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93|回复: 0

pixiv机翻:落日

[复制链接]

2

主题

10

回帖

634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634
发表于 2023-9-21 14:30: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夏是高中2年级田径部的王牌选手,曾在县级比赛中获胜,也是有前途的选手。学业也很优秀,曾多次获得年级第一名。

但是在从社团活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被酒驾车撞的事故。结果,胸部以下的感觉消失了,不能动了。胳膊虽然稍微动了一下,但是大脑的命令没有很好地传达出来,只能做出与意志不同的动作。右手的指尖设法可以随心所欲地移动,因此可以操作电动轮椅。无法控制排泄,即使感觉到尿意便意也忍不住了。而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虽然能理解对方说的话并发出声音,但是因为不能说出有意义的话,所以无法沟通。

虽然也有通过康复改善的功能,但是被母亲关在房间里几乎处于卧床不起的状态。事故发生后,母亲对千夏完全没有表现出兴趣。

千夏被举起电动床的靠背,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被妈妈喂着流动食物。母亲没有在意千夏的样子,只是把流动食物塞进嘴里。

“今天下午优希君会来,我们走吧。”“呜呜......”千夏出声回答道。即使是没有意义的话也只能回答。母亲像逃跑一样离开了房间。

优希君又要来了...优希是事故发生前就交往的千夏的女朋友。事故发生前虽然接吻了,但是在医院的时候完全没能见面。出院后见过几次面,事故前的温柔已经消失了。

听到了咔嚓咔嚓开门的声音。没有敲门,优希走进了房间。“妈妈今天18点之前不回来,帮手也不来。”“啊,啊,,”虽然什么都不知道计划,但只对着优希君回答了。虽然没有换尿布,但是臭味没事吧...。正想着那种事,优希突然把脸凑近了过来。然后就那样被亲吻了。“呃,,,”我才只做过一次。又被吻了好几次,舌头伸进了嘴里。千夏不情愿地动了动身体,只是胳膊稍微抬了抬。优希把千夏的衣服挪开了。上半身没有穿内衣,千夏的胸口露出来了。裤子下面穿着胶带式的尿布。优希摸了摸千夏的胸膛。“啊,啊,哦,”千夏发出喘息的声音。优希把手搭在尿布上,把胶带撕下来。打开尿布,发现里面有一个大垫子。那里有从垫子漏到尿布本体的大量尿液和大便。房间里充满了粪尿的味道。“咕噜咕噜......”优希皱了皱眉头。

太糟糕了,,,好害羞,,,

被优希看到了尿布的样子。而且还被人看见穿得这么凶。

优希用湿纸巾擦拭了千夏的秘部。

“啊,啊,,”与帮手不同,优希的指法让人感觉到了性的东西。

“真厉害,尿裤子了。优希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东西插入千夏。“啊!啊!”这是至今为止从未感受过的快感。身体内侧的感觉依然牢牢地残留着。千夏狠狠地喘了气。

糟糕,,好舒服,,再戳一戳,,拜托,,千夏在心里想。优希的动作变得激烈。“啊,呜呜,啊,呜呜,”那一瞬间,千夏迎来了高潮。

同时优希也结束了。

呼,,结束了,,优希从千夏拔出来后扔掉了避孕套,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好厉害啊~。说真的,你太臭了。“呜呜......”千夏用难以言喻的声音回答道。

于是优希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诶?为什么会走呢,,已经结束了吗,,?这时,房门打开了。母亲回来了。“哎呀,优希君?”“妈妈晚上好。和千夏一起玩了一会儿。”优希脸上带着清爽的笑容说道。是嘛。一直以来谢谢你。”妈妈笑着说。不,那我就这样回去了。”优希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母亲和千夏。“优希好温柔啊。就算变成这样的身体也会来”

两天后,优希来到了房间。

好想去厕所啊...

千夏感觉到了尿意和便意。但是,不会说话。“啊,,,诶,,”“那是什么啊”

优希在笑。优希笑着摸了摸千夏的尿布。“啊......”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音。

糟糕,,漏了,,受不了了,,

千夏漏了。

“呜呜呜,,诶,但是......”虽然知道道歉是没用的,但还是忍不住说了。

“啊?漏尿了吗。呜呜~”优希一边说着一边离开了房间。

讨厌了,,好害羞,,。

优希每天都来房间。然后千夏像每次一样把尿布弄脏了。每次都被优希嘲笑。

不久优希每次来房间都会(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

“你沾满了我的精子啊。”

“呜呜呜呜......”

千夏没能回答。

“算了吧。今后也请多多关照。”优希离开了房间。

我可能已经不行了。

“喂,快点。”优希从我嘴里掏出(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

“不是说要更用力地移动吗!”“呜呜!!”

被戳到了喉咙深处。痛苦。恶心。眼泪流了出来。“啊,出来出来。都喝吧”

“哎呀,哎呀,哎呀......”(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从嘴里溢出来。

就算是这样对待,也很高兴被优希需要,每天都要求和优希(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

那天(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比平时更激烈。

“糟糕,射了!!放在里面!!”“呜呜......”已经达到了不知道高潮多少次的后。

噗噗!!!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啊~太棒了,千夏”

“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夏因快感而翻了个白眼。“喂!怎么了!”听到优希的声音,却无法回答。“啊,,啊呜呜呜......”就这样失去了意识。一睁眼就已经是傍晚了。“没事吧?”优希一脸担忧的样子。“呜呜,,嗯,但是......”

“这样啊,太好了。”说完就温柔地吻了我。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也许真的会爱我。

第一次从心底里觉得可以喜欢上。

“呜,,爱,,,”千夏想传达什么。“什么?你想要水吗?”

“啊,基,基,基,伊,”

“我不知道你说了什么。”

“哎呀,哎呀,,”

“喜欢吗?什么呀突然”优希羞涩地挠了挠头。

太好了。传达得很好。

“我也喜欢。”说着又勾了勾嘴唇。

我只有优希。所以我尽了最大的努力。(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也努力了。

今天好像会带我出去。好期待啊。

“千夏早上好”

优希推着一个连头都有靠背的大轮椅来到了房间。因为需要看护,所以妈妈给我买了,但只有出院的时候才坐这个出去。外面好像有看护出租车在等着我。

“好了,我坐在轮椅上。”

公主抱着坐轮椅。

“啊,啊,,”明明想说谢谢的。

用小腿、大腿、腰、胸部和腰带固定。“那我们走吧”

好久没出门了。久违的外面世界很耀眼。

一辆轮椅似乎很舒服的护理出租车停在那里。

把整个轮椅都送上车。车子开始动了。努力移动脖子看外面的景色。过了一会儿就到了商场。

“千夏,到了。啊,流着口水。不要给他擦。”千夏很难闭上嘴巴。

“啊,啊,”我自己没注意到。已经习惯了吧。

“吃点什么吗?”

决定去美食广场。因为是休息日,所以人很多。很在意别人的视线。不知为何,我感受到了很多视线。

一坐下,优希就给我吃了。

“好的,啊”

“啊,啊,,”张开嘴就给我放食物。好吃。

虽然最后只吃了一半左右,但是好久没好好吃饭了,真是太好了。

“你想去哪里?”

“呜呜呜呜”即使不能回答,也能听我很开心。

“是啊,看电影什么的?”我决定去电影院。

“千夏,吃爆米花吗?”优希看起来很开心。

“啊,啊,”我也果然和优希在一起很开心。

上映期间,优希一直牵着我的手。虽然不能反握,但是很开心。

“真有趣啊。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优希,谢谢你~。真是帮了大忙。”回来后发现妈妈在。好像去买东西了。

“不,没关系。那我先告辞了。”

“诶~,要是能留下来就好了。那样的话我也能开心。”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和优希的关系,还是自己只是想放松,妈妈劝优希住一晚。

“可以吗?请务必让我留宿。”

“呵呵,当然了~”

这样就可以和优希一起睡了。也许今天也能(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这么一想就紧张起来了。

到了晚上,我们一起睡在房间里。

“千夏,我爱你。”亲了亲,脱了脱衣服。

“啊,,”我切身体会到被爱着。

“已经变成这样了。”用指尖滚动地抚摸着(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

“啊啊啊啊......”心情变好了。希望能多摸摸。

“下面也不要脱掉。”

把手搭在尿布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本来想反抗的,当然没有力气。

“刚才换了尿布,已经湿透了。”

“呜呜,啊呜呜呜,”被说了不好意思的话,脸红了。“可爱呀。”优希用温柔的声音轻声说道。

“我会舔你的。”“啊啊啊啊啊啊......”

朱鲁,哔哩哔哩,哔哩哔哩

用舌头刺激。“啊,呜呜,呜呜”千夏张着嘴咕噜咕噜地闭上了嘴,不停地喘息着。“受不了了。”优希收起裤子,掏出自己的东西。

千夏看到那个很兴奋。“啊,啊,”快点想要。

优希插入了千夏的秘部。

“千夏!恶心!”我好舒服

砰砰砰砰

“啊,,呜呜......”千夏好像每次被戳的时候都会感到快感。

“呜呜,要走了,”“啊啊啊啊,,”比鲁鲁!!

“啊,啊,啊啊,,”千夏好像也同时结束了。

“千夏,我喜欢你。”优希说着吻了一声。

“啊,啊,啊,啊......”喜欢,我也喜欢。

那句话虽然传达不了,但好像传达了。

千夏突然便便了。

“呜呜......”我想去厕所。尿布的胶带被拆开了。我讨厌这样下去。

“嗯?怎么了?”

“啊,呜......”我受不了了。会出来的。

布里比奇比奇比奇

千夏的屁股漏出水一样的大便。

“啊......”在优希面前漏了。

“啊,啊,,”被看着。害羞。

“对不起,我没注意到。马上就收拾好了。”优希温柔地跟我搭话。

“呜,,呜,呜,”不是的。不是优希的错吗。只有优希才会这样和我交往。

千夏拼命地想传达。但那个没有实现。

“我会帮你弄干净的。”优希擦去了千夏胯下的腹泻。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连感谢都说不出来,明明嘴巴在动。

“千夏,我爱你。”优希说完又吻了我。

去了特别支援学校。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好像是妈妈选的。听说每天早上老师都会开车来接我,回来的路上也会送过来。我也觉得比在家什么都不做要好。

“千夏,早上好。我是班主任佐野。以后请多多关照。”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

“啊,,啊,,”因为被打招呼了,所以想回答,但是说不好。

“呵呵,不用着急。慢慢来就行。按照千夏的节奏,一起聊天,努力康复吧。”

那样说了。幸亏像个善良的人。

校舍很大,但不能说很干净。佐野老师推了推轮椅。一进教室,大家的目光都集中了起来。年龄不一样,有同龄的孩子,也有更小的孩子。也有像我一样坐轮椅的孩子。“大家~,今天介绍一下新朋友。是千夏。能自我介绍一下吗”

虽然可以出声,但是不想在初次见面而且是同辈的孩子面前说奇怪的话。

“害羞吗?那我替你介绍吧。千夏身体动弹不得,语言也说得不好。但是电动轮椅可以自己动。大家要好好相处哦”

在老师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个孩子在座位上走来走去。

第一节课是音乐时间。虽说是学校,但好像各自进行不同的康复训练和学习。

包括我在内,老师和帮手一个人看了5个人。

佐野老师来到我面前。

“千夏是第一次来,我确认一下能说多久吧?我能说出我指过的话吗?”老师指着“啊”。

“啊,,呜,,”为什么,,这种事情也很难。

“千夏,就够了。再说一遍吧”

“啦”

“嗯,很难吗?那这个呢?”

接下来指的是“是”。

“呜”

“不是啊。算了”

我知道那种事。明明知道。

“啊,啊,,”

“这是?”接下来指的是“呜”。

“啊,,”

“哎呀,说出来了啊~。真是了不起啊~。好的,下一个是“嗯”。

“嘘,,啊,,”真是的!为什么,,。

“是啊。能说出来吗?”

“啦,哎,,啊”

“好难啊。啊”和“呜”是擅长的吗?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啊,,哦,啊,啦,”

“哦,好厉害啊!可以说很多啊”佐野老师夸奖了我,但我一点也不高兴。连名字都说不出来的自己很后悔。别的孩子在和帮手一起唱歌。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会被大家抛弃的。

“咦?怎么了?流泪了哦。累了吗?”

好像不知不觉就哭了。。老师帮我擦眼泪。

“休息一下吧”

被老师推着轮椅带到了保健室。

“老师,拜托了。”

房间里有个穿白大褂的女人。

被两个人抱在怀里躺在床上。

“千夏一会儿再来看看情况。”佐野老师说完就走了。

“是从今天开始的孩子吧?怎么了?”

“啊,,,嗯,,啊......”

“啊,不会说话来着。来吧”

老师就这样回到了座位上。

我想要换尿布。从早上开始一次都没换,尿布拉肚子,很不舒服。

打瞌睡的时候已经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老师离开房间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又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有人朝这边走来。穿过窗帘进来了。是同班的男孩。在教室里不安分地走来走去。年龄比我小,应该是初中生吧。可能有智力障碍。靠近床了。

“呃,啊,啊......”我恐惧地喊道。

那个孩子走近我,开始脱衣服。想要反抗,光是转身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脱掉的衣服渐渐地被扔到地上。最后尿布脱了之后,那个也直接扔了,里面的东西就散落在了地上。就算那样那个孩子好像也不在意。

那个孩子骑在我上面了。肚子被压迫,剩下的尿液和大便漏出来了。“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那个孩子不顾那种事,摸了摸我的胸部和脸。拼命地想活动身体,但是胳膊只是稍微动了一下。

“姐姐好可爱,喜欢。”那个孩子第一次说。然后就开始舔我的身体了。我一直在尖叫。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老师来了。毫无慌张的样子,保健室的老师拉开窗帘走了进来。

“哎呀,你在干嘛?”老师嫌烦地把那个孩子带了出去。

“喂,回教室吧。”

“啊~太可惜了。你也从第一天开始干嘛呢?”

“哎呀,哎呀......”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什么?好好说话呀。哎呀,但是正好适合那个孩子的对手吗?”

那个孩子的对手?

“喂?佐野老师?...是的,因为有私事。”

好像在给佐野老师打电话。

佐野老师马上就来了。

“千夏酱?没事吧?”

“好像随便把尿布脱掉了。”

诶,不是。那个孩子。保健室的老师好像不跟佐野老师说那个孩子的事情。

“是这样啊。千夏的尿布不舒服吗?但是不能随便拿哦”

“啦,啊啊啊,,”

不对。我身体不能动到自己可以脱掉尿布的程度。那样的老师应该也知道的。

保健室的老师臭气熏天地在脸前挥着手走了出去。

佐野老师收拾了掉在地上的污物,给他穿上了新的尿布和换洗的衣服。

结果那天就回去了。

一到家就被妈妈骂了。

“千夏!我从老师那里听说了。听说脱了尿布给别人添麻烦了!如果不能去学校怎么办?”

我沉默了。妈妈已经不关心我了。

到了傍晚,优希来到了房间。“千夏?听说你今天第一次去学校?怎么样?”

“啊,啊”

“不开心吗?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很累吧”

优希从我小小的表情和声音中汲取了心情。我现在只有优希了。刚开始被强迫(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很讨厌,但是现在不做的话就满足不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了呢?

“千夏”优希温柔地吻我。今天也会(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吗?亲了几次之后被脱衣服。优希舔了舔我的身体。

“啊,,啊,呜,”

每次被舔的时候,在学校被舔的东西好像变漂亮了,很开心。舒服吗?千夏的这里太湿了”

“嗯,,呜,,啊”

用手指捏住(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否则封号处理)互相摩擦。

“千夏的声音好可爱啊。希望能多听听”很高兴。想听我的声音,只有优希。就算我说话,大家也不理我。“呜呜,啊啊啊......”不再忍住,提高了声音。“看起来很活泼呢。可以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心情好吗?”

“呜,,呜呜......”

之后,比平时更努力地给优希(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

第二天老师也来接我去了学校。说实话我不想再去了。佐野老师虽然是个好人,但是有漏掉的地方,保健室的老师像妈妈一样,好像在妨碍我。也不能和同班同学说话。昨天的男孩子说不定还会再来。

被帮手推着轮椅到了教室。除了我以外,还有坐着轮椅的初中女生和像担架一样的东西的小男孩。还有昨天的男孩子。

“啊,,呜呜,”吓得喊了一声。

“好像要向大家打招呼。”帮手好像误会了,因为我一进教室就发出了声音。

“早上好。”只有坐轮椅的女孩归还了。

后面进来了一个拄着白拐杖的女孩。是盲人吗?大概是和我同龄的高中生吧。昨天我只是自我介绍,没有告诉大家什么。跟我说也觉得没办法。

就在这时,昨天的男孩突然站了起来,走近白拐杖的孩子。

“住手。还想再遇到像以前一样的事情。”白拐杖女孩冷哼一声说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差点被我这样干了,所以才还手的吧。

男孩转向我,向我走来。

“啊,呜呜呜,,嘘,”好可怕。别说了。虽然想动轮椅,但今天因为疲劳,手指不能动。

“姐姐”男孩开始摸我的身体。帮手也没有停下来,只是在看。

“啊,啊,哎呀,哎呀,”够了。

“喂。虽然很吵。不能好好说话的话,就闭嘴吧。”

结果那个孩子一直摸着我的身体,直到佐野老师来开始第一节课。

一到休息时间就被小杏带出去了。刚才的白拐杖的孩子。上课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才知道名字。

“佐野老师。我去和千夏一起玩。”

“哎呀,谢谢。真是帮了大忙~”

老师从心底里高兴地说。看起来我适应了班级,应该很高兴吧。

那个孩子明明是盲人,却毫不犹豫地推着我的轮椅。到达的地方是没有人气的教室。

“你很臭啊。你没有给我换尿布吧。我眼睛看不见,所以很敏感。”

突然那种事。确实,即使早上起床,妈妈也不会给我换,所以一直脏着上学。

“呃,,哎呀,,”虽然很抱歉,但即使被我说了也无能为力。

“什么?真的不会说话啊。可以吗?是的话就短,不的话就长喊吧。明白了吗?”

“哎呀,哎呀......”这个孩子想和我好好沟通。

“不是可以嘛。那么,不”

“啊,啊,啊,嘻嘻,哎呀,”

“是啊。哎呀,总之就这样吧。首先,虽然是我的目的,但我只想舒适地度过学校生活。明白吗?”

“啊,,呜”

“所以我想把那只猴子和保健室的婆婆擦掉。所以,你好像可以安静地工作,所以只要能治好臭味就行了。”

猴子是指那个男孩吗?确实那个孩子很害怕,保健室的老师也不温柔,所以小杏也能听懂。

“如果不能在家里换尿布的话,进教室之前请佐野老师换一下。我拜托你了。可以吗?”

我也因为穿着脏尿布不舒服,所以简短地回答了。

“你自己知道出来了吗?”

知道出来的很多。如果是便意的话,在出来之前也会感觉到。简短地回答了。

“那你出去后挪动轮椅去佐野老师那边吧。自己能动一点吧?”

虽然根据身体状况会很累,但如果只是移动的话是可以的。

“啊,拉奥,,”

“那也行。你的事情到此结束。”

“剩下的就是那两个人了。把你关在保健室里消失吧。”

“哎呀,虽然不知道猴子会走多远,但是如果顺利的话,两个人都可以消失。”

“所以,我希望你把保健室的门堵住。只需要用轮椅锁门。大家都认为你是个疯子,所以不容怀疑。”

“我把猴子带到保健室去,剩下的你堵住就行了。佐野老师和帮手会把我和美香留住的。”

美香是那个坐轮椅的女孩吧。

“明天早上做吧。坐轮椅在保健室附近。剩下的就交给我吧。问题呢?”

“啊,,诶诶,哈哈”

“没有啊。那明天就拜托你了。”

“诶,啊,”

“总之先给我换个尿布吧。太臭了,敌不过。”

“啊,啊,”

之后就正常上课了。上课时排了一次,换了尿布。

按照小杏的吩咐,坐着轮椅去了佐野老师那边。

“千夏酱?怎么了?”

“老师大概是尿布吧。”

“啊,是啊。谢谢杏先生。千夏,我们走吧”

第二天。今天要按照小杏说的去做。真的会顺利吗?好像是小杏说的,在进教室之前佐野老师给我换了尿布。到了教室,大家都已经在那里了。

“干的呀”

小杏对我轻声说了。

小杏一靠近男孩就说了些什么,让他跟着他过来。小杏推着我的轮椅去保健室。到了门前,小杏和男孩子一起进了保健室。

过了一会儿,小杏拿着老师的手机出来了。原来如此,为了不打电话,才接过来的。

“拜托你了。”

我把轮椅往前走,挡住了门。

从里面传来老师的惨叫声。说不定发生了像我一样的事情。即使听到第一节课结束的铃声,也没有人来。从里面到现在还能听到惨叫声。从那以后时间更过了,到了午休时间,佐野老师来了。

“哎呀,小千夏?不是在保健室吗?不进去吗?不好意思。”老师把轮椅移开,进去了。

“诶,这是什么”

两人都赤身裸体,男孩子推倒老师袭击。做了好几个小时的这种事吧。

“没事吧!?”

佐野老师跑向两人。

我挪动轮椅向教室走去。

小杏在耳边轻声说。

“顺利吗?”

“哎呀,哎呀”

“是的。太好了”

两个人不再来学校了。保健室来了一位新医生。那位医生对像我这样不能说的症状很熟悉,所以给我做了康复训练。多亏了那个,我学会了一点语言。和小杏成为了朋友,在学校也过得很开心。

“啊,嗯,这,嗯,嗯,哎呀,哎呀,哎呀,”千夏为了方便叫小杏,叫了“安”。

“出门吗?好呀。我也想见见你的男朋友。”

有一天过着那种快乐的生活。

呼吸困难地醒了过来。痛苦,喘不过气来。

在事故中骨折的骨头错位,甚至损伤了上面的神经。因为那个,千夏没能好好呼吸。

今天优希不在。得让隔壁房间的妈妈注意。

“啊,,,”声音也说不出来。渐渐地视野模糊起来。优希,小杏...

千夏失去了意识。第二天早上被母亲发现的时候,心脏已经不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6-20 05:26 , Processed in 0.22698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