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79|回复: 0

你的身体我做主

[复制链接]

3

主题

132

回帖

1955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1955
发表于 2024-2-12 15:26: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和老公结婚已经两年了,在我们结婚纪念日这天,老公送了我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礼物。
“老婆,我的发明终于完成了!”老公兴冲冲的从地下室里跑上来。
“什么发明啊?”我揉揉眼睛,还没从梦里面清醒过来,我梦见自己的四肢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躯干和一个头部,在地上艰难的蠕动……
“嘿嘿,”老公笑着晃了晃手中箱行李箱一样的东西,神秘一笑,“保密。”
我撇撇嘴,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他不理我,转移话题道:“老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哦。”
“是啊,那又怎么样?”我没好气的回答。
“我有礼物送给你,想不想要?”
“是什么?”我端不住了。
“那,就是它!”老公指着他手中的箱子,“不过我也要一件礼物哦。”
“什么?”
“你的身体。”
“讨厌,不早就是你的了么?”
“不是那个意思,是你的身体我做主。”老公神秘的说,“我已经请了三个月的长假,带你出去玩,到时候我再把礼物给你。”
“好,我的身体你做主。”我想了一下,答应了他。
吃完早餐,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困,没一会就又睡着了。闭上眼睛之前,我看到了老公奇怪的笑容。
第一章
再次睁开眼睛时窗外已经有点黑了,我惊奇的发现我并不是在自己家的床上,而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卧室里。我想坐起来,可身上的被子好像有千斤重,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掀不开它。我试着动动双腿,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老公对我做了什么?”正在我疑惑的时候,门开了,老公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奇怪的是他的手里推着一步轮椅。
“醒了?”
“我怎么了,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不能动了?”我急切的问他。
“别着急,听我说。”老公伸出手抚摸我柔顺的长发,向我解释了他的计划,包括他的发明。
“你是说这台机器可以让我变成任何样子?”我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只要输入数据,一切ok,持续时间自己决定。我已经做过很多次试验了,绝对万无一失。”老公的语气中透着骄傲。
“那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我已经明白了老公的意思,也因隐约猜到了我现在的情况,可我还是想知道的详细一点。
老公对我笑了笑,掀开我的被子,把我从床上抱起放到轮椅上,推着我来到一面穿衣镜前,于是,我看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体。
现在我是一丝不挂的(哦,不对,还有腰间的成人尿布)窝在轮椅里。我的胸部以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瘦了一些。但在往下,原本平坦的小腹上多了一圈松垮的肥肉,与之相反的是我的两条腿。柔和圆滑的肌肉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条颜色苍白,细弱无比的腿,双脚无力的搭在踏板上,脚趾微微向下弯,完全不着力的样子,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着双腿一看就是瘫痪了不止一年。让我惊讶的还有我的手,曾经修长美丽的手变得像鸡爪一样,手指蜷缩向掌心,手心向上放在那两条瘦骨嶙峋的腿上,我试着抬起它们,可两只手都只是微微抬起了一点又自己落了回去,而且在我抬起手臂的过程中手一直是自然下垂的,手臂落下的时候手掌又瘫回到腿上,而在整个过程中,无论是我的腿还是手都没有感觉到与其他东西的接触。
老公从背后抱紧我,看着镜子问:“怎么样,喜欢么?”
“老公,你真是个天才!”我由衷的赞叹道,“快告诉我我到底怎么样了?”
老公亲了亲我的头发,小声说:“完全永久性高位截瘫。喜欢么?”
“喜欢,不过会不会太高了啊,这样我就什么都做不了了。”我有些担心地问。

今天是老婆截瘫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我已经想好了下一个类型,虽然有些担心她无法接受,但我真的很想尝试一下如果我的老婆是一个脑瘫MM会怎么样呢?没错,我承认,我是个D,虽然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老婆,但我真的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也许这就是D的天性吧。其实这几天老婆多少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我玩的时候她却没有反对,有时候还会配合我一下,看得出她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有些事还是不能让她知道的,比如我总是故意不给她换尿布让她尿湿裤子,比如我以怕她长痱子为理由从来不给她盖毯子,比如我在傍晚温差很大的时候推她出去,让她的身体受不了而痉挛,再比如,我每天都在她的饭菜里加泻药,让她这七天一直在拉稀,总是把身体弄的肮脏无比。
设定的时间一到我就给老婆打了一针让她昏睡过去,反正她也感觉不到。改变身体的过程毕竟是痛苦的,我可不行让我心爱的老婆那么难受。我接好机器,输入程序之后就按下了开始键。改变的过程需要时间,昨天我为了编写新的的程序一晚上都没睡,不知不觉竟然趴在床边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的,抬头一看,原来老婆已经醒了,而声音正是从她嘴里发出的,不是说话声,只是喉咙里“咯咯”的响动,我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声带了。她的头向后仰着,没有看到趴在床边的我,我也不急,仔细的欣赏了一下我可爱的脑瘫老婆。
她的头整一个劲的向右后方摆动,顶着枕头,颈部悬空,我只能看到她扬起的下巴。她的左手变形了,和截瘫时不一样,现在他的左手拇指窝在手心里,其他四个手指抠在一起,力气大的骨节都泛白了,手腕向外翻着,现在正在半空中胡乱的挥动;她的右手也用力的攥在一起,不过却僵硬地贴在右边锁骨的位置,看起来是完全失去功能的。她的躯干现在也是扭动的,腰部拱起又落下,不断的重复。也许是由于长时间坐着,他的屁股是干瘪的,看起来根本就没多少肉。再往下是她的双腿,右腿僵硬的绷在那里,很细,由于骨骼变形而弯曲着,下面连着的是她的脚,她的脚很小,脚心是朝上的,五个没张开的脚趾蜷起来,和脚跟一起把她的脚掌埋在里面,形成一个小洞,看上去就一朵还没开的花一样,脚上的肉很嫩,看就知道摸起来一定很舒服;他的左腿看起来有点力气,因为它现在正猛蹬着床,床单已经被它弄得乱七八糟了。和右腿一样,她的左腿也是变形的,膝盖向里弯着,同样没多少肉,不过她的左脚长开了,虽然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小孩一般大小,而且也是变形的,但至少还能看出脚的形状。
看着她一条僵硬一条乱蹬的腿,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的两只脚都抓在了手里,没想到她的脚竟然异常敏感,我一握她抖动的就更厉害了,我一般揉着她的脚一般温柔的说:“老婆,别紧张,乖,放松,放松。”
“凹,空,凹……”
老婆是在叫我吗?好像有点弄得太严重了哦,连话都说不明白了。“嗯,怎么了,老婆?”我放开她的脚,走到床头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脖子下面让她躺的舒服一点,顺便欣赏我刚才一直没看到的脸部。老婆的脸已经扭曲变形了,
嘴一个劲的朝右边努,脸上像有虫子在咬似的一抽一抽的动着,眼睛也不是平视前方而是向右上方翻着的。
“我,哈怕……你,对”她一口气上不来卡在了那里,张大嘴吸着空气,“都我走,了什,么?”一句话,说了这么半天才说出来。
“别怕啊,乖,不是还有老公在吗,你不是答应了我要让我做主的么?”我抚摸着她不停抽动的脸颊安慰着她,想了想还是对她说了实话,“老婆,你听我说,你现在是个脑瘫患者,脑瘫,懂么?”
“凹,他……”老婆的眼神变得惊恐了,“我,不,那看。”
第三章把老婆弄成这样我也真的有点心虚,只好“嘿嘿”干笑了两声。“那个,老婆,我、我得给你清理一下,你刚才失禁了。”老婆费力的把目光移向自己的下身,我可以看出她有一点脸红。“我自,自己……擦。”“呃,老婆,还是我来吧。”不是我怀疑她,就她那两只手能干什么啊?“不,自……己来,不,要你……”老婆又有些激动(估计是气的),两条腿抖阿抖的,左手晃晃悠悠的推着我的身体,我伸手想摸她的脸,她却使劲摇头表示抗议,“别怕(碰)……我,你出……不要卡里(看你)!”“好好,我出去,你自己弄,千万别激动。”我怕她再抽,只好乖乖的拿过毛巾放在她手里,离开了卧室。当然我并没有真的离开,只是站在门外把门虚掩上观察他。只见老婆颤颤巍巍的把手往下身去想用毛巾把自己擦干,可不听话的左手却一直来回晃动,有以下没一下的蹭着她的阴部和大腿,根本就起不到清理的作用。她虽然一直仰着头看不见下面但显然也感觉得到自己的动作,努力控制着左手。这样一来她的头歪得更厉害了,刚安静下来的左腿又开始胡乱踢蹬,僵硬的右腿也一个劲的抖动。突然她手上的毛巾掉在了腿上,她伸出手想把毛巾抓起来,可手指只是徒劳的拨了几下毛巾,根本无法把它握在手里。试了几次,老婆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我一把推开门坐了进去,因为,老婆哭了。叹了口气,我轻轻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拿起毛巾把她抱上床清理好她的下身,摆正她的身体让她看着我,“老婆,你听我说,我承认这回是我过分了,我也知道你在生我的气,等你好了你怎么打我怎么骂我都行,我求你别跟自己过不去,让我照顾你行么,等过了这一个月我们就回家,不玩了。”她看了我半天,才说道:“帮……我,穿……衣服。”听到她这句话我总算放心了,只要她不生气一切好说。我亲了她一下,拿过床边的衣服,突然我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老婆现在一激动就容易失禁,本来我没想到这件事,已经定了去H市的火车票,车程是四天。虽然定的是软卧,可也是六个人一个车厢的,火车上空间那么小,根本没办法给她换尿布,看来也只好……“老婆,你等我一下。”我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幸好没和行李一起拖运走。“老婆,我要给你插尿管了,你忍着点。”这回她没反对,脑袋晃了晃作为点头。我小心翼翼的操作着,直到看到淡黄色的液体顺着导管流进尿袋才松了一口气。拿过内裤小心的给她穿上,让导管从腰间伸出来,然后又给她穿上长裤。这时候问题就来了——老婆的裤子现在长了好多,看着不自然,也碍事,我拿过剪子把下面长出的部分剪掉,反正是牛仔裤,看起来不会不舒服。系好腰带,我扶着她坐起来靠在床头,给她穿上胸罩。想起她现在体质弱不能受凉,我特意找了一件长袖的T恤,先抓住她的左手套进袖子,这还不算难,可再往后就这得有难度了——她那只蜷在身体边上的右手贴得紧紧的,我又不敢太用力去掰,只能拿着袖子一点一点往里蹭,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把右手套进了袖子里,再从头上套一下,ok,搞定。我利好老婆有些乱的长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低头,老婆正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呢。“笑什么你?”看出她心情好了不少,我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和她闹了。
嘴一个劲的朝右边努,脸上像有虫子在咬似的一抽一抽的动着,眼睛也不是平视前方而是向右上方翻着的。
“我,哈怕……你,对”她一口气上不来卡在了那里,张大嘴吸着空气,“都我走,了什,么?”一句话,说了这么半天才说出来。
“别怕啊,乖,不是还有老公在吗,你不是答应了我要让我做主的么?”我抚摸着她不停抽动的脸颊安慰着她,想了想还是对她说了实话,“老婆,你听我说,你现在是个脑瘫患者,脑瘫,懂么?”
“凹,他……”老婆的眼神变得惊恐了,“我,不,那看。”

今天是老婆截瘫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我已经想好了下一个类型,虽然有些担心她无法接受,但我真的很想尝试一下如果我的老婆是一个脑瘫MM会怎么样呢?没错,我承认,我是个D,虽然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老婆,但我真的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也许这就是D的天性吧。其实这几天老婆多少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我玩的时候她却没有反对,有时候还会配合我一下,看得出她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有些事还是不能让她知道的,比如我总是故意不给她换尿布让她尿湿裤子,比如我以怕她长痱子为理由从来不给她盖毯子,比如我在傍晚温差很大的时候推她出去,让她的身体受不了而痉挛,再比如,我每天都在她的饭菜里加泻药,让她这七天一直在拉稀,总是把身体弄的肮脏无比。
设定的时间一到我就给老婆打了一针让她昏睡过去,反正她也感觉不到。改变身体的过程毕竟是痛苦的,我可不行让我心爱的老婆那么难受。我接好机器,输入程序之后就按下了开始键。改变的过程需要时间,昨天我为了编写新的的程序一晚上都没睡,不知不觉竟然趴在床边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的,抬头一看,原来老婆已经醒了,而声音正是从她嘴里发出的,不是说话声,只是喉咙里“咯咯”的响动,我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声带了。她的头向后仰着,没有看到趴在床边的我,我也不急,仔细的欣赏了一下我可爱的脑瘫老婆。
她的头整一个劲的向右后方摆动,顶着枕头,颈部悬空,我只能看到她扬起的下巴。她的左手变形了,和截瘫时不一样,现在他的左手拇指窝在手心里,其他四个手指抠在一起,力气大的骨节都泛白了,手腕向外翻着,现在正在半空中胡乱的挥动;她的右手也用力的攥在一起,不过却僵硬地贴在右边锁骨的位置,看起来是完全失去功能的。她的躯干现在也是扭动的,腰部拱起又落下,不断的重复。也许是由于长时间坐着,他的屁股是干瘪的,看起来根本就没多少肉。再往下是她的双腿,右腿僵硬的绷在那里,很细,由于骨骼变形而弯曲着,下面连着的是她的脚,她的脚很小,脚心是朝上的,五个没张开的脚趾蜷起来,和脚跟一起把她的脚掌埋在里面,形成一个小洞,看上去就一朵还没开的花一样,脚上的肉很嫩,看就知道摸起来一定很舒服;他的左腿看起来有点力气,因为它现在正猛蹬着床,床单已经被它弄得乱七八糟了。和右腿一样,她的左腿也是变形的,膝盖向里弯着,同样没多少肉,不过她的左脚长开了,虽然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小孩一般大小,而且也是变形的,但至少还能看出脚的形状。
看着她一条僵硬一条乱蹬的腿,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的两只脚都抓在了手里,没想到她的脚竟然异常敏感,我一握她抖动的就更厉害了,我一般揉着她的脚一般温柔的说:“老婆,别紧张,乖,放松,放松。”
“凹,空,凹……”
老婆是在叫我吗?好像有点弄得太严重了哦,连话都说不明白了。“嗯,怎么了,老婆?”我放开她的脚,走到床头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脖子下面让她躺的舒服一点,顺便欣赏我刚才一直没看到的脸部。老婆的脸已经扭曲变形了,
把老婆弄成这样我也真的有点心虚,只好“嘿嘿”干笑了两声。“那个,老婆,我、我得给你清理一下,你刚才失禁了。”老婆费力的把目光移向自己的下身,我可以看出她有一点脸红。“我自,自己……擦。”“呃,老婆,还是我来吧。”不是我怀疑她,就她那两只手能干什么啊?“不,自……己来,不,要你……”老婆又有些激动(估计是气的),两条腿抖阿抖的,左手晃晃悠悠的推着我的身体,我伸手想摸她的脸,她却使劲摇头表示抗议,“别怕(碰)……我,你出……不要卡里(看你)!”“好好,我出去,你自己弄,千万别激动。”我怕她再抽,只好乖乖的拿过毛巾放在她手里,离开了卧室。当然我并没有真的离开,只是站在门外把门虚掩上观察他。只见老婆颤颤巍巍的把手往下身去想用毛巾把自己擦干,可不听话的左手却一直来回晃动,有以下没一下的蹭着她的阴部和大腿,根本就起不到清理的作用。她虽然一直仰着头看不见下面但显然也感觉得到自己的动作,努力控制着左手。这样一来她的头歪得更厉害了,刚安静下来的左腿又开始胡乱踢蹬,僵硬的右腿也一个劲的抖动。突然她手上的毛巾掉在了腿上,她伸出手想把毛巾抓起来,可手指只是徒劳的拨了几下毛巾,根本无法把它握在手里。试了几次,老婆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我一把推开门坐了进去,因为,老婆哭了。叹了口气,我轻轻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拿起毛巾把她抱上床清理好她的下身,摆正她的身体让她看着我,“老婆,你听我说,我承认这回是我过分了,我也知道你在生我的气,等你好了你怎么打我怎么骂我都行,我求你别跟自己过不去,让我照顾你行么,等过了这一个月我们就回家,不玩了。”她看了我半天,才说道:“帮……我,穿……衣服。”听到她这句话我总算放心了,只要她不生气一切好说。我亲了她一下,拿过床边的衣服,突然我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老婆现在一激动就容易失禁,本来我没想到这件事,已经定了去H市的火车票,车程是四天。虽然定的是软卧,可也是六个人一个车厢的,火车上空间那么小,根本没办法给她换尿布,看来也只好……“老婆,你等我一下。”我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幸好没和行李一起拖运走。“老婆,我要给你插尿管了,你忍着点。”这回她没反对,脑袋晃了晃作为点头。我小心翼翼的操作着,直到看到淡黄色的液体顺着导管流进尿袋才松了一口气。拿过内裤小心的给她穿上,让导管从腰间伸出来,然后又给她穿上长裤。这时候问题就来了——老婆的裤子现在长了好多,看着不自然,也碍事,我拿过剪子把下面长出的部分剪掉,反正是牛仔裤,看起来不会不舒服。系好腰带,我扶着她坐起来靠在床头,给她穿上胸罩。想起她现在体质弱不能受凉,我特意找了一件长袖的T恤,先抓住她的左手套进袖子,这还不算难,可再往后就这得有难度了——她那只蜷在身体边上的右手贴得紧紧的,我又不敢太用力去掰,只能拿着袖子一点一点往里蹭,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把右手套进了袖子里,再从头上套一下,ok,搞定。我利好老婆有些乱的长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一低头,老婆正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呢。“笑什么你?”看出她心情好了不少,我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和她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4-12 19:50 , Processed in 0.19847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