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689|回复: 43

[正在更新] 似琉璃

  [复制链接]

26

主题

541

回帖

960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60
发表于 2024-3-16 17:48: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541

回帖

960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60
 楼主| 发表于 2024-3-16 17:49: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归

本帖最后由 Zsj48 于 2024-4-27 00:50 编辑


长袖空空随风荡,身负宝剑英气显,周若薇又一次变成了武人大会众人议论的对象。三年前的贡品战争中,无门无派的周若微以自创的落英刀流水剑技力压群英,打得各派传人毫无还手之力,赢下天下第一剑师何酒头所铸的最后一柄宝剑——墨攻,那之后她突然消失不见没有丁点音讯,许多人以为她已经身故,剑武无不惋惜墨攻的遗失。不想周若微今日现身,连仅剩得左臂也没了。
      “这可是何酒头铸的墨攻,落在你手中也太浪费了,哦不,你连手都没有,是落在你脚中,难不成你用脚使剑?哈哈。”客座一个年轻剑客的挑衅,率先打破了会场众人悉索的议论声。平日里,就算借一万个胆,剑客也万不敢招惹剑卿,但今日年轻剑客见周若薇双臂全无,难免心生夺剑的歹意。武人中专修剑法之辈称剑武,剑武从低到高有三阶,客、士、卿。剑卿者,剑法大成,横行天下,十步杀一人,刺王杀驾亦非难事,朝庭记名造册,以卿士之礼相待,或随刺史镇守一方,或效力内庭。
      “如今的年轻剑武都如此狂妄?剑客竟对剑卿如此无礼,还不退下。”说时迟那时快,林殊脚踏走廊扶手两步从二层跃下,脚尖轻轻点地挡在周若微身前,断绝剑客动手的念头。要说震惊,林殊一点不比大会的其它武人少,三年前周若微不辞而别,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不过活着便好,当年若周非若薇仗义相助,自己早死在贡品战争中。当下,想害命夺剑之人不在少数,自己理当拼上性命护若薇姑娘周全,以报答当年的恩情。
       “林公子所言极是,周姑娘可是当年贡品战争的胜者,朝廷钦定的剑卿,理应以礼相待。”不待林殊同周若微叙旧,又有一锦衣玉带的俊美男子从二层跳下,来人正是当年贡品战争最后存活三人中的最后一人,铁剑帮帮主独子欧术,与林殊不同,欧术直接落下,内力深厚震得地上乌黑的贡砖滋滋作响,好生霸道。“这是当季现炒春茶,茶香浑厚,十分难得,还请剑卿一品。”众人还在感概贡砖的震动,欧术一掌将身旁桌上的茶杯拍向周若微,雄浑的掌风带着茶杯如同脱弦的利箭刺破层层空气飞向周若微。
      好个欧术,果然阴狠毒辣,借着敬茶的由头杀人诛心,若是不接,便是对同为剑卿的他无礼,欧术正好可以借此挑战周若微,名正言顺杀人夺剑;若是接,周若微连手都没有,如何接?到时候不仅被茶杯所伤还溅一身的茶汤,身败名裂为天下武人耻笑。代接,自己与若薇姑娘非亲非故,如何代接?林殊心头一紧,不由为周若微担心。
      “果然好茶!”林殊侧目余光扫向周若薇,只见她神情自若,坐在椅子上,右脚不知何时抬上桌面以前三趾稳稳接住茶杯,拇趾、中趾夹住杯璧,食趾搭在杯缘上,稍稍弯腰靠近自己的右脚,轻轻吹拂茶汤的热情,然后浅喝一口茶。“没错剑在我脚中,我就是用脚使剑,不服的尽管来。”周若微将茶杯放下,左腿金鸡独立,提起右膝作出招架的姿势。好厉害,在场包括自己在内,能接住欧术那一掌掌风的人屈指可数,林菲居然如此轻松用脚接住飞来的茶杯,还没有损坏承载内力的器物,林殊松了口气,也在心中为周若微叫好。
      “好嚣张的残废!”周若微这么一说,之前挑衅的年轻剑客显然动怒,手握剑柄准备拔剑。
      “乘人之危,非仁也!周小姐如今……”林殊又一次挡在周若微身前,随时准备拔剑出鞘应对打算抢剑的歹人。
      “说得好!周姑娘如今身残,不若以文斗代替武斗,当年惜败在周姑娘手下,我也一直想再次讨教,还望周姑娘不吝赐教。”欧术又接自己的话头,真是可恶,一向随和的林殊此刻难免生气,怒瞪向欧术。倒是欧术,并不怎么在意林殊的目光,平时对他的客气,只是父亲要自己不要破坏铁剑帮和玉剑门之间的和气,但要说心里话,欧术怎么可能看得起手下败将,当年贡品战争,若不是周若微出手干预,林殊早成自己剑下鬼了。而且,若不是周若微,自己拿到了墨攻,如今铁剑帮定然稳压玉剑门一头,何必费力气维持假和气。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欧术岂能放过,今日定要夺了冥剑,好好羞辱周若微一番,叫她沦为武人笑柄。
        “三年前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今日让你一双胳膊,叫尔等皆败在我脚下。”周若微嘴角上扬,泰然自若,完全没把在场想要夺剑的人放在眼里。三年不见,人边了不少,但狂傲的性格不减反增。厉害的剑卿大都狂的没边,自己这样的反而不合群了,林殊站在一旁只能苦笑,若薇姑娘毫无疑问是最狂的那几位。
       “既如此……”欧术的眼神阴执来几分,在周若微对面的椅上坐下,语毕双掌运气,以大力将木桌推向周若微,这一击汇聚三成的气,周若微不死亦重伤。
    “欧术,三年不见,气力怎么还变小了,行不行啊?若是坚持不住要早说,别伤着自己。”周若微稳坐椅上,以右脚足底抵住桌面单脚接住欧术双掌霸道的掌劲,一双干瘪的空袖垂在身侧没有一丝晃动,仿若没事人一般。反观欧术,不多时已然额头冒汗,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窘迫。不可能,不可能,欧术的心中泛起阵阵疑问,自己的气若是奔涌只江河,周若微的气便为尽头之大湖,这种境界恐怕比父亲还要强上一二分。气是武人一切功法的基本,气的多少与武人的实力直接挂钩,而气含于体内经络之中并运行其上,周若微双臂全无,没了不少经络,她的的气怎会如此浑厚深沉?“知道你技不如人,没有手照样胜你。”欧术正疑惑,回神才发现周若微一脸讥笑,这表情和当初胜自己时一模一样,实在让人不爽。
     “好好好,讨教周姑娘剑法!”欧术上唇抽动不止,不断回忆起当初败北的模样,所思所想已然都是一雪前耻,此刻也顾不上无用的礼仪,随及提气入丹田,调动体内多余之气,一掌讲木桌拍了哥粉碎,面露凶光拔剑刺向周若微。三合之内取了这女残废的小命!
      “唉,何必拿桌子撒气呢?”周若微左脚蹬地借力从椅上跃起,侧身躲过欧术的剑刺。周姑娘从何处习得如此玄妙的轻功身法?步伐轻盈平地之上如蜻蜓点水,无论欧术如何竖劈横扫,周姑娘总是恰到好处不多不少刚好侧身避开,欧术的剑锋每次都是差一点扫过的周姑娘无臂的上身,绕是这一点距离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楼可望不可及,慢慢将欧术诱向败北。铁剑帮的赤虎剑法以霸道著称,可遇到周若微就像铁拳打在棉花上,白费气力。好呀!他欧术一向霸道不讲理,周姑娘这次可是替自己好好出了一口气,林殊见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欧术吃瘪,心中暗自叫好,教训殴术果然还得是周姑娘,一物降一物。一次接一次的大力挥击,全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效果,欧术心绪变乱,剑势不复先前的伶俐凶猛,正好周若微也腻了,右脚从鞋中抽出,双腿大开大合转守为攻,抓住欧术提剑回守的破绽,跃向空中,右腿高抬顺势踢下,空袖如双翼展开,双脚似利爪扑食,恰老鹰捉小鸡。这强悍的一脚,欧术半跪在地双手御剑才堪堪挡住,剑身也被周若微的脚根压弯,转守为攻只是一合,就打的欧术毫无还手之力。“如何?没有手用脚也比你强,你还不配让我出剑。”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居然在众武人面前败在一个双臂全无的女残废脚下,实在是奇耻大辱,周若微这母夜叉如初羞辱自己,岂能留她性命。欧术满吸一口气,隐匿气息瞄准心口的位置一剑刺向转身面对众武人周若薇的后背。林殊一惊正要提醒小心,周若微已然侧身右腿上抬,右脚拇趾和食趾一张一合夹住欧术剑锋,空脚接白刃!侧头笑道“就知道你会用阴招。”阴招又如何?只要能取你小命,欧术调集余下不多的气,发力将剑向前推,但周若微却如山一般岿然不动,一双干瘪的空袖依旧是下垂在身侧纹丝不动,好像嘲笑欧术的无能。
      “彩!二位剑卿的过招实在精彩,今日欧少爷同周小姐棋逢对手,在场的大家有幸大饱眼福。彩!”林殊率先鼓掌,口头上给惨败的欧术留足面子,欧术这人心胸狭隘,口头上若是再羞辱他,日后难免带着铁剑帮同周姑娘不死不休了,今日在众人面前替他讳败为胜,他定然顾及铁剑帮名声不敢纠缠。待欧术离开,林殊才从桌上端起当季的春茶敬周若薇,笑道:“周小姐武艺超群,佩服佩服。”
      “哎,林兄是不是忘了,三年前你可答应过我一顿好酒好菜,今日莫不是想用这杯茶水赖账?怕我把你吃穷了?”
      “嗐,周小姐笑话在下了,在下虽武艺不精,好在颇有家资,山珍海味任周姑娘选,吃不穷林某。同去否?”
     “同去!同去!今日定要胡吃海塞,叫林兄掉一层肉。”
    “哈哈哈,尽管来。”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432

回帖

2635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2635
QQ
发表于 2024-3-16 21:4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臂好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08

回帖

2744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2744
发表于 2024-3-17 23:04: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好了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2556

回帖

7343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7343
发表于 2024-3-17 23: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啊 楼主厉害! 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541

回帖

960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60
 楼主| 发表于 2024-3-18 21:3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林宅

本帖最后由 Zsj48 于 2024-4-27 00:51 编辑


“呀,三年不见,林兄都有自己的房舍了,好阔气!”周若薇刚入外院便将右脚抬至腰间,食趾屈收拇趾竖立,林家不愧是中州大户人家,垂花门前,只见朱门黛瓦,雕梁画栋,上为“仙鹤祥云”木雕垂花梁,下乃“金蝉献宝”石雕门柱础,四周尽是“五福捧寿”砖雕照壁,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好不气派。东部八州那几家财主正房的装饰,也够不上林殊“小”宅外院的十之一二。
    “小小寒舍,周小姐见笑了。”见周若薇脚上的动作,林殊对她的意思猜了个十之七八,说来惭愧,此宅乃是自己晋升剑卿当日,父上所赠,自己未出过一分一文。林殊也不曾想到会如此奢华,父亲说“殊儿,如今贵为剑卿,宅子若是寒酸了,岂不折我林家脸面?”,自不好反驳。绕是武技高过自己的周姑娘,依旧居无定所,如今还没了一双胳膊,怎能不叫人感概,不如……
     “可别叫我小姐了,你看我这,粗布麻衣,土包子得样子,待会儿内院得姑娘小姐们不得笑话我呀。”周若微收回右脚,坐在倒座房前的石阶之上,伸脚摸起了地砖上雕的可爱兔子,周若薇自小有个癖好,遇到心怡之物总要伸手摸上一摸,如今断臂自是伸脚用五趾去碰,余光扫见林殊盯着自己目光,之前还灵巧的脚趾忽然没了动作停再半空中。“抱歉,抱歉,一时兴起,弄脏林兄你家的地砖。”
     “誒,周姑娘,这是哪里的话,见外了不是?如今早春,容易受凉,你一直光脚,若是寒气入体,病了可不好。”
     “无碍,无碍,我平日用脚,自然习惯光脚。”周若薇想到了什么,眼睛转了一圈,接着说道。“嘿嘿,林兄你这是这关心我吗?”原来习武之人,多少有些大大咧咧,好的是豪爽,坏的那就是缺心眼了,之前武人会挑衅周若薇的年轻剑客便是,若不是之前遇到暮依,周若薇也难以察觉林殊的心思。
     “……唔……”周若薇这么一问,林殊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若是承认,自己无缘无故关心若薇一个女孩子家,如何解释?若是胡乱解释,若薇一向机敏……画蛇添足实在不明智。
      “公子回来了!”倒座位中靠在木椅上小憩的刘头,听见屋外交谈声这才发现林殊自武人会返家。“有客一人!”
      “刘伯,休息呢?麻烦取一双彩袜给周姑娘。”
      “林兄,好脾气,家中仆人偷懒竟不气。”
      “周姑娘这是说什么?刘伯看着我长大,我安能将他当做下人呼来唤去,府中办事的姑娘、青年从儿时便与我相伴至今,他们可不是仆人。”林殊眉毛微皱,双手轻搭在周若薇的肩头,表情严肃起来。
      “林兄放心,我记下了。”周若微有些惊讶,林殊与东部那些为富不仁的财主完全不一样。刘伯拿来的彩袜竟是五彩丝绸所织,上绣荷花莲蓬,如此秀美的东西,周若微一时间不忍穿戴。“这么好的足衣给我穿,林兄你舍得吗?”
     “无人使用的足衣是很可怜的,若是不穿岂不白费了织匠的心血?”林殊蹲在周若微身旁,取来棉布替她擦干在金色铜盆中洗净得双脚后,穿上彩袜。周姑娘的脚好生白皙,足底粉嫩胜过夏荷。“再说了,周姑娘总要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嘛。”
     “其实我可以自己穿的。”
      内院果然别有洞天,黄木铺道,白石垫地,锦鲤畅游水中,几位姑娘孩童嘻戏其间,好不快活,见林殊进院,全都停下游戏笑着大声喊到“公子回来了!”林宅的内院不用鞋,穿上足衣即可,走在上乘的黄木之上,冬暖夏凉,好生舒服。周若微心中暗思量,若是可以光脚便更好了。
      “呀,这是哪家的小姐啊?咱们公子可从未请过女宾客呢。细看,好生俊美,老爷马上就能抱乖孙咯。”廊上一位稍年长阿姊,打量了一番周若微,变打趣起林殊。
    “王姐姐休要胡说,不然我可要执行家法了。”王姐这么一说,林殊急忙回头看向周若微,“王姐就这样,周姑娘千万别介意。”
     “哈哈,我现在这模样,林兄把我的当朋友就不错了,真要娶我,自讨苦吃呀。”若是一般姑娘,王姐如此调侃,难免害羞,但再作为武人得周若薇眼中,无非是邻家姑娘小气扭捏之语。
     中州不愧王畿之外天下物资汇聚之地,东南西北各式各样的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林殊所请亦是中州名厨王丁,一桌佳肴仅是一看一闻就叫人口水直流,可是周若微却坐在雕花凳上,迟迟没有动筷。
     “周姑娘,这些菜肴若是不合胃口,我这就请王厨在做。”
     “不是”周若薇摇头,顿了会看向林殊略带犹豫说道“林兄,我没有手,得用脚上桌,实在无礼。”从古至今,哪有人抬脚上桌,若是对武人会上那些对自己不怀好意的歹人,周若薇自不在意,可是林兄是朋友,自己也是女儿家,实难下定决心抬脚上桌。
     林殊屏退房中伺候的姑娘,端起酒瓶为她倒酒“你我之间何须在意这些。”,想到当年贡品战争不由苦笑“当初姑娘说不碍事,还有左臂,不想今日,世事果真无常。”
      周若薇倒也洒脱,耸了耸双肩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这不还有双脚吗?”
      “……”听到周若薇的回答,林殊双眉紧锁,脸上的神情变得有点奇怪,久久不言。
      “哦,哈哈哈,要是将来脚也没了,那就得麻烦林兄照顾了。”
      “周姑娘说笑了,你的武技不因失去双臂退步,反而更精进,天下能伤你的人,怕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林兄说错了,不是一只手,是一只脚都数得过来。林兄,那我就用脚了?”
     “周姑娘请便。”
     周若微将木筷置于拇趾与食趾的趾缝之间,前三趾相互配合控制筷子的开合,脚趾虽短但十分灵巧,盘子小豆也能用筷轻松夹起。绕是林殊见多识广,亦未成见过如此独特的以脚使筷之法,一时间竟停下碗筷,看得出神。林殊的反应,自在预料之中,周若薇嘴角上扬笑道“林兄不成见过无臂之人用脚使筷吧,哈哈,无碍无碍,日后见多了,说不准还会佩服我这双代手的巧脚呢。”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5

回帖

146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146
发表于 2024-3-18 23:5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立誓言了,期望后面失去jiojio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5-24 21:17 , Processed in 0.22970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