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47|回复: 3

[已经完结] quad 晴天与白云 3

[复制链接]

3

主题

48

回帖

12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20
发表于 2024-6-29 15:59: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晴天在某个时间段发现白云一直扭扭捏捏的有些话想对自己说。
其实晴天猜的出来的,白云不是每天都找晴天陪她“玩闹”。尽管晴天没有主动问,但是女仆显然很乐意向晴天透露白云的行踪,所以晴天也知道了白云的很多事。比如白云一个人时喜欢用嘴叼着笔画画,并且她的画相当有名,比如白云虽然经常玩的很过火,但是她本人其实很擅长养生,而最主要的一点是,白云其实从小就喜欢在奴隶市场买那些和她同样没有手脚的女孩当宠物,所以晴天不是白云唯一饲养的宠物。
只不过因为曾经四只健全的晴天在大学期间照顾过白云并且培养出了感情,所以后来晴天被截去四肢卖掉的时候会被白云第一时间买下,并且待遇也比其他的宠物要好很多。至少白云买来的这些没有手脚的女孩中,只有晴天是专门在院子的草坪那边专门安置了一个小窝。
白云觉得如果让晴天看见自己有其他宠物的话影响晴天在自己心目中对她的爱,所以有晴天的时候,其他的宠物是不会出现的。这也是为什么晴天来到白云家里有一段时间的都没有见到其他的宠物的原因。
不过白云不是一个晴天就能够满足的,白云虽然宠爱她的晴天学姐但也不会因此不再享用其他的美人,所以在晴天被喂了药但又没有被白云需要只能在草坪上发情的时候,白云正在跟其他的宠物们亲热。
作为主人的白云其实就算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作为宠物的晴天也不能有什么意见,事实上晴天早就知道了,也确实不在意。
那是因为白云太喜欢晴天了,所以在背着晴天做这些事的时候,总有一种负罪感,也就导致了白云在近段时间对晴天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而晴天也不打算让白云继续这么尴尬下去,直接告诉了白云自己知道晴天有其他宠物的事,并且表示自己想见见她们,于是乎……。
“晴天姐不好意思啊,这件事瞒了你这么久”此时,白云的房间里,白云正叠在晴天的身上把头埋在晴天的胸前,一边说着一边扭动着躯干与晴天亲热。
至于晴天,她很想告诉白云无论白云怎样她都是她忠实的宠物,但口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因为白云觉得有些尴尬,所以干脆耳不听心不烦,让女仆把晴天的嘴用口球给堵上了。
对此,晴天只能无奈的盯着白云看,不过如果不是自己主动提出的话,估计自己怎么想不到白云的房间底下居然还有一间房间,自己的那些宠物姐妹们居然一直都在房间下面。
经过白云的解释,底下的房间虽然通风,但是不透光,灯一关里面完全是一片漆黑,阿七,其他的人棍宠物们基本上都是蒙住双眼,戴上口枷,戴着的耳机里播放着洗脑的语言和音乐,没有其他要求时,都关在一个刚好能放入她们身体的笼子里,在这种情况下,她们连动都不能动,甚至还有不定时的电击刺激着她们。
白云温柔的将那些人棍宠物们的待遇说出来,想要吓一吓晴天,同时也在证明着晴天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
不过晴天的面色倒是没什么变化,甚至觉得这样的白云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和晴天当初在奴隶市场接受调教的时候,相比起来白云实在是太温柔了。
没一会,女仆和她的同事们从墙边的暗道走了上来,这也是晴天少有的会见到别墅里的其他女仆。
为了方便区分,解锁女仆小姐的名字——秋雨。
其他的女仆有的背着各种玩具,有的女仆怀里抱着一个没有手脚的女人,在抱过来后放在地板上。
只有秋雨直接将她怀里的两个女人甩到了床上。这也是白云除了晴天之外最喜欢的两个宠物,至于名字,除了晴天,其他的宠物是没有名字的,只有编号。
一号,一个纤细瘦小的女孩,跟白云一样的年纪,并且除了没有四肢外还没有视力跟语言能力。只能盲目的听从命令,除此之外胆子也很小,过多的触碰会让她感到不安。奴隶商场以此为卖点将一号的身体改造的更加敏感,一点点轻微的触碰都能让她感到相当的刺激。
这个敏感的女孩其实是女仆在白云刚成年的时候自掏腰包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那时的白云已经是一个重度抖m了,但秋雨的礼物打开了白云新世界的大门。
六号是一个身材纤细但关键处相当丰满的美妇人,身体扭动间妩媚中又带着温柔。当初白云买下她就是因为她的丰满,六号受到过奴隶市场的特殊改造,只要不停的喂食草料,就能够不断的生产“牛奶”。甚至就算是此时,六号的胸前都用着特制的夹子夹着,因为只要松开,那乳白色的牛奶就会不受控制的流出。
白云一开始买下这个丰饶的女人只是为了给自己弄一个牛奶型的饮水机,结果六号实在是迷人了,像糯米一样柔软的身体,妖娆的眼神和姿态,让白云一时间对六号欲罢不能,甚至六号的欲望强烈到恐怖,在一开始由六号侍奉白云的时候,好充满精力的纵情了一晚上,白云一时间间招架不住,甚至到了后来秋雨都有些撑不住躺床边睡着了,任由没有得到满足的六号趴在白云身上呻吟着,而那部分过于丰饶的身体,也导致六号想要通过扭动身体移动基本不可能。
奴隶市场的奴隶的主要来源一个是欠债后成为奴隶,另一个是原本奴隶配种后养的后代。但六号显然不是,白云买下六号之后才知道,六号曾经居然是奴隶市场的老板之一,手里有着一间大型牧场,不过这个牧场里不是真正的动物,而是由人改造成的。
其中六号最喜欢的便是那种手脚截肢了一半,那部分被以产奶为目的进行过特殊改造的奶牛们。
在管理牧场的过程中,每次看着员工们从那些奶牛们身上爱及乳汁做成商品的时候,六号就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同时心里不断冒出一种欲望。想要感受到自己的胸部被人蹂躏的感觉,想要感受到让自己的身体被人不断的索取而自己却无法反抗的快感。
最终六号将自己做成了商品,并且做的更彻底,手脚被彻底截去,意味着六号连爬行的能力都完全失去,其他的奶牛都只是改造成只要吃草料就能产奶就够了,六号的改造更加严重,她让自己曾经的手下将自己的那处改造得相当敏感,并且24小时不受控制的产奶,没有足够的草料,就会直接从自己的身体吸收营养,这意味着,六号一日三餐只能吃草料,并且要吃的很多。最后由自己培养的继承人来亲自调教自己,然后将自己卖掉。
白云知道六号的身份时,都不免震惊了一下。尤其是得知六号的其他东西虽然都给了继承人,但自己在奴隶市场持有的股份却作为赠品赠送给白云时,白云都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些股份的价值可比六号多多了,而这种赠品的信息居然一直隐藏着,就看谁能幸运地买下六号,而六号因为年龄,作为商品的价格其实不算太高。
尽管六号看起来像是一个30岁左右的美妇人,但作为商品挂出去的时候,已经有六十多岁了。这个世界的科技相当发达,尤其是在基因技术和人体改造技术这方面。目前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寿命都延长了1.5倍,并且人们的身体无论从外貌到身体内部机能都会在寿终正寝之前会定格在他们成年时,不会出现衰老的症状,甚至可以通过提前改造让自己更加年轻。
但哪怕身体和外貌不会衰老,人们总是会喜欢更年轻的,所以那时的六号虽然品质高价格低,但人们只要看到年龄就不是很想愿意为她花钱,最终被白云捡了个漏。
这里说明一下,白云虽然没有手脚但是有正常上学,并且大学刚毕业几个月,比晴天小一届,六号是白云大一时候买下的,如今作为白云的宠物也有几年了。
一开始的时候,白云因为那些股份只把六号当做是一个有着共同爱好的人养在家里一起玩耍。但这样显然不能满足六号,最好选择将自己卖掉,就是为了享受自己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的无力感,否则六号哪怕将自己改造了,也可以自己在奴隶市场玩,毕竟自己所拥有的权利不会因为失去手脚而消失,所以她才会将自己所有的权利和财富脱手,甚至连过去的名字都已经抛去。
六号本以为以自己的条件和价格,买下自己的是一个饥渴的男性,结果没想到是一位有着类似爱好,却又有点不做矜持的女孩。
在六号的指导下,那些原本还能睡在床上的宠物们直接被放进了笼子里,关在不能见光的地下室里。即便是放置状态下,也会有随机不同形式的调教。白云虽然喜欢跟她一样没有四肢的女性,但她性格上更偏向于抖m,所以一开始有点担心那些女孩们会不会撑不住,但很显然,白云想多了。
被做成人棍出售的奴隶,本身就是作为出气筒一般的存在,作为被奴隶市场训练过的合格产品,承受能力绝对是合格的,甚至在六号指导的洗脑和调教下,那些宠物们变得愈发温顺。
六号的调教不仅仅是对其他的宠物,她对自己也没有手下留情,因为那些股份,哪怕六号不需要,白云还是给了她相当的特权。至少调教方面她可以自行安排。但对于六号来说,自己调教自己的安排可没什么意思,所以在发现了秋雨的性格后,将各种调焦技巧和方法教给了她,并要求秋雨自由发挥用比其他宠物更加过分的方法对待自己。
秋雨也没有让六号失望,自那之后,六号几乎没有好好睡过觉。
窒息,电击,深喉,灌肠,这些都还只是常见的。在没有白云的需要时,六号几乎就是秋雨的私人玩具,而秋雨对于六号的调教,几乎可以说是折磨。
哪怕是放置在地下室的时候,六号的笼子也是区别于其他宠物。六号的笼子是竖起来的,这意味着她哪怕是被放置的时候,也只能保持立起来的姿态。同时六号的脖子上,腰上甚至胸部都带着具有一定重量的枷锁,只要秋雨一个按钮下去,就会发热变冷或是放电。对于这样的折磨,六号表示相当的满足。唯一的问题是作为奴隶市场原本的老板之一,洗脑手段对这个美妇人完全无效。对此六号有些不满,绝对的凌辱当然是要包括身心了。
因为六号的欲望太过强烈,白云完全招架不住,但对于秋雨来说刚刚好,所以除了最开始的几次,后面六号被叫上来的时候,都是由秋雨在陪六号玩各种大尺度的SM游戏,白云则被放置在椅子上看着这些现场版的小电影。
六号被提上来放在床上的时候直勾勾的看着白云,左右扭动着身子似乎是想要爬过去,但也只是有这个动作罢了,她的胸部过于丰满,也过于柔软,即便扭动身体也只是在原地像果冻一样一弹一弹的,再加上六号的胸部是被改造成特别敏感的类型,这来回的挤压间已经成功让六号兴奋起来了。
六号那妩媚中充满着欲望的眼神落在白云身上,让白云下意识缩了缩身体。
六号看向晴天,作为宠物当中特殊的存在,晴天被秋雨告知了其他的宠物的存在,六号在被调教的时候也逃不过秋雨的八卦。当时六号就知道和其他雨水之欢的宠物相比,白云对晴天绝对是心动的。
那时的六号就很想看一眼晴天,如今见到晴天,确实是个小美人儿。虽然被戴上口球不能说话,被白云压在身下一脸无奈的样子,但六号断定,晴天绝对有很强的当s的潜质。
晴天被六号看的有些发麻,把头扭到一边,六号见这个小女孩有些害羞,想要出言逗弄一下好刺激白云来惩罚自己,结果还没开口就被秋雨戴上了一个眼罩。
六号还没反应过来,秋雨直接跳上床,压在六号的身上,双脚夹在六号的细腰上,双手则放在其背部,随后用力一按。
“啊~”强力的挤压让本就敏感的部位差点被挤成一张饼了,六号在痛感与爽感的刺激下发出一声娇喝,柔美的声音酥得在场的女生们都心里发痒,除了秋雨。
此时的六号什么也看不见,他只能感觉到在这一次挤压之后,自己的身体又被翻了过来,最后两颗红豆上的夹子被取了下来。
夹子被取出来的时候那种强力的挤压力被解放的瞬间令六号欲罢不能。温热的感觉,从自己身上那两颗红豆缓缓的向自己的身体四周扩散,这是在没有夹子堵着之后自己的牛奶流出来了。
秋雨直接将自己的双手放在六号的两团棉花团子上,使劲一捏温热的牛奶直接喷在了秋雨的脸上。
而女仆小姐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牛奶所像和面团一样,用力的按压着那两团棉花。
“女仆小姐啊,今天是要开派对吗……啊~”六号发出暧昧的声音,换来的是秋雨更加使劲的蹂躏。
“是啊,派对开始了,接下来就要认真了。”牛奶的产量相当充足,一番蹂躏下女仆小姐的衣服都湿透了,但这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只是热身运动而已,接下来就是游戏时间。
作为一个大小姐,白云的房间里却是各种SM道具,不过就尺度而言,这些只能算是日常消遣,隔壁的派对房间才算得上是设备齐全。
当所有的女仆和宠物转移到这间派对房间之后,晴天被放在了中间的一张特制的滚轮椅上,同时晴天的腰部被一条束缚带系着,脖子则挂上一条项圈连接着滚轮椅的上端将晴天固定住。白云和其他宠物们被堆在一起,在晴天被固定好后,便开口说道:“晴天姐,我藏着这么多女孩你生气了吗?”
今天此时的嘴上还带着口球没有摘下来,但还是摇了摇头,同时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晴天知道自己很受这个曾经学的学妹的宠爱,但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像那种后宫争宠剧一样,看见白云有其他的女孩子就吃醋,都是宠物,不至于。
“嘿!”白云知道晴天的性子,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啊,晴天姐还是那么通情达理,不过瞒着晴天姐是我不对,所以就让晴天姐把我们都惩罚一遍吧。”随着白云的话说完,身后的女仆们用口球和眼罩将白云和其他的所有宠物们的眼睛和嘴巴都给堵上了。
之后一号被秋雨提出来摆在了晴天的面前,看样子是在等待晴天做决定。
但此时,晴天的身体被束缚带和项圈固定在滚轮椅上,试着挣扎了几下结果只能小幅度的扭动身体,关键是他现在嘴上还带着口球,白云是想让她怎样下达指令呢?
此时的晴天正想着该怎么跟女仆们进行沟通,四处张望时下意识在某个特殊的机器上停留了一会,结果秋雨直接把一号带到那个机器上去了。
晴天……
好了,现在知道该怎么指挥女仆了。
作为白云的第一只宠物,一号既没有势力,也没有语言能力,戴上眼罩和口球纯属情趣。
和其他的宠物不同,不仅仅是没有手脚,眼不能见,口不能言的一号早已习惯一无所知又无能为力的状态。
所以当秋雨用双手掐着腰把她提起来的时候,一号虽然因为身体过于敏感导致痒得左右摆动身体挣扎,但因为习惯了,所以对于接下来不知道要遭受到的什么事情,并没有出现不安或慌张的情绪。
但她接下来还是慌了。
一号没一会就发现自己被平躺着,放在一个橡胶的台子上,身体从脖子到腰部被三条束缚带固定着,同时还有两块橡胶板子固定在一号头的两侧,使得一号连转动头都做不到。
因为眼睛和嘴的问题,再加上自己的身体被改造的格外敏感,这间派对房间里的道具,基本上都招呼过一号。所以一号仅凭感觉就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SM道具。
一号不怕痛,哪怕是过于敏感的身体让她比其他人更容易感受到痛楚,但这对于一个人棍宠物来说,更多的只是一种调剂,但是一号怕痒,没有谁是不怕痒的,而挠痒痒。对于一号来说则是更为极致的折磨,只能说晴天是好巧不巧的选中了一号的弱点。
但一号被固定好之后,一管能够强化身体敏感度的药剂直接被怼进了一号的嘴里,在这之后这个台子上的机械手臂开始运转,挠痒痒用的机械手,瘙痒转轮,类似于马桶刷子一样的旋转刷子,具有一定压力的喷水枪,毛绒球,羽毛,牙刷,夹着冰块的夹子等等等等,各种能够刺激皮肤敏感的东西轮流招呼上去。
先是两块冰左右抵在一号的脖子上,让一号冻得一激灵,但是因为身体被完全固定住,连缩脖子都做不到。
没有给以后任何反应的时间,在冰块落下的下一秒 ,瘙痒转轮抵在一号的两颗红豆上开始挑逗一号的胸部。
胸部的瘙痒让一号的身体本能的弓起,但束缚带固定的太死了,相比于那些无力的挣扎,此时的一号连挣扎的权利都没有,身体出于本能的发力全部被束缚带定住了。
骚痒转轮的力道控制的很好,挑逗那两颗红豆时不仅力道轻柔,而且会不定时的挪开,让一号一直处于那种要爽不爽的状态,现在一号的身体已经起了反应,两颗红豆立起,下身也变得湿润,以及逐渐沉重的呼吸声
一号嗓子很特殊,不仅仅是无法说话,也无法发出叫声,所以以后此时发出的声音既不像是呻吟也不是呜咽,而是相当顺滑 的呼吸声。
此时的一号心跳已经开始加速,仅仅是因为身体已经起了反应,还有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很快其他道具轮流上场,机械手不断抓挠着一号的小腹,毛绒球在她的脖子周围来回骚动,虽然没有手臂形不成胳肢窝,但理论上胳肢窝的地方被挠还是会痒,当电动牙刷在胳肢窝的地方被启动时,因为嗓子问题无法笑出声的一号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看着被各种道具招呼的一号,晴天打了个寒颤,尽管一号被固定的死死的动作幅度不是很大,并且嘴里除了逐渐沉重的呼吸声也没有发出什么别的声音。但是看着那不断颤抖的身体,晴天已经能够想象到,如果是自己躺在那台机器上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了。尤其是看到那台机器上还有好几个装着道具的机械臂蠢蠢欲动后,前天便把视线移开,不敢再看下去了。
虽然作为宠物不该有任性的想法,但晴天还是希望自己不会有一天被放在这个机器上。毕竟相比于纯粹的痛苦和欲望,挠痒痒这种SM游戏可以说是温柔的窒息。
此时晴天已经弄懂了自己坐的这张滚轮椅的一些特点,管自己的头扭动的幅度不能太大,当自己的头扭到极限,从而扯动这项圈上连接在椅子上的固定自己的链子时,滚轮椅会自动旋转。能够让晴天360度看懂这里面的各种SM道具。
当晴天的视线移开时,二号也被摆了上来,没有一号或者六号那种特殊的身体构造和敏感部位,二号就是一个标准的肤白貌美,前凸后翘的无肢美少女。
本来晴天应该通过自己的视线选一个SM道具玩弄她,但晴天的视线在那些女仆的视线上停的有些久了,晴天发誓,他只是单纯的和初秋玉以外的女仆都不太熟,所以好奇的多看了几眼,结果没想到她们也是SM play的一环。
只见那些女仆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个女仆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雪白的酮体,两个女仆将二号带到一边,其中一个女生将二号面对面贴身紧抱,在将口球取下来后深情拥吻,另一个女仆则站在后面一只手插入两人的中间,对二号的铜铁进行爱抚,另一只手则玩弄着二号的下身。
三号虽然被眼罩和口罩挡住了脸,但还能看出是一位金发的外国美人。
晴天听说外国人都很喜欢疼痛类的SM,所以三号被塞在一个沙袋里,有一个带着拳套的女仆在击打着沙袋,女仆们力道控制的很好,打起来绝对够痛但又不至于受伤。一拳拳下去,沙袋里的三号不断的发出着闷哼。
四号是一个患有侏儒症的三无少女,虽然早已成年,但是那袖珍的模样让晴天有一点怀疑她的年龄。
因为四号的可爱,晴天给四号选了一个同样看上去有些可爱的SM游戏,四号被戴上了兔子耳朵,下面也插入了兔子的尾巴,随后就有个女仆拿出各种好吃的零食水果喂给四号。
当时晴天还好奇那对水果零食还有兔耳是用来干嘛的,现在是看出来这是投喂play。并且晴天估计四号的一直味道撑的吃不下才停。
事实也确实如晴天想的那样,只不过晴天还是把那群女仆想的太善良了,再后来四号被塞的一点都吃不下的时候,女仆直接把四号带去厕所,通过扣四号的嗓子眼,让四号把之前吃下的食物全都吐出来。
在清空食物后,女仆们给四号漱了个口,就继续喂食。一直到达带来的食物被吃光为止。
在此之前,四号将会重复体验到不断被灌满的痛苦以及呕吐的脱力感。
五号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和褐色的短发,健康的身材像是一位女牛仔,哪怕没有四肢,在被放到晴天面前的时候他也能,通过扭动身体让自己像鱼一样来回摆动,直到跳起来。结果秋雨一脚踩下去,5号痛呼一声,但是依旧在不停摆动着身体。
看着晴天疑惑的眼神,秋雨说道:“五号以前是个小帮派的头目,因为得罪了帮派老大被送入了奴隶市场,其泼辣的性格因为比较有卖点,所以在驯化五号的时候,只保证其听话就可以了,也导致了五号,哪怕在侍奉主人的时候也要自己占据主动方,这回估计是想自己选择惩罚道具吧,不过小晴天啊,你也别管她的闹腾,这里有任性权利的只有你。”
最后,五号被放进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玻璃缸里,并有女仆往里面给注水,这个注水的高度是有讲究的,五号在挣扎的过程中可以触及到底部从而让自己的头浮出水面不被淹死,但五号也必须不停的挣扎,否则就会淹在水里没办法呼吸。
看着在那半缸水里挣扎的五号,晴天的身体起了些反应。
不知那小麦色的肌肤触摸起来是怎样的呢……晴天收回了心思看向被抬到这里的六号。
这着躺在地上来回扭动身体发情的六号,晴天不明白对方的受虐倾向到底是达到了怎样的地步,才能这么不留后路的将自己给卖掉,并且看起来她很享受如今的状态。
晴天本想给六号选一个合适的SM道具,结果秋雨直接就动手了,很显然,秋雨想要自己处理这个宠物,而且白云理论上应该是同意了的。
六号直接被秋雨在脖子上系上项圈,然后吊在半空之中,因为缺少手脚的关系,失去大量重量的六号不会被吊死,但无法避免呼吸困难,尤其是她那被改造成产奶机器的胸部给她增加了额外的重量,使六号处在濒临窒息的快感之中。
同时,电动按摩棒直接插入她的下身最大功率的启动着,并且用绳子系在腰间抵着按摩棒,防止其掉下去。
同时,两个类似于奶牛身上采集牛奶的机器,但又更加符合六号的体型的采集器被装在了六号的胸部,机器的重量让六号的呼吸更加不畅,同时,当秋雨将机器启动时,机器带着六号的胸部发出了相当高频率的抖动。
六好感觉到自己胸部的机器为了防止掉下去,不仅产生了强大的吸力,同时还在不断的收缩挤压自己的胸部,同时,还有高温和高频震动让本就敏感的胸部完全立起与机器产生了激烈的对抗,在六号的感受中,就是她的胸部受到了比用手揉捏更加强烈的爽感。
此时的道具还没有上完,秋雨给六号又带上了一个特殊的耳麦,白云家里有专门给宠物洗脑用的耳麦,只不过六号刚好不受耳麦洗脑的影响,但也只是不会被洗脑,不是说没有其他作用。
这个耳麦不会发出任何音乐,但是会释放出一种脑电波。当脑电波充击着六号的大脑时,六号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意识变得混乱,不仅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还让六号变得恶心想吐。
白云的宠物在侍奉白云之前,不仅会洗干净,身体还会清除掉胃里和肠道里的东西。所以被带过来的宠物,大多胃里都是空的,想吐都吐不出来什么。
但六号不一样,她的胃再被清洗了一遍后,又被灌满了自己的牛奶,随之反胃,恶心的感觉充斥着身体,再加上身体其他方面的刺激,让六号无法专心忍耐其中一个地方,最终反胃的感觉终于导致了大量的牛奶从六号带着口球的嘴里喷出,留向自己的胸膛再到自己的下身,最后和自己下身的体验一起流到了地上。
而本就呼吸不畅的六号,又被自己给呛了好几口,身体一抽一抽的险些被自己给淹死。
这种状况下的六号似乎十分享受,甚至一边发出不知名的小调,一边扭动着身体荡起了秋千,尽管这样做会让自己的窒息感加重,但六号显然非常乐意如此。
上中下带来的三爽感,让六号痛并快乐着的发出呻吟,因为胸部极其的高频抖动,让六号的呻吟声像是在对着启动中的电风扇叫一样,产生出一种奇妙的节奏。
在这种情况下像发情的小猫一样扭动着身体的六号显得相当的亢奋,这让晴天都有些惊讶。因为这六号理论上已经算是四种手段一起招呼上去了,六号依旧一副不满足的样子。但秋雨一副见惯了的表情,淡定的将新的宠物抬了上来。
七号和八号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是一起带上来的,只不过让晴天有些意外的是,作为姐姐的七号虽然同样赤身裸体但手脚是健全的,并且没有带口球和眼罩。双眼无神 以鸭子坐的形式将没有手脚的妹妹抱在怀中。脖子上戴着的不是那种情趣类型的宠物项圈,而是显然充满科技感的金属项圈。
根据秋雨的解释,作为姐姐的七号天生没有视力听力和语言能力,而妹妹天生没有手脚。随后秋雨还告诉晴天,这对姐妹俩有一套专属的SM游戏,晴天可以正常的为他们挑选SM道具或者选择专属游戏。
于是晴天就盯着两姐妹有看,意味着晴天选择专属游戏。
七号和八号被带到了一边,之后其中一个女仆对着一块平板进行操作,七号脖子项圈上的小灯似乎亮了一下,随后,七号遭受了电击,一个机灵把八号抱得更紧了。
这是对七号的特殊调教方法,通过项圈上不同电机的频率,给七号下达不同的指令。
七号虽然因为电机僵持了一下,但很快,根据电流的频率做出了回应。七号将八号平坦着放在地下,随后,双手一只手搓揉着八号的胸部,另一只手伸出食指,直接捅进了八号的下面。八号的身体立刻僵硬,下面也紧绷了起来。
稍微这样玩弄了一会后,女仆继续摆弄着平板,都是一阵电流,让气候僵硬了一说,随后将八号的口球和眼罩摘了下来。
八号倒不是不会说话,她知道自己的姐姐什么都听不到,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那不断靠近的脸,随后彼此亲吻起来。
随着女仆对平板的不断操作,七号与八号的姿势也是各种各样。不过晴天却没有去欣赏那些,因为白云已经被摆在晴天的面前了。
其实白云已经告诉晴天她养了20多个宠物,只不过今天先见几个,后面慢慢认识,所以这会儿所有带过来的宠物都已经开始了游戏,只剩下白云了。
此时的白云虽然已经蒙上眼,但还是能看出她此时的跃跃欲试,晴天对于给白云选道具倒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像这种宠物和主人之间相互惩罚的玩法晴天和白云之间也玩过好几次了。
沉默半晌后,白云被铁制的锁铐卡着脖子和腰钉在了墙上。再被卡在墙上的时候,白云就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这使得她在有些害怕的同时又有些兴奋,身体本能的挣扎起来。
周围的温度有些升高,旁边的机器正在加热着什么,很快,一块烙铁被秋雨取了出来,这是一块圆形的扁平烙铁,以类似于活字印刷术的原理,凸起了一个奴字。
烙铁可比其他SM道具痛苦多了,虽然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可以轻易的消除掉烫出来的疤痕,那一刻的痛苦也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
白云无论再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从身体到心里的恐惧都是无法避免的。当炽热的温度逐渐逼近,白云的内心深处出现了抗拒的情感,身体也开始挣扎起来,但这都无济于事。
滚烫的烙铁直接按在了白云的肚子上,炙热的痛感直接破坏了白云的所有心理建设。
“唔唔!!!”和真正的刑罚相比,之前的SM道具都只是玩具。剧烈的痛感之间让白云破防,开始了不断的挣扎与哀嚎。可是白云没有手脚无法逃跑,而且被固定在这里扭动身体都不现实。但痛感已经让生物的本能超越理智,发了疯的挣扎着身体,尽管这样的行为只是让自己的脖子和腰部增加了鲜明的勒痕。
第一次的烙印持续了好几分钟,但秋雨终于把烙铁挪开的时候,白云的肚子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奴字,而白云的身体此刻已经大汗淋漓,眼泪也从眼罩中流出。
“这样弄的话白云小姐撑不了几下就会昏过去。”宠物导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随后一条小蛇从她的衣服里爬出来,在白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好了,这样的话小姐就能一直清醒不会昏过去了,不过代价是感性的增强,也就是稍微一点刺激,就能让对方情绪激动,痛哭流涕。”
秋雨点了点头随后等,烙铁重新加热好之后直接按在了白云的下身上,这种程度的烙铁,可不会是因为按在下身上就能够减轻白云的痛苦,反倒是让白云愈发的难以忍受,挣扎的也愈加猛烈。
不断有白雾从烙铁的位置出现,很显然是白云的下身出水了。在下深的烙印结束后,白云的眼泪,鼻涕,口水不住的流出,身体一抽一抽的,显然是哭出来了,但秋雨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性格,重新加热烙铁后,直接在白云的胸口按了下去。
一个多小时后,白云的刑罚终于结束,房间里有洗浴设备,浑身虚弱的白云被取下了眼罩和口球,放在浴缸里由其他女仆们清洗。
此时的白云脸色苍白,看起来虚弱异常,上子在哭嚎中有些沙哑,眼泪也差不多哭干了,只不过从白云一抽一抽的身体中可以知道白云还在哭。
此时,白云的身上出现了好几个奴字,被烙铁烙过的身体,泡在水中显得异常痛苦,但此时的白云已经差不多适应下来了,只是仍然不好受而已。
当一个个SM游戏结束后,其他的宠物们都被带回了地下室,洗干净的白云则和晴天一起被放回到了白云的床上。
晴天有点心虚,她当时只能看出那是个要把人固定在墙上的SM游戏,因为自始至终都被堵住嘴,所以也问不出来,没想到一下子来这么狠的。而且就算是此时她的她球也没有被拿下来,也没办法说声抱歉什么的。
此时的白云已经重新洗干净,再重新补充了水分后眼角再次蓄出泪花,白云,将头靠近晴天,张开嘴轻轻的舔或是咬着晴天的肩部。
白云原本是想等所有的游戏结束后和晴天再玩闹一晚上,但此时白云一动就痛的身体状况已经做不了刺激的游戏了,只能通过这样的动作施以暧昧。
就这样,自晴天被买下来到今天为止,这是晴天在与白云一张床上时度过的最纯洁的夜晚。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731

回帖

5022

积分

版主

积分
5022
发表于 2024-6-29 17:1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个帖子里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44

回帖

1931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1931
发表于 2024-6-29 19:04: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擦,支持,超长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8

回帖

137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37
发表于 2024-6-30 09:1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顶了,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7-25 15:37 , Processed in 0.24066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