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439|回复: 41

[正在更新] 军旅题材小说《战友·情人·伴侣·妻子》17日更新在35搂

[复制链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发表于 2024-5-4 19: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axidg 于 2024-5-17 22:36 编辑

                                                                                               


         北京,玉泉山下的傍晚,夕阳即将落入天际,天边留下一抹绚丽的晚霞。
       一幢独栋小院里出来一辆轮椅,推轮椅的男人长着一副国字脸,看上去神情刚毅,额头上有条寸余长的伤疤。轮椅上的女人四十出头,白净的脸庞风韵犹存。她身穿白衬衫蓝长裙,脚上一双旧款一字带皮鞋,仍像新的一样闪着黝黑的亮光。俩人慢慢散着步,不时相视一笑。
      


      男人遥望天边说:“记得当年咱们出征那天,火红的晚霞就像今天一样。”

      女人感慨道:“是啊!一晃二十多年了,当年我们一腔热血,今天都老了。”
      男人吟诵道:“这正是:军旅生涯多壮志,铁血豪情守边关。”
      女人微笑道:“行啊!你除了能打仗、会做生意,还会作诗,真是个全才啊!”
      男人不好意思道:“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就是随口胡诌两句。”
      来到一条石凳前女人说:“歇一会儿吧!你一走就是十几天,见不到还真有点想,你不会笑我没出息吧?”
      男人亲了她一下说:“两个真正相爱的人,见不到面就会牵肠挂肚,茶饭不思;见到了就会情不自禁的想亲亲抱抱,继而产生生理上的冲动,这才是真爱。唉!最近几年总在外边跑,对你们的关心少了。过几天等我忙完最后一件事,一定多抽出时间来陪你们。”
      女人好奇地问:“什么叫最后一件事?你退休还早啊!”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当年我答应过连里牺牲的那些战友,只要我活着,就会给他们的父母养老送终。昨天接到消息,最后一位战友的母亲病故了,过几天去一趟山东,把老人的丧事办了,这件事就结束了,我也完成了对战友们的承诺。”
      女人惊讶道:“原来这些年你一直在做这个事,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
      男人摇头道:“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有啥好说的。”
      女人感动道:“小樊,你对战友的这份情义,他们地下有知会感谢你的。”
      男人沉重道:“上周去云南出差,和几个老战友去了麻栗坡烈士陵园,去看看长眠在那里的兄弟们,给他们点上一根烟,倒上一杯酒,慰藉他们的在天英灵。”
      男人掏出手机播放一段录像,遍布坟茔的烈士陵园里,一位烈士的母亲在儿子的墓前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看到这里俩人的眼睛湿润了。
      女人感慨道:“战争是残酷的,他们的牺牲,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活着。”
      男人突然问:“堃,如果当初给你两个选择:一、奔赴战场,可能会流血牺牲、也可能受伤致残;二、留在后方嫁个人结婚生子,过安稳的日子,那你的人生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你会选哪个?”
      女人断然道:“身为一名军医,我会义无反顾的奔赴战场,因为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当时我为什么去你们阵地?因为我心里牵挂你,因为我在乎你的安危。可一见面你就冲我发火,还下命令赶我走,可阵地上那么多伤员需要救治,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想起来我还特生气。”
      男人打断道:“当时阵地上非常危险,我们已经死了二十几个战友,你来了势必让我分心。我既要指挥打仗,还要惦记你的安全,我更在乎你的安危。当时我们都知道生死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向死而战。”
      女人正色道:“男人能保家卫国抛洒热血,女人也能为祖国流血牺牲。”
      男人沉痛道:“可我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这么多年来,我怀着深深的愧疚,一直活在自责中。”
      女人轻抚他的面颊道:“小樊,咱俩为这事吵了二十多年,放下这个心理包袱,别再为这事纠结了,我对自己做的一切永不后悔!”
      两山轮战过去二十多年了,有些事就像发生在昨天,有时又像天边那么遥远,记忆中有些场景非常清晰,有些又那么模糊。残酷的战斗场景,将他们又带回到那个硝烟纷飞的战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19: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1988年3月的一天,晚霞映红了天边。
      云南省麻栗坡某军事驻训基地里军号声声、战旗猎猎,第五批两山轮战换防部队正召开出征誓师大会。北京军区第27军81师数千人整齐列队,师长正发布动员令。
      师长说:“同志们,自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之后,战争已经离我们太遥远了,我们这些打过仗的老家伙也没几个了。虽然79年我们狠狠教训了越南人,但参战的部队并不多。今天,你们的机会来了,作为“执干戈以卫社稷”的军人,为了祖国领土不被侵犯,你们准备好了吗?”
      几千人发出雷鸣般的声音:“准备好了。”   
      师长一拍桌子:“好,今天换防的阵地,是兄弟部队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别给我这个老头子丢脸,别给27军丢脸,我等着你们胜利的消息,出发。”
      两个身挎红十字药箱的女兵向一辆卡车跑来:“小樊,廖小樊。”
      正要登车的某部2连1排长廖小樊一惊:“堃姐,林馨,你们怎么来了?”
      刘堃解释道:“军区组建野战医院配合你们这次轮战,我们就报名来了。”
      林馨调皮道:“廖排长,见了子弹绕着走,我可不希望在医院看到你哦!”
      廖小樊笑道:“鬼丫头,你可别妨我。”
      半年前廖小樊曾被师里派去给军医院医护人员当军姿教员,他和刘堃是发小,关系自不必说。林馨是一名护士,训练中几次被小樊训得哭鼻子,私下骂他是魔鬼,混熟了俩人又经常开玩笑。在今天即将奔赴战场的特殊时刻,刘堃眼里明显多了几分忧郁和暧昧,林馨也是恋恋不舍。
      此时,营长领着一个女兵走来:“一排长,这是师部通信连的张班长,她负责你们阵地与团里的通信联系。”
      头戴钢盔的女兵敬礼道:“廖排长,师通讯连一班长张晓玲报到。”
      廖小樊打量了她一下惊喜道:“张晓玲……你是海军大院的吧?上高中时有一次在八一湖滑冰,我一不小心把你给撞倒了,羞的我撒丫子跑了,记得这事吗?”
      张晓玲欣喜道:“哎呀!是你呀!想不到都当上排长了,恭喜啊!”
      廖小樊郑重道:“晓玲,我们上了阵地,2连的通讯就全靠你了。”
      张晓玲说:“廖排长,放心吧!我一定保证你们的通讯畅通。”
      此时汽车发动机轰鸣,有人喊道:“排长,出发了。”
      刘堃将小樊拉到一旁低声说:“小樊,战场上机灵点,我等你回来。”
      廖小樊点点头转身登车,刘堃朝着渐渐远去的卡车依依不舍地挥着手。
      ……
      老山前线分为西侧老山、中间松毛岭和那拉地区、东侧八里河东山三部分,战场区域宽阔,与越南边境犬牙交错,是中越边境上重要的制高点,此前被越军抢占,两山轮战开始后被我军收复。越军知道老山的战略价值,四年来一直没放弃对老山的争夺。越军经过三十多年抗法、抗美的连续征战,打仗成了老油条,加之其指挥体系师承中国,高级将领都在中国军校学习过,对我军的战术战法了如指掌,经常利用夜战、游击战对我军进行袭扰。而我军多年韬光养晦,对战争确实很陌生,最大的短板是缺乏作战经验。出于锻炼部队的目的,军委调集五大军区的部队轮番参战。
      廖小樊所在连队接手了兄弟部队坚守的522高地,该阵地军事压力很大,条件艰苦远超一般人的想像。小樊刚来没几天就见识了什么是战争,他仔细研究越军的作战风格,反其道而行之打击敌人,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指挥能力快速提高。没多久,连长负伤送往医院,团里任命廖小樊代理连长。这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他深知自己肩上担负着全连百十号战士的性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19: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阵地防御战对防守一方既有利也有弊,有利之处是居高临下,以逸待劳,弊处是一旦敌方炮击,整个阵地就成为敌方炮火的靶子,保存力量的重要性无需多言。廖小樊让战士们深挖洞广积粮,一旦敌方炮击,躲进猫耳洞里基本都能存活下来。
      一个凌晨,越军采取正面突破、两翼牵制、向心攻击的打法,向我军发起全线进攻,妄图夺回老山这个战略要地。越军一个营主攻522高地,来势十分凶猛。在师炮群的炮火支援下,炮火将522高地前沿300米一线打成一道火墙,并打击敌后续梯队。打到天亮越军都没能接近我军阵地。下午,越军继续进攻,我军一个阵地失守。廖小樊率领一个排在榴弹炮营支援下,不到半小时就夺回了阵地,受到团里的嘉奖,并正式任命他为连长。
      就这样打了一个月,双方进入相持阶段,有了一段难得的平静期,但暂时的宁静预示着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果然,越军精心准备了一个月,加强了火炮力量,再次向我军阵地发起了进攻,522高地承受了猛烈的炮火,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到处都是打空的弹药箱,战斗打得异常惨烈。补给道路被炮火封锁,伤员得不到及时救治,弹药也不多了,廖小樊焦急万分,多次呼唤团部增援。
      当晚,军工队的同志趁阴天没有月色,悄悄穿过炮火封锁线,把弹药和食物送上522高地,随队而来的还有一名女军医-刘堃。
      短暂的惊喜过后,小樊意识到这不是刘堃该来的地方,因为这里太危险了。他命令两个战士马上护送刘堃下山,但她坚决不走,说是奉了师长的命令,为防止非战斗减员,来为战士们治疗烂裆病。战士们知道后高兴之极,折磨已久的烂裆病终于有药可治了。小樊气得火冒三丈,但又没办法。刘堃也暗自生气,不再搭理他,忙着给战士们治病去了。
      天亮后,越军又对高地发起攻击,幸亏昨晚军工送来了弹药,可以坚持一阵子。但让小樊生气的是,犟脾气的刘堃就是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了。自己既要指挥打仗,又要担心她的安全,势必两头分心,他知道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今天越军的炮火格外猛,阵地上的猫耳洞几乎都被炸塌了,部队伤亡激增。此时,刘堃发挥了一个医务人员应有的作用,灵巧的身影奔跑在各条战壕和猫耳洞间,给伤员包扎,做紧急处置,自己弄得浑身是血。越军又一次冲锋被打退,只好用炮弹倾泻怨气。小樊的额头被弹片划了一道口子,虽然伤得不深,但满脸鲜血淋淋。身旁的战士见连长受伤,大声呼喊着军医。听到喊声刘堃冒着炮火跑了过来,见到满脸是血的小樊,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边哭边为他包扎。
      小樊哀求道:“堃姐,我没事,就是划了道口子。你快撤下去吧,我求你了。”
      刘堃擦去泪水道:“小樊,什么都别说,我要和你在一起。”
      “咻……”空中传来一声炮弹凄厉的飞行声,听声音落点离这里很近。小樊大喊“隐蔽”,一个身影扑过来将他压在身下,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小樊的五脏六腑都快被震出来了,人也被震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战士的喊声将他惊醒:“连长,连长,刘军医受伤了。”
      廖小樊一个翻身坐起,只见刘堃的后背流着鲜血,人已经昏过去了。他猛然醒悟过来,刚才是刘堃扑在自己身上,挡住了横飞的弹片,否则受伤甚至死的就是自己。
      他疯一般抱着心爱的人呼唤道:“刘堃,刘堃,你醒醒。卫生员,卫生员。”
      一个战士说:“连长,卫生员牺牲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19: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小樊心里充满了懊悔和自责,是自己害了心爱的女人。他翻出急救包想为刘堃包扎,因为伤在后颈部,一时间笨手笨脚不知如何下手。
      醒过来的刘堃似乎感觉到什么,她平静地说:“小樊,我可能……伤到颈椎了,现在整个身子都不听使唤,你去找几根粗点的树枝来。”
      找来树枝后,刘堃指导他剪开自己后背的军衣,先止血后包扎,然后在胸前胸后各摆几根树枝,再用布条绑起来代替夹板,起到固定作用,再把她抬进猫耳洞。
      此时,越军又开始新一轮冲锋,最近时刘堃都能听到越军的喊声,但在小樊带领下,始终没能让越军有所进展。刘堃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失血的脸庞显得很憔悴。战斗间隙,小樊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刘堃的泪水盈满了眼眶,这是濒临死亡的人最渴望的温暖,也只有战友才能够给予的温暖。
      刘堃清醒时说:“小樊,万一越军攻上来,你就开枪打死我,我宁愿死在你的枪下,也不愿被敌人俘虏。”
      小樊轻吻她说:“不,一旦越军攻上来我就拉响光荣弹,咱们与阵地共存亡。”
      刘堃微笑道:“能和你死在一起挺浪漫的,有种共赴黄泉的感觉。”
      小樊将手指放到她嘴边说:“你坚持住,天黑就送你下山。”
      天终于黑下来了,小樊让四个战士送刘堃下山。
      临别时刘堃在他脸上吻了一下说:“小樊,一定要……活着回来。”
      目送心爱的人渐渐远去,小樊心里轻松了许多,没了后顾之忧,战死沙场也可以瞑目了。此时,小樊还不知道,与他生命相关的另外两个女人已经临近。
      ……
      坚守522高地半年后,2连熬过了最困难的时期,仗越打越精,打出了国威军威,打出了中国军人的“老山精神”。越军经多次打击后锐气大减,大规模进攻少了,只能加大炮击力度,消耗我军有生力量,企图困死阵地上的我军。
      一天,阵地上的电台被炸坏了,与上级的联系中断。小樊赶快派一名战士下山向团部汇报情况。天亮后这名战士回来了,同来的还有一名戴着钢盔的通讯兵。
      当她摘下钢盔时小樊愣住了:“报告廖连长,通讯班长张晓玲奉命前来恢复通讯。现在汽车团都在忙着运炮弹,团长让我先给你们架条电话线,备用电台到了马上送上来。”
      说罢她就忙碌起来,没几分钟电话就接通了,小樊这才松了口气。这时天已经亮了,为了不让刘堃的悲剧重演,趁越军还没开始炮击,他让晓玲马上撤下山去。
      晓玲柔情地说:“小樊,你是咱们大院子弟的骄傲,也是我心里的英雄。战前誓师大会上,更加深了对你的印象。自从你上了前线,我一直担心你的安危。”
      小樊玩笑道:“我命大死不了,等战争结束了,咱们一起再去八一湖滑冰。”
      她眼里噙着泪花说:“嗯,我期待着那一天,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今天的越军一反常态,大白天以连为单位开始进攻,小樊多次与团部通话,请求炮火压制。中午时电话突然中断了,但半小时后又通了。此后电话线路时断时续,但总体上没耽误战斗通讯。小樊知道,这都是晓玲的功劳。
      晚上小樊给团里打电话,却意外得知晓玲还没回去,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小樊心头。回去的路上有条百米生死线,是越军炮火重点封锁的地段,联想到白天时断时续的电话线,晓玲会不会出事了?他让一排长代理指挥,自己下山去寻找晓玲。
      他捋着电话线边走边找,半小时后终于在那条生死线附近,找到昏过去的晓玲,双手还各攥着一根电话线。冰冷的雨点打在她俊秀的脸上,泥泞将脸庞染成了花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19: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抱起晓玲喊道:“晓玲,晓玲,醒醒,你醒醒。”
      晓玲哽咽道:“小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晓玲缓缓睁开眼睛,突然嘴角一阵抽搐,小樊也感到手上一麻,有种电流通过的感觉,他顿时明白了,这一整天都是晓玲用自己身体做导体,连通了被炸断的线路,保障了阵地与团部的联系。
      小樊流泪道:“晓玲,你怎么不联系团部或是我,我们好来救护你。”
      晓玲认真道:“我不能占用你们宝贵的通讯时间,那样会贻误战机的。”
      小樊问:“你哪儿受伤了?疼吗?”
      晓玲说:“我的腰……特别疼……下半身动不了……”
      小樊掀开她后背的衣服,没见有伤口,只是腰部凹下去一个坑,四周有淤血,身旁有几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估计是被炮弹炸飞的石头砸中腰部受了内伤。小樊接好断线,背起晓玲踏着泥泞的小路向团部走去。
      趴在小樊背上的晓玲哽咽道:“小樊,当年我们在八一湖相遇,冥冥之中就觉得,我的生命一定与你有某种联系,今天这种预感应验了,是你救了我。”
      当晚,晓玲被直升机转送到昆明军区总医院,后又被送回北京301医院治疗。
      ……
      战争中流血受伤不可避免,对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林馨却是一种考验。每天与残肢断臂打交道,包扎处理各种触目惊心的伤口。刚开始她适应不了,恶心、呕吐、吃不下饭,做梦都是血淋淋的,但身边的战友都是这么过来的。一个月后她就面不改色、泰然处之,残酷的现实是最好的锻炼,让她快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地护士。
      几个月后的一个夜晚,越军特工企图偷袭我军后方指挥所,却误闯到了团卫生队驻地,警卫班与敌发生交战,双方互有死伤。
      小樊的2连头一天刚被换防下来,恰好驻地离这儿不远,听到枪声就带人赶了过来,围住了这股敌人。越军特工躲进一个帐篷中,挟持了几名伤员顽抗。小樊让几个战士正面吸引敌人,自己悄悄绕到后面,用匕首划破帐篷一角,然后猛的冲进去大声喊道:“若松空耶,宗堆宽宏毒兵(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帐篷内五个越军刚想转身,小樊两个点射撂倒四个,一个越军上尉抓住一名伤员,躲在他身后说“别过来,过来我就打死他。”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旁边扑过来一个白色身影,猛的推开那个上尉,然后扑在那名伤员身上,恼羞成怒的上尉朝这个背影开了一枪,那个身影哼了一声倒下了。小樊眼冒怒火,把枪里的子弹全打了出去,那个上尉被打成了马蜂窝。
      枪声停息了,地上那个白色身影,后背渗出的鲜血在慢慢扩散,染红了身上的白大褂,仿佛是一朵静静绽放的红玫瑰,那么鲜艳、那么美丽!
      小樊将这人翻过来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林馨,林馨,你醒醒。”
      昏过去的林馨没有反应,身下有一滩湿渍在慢慢扩大,看上去不是血迹。小樊捏起一撮湿土闻了闻,一股明显的尿味。这种情况在刘堃身上也发生过,因脊髓神经受伤导致膀胱神经失控,积存的尿液便流泻而出,伤势预后不会太好。
      此时林馨悠悠醒来,看见小樊她苦笑道:“樊哥,是你吗?我说过不想在医院看见你,现在看来……我要食言了。”
      小樊安慰道:“林馨,别说话,你会好起来的。”
      当晚,林馨被送往后方医院,再见到她已是战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19: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后,27军完成轮战任务班师回京,军区为立功连队和个人举行了表彰大会。      
       廖小樊因在两山轮战中表现突出,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荣立一等功,并任命为228团一营营长,一枚熠熠闪光的军功章戴在他胸前。在立功授奖人员名单上,小樊还听到了刘堃、张晓玲和林馨的名字,她们因受伤还在住院治疗中,今天未能来到表彰大会现场,但她们能立功授奖,小樊很是欣慰。
      第二天,小樊直奔301医院,但从医生处了解到这三人的伤情,得到的结果比预想要严重的多。刘堃颈椎6、7节嵌入一块弹片,导致神经严重受损,从脖颈以下全身瘫痪;张晓玲腰椎7、8、9节被飞石砸成爆裂性骨折,腰椎神经因压迫过久导致坏死,下肢终身瘫痪;林馨胸椎第6节中弹,神经被打断,下肢也终身瘫痪。这三个难以置信的结果,让小樊痛苦万分。
      在外科特护病房,小樊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堃姐。半倚在床上的刘堃面前摆着一盒积木,她正练习用微弱力量的手指搬运着积木。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看见这一幕,小樊还是忍不住伏在她身上哭了起来。
      刘堃安慰道:“别哭,一个战斗英雄哭鼻子,让人看见会笑话的。”
      小樊抽泣道:“要不是你替我挡了弹片,哪有我的今天!再说,你们也是英雄,我去找晓玲和林馨,有个重要的事向你们宣布。”
      隔着康复室的玻璃,只见晓玲腿上戴着支架,正扶着双杠练习行走,每一步都要用上身的力量去甩出僵硬的腿;林馨则在电动脚踏车上,随着电机匀速转动,做着下肢被动往复锻炼,汗水浸湿了她们的脸。
      林馨突然看见门口的小樊:“樊哥,樊哥来了!”
      晓玲一怔,眼泪无声的涌出,扶着双杠的手在发抖,她不顾重心不稳,张开双臂想扑过去,身子一歪眼看就要摔倒,小樊疾步冲过去将她揽在怀里。
      晓玲喜极而泣道:“小樊,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小樊激动地说:“是我,我活着,你们也活着,我们都活着。”
      晓玲哭泣道:“我……站不起来了,再也不能滑冰了。”
      小樊眼睛湿润了:“没关系,我给你做个冰车,推着你一样滑。”
      晓玲含泪点了点头,小樊又转向林馨道:“丫头,你还好吗?”
      林馨沮丧道:“一点都不好,出征时我说不希望在医院看见你,却让你在医院看见了我。不过听人说是你救了我,我挺高兴的,否则这条小命就交待在南疆了。”
      小樊愧疚道:“丫头,哥对不起你,如果那天我动作再快点,你本可以不受伤的。唉!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但你的表现让哥很钦佩。你俩快回去梳洗一下,然后到堃姐病房集合,我有重要的事情向你们宣布。”
      十几分钟后,晓玲和林馨来到堃姐病房。一年前她们还充满青春活力,如今却深陷轮椅和病床,残酷的现实令人唏嘘。虽然她们没有亲自上阵杀敌,但她们完成了军人的使命,她们是祖国的英雄,理应得到祖国的奖励。
      小樊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郑重地说:“今天我受师党委的委托,在此宣读一份嘉奖令:北京军区给参加两山轮战人员立功授奖的命令:鉴于军医刘堃同志、通信连张晓玲同志、护士林馨同志在两山轮战中的英勇表现,军区党委决定:给刘堃同志、张晓玲同志分别记一等功一次,给林馨同志记二等功一次,同时林馨的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特此命令,军区政治部,命令宣读完毕。”
      说完他拿出三个红盒子,取出军功章分别戴在三人胸前,并将立功证书递到她们手中,三个女人抚摸着军功章激动不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20: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xidg 于 2024-5-4 22:06 编辑

                                                                                                


        两山轮战让廖小樊一举成名,未来的前途一片光明。不久,他代表部队去牺牲的烈士家里慰问,跑了四、五个省份,很多烈士家的境地让他很震惊。回来后他就做了一个改变自己人生的决定,向师长递交了转业报告。
      师长气得拍着桌子喊道:“廖小樊,轮战中你表现不错,军里给你立功授奖,提拔你当营长,师党委还准备重点培养你,你却要求转业,让我们怎么想?”
      廖小樊平静地说:“感谢师领导对我的培养,让我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员。经过这次轮战,我们失去的领土基本收回,中越边境的战略压力大大减轻,这一仗将会带来几十年的和平,1962年的中印自卫反击战就是先例。”
      师长疑惑道:“因为没仗可打了,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那国家还要军队干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你在部队干下去,会有大好前途。”
      廖小樊沉重地说:“师长,这次轮战我们连牺牲了三十多人,这些来自农村的战士都有年迈的父母。我答应过牺牲的战友,只要我活着,就会为他们的父母养老送终。如果在部队靠这点微薄的薪金,根本无法完成这个承诺,所以我才要求转业,趁着改革开放去商海里闯一闯,也许能闯出一番事业,所以还请您体谅!但我廖小樊撩下一句话:若有战,召必回。”
      师长叹口气在转业报告上签了字:“报告我批了,我代表牺牲的战友感谢你。”
      ……                                   
      堃姐得知后急了:“什么?你要转业?怎么不和我商量就做决定,你……你想气死我啊!”
      小樊不置可否道:“和你商量有用吗?你会同意吗?”
      堃姐劝道:“小樊,咱们大院那么多军人子弟,像你这样有成就的凤毛麟角,在部队再干上十年,当团长、师长都有可能,别一时冲动误了自己的前程。”
      小樊认真地说:“不久前,我去牺牲的烈士家里慰问,这些烈士的家庭真是穷啊!有的甚至连温饱都没解决。他们把儿子送到部队,如果没有战争,还指望着他们回来传宗接代、养老送终。有个战士临死前对我说“连长,我死了不要紧,只是苦了家里的父母,谁来给他们养老送终?”现在抚恤金的最高标准是2000元,可这点钱能花多长时间?这些老人们今后怎么办?所以,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即便我留在部队当了团长、师长,那百十来块薪金根本于事无补。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转业经商,如果三、五年内打好经济基础,就有能力赡养他们的父母,实现我对烈士们的承诺。当然,我要求转业……还与你们有关。”
      堃姐打断道:“等等,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小樊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要为你们的今后着想。你们不可能长期住在医院里,回家住各方面条件又不行,那就只能去荣军院。最近我考察了几家荣军院,居住环境糟糕不说,医疗条件也很差,轮椅破的不像样,他们也穷啊!再说你们三个女同志,和一帮缺胳膊断腿的糙老爷儿们待一起,时间长了人都会变抑郁的。如果我经商赚了钱,有了经济基础,就把你们接到身边,请人来照顾你们,以后的营养费、康复器械费也就有了眉目,你们就会有尊严的活着。”
      堃姐向往道:“小樊,今天我才真正了解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这张蓝图让我很憧憬,但前提是你必须成功,否则我们仨真要喝西北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20: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xidg 于 2024-5-4 22:12 编辑

                                                                                                


       在等待军区审批转业报告的日子里,每到周日小樊就赶回京城,去医院看望堃姐、晓玲和林馨。看着昔日充满青春朝气的三个女人,如今一个长期卧床,两个离不开轮椅,她们的人生道路还很长,她们的终身大事怎么办?谁又会娶一个残疾女人?纵然自己对堃姐一往情深,可以和她结为夫妻,但晓玲明显也喜欢自己,自己对她也有好感,这个难题让他夜不能寐。
      这天,小樊推着堃姐在医院花园里散步:“堃姐,咱们从小一起长大,尽管你比我高一年级,但高中时我就暗恋上了你。虽然参军后咱俩分开了,后来你上了军医大,我考上了军校,毕业后又同在一个军区服役,我心里又燃起了追求你的希望。”
      堃姐娇嗔道:“好啊!原来你早就对姐有所企图。在大院里你就是个小屁孩儿,高中时我被几个大孩子欺负,你挺身而出为我解围,头都被打出了血。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你长大了,像个男子汉了,但仅此而已。后来咱们参了军提了干,我反而捉摸不透你了,战前一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儿,不好好待在部队,帮我们军训还和小护士们眉来眼去、打情骂俏,一点军人的样儿都没有!”
      小樊笑道:“那你只看到我的表面,我们都是军队的儿女,继承父辈的衣钵,参军、入党、上军校、提干,想在部队干一番事业。可那时军队的指导思想是韬光养晦,团以下干部没有实战经历,也没有打仗的概念,部队训练松懈甚至废弛,搞演习全是在演戏。咱们国家周边虎狼环伺,都对中国这块肥肉虎视眈眈,随时都有爆发战争的危险。我多次向上级建议抓紧备战,但一个小排长人微言轻,根本没人搭理你。时间长了不免心灰意冷,眼不见心不烦,等着混到冬季就转业,这是我战前的真实想法。”
      堃姐若有所思道:“看来你是怀才不遇,是战争激发了你的血性。奔赴战场前我看到你眼中毫无畏惧,甚至是一种兴奋。当我到了你们阵地,看到你仿佛变了个人,眼中带着杀气,英勇善战,有勇有谋,成了一个真正的指挥员,你的形象在我心里变得高大起来。”
      小樊认真地说:“如果不是赶上两山轮战,我们这代人很少能捞到打仗的机会。当接到参战的命令我极度亢奋,战争会给人一种精神,会勾画一幅壮烈的图画,即使牺牲了,也实现了一个军人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壮志。幸运的是我活下来了,从排长到连长,最后当上营长,表面上看我晋升是快了点,一是战时特殊时期,二是有运气的成份,三是能力使然。但如果不是你舍身保护了我,就没有今天的廖小樊。”
      堃姐坦然道:“当炮弹落下的一瞬间,我只想保护你这个指挥员,因为战士们需要你,阵地需要你,祖国需要你。当我受伤后在猫耳洞里醒来,看到你满目柔情的抱着我,那时什么年龄、姐弟恋都不重要了,只想和你做一对生死与共的恋人。”
      小樊柔声说:“堃姐,咱们结婚吧!娶你一直是我的梦想。”
      堃姐摇摇头道:“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一个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的废人,我不能和你结婚。”
      小樊急了:“堃姐,咱们是过命的战友,又是青梅竹马的伴侣,我早就认定你是我要娶的人。”
      堃姐欣慰地说:“小樊,这次轮战体现了你的个人价值,大好前程才刚刚开始。你们驻地在保定,部队的战备训练又很忙,你是一个营的主官。如果咱们结了婚,你哪有时间照顾一个病恹恹的妻子?我不能成为你的累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3

主题

1425

回帖

5426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5426
 楼主| 发表于 2024-5-4 20: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堃姐接着说:“婚姻生活不光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一些很现实的问题。夫妻生活是维系两人关系的重要因素,有些夫妻离婚就是无法满足对方在“性”上的需求。我是外科医生,一个全身瘫痪的人,在床上感觉不到性快乐也就算了,但你是一个正常人,面对一具活僵尸,你在尽兴时却得不到应有的反应,这样的夫妻生活必定乏味。长此以往,最后形成事实上的无性婚姻,这样的后果你想过吗?”
      这番话让小樊怔住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堃姐叹息道:“唉!像我这样全身瘫痪的人,生存期也就十年八年,我不能为了自己,和你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再说,将来咱们四个人住一起,如果你娶了我,晓玲和林馨怎么办?今后大家还怎么相处?你太不了解女人了。”
      小樊坚定地说:“如果你不和我结婚,这辈子……我就终身不娶。”
      堃姐深情地说:“小樊,我当然想成为你的妻子,哪怕是名义上的。但晓玲和林馨也是你的战友,她们也渴望爱情,可谁又会娶她们呢?如果你的蓝图能实现,把我们接到你身边,如果晓玲和林馨接受,咱们可以同居,我不会反对。这样既不违反法律,也不有悖道德伦理,能不能走到这一步,就看你了。”
      小樊愧疚地说:“堃姐的境界和大度让我自愧不如,无论今后我们如何相处,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
      办完转业手续,廖小樊回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十万元转业费就是启动资金。
      在军队待惯的人,一旦走进社会就觉得举步维艰,有时还会碰得头破血流。军队教人抬头挺胸,挺起尊严;社会教你要低头做人,要懂人情世故;军队把人锻造得刚正不阿,不拐弯抹角,社会却教你学会八面玲珑,温和圆滑;军队教人要有血性,敢于路见不平,社会却教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军队是唱完歌吃饭,社会却是吃完饭唱歌,这简直就是两个世界,两种生活。
      有时小樊不免意志消沉,对堃姐感慨道:“唉!现在世风日下,社会风气很坏,贪腐严重、黑社会猖獗、娼妓遍地。站在烈士们的墓前,我有种愧对他们的感觉。难道我们流血牺牲,换来的就是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如果烈士们地下有知,会不会觉得死得不值!”
      堃姐安慰道:“改革开放既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也会产生一些糟粕,如贪污腐败、环境污染、贫富悬殊、社会道德水准下降。这些问题国家都知道,迟早会出手整顿。你一定要坚守住做人的底线,决不能与社会恶习同流合污。”
      听从堃姐的话,小樊宁可生意不做,也决不做坑人害人的事。他生意上的伙伴都是转业或退伍的战友,说话办事痛快,没有坏心眼,成就是成,不成就是不成,不会藏着掖着。
      一年后,小樊捞到了人生第一桶金,第一次赚到了一百万。他立刻实施帮助计划,每月给每个烈士家属寄20元钱,那个年代20元在农村能管大用。接着他又在京西玉泉山下,买下三百平米的一块地,建了一幢带二层楼的独栋小楼。楼前有一个小花园,楼下是客厅、餐厅、康复室和厨房,楼上有五间卧室。小樊还请了三个烈士的妹妹来做饭和当护理员,既解决了烈士们的家庭负担,她们还能挣一份工资。
      万事齐备后,小樊把堃姐、晓玲和林馨接到了新家。三个女人楼上楼下转了个遍,对每一间房间和家具都爱不释手,为小樊这番苦心感动得潸然泪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5-24 22:32 , Processed in 0.21490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