过拐杖在后面默默的看着她下楼梯。和大多数用双拐的儿麻一样,她也是一手撑拐一手扶着楼梯扶手,然后先把拐杖放在下一级台阶,双手用力一撑就把踩着高跟鞋的那条支撑腿送到下面,高高吊起的那条残腿则是一晃一晃的紧接着跟上。我在后面拿着拐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这么看着,她每走一步那一大一小一高一低的残臀都会在后面高高撅起,随着她弯腰俯身而不听扭动,这一幕对于我这个D来说诱惑力简直不要太大,令我这颗本就躁动不安的内心又一次加大了跳动的频率。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在下到最后一层的时候她居然不知道是因为累的还是故意的娇喘了起来,每走一步她的呼吸声都会故意放大,嗯啊的声音不绝于耳。再这样下去我怕我真的会把持不住,下面的马老二也马上要顶破裤裆了,于是我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一下心情问到“玥玥你还好吧,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休息一会再走”。“不会的爸,这几级楼梯对我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儿媳扭过微红的小脸对我说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6-21 00:15 , Processed in 0.28669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