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97|回复: 35

[已经完结] 妹妹和小岛的怪神(结局啦)

  [复制链接]

12

主题

32

回帖

166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66
发表于 2024-2-20 00:18: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黑色桑树 于 2024-3-29 18:29 编辑

(还是不想写比较黑暗的结尾,所以直接换视角续写了个好点的结局)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是个夏天,我作为民俗专业的学生,去东南亚一个小岛上做调研,因为导师生病,我不想放弃,就决定一个人前往,结果我的妹妹素素,她也要跟着我去。平时妹妹就呆呆的,但是也是对我的专业很感兴趣的样子,于是我便答应了。启程前,妹妹还一直在做着什么攻略之类的调查,似乎胸有成竹有些什么计划的样子。


游轮在长长的鸣笛声中启动了,一路上风平浪静,但是在第三天晚上快到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然后是撞到东西的声音,人群混乱下船身倾斜,我拉着妹妹抢到一个救生皮划艇,手臂划伤了也不顾,在漆黑的波涛海面上,努力控制着平衡,只见离船身上的灯火越来越远,妹妹和我精疲力尽的把身子和皮艇绑紧,睡了过去。


第二天白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沙滩上了,我枕着皮艇的一侧,妹妹跪在我旁边用布条一圈一圈缠着我的胳膊,看着材料估计是妹妹深色裙子撕下来的。


“哥哥,你总算醒了。”妹妹看着我松了口气,“这个小岛好像没什么人,但是看地图应该就是你要去的小岛。”


我挣扎的坐起来,从唯一带着的行李背包中找出地图和手机,结果没信号,我盯着地图


“从我们落水的地方,应该是这个小岛了,我记得导师说这里是有人生活的村子的,还有渔船会去大陆交易商品,说的也是我们的语言。”


“那我们去找找看吧”妹妹弄好我的胳膊,起身拍拍身子,“没有看到其他落难人,可能上岛的就我们两个。”


于是经过一个小时的走路,终于看到了建筑小屋的痕迹,继续走,看到了一个村落,周围都是树木丛生,只有这空旷的地方几十个房子,来来往往的人不算多,但也是一个正常村子的水平,但是很奇怪的是他们都带骨头质感的面具,上面的红色涂料图案好像一个俄罗斯套娃。


刚准备上前打招呼,就被一群大汉身材的人围过来,二话不说就抓住我们,赶到一个大的房子里面,然后是牢房一样的栏杆墙房间。


“为什么抓我们?我们只是不小心船难飘到这的,放我们出去!”


虽然喊了好久,但是没人理我们,妹妹倒是默默的坐在一角,不是很慌的样子,这时候哥哥还是希望你有点反应啊,毕竟现在这里好像警察不管用的地方,我想起一些奇怪的部落到访的游客结局都非常惨。


我喊的都累了的时候,一个带黑面具的人来到门口,说自己是村长,然后缓缓说明因果。这座岛屿已经二十多年没来过陌生人,因为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被这座岛上所信奉的怪神弄的海啸淹没了,这次我们能活着他们也很意外。但是我们没死的话,就会把诅咒带到这个岛上,所有的人都会遭殃,因而村长正和其他人商量是不是要把我们杀掉避免受害。


感觉到了教科书般的邪教宗教之类的地方文化,我赶紧讲解要相信科学,结果他们像看傻子一样的表情,我感觉我今天要交代在这了,唉,暑假干啥不好,为了那点学分把命都搞没了。


正在他们似乎打开栏门要动手时,妹妹突然开口了。


“大叔,我记得这诅咒不是有些祭祀的解法么。”


村长愣了一下,询问妹妹什么意思,妹妹说她从网上了解过一些小岛的传闻,如果岛上遭遇诅咒,可以按流传下来的风俗举办仪式,只需按照规定奉上祭品,吟唱祭祀歌,就可以让怪神满意,去掉诅咒。


村长很犹豫,“小姑娘,你可知道,上一次这种祭祀情况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并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如果失灵如何是好?还是按照惯例杀掉保险,你们可别怪俺们,俺们也是为了自保。”


妹妹露出认真的表情,“那为什么不试试呢?如果不行再杀也不迟啊,我听说祭祀仪式可以和怪神交流,运气好还能得到神谕一样的东西,难道你们不好奇吗不想知道些什么吗?”


村长听了妹妹的话,觉得有道理就同意了,然后问谁愿意做祭品,妹妹看着疑惑的我,转头说我来就够了,不需要哥哥上场。


人群退去后,我忍不住问房间靠在一边的妹妹,“素素啊,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都是你自己学的?”


妹妹叹了口气,“还好我听到哥哥说过这个地方自己有兴趣就搜索了,不然现在估计都成刀下鬼了。”


“你真的比哥哥勇敢,你哥哥现在还在抖。”


妹妹笑了下,“只是我听天由命了,我不站出来,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我有点担忧,“那个祭品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死吧。”


妹妹沉默的了一会,“如果我了解的知识没错,并不会失去生命啦,只是……”


“老妹?”


妹妹没说下去了,她若有所思看着远处,然后慢慢的说到,“哥哥,不管怎样,这比我们两死在这要好太多了,希望哥哥以后千万别自责才是。”



等我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妹妹被拉出去不知道什么地方,我则是被安置到一个配件齐全的地下房间,并不简陋。我十分焦急,害怕她们对妹妹做什么可怕的事情,结果还是应验了,妹妹回来时,躺在一个担架大小的盒子里,被几个带着红色面具的人扛进来,放在地上。


盖着被子,妹妹露出的香肩告诉我她没穿衣服,面色有点惨白,一副疼痛的样子。


“素素!你没事吧?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妹妹吃力的看着我,露出微笑,“还行……我还以为我会昏过去……”


“素素……”我心疼的看着妹妹额头的汗珠,准备从下掀起被子,结果妹妹抓住我的手,神情犹豫,我实在担心妹妹出了啥事,一把掀开,结果眼前的画面让我震惊,妹妹修长的大腿少了一个,右腿只剩盆骨那里,光秃秃的缠着厚厚的绷带,白皙的皮肤抖动着,似乎很是痛苦。


“他们竟然把你的腿截了?!”


“哥哥……”妹妹的手抚摸我的脸,“这就是祭品啦,只要给他们献上我的肢体,仪式就能完成。”


看着妹妹痛苦还安慰我的样子,我生气又无奈,“都是什么狗屁东西,不都是骗人信仰的吗!把人弄成这样,就为了那骗人的东西!”


妹妹努力睁大眼睛看着我,“哥哥,不管这个是真是假,现在只有顺从他们,我们才能活下去不是么?手机也没信号,如果不靠这里人帮忙我们是回不到陆地上的,而且如果真的是接近岛屿就会发生船难,诅咒可能是真的……”


“素素你……”


“倒不如说如果不是真的我们就真的完了,如果祭祀那天没有什么通神之类的神迹,估计那群家伙也不会信。”妹妹思考者未来的事,哪怕是这种情况下。有点佩服妹妹的坚强。


我懊悔的说,“如果让我去当祭品就好了。”


“哥哥,不准自责。”妹妹抚摸我的手弹了我脑门一下,“我查过资料了,怪神肯定是喜欢好看的肢体的,如果是哥哥那粗糙的大笨腿,估计直接就当场把我们的命带走了。”


“真的假的……素素你是编的在安慰我吧。”


“如果哥哥真的难受,不如现在开始多帮助一下你妹妹。”妹妹露出无奈的表情,“毕竟失去一条腿肯定做很多事情会变得麻烦。”


是啊,如果我再难过生气只会让气氛更失落,我的妹妹都那么坚强了,我也不能气馁。


我把妹妹用公主抱抱起来,先放到床上,这个地下室房间衣柜衣服倒是挺多的,找来白色的成套内衣递给妹妹让她穿上。妹妹坐起来,被子滑落,露出白皙的上半身,胸部也是合适的曲线,腰肢细细的。我和妹妹一直以来关系就很亲密,她过去家里也有点呆呆的,如果不小心看到她裸体也不会生气,尤其现在这种情况,都没什么心思在意了。


等妹妹弄好,我忍不住提出要看看妹妹伤口的想法,妹妹有点害羞的点头,手慢慢把被子褪下,我凑上前,看到平平的小腹,然后是盆骨,可是缠满了绷带,右边只剩下了屁股,好在没有血迹什么的,至少是正经的手术的样子。


“麻醉是时间过了么,感觉你一直都很疼啊。”


妹妹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点了点接口处,“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好现代的房间里,感觉和大医院的手术室一样,然后注射了什么东西,应该是麻药吧,但是还是好疼,他们切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刀子划过肌肉的感觉,我就躺在手术台上,什么都看得很清楚……”


妹妹注意到我心疼的表情,突然没有说下去,她露出微笑的表情,“手术很快啦,感觉像是大医院的专家医生,还问我一些问题……对啦,哥哥你去看看那放我的盒子,有没有药水之类的,医生说要我睡觉时候涂这个。”


我去翻了翻,一个防晒霜一样的东西,品牌啥的都没标识,打开有淡淡的中药味。


“那……”


“哥哥帮我涂一下吧,屁股后面我有点看不太清楚。”没等我开口,妹妹就有点害羞的对我说。


我于是就开始把药膏均匀的涂在接口的面积,自然是绷带上面,希望这绷带透气,我触摸的时候,妹妹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转移注意力似的用手玩着我的头发,妹妹的的接口软软的没有骨头,我估计是以前了解过的髋离断了,这里估计是一点使用肌肉的能力都没有了。


涂完我看向妹妹,她心领神会的用双手把自己身体翻过来,爬着背对我,我看着妹妹的内裤遮住了一小半屁股,轻轻的拉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揉搓着。


“哥哥的手法有点老手的感觉。”妹妹打趣到。


“你呀,心态真是乐观。”我看着妹妹叹了口气。“对了,他们有说接下来什么时候开始祭祀吗?”


“不知道,他们也只是手术完让我躺了会,然后就把我送过来了。”


“只能希望明天真的能让他们相信诅咒已经没了。”


“哥哥……”


妹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问啥事,结果她又说没什么。涂完药膏,妹妹让我扶她去上厕所。


“连个拐杖也不给。”我抱怨着,让妹妹的右胳膊紧紧腕住我的脖子,她软软的身子几乎都压到我身上了,每次必须使劲让自己的身体悬空,才能迈开左腿,因为实在是吃力,快到厕所时我还是把妹妹抱起来了,进了厕所,我愣住了。


“怎么是旱厕啊!”妹妹叫着,很明显,如果没有马桶,妹妹现在根本上不了厕所,于是现在就很尴尬。


“老妹你看这……”


“哥哥别说出来啊,呜呜……让我做下心理准备。”


妹妹在我怀里用手把眼睛遮住,深呼吸几下,然后小声的说


“哥哥你一会支撑住我右边,现在慢慢的把我放下来。”


我于是让妹妹唯一的左腿先踩到厕所坑的左边,右边本想顶在她骨盆右边屁股底下,又怕接口会太疼,只能蹲在她右边让她用右边胳膊挽着我撑住自己。


“你这样能把内裤脱下来么?”妹妹现在做的事情真的有点跟特技一样。


“哥哥你别说话。”妹妹支支吾吾,“我现在真的羞死了,一会哥哥就大声的唱交际歌好了。”


“那我唱啦?”理解了妹妹少女的羞涩,我也不好说些什么,但是突然忘词的我停顿的时候,妹妹尿尿的清澈的声音还是……挺长的。看来妹妹从早上被拉出去都没上过厕所。


一时安静的可怕,我也尽量没看妹妹那里,她从旁边抽纸盒抽了张纸,伸到自己下面擦了擦,然后提起内裤。


“哥哥。”


“那……那我抱起来了?”


妹妹沉默的点点头,我公主抱抱起来,妹妹的手紧紧遮住脸庞,红的像苹果。


还是……当做啥事也没发生吧。


因为这房间的冰箱里有很多零食,所以将就的当晚饭了。这里究竟是哪呢,只知道是村落一个底下入口进来,然后其中一个房间。但是很明显村落其他建筑都像是旧渔村的木头房子,唯独这间房和妹妹口中的手术的地方非常现代化的感觉。只能说这个岛肯定是和外界有联系的。


要睡觉的时候,妹妹告诉我她的腿已经好多了,看来药膏真的很有效,虽然有浴室因为有绷带也不敢让她洗澡,等妹妹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我便去往浴室,发现妹妹的手机落在茶几上,竟然有来电显示,难道妹妹的手机有信号!我赶紧接通,结果对面听到我的声音就挂了,打开界面需要解锁,没办法,看着好像睡着的妹妹,只能等明天问一下了。


……
……
……
第二天起来,看时间应该是白天了,毕竟也不让我们到一楼看下外面,我叫醒身旁睡着的妹妹,然后随便吃早饭。问她手机信号的事情她楞了一下,然后说可能是偶尔接受到什么信号了,然后当我面打电话,还是显示没信号。没办法,现在还是只能指望当地人发善心把我们送回大陆了。


正在考虑今后的计划时,房间门被打开,那几个红面具的大汉进来,把妹妹抗进担架大小盒子里就要抬走。虽然我拼命抵抗抓住他们的腿,但是推他们根本没啥用,妹妹也有点不忍我的举动,对最前面的红面具诚恳的说:


“能不能让我哥哥也跟着去,如果我哥哥也去,我保证我在台子上绝对不挣扎。”


红面具似乎犹豫了下,同意了。我于是双手被一个大汉别在背后,押运着跟在抬盒子队伍后面,竟然没到地面去,这地下室这一层的通道是真的多,过了一会,就看到一个现代大铁门,打开两道后,各种仪器白光灯眼花缭乱,看来这就是手术室了。


我一下子蒙了,”你们要干嘛?!不是已经截过肢了么!不是应该去举行祭祀了么!放开我妹妹!”我大喊着,但是屋子里的是几个金色面具的人,上面的图案是菜刀的图案,像没听到一般,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妹妹被放到一个台子上,腰肢和胳膊腿被牢牢锁住。我想使劲,但是身后红面具根本摆脱不了。


“哥哥……”妹妹含泪对我微笑,”看来当祭品果然不会这么简单呢,哥哥你也别挣扎了,万一他们发怒杀了哥哥,素素我不是白白牺牲了吗?”


“有哥哥在身边,我现在根本不害怕。”


妹妹此时是如此的可怜,但我却无能为力。金面具在妹妹的娇小的左胳膊肩膀部用记号笔画了线,像是决定了手术对象。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回忆里小学的妹妹笨拙的给我画人头像,中学的妹妹在我生日从背后突然抱住我,高中的妹妹虽然呆呆的,但是很可爱,跟我一起散步去超市买东西,一起奔跑,一起手对手……现在这些,全都要没了!


“妹妹!呜啊!我的妹妹……”


“哥哥,你在哭吗?哥哥。”妹妹在台子上看着我也忍不住想安慰我,妹妹突然对金面具说,“金面具大叔求你了,求你了,能不能听听我的请求……”


然后金面具靠近听到了什么,走到我面前,让我过去,我有些疑惑,但是身后的红面具松了手我于是赶紧冲上前,但是妹妹被锁在台子上,根本救不了她。


“哥哥,别冲动了,你阻止不了的啊。”妹妹伸出有记号的左胳膊抚摸着我的头,嘴角带着笑意,眼睛却嗜着泪。“哥哥,刚才我说服了金面具大叔,让哥哥可以近距离的看着我,哥哥可不要浪费这机会,我想在最痛苦的时候有家人在身边。”


“但是、哥哥我!我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握住我的手就行了。”妹妹的眼神是那么温柔,“我希望我的手在最后还有感觉之前,能一直感觉到哥哥的温暖。”


“素素……”我喊着妹妹的名字,手紧紧握住了那小小的白净的手,妹妹也握紧了我,然后十指相扣,妹妹小小的指甲很可爱,在上船的第一天我还特意给她捡了指甲,现在用力的抓紧我指甲都失去了血色,有种前所未有的眷恋,妹妹坚定的转向黄面具


“黄面具大叔,可以开始了。”


然后就是几个黄面具从我身旁来来回回的操作,我有想过阻止,但是看着妹妹一起加油的眼神还是忍住了,如果因为我的干扰让手术出了差错,那就更让人后悔不及。


整个手术也没那么复杂,如我所想的步骤,注射麻药,盖上手术布,无影灯,我躲在旁边牢牢的握住露出的小手,尽量不挤到那几个黄面具。切开皮肤深入肌肉的时候,妹妹十分痛苦,时不时闷哼几句,我的手都被抓的很疼。看来这麻药是真的效力低,妹妹的额头是不停出汗,眼睛紧闭努力的坚持着。


等到新的好像锯子的东西上场后,突然,妹妹的手掌松开了,像失去动力的玩具,一下子失去了活力,我赶紧抓紧,但是除了残留的温度,这只手再也无法回应我。


“感觉不到……哥哥的手心了呢。”妹妹虚弱对我笑笑,一副遗憾的表情。


“素素……”


“哥哥,你还抓着我的手吗?先不要送开,毕竟我也没办法再给它补充温度了。”


“嗯。”


“说起来真有点遗憾啊,如果今天早上起来再好好的和哥哥拥抱一下就好了。”


“嗯。”


“哥哥别伤心啊,你妹妹又不是没有手啦,一会哥哥想握就用我右手握个够吧,感觉应该是一样的。”


妹妹明明是受罪的人,却反而一直在安慰我。我看着台子上的妹妹,胳膊已经和身体分开,正在缝合皮肤,手术真的很快,但是妹妹不时抖动的身体告诉着过程的痛苦。


等到绷带缠好时,黄面具递给我一个药膏,然后锁着妹妹的装置解开,讽刺的是,有一个不用解了。妹妹闭着眼,有节奏的做着呼吸,好让自己好受点。我直接打开药膏,开始给妹妹手术布露出的接口涂抹,如果这药膏这么有效,本来就是越早涂抹越好。


等待了好久,面具人全都陆陆续续走了,还把我手里妹妹的手抢走了。我只能叫醒妹妹,准备带妹妹回房间。


“这次、是哥哥抱我回去了。”妹妹看着我说。


我平息情绪,找来妹妹的衣服,毕竟做手术前都会脱掉,然后掀开手术布,妹妹的裸体出现在眼前,白皙的皮肤,坚挺的(违规用词,请立即整改,禁止带有成人内容),细细的腰肢,却只有一只左腿一只右手。妹妹虽然虚弱,但是还是有些害羞,一直催促着我快点穿。


我弄好衣服,采用公主抱的姿势,把妹妹带回了房间,通向地面的门依旧紧锁。妹妹做到了沙发上,紧挨在我旁边,看着默不作声的我,突然用右手弹了我脑门。


“不准自责!”妹妹嘟着嘴,“我不是说了吗,如果我不这样,现在我们两都已经死了,哥哥是那种不会考虑大局的人吗?你妹妹现在还活着难道不值得高兴吗?哥哥如果一直消沉下去……那素素我……我会觉得干脆不如一起死了算了。”


“我没那么想!只是、老妹儿……”


“我的哥哥啊。”妹妹突然抱住我,用唯一的右胳膊搂住我的腰,“我没事的,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哥哥是优秀的人,现在还是先收集信息不要反抗。”


我抱着妹妹那残缺的身子,感到很温暖,又和妹妹聊了好一会,心里开始坚强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妹妹上岛后就变得话多了而且变得内心很强大,想到以前总是默默跟在我后面的妹妹,有点当哥哥的羞愧。


吃晚饭的时候,正当我准备打开冰箱时,突然闯进了绿色面具的人,上面是筷子的图案,然后是推着放着蒸笼的小车,把一些炒菜和米饭拿到茶几上,看来这些人都是分工明确,而且我们的待遇也在变好。妹妹暂时一只手吃饭也没问题,毕竟她是右撇子,只是因为右腿真的一点都没有了,都影响了坐姿,现在妹妹总是不自觉的就往右边倾斜,我就索性紧紧贴着妹妹右边支撑着她。


因为没有电视信号和手机信号的娱乐,其实在这齐全的房间待着也没事情做。翻找有用的东西,也没有记载这个岛的文字,倒是一个箱子里翻出了游戏主机和一些盘子,这是不需要网络的,妹妹看了很高兴要看我打游戏。


于是我接上电视,虽然屏幕放置太久闪屏明显,但是手柄还算灵敏,准备启动的时候,妹妹拿过我手里的手柄


“哥哥你再去拿一个吧,刚才箱子里不是还有一个?我们一起玩。”


“可是你现在能玩吗?”我看着妹妹抓住手柄的孤零零的右手,根本没法同时操作两边,但是我还是自己去找到手柄接上电视。


游戏开始了,是比较怀旧的双人横版通关游戏。妹妹靠在我怀里,把手柄竖过来,试图用手掌掌控住方向和招数两边,但是完全不行,妹妹很努力的尝试,身子都低下去了,但是完全跟不上我的节奏。最后还是采取要么走路要么放招的单向操作。


“如果有只需要一边按钮的游戏就好了。”妹妹落寞的伸展手掌,刚刚十多分钟就手酸了。“以前打游戏,哥哥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哩。”


我安慰妹妹,“要不我也只用一只手吧。”


妹妹摇摇头,“我又不是打不了……只、只是不能同时操作而已,我放招不能动的时候,哥哥就在我旁边不要让怪物碰到我。”


我点点头,“我会保护好你的。”然后有点心酸,实际上我现在完全没事,反而都是我的妹妹保护了我。


由于没什么剧情,游戏没一会就厌倦了,又带妹妹去了厕所,这次更加艰难了,妹妹蹲下来右胳膊抓住我,根本没有左手可以脱下内裤了,只能我腾出左手轻轻的把那轻薄柔软的白色布料慢慢拉下来,但是妹妹迟迟不放尿,我于是打开手机把缓存的音乐放的很大声,大概放了三首歌,妹妹才拍拍我说可以了。我于是准备去提妹妹的内裤。


“等下!”妹妹突然制止。


我想起什么,抽出几张纸,不由得也紧张起来了。


“要、要我给你擦……擦么?”


妹妹不说话,只是右手紧紧抓着我。


沉默了一会,听到妹妹蚊子般的声音。


“哥哥……不用使劲,轻轻的弄一下就行了……”


“喔、喔……我知道了,你放心。”我赶紧伸到妹妹下面,碰到的时候妹妹低鸣了一声,身子颤抖。妹妹的底下隔着纸也很软,我不敢细想,差不多了就赶紧收手,把妹妹内裤穿好抱起来。多亏这几天也没吃到啥东西,不然如果妹妹那个的话不是更加尴尬,如果有机会还是要问问那群面具有没有马桶才行。


妹妹在沙发上脸红了好一会才搭理我跟我聊天,确定大门还是紧锁后,看看时间,决定睡觉。还是没法给她洗澡,因为连续着每天妹妹都在添加伤口,胳膊和腿的绷带也不敢擅自拆下来。不过妹妹的身子香香的,淡淡的说不出花的名字,这些天也没运动,房间空调也有,所以没关系。


我洗完澡后,躺在妹妹身边,算了算今天已经是第几天到这岛上了,明天……我现在根本就不敢想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只希望这是一场梦,或者我没有带上妹妹过来,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残忍。我的妹妹,已经失去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而以后,更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突然,一直手摸上了我的胸膛。


“哥哥……”


妹妹的头凑近了,她把自己降低,靠在我身上,抱住我,看来她也是会不安啊,白天表现那么无所畏惧,结果毕竟是失去了重要的肢体,肯定也会害怕和恐惧吧。


“给我讲故事吧。”妹妹轻轻的说。


我于是便发挥我民宿专业的特长,努力给妹妹讲述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和玩意,从小妹妹就喜欢听我给她讲这些。说着说着,妹妹平稳的呼吸声变的平稳,弄得我胸口痒痒的。


那一天,我握着妹妹唯一的右手,一整晚没有送开。


那是、所剩不多的,我和妹妹的十指相扣。




(写不动啦啦啦啦啦。)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74

回帖

427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427
发表于 2024-2-20 01: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太秀了太牛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74

回帖

417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417
发表于 2024-2-20 01: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2

回帖

25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25
发表于 2024-2-20 02:05: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我的神!就是要是能出一篇独腿T番外就好了,大神虽然D点跟我不一样,但是这剧情是真的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497

回帖

4597

积分

炉火纯青

LHP+LSD+RAE 独腿长靴乳胶衣 矮瘦贫乳小萝莉

积分
4597
发表于 2024-2-20 02:4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5744 发表于 2024-2-20 01:52
🥺弓虽🥺

啊是右边呢(少许失落
不过是HD也超棒的!!
加油加油💪
LHP+LSD+RAE
独腿长靴乳胶衣
矮瘦贫乳小萝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29

回帖

598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598
发表于 2024-2-20 07:3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再截一只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01

回帖

1883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1883
发表于 2024-2-20 08:2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第二次直接就双手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174

回帖

427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427
发表于 2024-2-20 11: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一段是写回到家之后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2

回帖

143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43
发表于 2024-2-21 00:0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会是独腿t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4-12 18:54 , Processed in 0.24636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