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16|回复: 20

[正在更新] 静语&静佳

  [复制链接]

7

主题

154

回帖

76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769
发表于 2024-2-18 15: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序幕

    黑色的夜幕降临,夏天南方天黑的总是比北方要早,龚静佳躺在床上,心里想:这妹妹(龚静语)真不让人省心,十点半了还不回家,想着想着就合上了眼。这时,刚刚结束毕业同学聚会的龚静语打开了家门,刚换上拖鞋,见卧室的灯亮着,心想姐姐肯定在睡觉,为了不吵醒姐姐,于是龚静语轻轻一抬双腿,只见龚静语双腿脚踝处的肌肉开始收缩,慢慢向内凹陷,最后直至与两只脚完全脱离,但是脚的截面上是完整的包裹着一层皮肤,小腿残端亦是如此,但见两只玉足留在了拖鞋里,至膝的黑色丝袜无力地瘫在地上,龚静语从小背包里拿出一双黑色棉质至膝的黑色残肢袜,套在小腿上,慢慢地向卧室走去,残端一步步杵在地上,只发出了轻微的“笃笃”声。接着,龚静语右手抓住自己左臂肘下几公分的位置,轻轻一拔……
忽的,龚静佳感觉到脸上有什么东西在挠自己,她一把抓住,果不其然是一只手,然后把这只手扔到了床边,没错,是一只左手,这只手非比寻常,从腕下十公分的位置就什么也没有了,但是截面处却包裹着浑然天成的皮肤好像,说白了就是一段前臂。结果这段手仿佛有生命似的向前爬着,又爬到了龚静佳脸上,龚静佳慵懒的喊道:“我滴老妹er啊,别闹了行不行?”“哎呀姐,你这人一点情趣都没有,啧。”这时从卧室门口走进一位身高178cm的身材高挑的女子,明显的可以发现从该女子左臂肘下几公分的位置被截断了。“再跟我卖弄这套,小心我给你把手扔街上去!咋刚高考完就这么放飞自我呢?以后咋立足社会啊?”姐妹俩的小吵小闹又开始了。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迷惑,这手,是咋回事?龚静佳和她的妹妹是双胞胎,在7岁那年,两个人在阳台玩母亲晾衣服的夹子,结果玩着玩着好家伙不知道咋玩的,那大铁夹子夹到了两个人的胳膊上,两个小姑娘力气小, 也没法打开夹子,就只能使劲把胳膊往外拔,结果一家伙胳膊给拔断了,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两个人胳膊断开的地方并没有流一滴血,而是一段浑然天成肤如凝脂的残肢,两人当时吓坏了,龚静语吓得就要喊,龚静佳赶紧用仅存的另一只手捂住她嘴巴说:“冷静一点,不要给爸妈添麻烦,你看,咱们俩的手还能动呢,接起来说不定能长回来呢?”于是两个人想办法弄开了夹子,然后赶紧把自己的手往残臂上怼,如龚静佳所料,真就长到了一块,两人都很高兴。但龚静佳就视此事为止了,然而龚静语却没有罢休,在以后的日子里总是会趁爸妈不注意地玩着这个“游戏”,龚静佳每次看到总是说“你看哪天等你手脚断了接不回去了我可不养你。”龚静语却不以为然,当然这也并没有对两人日后的生活有任何的影响。
    在很多很多次的试验后,龚静语发现了自己和姐姐共同拥有的特殊能力,两个人的四肢可以随意分合,但是要自己用手去“掰”或者是让对方去“掰”,而且保存时间相当的长(初中三年龚静语把自己的左脚大脚指头一直是截掉的,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接合的时候也很正常)截下的肢体仍旧可以灵活地自由活动,也可以选择自行不对肢体进行控制,也就是让截下来的肢体就成为一个玩物一般。甚至包括整个脑袋!(有点恐怖哈)但是取下的脑袋不能进食,剩余的躯体仍旧可以被自己所控制,但是会像正常人一样感到饥饿。所以你懂的,吃饭的时候还是要把头接回去的。
    言归正传,龚静佳起身下床,走到餐桌边给自己和龚静语一人倒了一杯热水,龚静语瘫在沙发上刷着手机:“姐,睡这么早干嘛啊,这就开始养生了?不会吧不会吧?”“行了别贫了,赶紧喝点热水早点睡觉吧。”“哎,咱们考前每天晚上拼命复习都到晚上两点多吧,这还不到十一点,咋说也该放松放松吧?”“你又要搞啥幺蛾子?”“哎呀姐我不搞幺蛾子,这一阵子不是有一个电视剧叫什么《觉醒年代》挺好看的,一起看看嘛,那时候爸妈管那么严, 家里连网都断了。今天下午爸妈好不容易出去逛街去了,多好的时光啊”“行行行,看呗看呗,真拿你没办法。”然鹅这只是调虎离山计,龚静佳一看这电视剧就入了迷,不停感慨“哎嘿演得真好”“陈独秀可太秀了” 诸如此类的话。但是龚静语却靠在沙发一角玩起了自己的大腿,两手握住自己左腿膝上五公分的地方,连掰带拽,慢慢的,两手之间的一圈皮肤开始向内凹陷,一阵阵肌肉收缩的感觉传来,很快,一条修长美丽的左腿就只剩下了一段小短腿,小短腿的断面圆润而且光滑,没有丝毫的疤痕,并没有脂肪堆积,肌肉线条比较明显,姐妹俩在学校都是颜值一等一的校花,都属于脸白而俊,腿细而长的那种。龚静语用手慢慢的摩挲着截面,一阵阵奇妙的触感传来,但对于龚静语而言不过是习以为常了,于是龚静语又如法炮制,把自己的右腿也做了同样的处理,然后用小短腿“站在”沙发上,慢慢地在沙发上走,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刚上高中时的日子,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咔咔”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龚静佳下意识的往龚静语那边看去,果不其然跟那玩的开心,龚静佳赶紧左手抱起龚静语的上半身,右手拎起她的两条腿,然后赶紧跑到门边,龚静语明白姐姐的意思,赶紧抓上自己拖鞋里的两只脚,接着龚静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仁不让之势冲向卧室,把自己怀里的这一堆“东西”往床上一撂,正好房门应声而开,“看电视呐龚静佳”妈妈的声音传来。“妹妹呢?”爸爸问道,“噢,妹妹在卧室玩手机呢!”正趁着这个说话的当口,龚静语赶紧“穿”好自己的腿和脚,拿起手机装模作样地玩。“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俩赶紧睡啊!”“好”龚静佳赶紧关掉电视回到卧室关好房门“我告诉你,再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赶紧睡觉”“好的我亲爱的姐~”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54

回帖

76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769
 楼主| 发表于 2024-2-18 15: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pr 于 2024-2-18 15:19 编辑

第二章 假期开始


      “嗯——”伴随着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到屋内,龚静佳睁开迷胧的双眼看向身边睡得正香的妹妹“唉,这家伙不定闹钟永远醒不过来……”“龚静佳?起了吗?”门口妈妈的声音传来,“快起来吃早饭啊。”“嗯!”龚静佳一边说着一边下床:“老妹起床了起床了快快快。”说着掀开了龚静语的被子,只见龚静语把两条腿摘了下来,抱在身前(龚静语从小到大睡觉老是蹬被子,于是她就在睡觉时把腿取下来抱在身前,这样就很好的解决了)。龚静语自然也是不敢怠慢,赶紧穿腿。龚静佳前脚刚进卫生间准备洗漱,后脚就听见龚静语趴在餐桌边惊叹道:“哇妈妈,今天的早饭前所未有的丰盛耶。”“得了得了,赶紧刷牙洗脸去,一会跟你姐妹俩讲个事情。”“噢好吧。”,龚静语刚洗完脸就飞速冲向椅子开始干饭。今天的早饭仿佛格外好吃,龚静语三下五除二就解决完毕。“你们俩吃饱了吧?”“嗯嗯。”姐妹俩异口同声。                           
    “那好,我跟你俩说个事情,你们俩好不容易高考完了,外婆身体一直不好,我和你爸都要去看望一下,但是疫情的原因,我跟你爸到那里后可能要隔离至少14天,没有半个多月回不来,如果说什么时候可以查分了,你俩一定要给我打视频电话,我就算赶不回来也能看上一眼,好吧?我相信你俩。”“嗯嗯!好耶好耶!”龚静语欢呼道。“行了,也别太放飞自我,看你这样咋让人省心……”妈妈接着给姐妹俩叮嘱完其它注意事项,收拾准备好行李,就在下午和爸爸出门了。
    “芜湖!妈妈不在家喽!”龚静语欢呼着。龚静佳刚进门说道:“看你这没良心的,爸妈出门了也不知道送送!”“哎呀姐,不说了,我去洗个澡,一会咱们俩出门逛逛街去!”“行吧,你快一点。”龚静佳说着,忽然灵机一动,坐到沙发边,两手抓住左大腿根一使劲,把整条左大腿“拔”了下来,然后一跳一跳地走到卫生间门口:“喏,待会洗澡的时候顺便帮我把左腿好好洗一洗,我可是能感觉到的喔~好好洗,晚上吃饭我请客!”龚静语虽有些不悦,一听说姐姐请自己吃饭,二话不说接过腿。“唉,我这个妹妹啊,不知道说她什么好。”龚静佳坐到沙发边,一边看书一边想。
  龚静语照例搬一个小椅子到卫生间,三两下脱去衣服,整个酮体裸露在空气中,打开淋浴,一阵阵温热的水流从头顶凝成一股股水流顺身而下……
洗完上半身后,龚静语开始洗腿,坐到小椅子上,龚静语先从左大腿根部轻轻一拔,原本修长美丽的左边大白腿瞬间只剩下一瓣光秃秃的屁股了。随后她又把左腿从膝盖和脚踝处分离,这样,一整条美丽的左腿就这样分成了三部分,龚静语拿起一截大腿,横放在右腿上,用搓澡巾仔细地按摩搓洗着这一节肉桩子,但是腿上并没有出现任何污物,而是在皮肤表面分泌出了一层少量的灰色粘稠物质,龚静语也是见怪不怪,因为从小妈妈给自己洗澡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是因为姐妹两人特有的异能,洗澡的时候分泌出的灰色物质其实就是在强化肢体,而且两个人每次出汗的时候为什么都是香汗淋漓,也是异能所造就的)洗完的大腿,龚静语就直接接回身上,接着开始洗小腿,热水接触在小腿上,龚静语轻轻地用搓澡巾擦拭着,那是一条怎样完美的小腿,只是没有了大腿和脚部的连接,更像一根——棒子?把小腿上的褐色物质清洗完后,龚静语对右腿也如法炮制了一番,最后还剩下两只玉足,龚静语照例接来一盆温热的水,加入自己特制的清洁液,随后两只脚放进盆里,这样洗脚不光省去了许多时间,而且清洗效果比自己用手搓洗效果更好。
    接下来,就是姐姐的这条腿了——
    龚静语把放在洗手池里的腿抱过来,为了不让姐姐腿的任何一个部分挨到地上,于是龚静语把姐姐的左腿摘成两个部分,从膝盖处分离,这样龚静语左手抱着上半截大腿腿,右手戴着搓澡巾,仔细地擦拭着姐姐大腿上的每一寸皮肤,生怕姐姐不请自己吃饭。一阵温热的感觉忽然从左腿大腿根处传来,“哟,洗腿还挺积极!”,与此同时,门外的龚静佳早已是瘫在沙发上,面色潮红,妹妹温润洁白的手指抚在自己的大腿上,那种奇特的触感不断传来,这怕不是最好的按摩师也所不具备的吧,这甚至差点使龚静佳起了生理反应(画面请自行脑补,效果更佳)。没过五六分钟,卫生间里传来龚静语的呼喊:“姐,腿给你洗好了!我先放这了,一会我洗好了出去给你噢!”“哦,哦哦好!”龚静佳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的右腿也整条“拔”了下来,拖着腿,用另一只手慢慢地来到卫生间门口;“妹妹啊,我的好妹妹,帮我把右腿也洗了呗~”“滚滚滚,想得美”“你要不洗,我就不——”话还没说完,龚静语从门口伸手一把把腿拽了进去。龚静佳一边窃笑着一边爬回沙发上。
    没过几分钟,姐姐的两条腿都洗好了,龚静语自己的身上也已经不再分泌出任何灰色的粘稠物了,看到盆里的两只脚,心想平时走路上学可是苦了这两个小家伙,于是决定再泡一小会,穿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残肢袜,这样小腿残端直接接触在地面上走可以减轻不适。
龚静语全身裹着浴巾,拎着两条大腿走出卫生间:“姐,给你的腿。”“谢谢~”龚静佳一边接过腿,赶紧“穿”在自己身上,不得不说,这龚静语的手法是真不赖,两条腿不光没有了先前长时间行走带来的酸痛,仿佛还又白了几度。“想不到我妹还是有两手的嘛!”“也不看你妹我是谁!”姐妹俩一边聊着一边在梳妆台前化妆,换好衣服后两姐妹便离开了家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54

回帖

76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769
 楼主| 发表于 2024-2-18 15: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美丽的邂逅


    夕日欲颓,但是两姐妹逛街的兴致可是一点不颓。尤其是龚静语,在商场的一楼到处窜(商场的一层通常是卖化妆品的)。“看什么看啊,又没多少钱买。”龚静佳笑道。“哎呀姐,我可是把这三年的压岁钱全都攒起来了,再说之前买过了一些,放心吧,我不会乱花的~”“行,姐信你。”正说着,龚静语的眼神就瞟到了面前的花西子旗舰店(口红)。“呀,这口红做的好细致,上面还有凤凰的雕花呢!”龚静语惊叹。“呵呵呵,咱们这位妹妹可真是好眼力呢,这是咱们门店很热销的彤心绣色呢,看起来很富有青春活力的,最适合你们这样的学生了!”迎面走来的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店员,约莫25岁左右,面容很精致,鼻似玉柱,口似丹朱,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但是叠在小腹处的双臂却怎么也找不着左手,左下半段的袖子空落落地飘着,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样美丽的一位店员竟是一个伤残人。“哇,这姐姐好漂亮啊!”这是正在犯花痴的龚静语内心的第一想法,在一旁的龚静佳看到这一幕也只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平时自己妹妹在家总是缺胳膊少腿的状态。而龚静语看到店员姐姐,“慈悲”之心大发,用力一拔自己的左手(大约肘下七公分),然后以一种尽可能快的速度塞进自己背上的小背包。
    龚静佳看到她这一举动,心里一紧,把手机放起来开始一秒一秒地默默注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龚静语对店员说:“您好,这个口红我可以试试吗,这个色号我也很喜欢。”一边说着一边用左臂“不经意地”撩了一下刘海,店员注意到这一细节:“可以可以!我来帮您涂。”说着捋起左臂袖子,露出残肢,雪白而细的酥臂在肘下九公分的位置戛然而止,截面处没有一丝疤痕,残臂前端有一点点脂肪下垂,里面的骨头似乎短那么一点点。(好像跑偏了)店员从下边的货屉取出一个盒子,背过身去,左臂压着盒子,右手打开盒盖,看得出来动作很娴熟了,单手旋出口红。
    龚静语看到她这一举动,不免有些同情:“其实,你可以面对着我的。”
    “嗯……您,您不害怕吗?”店员的声音充满了自卑。
    “这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这或许,也是我们自己独有的美丽印记,不是嘛?再说了,你看的小胳膊,多可爱呀!”龚静语安慰道。
    “谢谢您的理解,我平时害怕顾客看到,往往都是右手带着黑色手套,左臂穿个黑色残肢套的……”
    “没有关系的,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独有之处!”龚静语一边说着,一边褪下了店员手上的手套和残肢套,“好啦,我们开始吧!”
    龚静语凑脸上前,店员开始小心翼翼地涂,好像在保养一件艺术品。龚静语连连赞叹,同时右手一直握着店员的残肢,接着便开始“切入正题”:“您贵姓啊?”“哈,免贵姓冶(宁萱)。”“冶姐姐,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啊?”宁萱倒也爽快:“小时候一个意外,手轧车底了,当时手就掉了,但是医生手法很高明的,你看,连个疤都没有哩!那你呢?”“一样的啦~你看,你的小胳膊比我的还长呢!”龚静语这时候倒是脸不红心不跳,而且还调皮地用残肢碰了碰宁萱的残肢,随后龚静语便跟宁萱加了vx,结完帐后就和姐姐到负一层去开始逛吃之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54

回帖

76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769
 楼主| 发表于 2024-2-18 15: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pr 于 2024-2-18 15:24 编辑

第四章 偶遇


    到了美食城,姐妹俩边走边看着旁边的各家小吃,时不时买上一点。走不多远两人就选好了爱吃的食物(当然是龚静佳花的钱啦),开始寻找空桌好坐下吃饭。
路过一张桌子的时候,桌上食客的谈话飘进了二人的耳朵:
    “我昨天在车站看到了一位dsd美女诶,没有双臂却自已一个人出来坐火车,不容易啊。看到她之后我突然就有灵感了,最近打算开一个dsd的文发在论坛上。”
    “太好了,你上个文坑了之后我可是文荒了好久……”
    这几句话引起了二人的注意,龚静语碰了碰龚静佳的手,两人假装停下来看旁边一家小吃的菜单,一边听着几人的谈话。
    那是三男一女四名顾客,看年龄比她们大不了多少,听起来似乎是因为“共同爱好”来聚餐的:
    “你也别光说我,还文荒呢,你自己那个文还更不更了,说了下一章要出一个新的dhd角色结果没下文了,催更催更!”
    “对啊,写得多好,快更!”
    “就是!”
    “先别说这个了,来看一下我新找到的视频,是独腿t的,颜值还特别高。”
    “是吗是吗,我看看。”
    “我也看看!”
    ……(注:除了论坛本身之外,以上内容全部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希望没有)
    听到这里,龚静语突然拉着龚静佳来到了洗手间。
    龚静佳疑惑:“来这干嘛,吃的还没放下呢,再弄脏了。”
    龚静语嬉笑道:“哎呀没事~,这些食物放在洗手台上不就得了,有塑料袋呢,不会脏的。”
    龚静佳还是没明白:“那这么着急过来干嘛?你着急上厕所自己一个人来呗,那边有空桌,我先去把食物放下啊?”
    龚静语脸上带着笑趴在龚静佳耳边,耳语了几句。
    龚静佳听了,不由问道:“你确定没人看见?”
    龚静语认真道:“我特意留意了的,没人注意到我们。”
    龚静佳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跟你闹这一回。”
    龚静佳虽然有些老成,但终究是少女心性,真的玩心大起往往会比龚静语还要过分。
    龚静语把两人手里拿的小吃放在洗手台上,跟着龚静佳进了无障碍卫生间。
    关好门,龚静语帮龚静佳摘下双臂,两边各留下15cm左右的残肢,放进了她的小背包。
    接着,龚静语又从根部摘下了自己的右腿,放进了自己的背包,然而当她齐根摘下左臂的时候,却发现……背包太小,放下一双手臂或者一条腿都行,但是再多就放不下了。
    龚静佳一笑:“考虑不周了吧?”说着,她坐在了马桶盖上,用双脚夹下了龚静语的另一只手臂。尽管脱离了身体,龚静语的右手仍然忠实地抓着她的左臂。
    龚静佳一扭腰转了个身,用双脚把连成一串的两只手臂放到了无障碍卫生间的洗手台后面——那里有一处不小的空间,而且一般不会被看到。
    “这里平时也没人来,放这不会被注意到的,就一会,然后我们来取。”
    龚静语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只能说:“……好吧。(◔‸◔)”
    藏好了双臂,两人便出了无障碍卫生间,龚静佳用双臂残肢拎起了放在外面洗手台上的两袋食物,和龚静语一起向之前路过的那一桌人走去。哦不对,龚静语是用跳的。
    到了之前的地方,那一桌D过道对面的两个人似乎刚刚起身离开,工作人员正在清理桌子。
    两人停下来,站在原地等待工作人员完成。
    与此同时,那一桌D一个戳戳另一个,四个人全都看向了姐妹俩,眼睛都直了。
    两人只当做没看见,待工作人员把桌子擦干净后就面对面坐了下来。
    那四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直到她们坐下,这才窃窃私语起来:
    “我去,极品啊,一个dsd和一个独腿t同时出现,颜值还这么高!”
    “欸,你相机呢,快,录!”
    “咱也别太明显了吧,这么录人家两个小姑娘不太好。”
    “行了吧你,你也比她们大不了几岁,前年你偷拍我的时候我不也没说什么吗?”
    “啊这……(´Д`)”
    “行了你拍吧,没事,我给你挡着。”
    ……
    龚静佳把两袋小吃放下后才坐下。她点的是一份牛肉面,幸亏当时为了拎着方便直接要了打包版的,才能拎着过来;龚静语点了一张披萨,一块牛排,还有一杯加冰的可乐,因为她喜欢西餐的仪式感,所以也要了餐刀和叉子(刀在刀鞘里不会划破口袋),装在一个结实的口袋里。
    龚静佳用双脚解开自己的牛肉面口袋,把里面的汤包和面盒拿出来,又拿出了一双方便筷子和一小包香菜、葱花。她轻轻揭开牛肉面盒的盖子,面和汤包菜包是分开的,但是龚静佳的双脚十分灵活,上下翻飞着,不一会就解开汤包装袋,倒入面盒,再放入葱花香菜和牛肉片,脚趾夹住筷子轻轻搅拌,一晚美味的牛肉面香气扑鼻,但是龚静语只有一条腿,肩膀都是光溜溜的,一点残肢也没有,所以龚静佳便左脚持刀,右脚拿叉,灵活地切开牛排,喂给龚静语,一会还两脚夹起可乐瓶给妹妹喝,龚静语也很默契地用仅有的一条独腿夹起筷子给龚静佳喂牛肉面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吃的津津有味,而坐在一旁的那四人更是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什么细节,拿照相机的更是一动不动。姐妹俩早就知道他们在拍视频,龚静语向摄像头看去,拿照相机的吓得一激灵,姐妹俩相视一笑,正好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擦了擦嘴,就向四人走来。
    “小哥哥拍什么呢?嗯?”
    “啊……没什么,就是看你们互相喂饭很甜蜜,就想记录下来……”录像的男子语气里明显透露出慌张。
    “好了,你们该饱的眼福都饱了,不至于还要宣传出去吧?”龚静佳以一种冰冷的语气说道。
    “删删删,这就删!”录像男当着姐妹俩的面赶紧删除了视频。龚静佳用脚勾了两把椅子过来,让妹妹和自己坐下聊,六个人好似一见如故,当然也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但是谁都没有挑破这层窗户纸。这时,一阵风吹来,龚静语低头一看,那个女生的右小腿居然是假肢,便问道:“你的腿是怎么回事呀?”
    “噢,那个……之前出了个车祸,就截肢了(其实这个女生是w,家里比较有钱也比较自由,所以自己想办法实现了右小腿截肢)。”一边说着一边还脱下了假肢和残肢袜,把残肢放在桌上,好像特意展示似的,一边抚摸一边聊着。不得不说,医生的手法的确是高明,残肢呈饱满的圆柱形,富有弹性,而且也是十分的白,没有一丝的疤痕,好像天生就是如此,看的旁边的三个男的差点喷鼻血。
    眼看天色不早了,姐妹俩就和四个人加上了微信,女孩也赶紧穿好假肢,一行人就这样分道扬镳了。等四人走远后而且周围没有其他人时,龚静佳赶紧把龚静语的背包打开,取出腿来,或许是弯的太久了,龚静语迫不及待地赶紧伸了伸,腿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不停伸屈着。
    “快,赶紧把腿穿上,别闹了!”龚静佳一边帮龚静语把残端对准残肢一边催促道,不一会,整条左腿又恢复如初了。进入无障碍卫生间后,龚静佳赶紧把胳膊接回去,然后到洗手台旁拿龚静语的手臂,但是令龚静佳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龚静语的胳膊不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54

回帖

76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769
 楼主| 发表于 2024-2-18 15: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pr 于 2024-2-18 15:29 编辑

第五章 意外


    龚静语脑中一片空白——胳膊呢??
    她愣了几秒后,嘴里念叨着:“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转身就出了无障碍卫生间,走进了一旁的女厕。
    龚静佳追上去:“龚静语!”
    当她追进女厕的时候,龚静语正在最里面看着墙发愣。
    “龚静语……”龚静佳急切的声音柔和了一些。
    龚静语如梦初醒般转过身,背靠着墙蹲下,两行眼泪从眼角流下,她却无法用手来擦。
    龚静佳走过去帮她拭干泪水,轻声道:“龚静语,我们再找找。”
    龚静语扑到姐姐怀中,残肩无力的抽动着,似乎是想抱住龚静佳,却有心无力:“找不到的,丢了就是丢了……呜呜呜……”
    “唉。”龚静佳叹了口气,抱住了妹妹,“别哭了,我把我的手臂给你。”
    “不用的。”
    龚静佳一愣,倒不是因为妹妹的拒绝,而是龚静语此时的声音已经不复痛苦与悲伤,反而平静了许多。
    “姐姐一定会照顾我的,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她低下头,正看见龚静语的笑脸。
    她的眼角处还挂着几颗泪珠,让这清秀的笑颜更多了几分凄凉的美丽。
    龚静语竟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压下了心中的悲伤!虽然她只是在强颜欢笑,但是如果换成自己的话……龚静佳不敢想。
    “当然,要是龚静语不嫌弃,我照顾你一辈子。”龚静佳注视着龚静语,这时龚静语靠着墙,两个人的体位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两个人的眼里都溢出了光,情愫在渐渐上升,龚静佳仿佛着了魔,一点点接近龚静语,两个人的喘息是那样清晰,回荡在卫生间里。忽的,龚静佳的嘴唇凑了上去,双手搂紧了龚静语纤细的腰肢,龚静语的残肩配合着,仿佛想要抱住姐姐,龚静佳的舌头一路探索着,轻轻地启开了妹妹的贝齿,龚静语被迫的接受在这一瞬间开始变成了索取,龚静佳忽然感觉有点失态,唇离开了龚静语。
    “龚静语,对……对不起,我……”此时的龚静佳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声音变得柔了许多。
    “没关系,姐姐。”龚静语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娇躯一纵,又扑到了姐姐的身上,残肩紧紧扒着姐姐的肩膀,这次该轮到龚静佳意外了,但是姐姐毕竟年长,攻势始终强于妹妹,两个人如鱼得水,水乳交融,唇,仿佛黏在了一起,不可分离。
    ……
    过了一会,龚静语轻声道:“姐,我想上厕所……”
    龚静佳一诧,随即反应过来:“那走吧,去无障碍卫生间。”
    龚静语摇头:“我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了……”
    龚静佳摸摸龚静语的头,“我知道那里是你的伤心之地,不过逃避是没有用的哦,我们还要去那里找找线索,万一有什么痕迹呢?”
    龚静语不情愿地点点头:“那好吧,姐姐,我听你的。”
    失去了双臂之后,龚静语更喜欢点头和摇头了,也许这是对无法用双臂表达情绪的一种补偿吧……龚静佳拉着龚静语的空袖子回到无障碍卫生间,刚一进门,龚静佳就惊叫起来:“天哪!”说着便松开慢腾腾的龚静语冲了进去,却没留意到门在身后关上了。
    龚静语眼睁睁看着一扇门在自己眼前关上,眼前忽然闪过一幅画面——一片死寂的灰色虚无中,她正冲向一座开着正门的天蓝色城堡,正门处一道黑色的影子闪过,随后这扇门开始缓缓闭合,最终在她马上就要冲到门前时“嘭”地关闭了。
    龚静语回过神来,她记不起这是什么时候经历的画面,但是那份痛苦却实实在在地冲击着她。
    回忆中的画面与眼前的画面重叠到一起,看着这扇紧闭的门,龚静语只感觉自己心中一扇本开着的门也关闭了……
    她晃晃头试图甩掉这些无谓的念头,伸手去开门,随机愣住了……她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无法摸到近在咫尺的门把手。
    这仿佛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因拼命压制情绪而绷紧的心弦顿时崩解,心里的压抑和委屈顿时如决堤一般爆发开来……她转过身,向外冲去,她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哪怕没有姐姐的帮助,哪怕自己是个残废,她也能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活下来!
    然而,她却没注意之前被龚静佳拉着的衣袖正卡在门缝里,被袖子一拉,正往外冲的龚静语顿时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而衣袖也随之“刺啦”一声断开了。
    洗手间地上的积水浸湿了衣服,让龚静语的残肩一凉,也让她的心彻底地凉了下来。
    龚静语试图起身,却怎么也无法仅靠双脚爬起来。她放弃了挣扎,蜷缩着躺在洗手间的地面上,眼中流着泪……
    地面的冰冷,接触脏水的恶心,失去双臂的痛苦,回忆中带来的憋闷,连起身都做不到的无助,甚至还有撕坏姐姐给自己织的衣服的愧疚……种种负面的情绪笼罩了她,最后化为彻底的绝望,钻进她的心灵……
    “不——为什么会这样……都怪这个世界……不对,怪我……我不该想着出走撕坏衣服,我不该出那个馊主意,我不该活着……”
    龚静佳打开门,看到一截衣袖缓缓飘落,龚静语则蜷缩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龚静佳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起龚静语:“龚静语,龚静语……”
    龚静语止住了哭声,又抽噎了一下,抬手擦了一下眼泪。
    等等……
    龚静语愕然地看着自己刚刚擦眼泪的手,又看了看另一只手,却见两只手都好端端的连在肩上,只是右手的中指不见了。她抬头看向眼前的姐姐。
    “我的手……”龚静语一瞬间还以为是姐姐把双手给了她,但是姐姐的双手也是完好的啊?
    “刚才我走进无障碍卫生间,就看到你的双臂好端端地放在之前藏的位置,就是放的角度跟之前不一样了,应该是被人动过,可是我也没看到别人进来啊……反正”
    龚静语已经再次冷静了下来:“难道是我们在旁边女厕的时候有人来偷偷放了回去?那我的手指又哪去了?”说着,她摇了摇自己的右手。
    那只白皙而细嫩的玉手上少了一根中指,断面非常平,上面覆盖着肉色的皮肤。
    龚静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看到时它就这样了。”
    “难道是之前碰掉了?”龚静语疑惑道。
    “那你先上厕所,然后我们找找。”
    “嗯。”
    ……
    龚静语上完了厕所,两人回到了无障碍卫生间,一人一边查看起来。
    “这里……咦?”龚静语忽然开口。
    “怎么了?”龚静佳回头看向龚静语。
    “刚才我好像看到这个马桶后边有一根手指,但是一眨眼又不见了诶……”
    “难道是幻觉?”
    “有可能吧……毕竟我刚才情绪不太稳定。”
    “现在怎么样?”
    “没事啦,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好像是联想起了以前的一个噩梦……咱们再找找,实在没有就回家吧,一根手指无所谓的!”刚刚经历了内心崩溃的痛苦与失而复得的喜悦后,龚      静语此时倒是更加的洒脱。
    “没事就好啦。”龚静佳还能说什么,龚静语自己不在意就是最好的了。
    把整个卫生间除了男厕之外的地方找了个遍,两人还是一无所获,最大的收获也只是龚静语之前出现的幻觉而已。
    无奈,两人只好出了卫生间,回到商场之中。
    还好,两人没有再次遇到之前的慕残小组,不然就尴尬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两人也没了逛商场的兴致,出了商场便径直回家了。
    在厕所的背后:
    “老大,对不起,我们把她的手臂弄丢了,我们没想到她的手臂断离了还能自主控制啊。”
    “废物,想办法找回来,要不然看看你们两个人的胳膊值不值。”
    “但是老大,我们用您的东西拿下来了她的一根手指。”
    “好,速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15

回帖

1902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1902
发表于 2024-2-18 18:0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文,支持支持,大力支持
姐妹二人会不会越玩越b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29

回帖

382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382
发表于 2024-2-18 23:2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狠狠的期待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5

回帖

146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46
发表于 2024-2-18 23:49: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肯定很精彩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54

回帖

76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769
 楼主| 发表于 2024-2-20 20: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改造


    经历了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龚静佳疲累的不行,简单的洗漱过后直接瘫到了床上,但是龚静语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今天玩点什么花样呢?她绞尽脑汁思索着。
    突然,一个奇妙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灵光乍现。不如……就把自己的右手变成右腿试试吧?
    龚静语心念一起,把异能传递到了自己大腿要截肢的部位,心里想着要截成的样子,发动了异能。懵的一下,眼前一黑!龚静语被截肢处的所有皮肉、血管、筋络、骨骼等等的细胞都在她脑海里显映了出来,它们快速的分解断离,又按照她想截成的样子,快速的组合生长愈合了起来。龚静语抬起纤纤玉手,擦了一下额头的香汗。完成了这几个简单而熟练的程序之后,女孩子的整条右大腿就从屁股上跌落下来,重重地落在了床上,原本修长美丽的右边大白腿瞬间只剩下一瓣光秃秃的屁股了。接着龚静语又对自己右手肘下几厘米的地方进行了同样的处理。很快,这只手臂便和右腿一样宣告自由了。
    龚静语独手拿着自己这条有着红色美甲修长手指和细细而白皙的手臂的断臂,与右腿截断的地方再次发动异能连接,不一会儿这条断臂就如同天生一般生长在了她的右半边臀部上。而被分离下来的整条白大腿要是连接在右臂上显然是不适合的,便被她遗弃在了床上。龚静语低头看向自己神奇的“右腿”,在大脑发出指令后,这只嫁接在髋关节上的右手竟然能握紧捏成拳头!并且每根手指都能像在原来一样独立地活动。龚静语用这只嫁接后的右手抓起了自己被分离下来的右腿说道:“我还从来没有以现在这样的角度欣赏过自己的右腿呢,不过现在看来还真是让我满意的一条右腿呢!
    一阵轻轻的鼾声传来,龚静语转头一看,躺在一旁的龚静佳睡得正香。看着沉浸于梦乡中全然不知正在被她盯着的姐姐,龚静语脑中灵光一闪,嘴角轻轻上扬。“姐姐,既然手和腿换起来这么有意思,我也帮你换一下吧,嘿嘿。”龚静语心里盘算着要怎么给姐姐“改造”:“我刚刚把手换到了腿上,那就反过来吧。”
    心中有了决定,龚静语开始行动。但是颈背总是感觉酸痛得很,怎么办呢?龚静语想到个办法,左手和右臂残肢扶住下巴,慢慢向上一抬,龚静语突然眼前一黑,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明视,这时候龚静语的整颗脑袋就与身体分离了,脖子的断面上是一层皮肤,而且此时龚静语试着呼吸,胸口却没有任何起伏,也并不感到缺氧,于是龚静语把脑袋放到枕头上,对准龚静佳。
    轻轻用右臂残肢拨开被子,龚静语紧盯着龚静佳的脸,龚静佳睡得很沉,根本没感觉到。龚静语用左手抓住龚静佳的右手,轻轻一拔,这只纤纤玉手就脱落了下来。她用右臂残肢拄在床上,轻轻把左手探到龚静佳身体另一边,故技重施拔下了龚静佳的左手。看着龚静佳伸到床脚的双脚,龚静语不禁有点发愁,心里想到:“这个距离我伸手也够不到啊,要是把自己挪过去的话,这旧弹簧床发出的声音和振动弄不好会把姐姐弄醒。那怎么办呢?嗯……有了!”她把左手伸到右“腿”的位置,用右“腿”抓住左手的手腕,随后催动异能。
    “啵”的一声轻响,龚静语的左臂就离开了她的身体,因为被右手抓着,也没掉到下方龚静佳的身上。把左臂轻轻放在床上,左手向前抓了几下,这只左臂就自己向前爬去。弹簧床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一只手臂的重量显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十秒钟后,龚静语的左臂就爬到了龚静佳双脚的位置,手腕轻动,左手就抓住了龚静佳的右脚,轻轻用力,就把这只右脚也拔了下来。 此时,龚静佳的手脚中只剩下左脚还连在她的身上,然而她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就又沉沉睡去。即便是这一声也把龚静语吓了一跳,她屏息凝神地等了一分钟,见龚静佳没有任何反应,左手这才继续动了起来。
    稍稍往左前方爬了一点,龚静语又拔下了龚静佳的左脚。看着床脚位置放着的两只玉足,龚静语又是秀眉微蹙,怎么把两只脚都拿过来而不惊醒龚静佳呢?她的脚还是有感觉的啊……
    “这样吧。”龚静语发动异能,在左手腕处把左手与左臂分开。
    额头上又沁出了一层香汗,龚静语叹了口气:远程直接发动异能真的好耗费体力啊……咦?她想抬起右手擦擦汗,却发现脑袋不在脖子上以及小臂还剩半截的右臂残肢,再想抬起左手,却又发现自己整只左臂都不在身上。无奈之下,她只好用右臂残肢擦了擦额头的汗。
    “继续,快要结束了!”
    这次她不想直接发动异能了,还是自己拽肢体轻松。把左脚伸到“右腿”处,龚静语把自己的左脚也拽了下来,现在她的左臂完全不在身上,右臂也在肘下几厘米处消失,左腿在脚踝处终止,右腿位置更是换成了右手,连头都不在自己的脖子上,四肢加上头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早就习惯了截肢的龚静语对此习以为常,她继续行动:把自己左腿的脚踝对准前面与左臂分离的左手,通过异能把左手接在了左腿末端,这样长度就足够了。她操控“左腿”先后把龚静佳的两只脚都拿到自己身前,想要动手却发现自己没有“手”可动——自己的双手此时都在自己腿上啊!
    那就动“腿”吧!龚静语看着自己的姐姐,龚静佳现在手脚皆无,身上只剩下四条光秃秃的“肢干”,没有手脚显得龚静佳玉臂与美腿更加纤细而修长。
    龚静语用长着双手的两条“腿”上下分飞几下就把龚静佳的双脚接在了她双手手腕上,然后自己端详着自己的“杰作”:龚静佳的双臂末端没有双手,却长着一对玉足,看着有些违和却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这里是一双脚比一双手更好似的。欣赏了一会,一股困意袭来,龚静语看了看满床的残肢断臂,想着:明天再说吧……便用“左腿”帮龚静佳重新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下,在右臂残肢和“右腿”的配合下盖好被子,接回来脑袋,闭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深夜,南方小城郊区的一栋小别墅中,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卧室里,给床上的被子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彩,也照亮了床上两名女孩秀美的面庞。两个女孩都睡得正香,龚静佳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甜甜的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5-24 20:55 , Processed in 0.26750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