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49|回复: 20

[正在更新] 胡乱的狂想

[复制链接]

29

主题

552

回帖

97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79
发表于 2024-6-5 13:3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一位朋友乱码的几段字。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还没有人打赏,支持一下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552

回帖

97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79
 楼主| 发表于 2024-6-5 13:34: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sj48 于 2024-6-5 06:58 编辑

时间是长河,足够让人遗忘伤痛,却难以完全抚平心之河滩上多出的凹痕。
    清晨,从温暖的被窝里探出右脚摸索着按下闹钟的开关,侧身后额头轻轻抵住床面借力从床上起身,抬高右脚用拇趾中段轻轻擦去双眼皮上残留的朦胧睡意。拖动想要赖床的身体懒洋洋地走进浴室,右脚抬上高台打开水龙头,温暖的水流打湿右足,然后弯腰勾背让脸足够接近右脚,这是脸与脚双向奔赴的过程,带水的趾腹与脚掌慢慢洗净脸上昨日残留的汗水与污渍,然后夹下的墙上的毛巾擦干。即便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洗漱的步骤早已烂熟于心,双脚也早就形成肌肉记忆,我依旧需要耗上一些心思,毕竟稍不注意牙刷从趾缝中滑落的情况就会发生。这就是林夏的生活,一个失臂女孩的别扭生活。
       咬住衣领利落地将外衣甩到身上,最后的出门准备完成,我抬起右脚夹住门把,稍稍发力向下轻拧。他果然已在楼下等待,欧浩一个耐心十足的高明猎手,我才刚从楼梯的转角中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就迫不及待跑完十几节楼梯“飞”到我面前,伸手整理起了我那双缠绕上身的空袖管。
“怎么不把袖子整理好在出门,是等不急想见我吗?”
“不方便,懒得弄。”我白了他一眼,由欧浩细心整理我的衣袖。
“理好了!那么怎么行?你的脚又不是做不到。”
“你是想看吧,放心绝不给你看。”我边说边抬脚要想整理他有点歪斜的小领带,然而没有另一只脚的配合,我反倒弄散了欧浩的领结。事实就是如此,别人单手就能轻松做到的时事,我需要双脚并用,即便如此,我依然在他明亮的双眸中看见了那燃起的喜悦的火焰。
“嘻嘻,没事儿,下次双脚一起弄。”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我明明没有半分沮丧,欧浩反倒安慰起了我,真是……“你脸上的伤,不要紧吧。”欧浩的脸上多出了好几道创口贴。
“有点疼,她们下手挺狠的。不过,要是你能摸摸,应该会不疼。”欧浩屈膝,让你自己的肩膀低到我的脚跟可以搭上的位置。
“……”我没有办法拒绝,也不会拒绝,因为欧浩脸上的伤是因为我,如他所愿,我抬起右脚脚跟搭上他的左肩,五趾趾腹轻轻抚过他的脸,我很小心,因为不想弄疼他。他就是这样一个怪人,不少人对我的脚都避之不及,他却趋之若鹜。
“哦哦。”激动的坏家伙竟然亲吻了我的脚,双唇贴在脚心上的感觉,痒痒的。他知道,平日出格的行动,我今天并不会介意。
“收敛一点呗。”
“我拒绝。”
    我讨厌腐烂臭味,惨白的病房,幽蓝的窗帘,我双臂焦黑的皮肤皲裂开,流出混着血水的黄色脓汁,散发令人作呕的臭味,这是我对双臂最后的记忆,带着臭味的回忆,我讨厌被相似的气味拉回这段记忆。六岁那年,一场触电事故夺走了我的双臂。我选择性地屏蔽了他人议论的叽喳声,独处在自己那只有风声、雨声、虫鸣、鸟叫的小世界中,路上过客众众且匆匆,我自以双脚漫步独行。是的,我并没有朋友,因为不曾遇到平等待我的真正朋友,事实如此,空空的袖管显示着我比常人少一双手臂。天啊,没有手臂,平日的生活怎么办,难以想象,许多人如是想如是说,弱势的我要低一等。起初,我也有相同的想法,直到自己的目光偶然间落到自己的双脚上。以脚代手,在别人口中是励志的鸡汤,但对我而言只是活下去的必须。
      遗世而独立的生活直到欧浩的到来发生改变,五颜六色的色彩兀自出现在黑白的墨水画中。他很帅,身材健美,只是一次简短的自我介绍,就捕获除我之外全班女生的芳心,没过几天,他又成为了学姐学妹们关注的对象,毫无疑问,他就是一中的校草。除我以外,并非我自视甚高,相反,我对童话中甜蜜美好的爱情没有太多期待,有谁会喜欢我这样没有手的残疾女呢?除非缺心眼。我想自己是注孤生,不切实际的期望只会导致不必要的失落。然而,欧浩却在座次调整时,主动要求成为我的同桌。
     “你好呀!我叫欧浩。”他的笑容很灿烂,像偶像剧中的男主角,还向我伸出了手。
     “林夏。我没胳臂,握不了手。”我耸肩,这种关于手的礼仪,对我并不适用。地上行走的脚,登不上大雅之堂,我有自知之明,不会自取其辱。
      “嗯,那这样吧。”欧浩伸手攥起了我的衣袖,晃动了几下。
       “……”我的双眼因为他突兀的举动而瞪大。
     这就是我与他的初见,他就是这样一个“怪人”,总做出我意料之外的举动,攥我袖子这种事,并没有什么用,除了拉扯感,我感觉不到其它。不过他也真的大胆,他是第一个拉我袖子的人。后来我才知道,他的握手其实是奔着我的脚来的,“没握到脚,攥到袖子也不错,不亏。”他是这么说的。就让人无语,真是个怪胎。
      他很小心,余光总是偷偷落到我的双脚上,生怕被我发现。他不知道的是,他第一次偷窥时,我就察觉了,之后他的每次偷看我都洞若观火。截肢以后,他人对我身体残缺的议论与指指点点从未有过中断,我不表露任何情绪,不代表我不知道,不代表我不敏感,只是我不想理会。因为身体的缘故,我并不参加课间操,这短短的二十分钟是我宝贵的独处时间,不想欧浩第二天就翘掉课间操。
“吃糖吗?”他从包里掏出几粒小奶糖,放到手心里,伸到我面前。
口中生津,脚趾痒痒的忍不住动了几下,他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款酸奶糖?出手也很大方,一次就是好几粒,明明那么贵。“谢谢。”我抬脚拇趾食趾快速夹起糖粒,右腿高抬将糖粒送进自己嘴中,酸酸甜甜,浓郁的奶香,就是这个味道。
“哇,好厉害。这么小的糖果一下就夹起,好灵活。右脚不依靠膝盖就能抬高到嘴的位置,好强的柔韧性。”他的表情,是满足的表情,像主持人在讲解自己喜欢拳击手的招牌动作。
“哈?”我的眉头微皱,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不过他的夸奖我还是很受用,用脚夹起小的颗粒需要依赖长久联系锻练出的对脚趾的控制力,而单腿抬高,则是需要一次次忍受疼痛打开关节提升揉柔韧性。这些别人口中简简单单的以脚代手,私下无数次的痛苦联系才能实现,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六岁的时候傻傻地碰到变压器导致的。
  “这么厉害,一定练习了好久吧。”他在自己手心倒一把奶糖,又递到我的面前。
   “…………”我控制不足连续好几次咽口水,哇,好多,想吃。我又抬起了左脚,双脚外侧相贴,内侧分开,伸到他的手边……我弯下腰,屈体前伸的动作对我而言小菜一碟,嘴巴足够接近双脚,可以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之后,我起身坐好,左膝托起右脚,允吸了几下拇趾,咂巴着嘴回味奶糖的滋味,大满足。是的我无视他了,即便被他看见我佝偻身体用脚吃糖的狼狈模样,即便被他看见我啃脚趾头的奇怪模样,所有事都要靠后,只因为糖果的甜美。
“哇,狼吞虎咽呀。”
“不行吗?你如果反胃,不管我的事。我只能用脚。”
“…………”我看见,他那略微突出的不明显喉结上下滑动了好几次,他咽了好几次口水,真是奇怪,我的吃相又不好,别人不反胃就不错了。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5 13:44: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好 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40

回帖

4677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677
发表于 2024-6-5 15:2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更新,太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

主题

937

回帖

2341

积分

版主

积分
2341
发表于 2024-6-5 21:44: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的文风越来越成熟了,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6

回帖

157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积分
157
发表于 2024-6-5 23:04: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赞后看,已成习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552

回帖

979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979
 楼主| 发表于 2024-6-6 14:1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热情令我手足无措,即便我没有手。独自的慢慢旅程中,突然多了一人,我并不适应,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成为旅途的伙伴。一星期里,最难熬的时间莫过于手工课,一门与我完全无关的课,但我却无法逃脱,拇趾与食趾不得不钻进塑料圈中别扭地使用剪刀。世界上除鞋袜之外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为手设计,有些脚可以代手使用,有些则不行,比如剪刀,用起来来就十分蹩脚。还有一个例子,那就是手套,如其名称,我的脚根本使用不了。好在,有五趾袜可以作为平替,但老实说,我更喜欢赤脚,即便只是一层不厚的不料,对我脚趾的灵敏影响也是巨大的。
      与我相反,欧浩全然的投入,十分的享受,他灵巧的双手总能迅速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然后自己鼓捣出各种精巧可爱的小东西。如此灵巧,我的脚永远无法达到,这次换我用余光悄悄偷窥,多灵巧的双手,真是让人羡慕,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残缺吧,我不会否认。所幸他没有发现,我可以没有太多顾忌,大饱眼福,任由双肩的痒感蔓延到大脑,幻想那是自己的双手,自己正东手制作出各式各样可爱的小萌物。
      “你的肩在发抖,是不舒服吗?”欧浩停下手上的工作,他关切的话语将我从幻想中拽回现实。
      “没,没,没有。”
       “你都没开始诶。”
       “不想做,麻烦。”
        “三包。”欧浩立气三根手指“三包奶糖换你的作品。”
        “真?”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包代表着三个星期的奶糖自由,我无法拒绝。
        “真。”
         “五包!”我抬起右脚,五趾伸直。“五包,一起做手工作业。”
         “成交!”他像中了大奖赌徒,那份近乎发狂的喜悦甚至可能感染我。他伸出右手握住了我的脚掌,总感觉他为这一刻等待了很久。“五包,下课就给你。”
        “是八包。”
        “怎么又变八包了。”
        “三加五,五是外加。”
        “行吧。”
       今天的任务是黏土小人,见我兴致不高,他竟双手握住我的脚踝,手把脚教我如何揉出黏土小团,边教还边说“不难哦,就像揉汤圆团子,很简单的。”
       “不知道,没揉过,揉出来也没人吃。”我略带不满地回怼欧浩,这家伙突然就握住我的脚,是糖果压下了我心中生气的怒意。
       “我吃。”
       “脚捏的汤圆也敢吃?你的味觉没问题吧?”
       “说不定比手作的更香甜美味呢。”
       “……”[真是个怪人。]
        他又多捏了一个粘土小人或者公仔,可爱且传神的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让我怀疑他上过专业得课程。“送你。”一头短发,上身两边缺少本应有的肢体,他捏的是我……眼皮不受控制抽动了好几下,其它爱美女孩喜欢照镜子欣赏自己的面容,相反,我却有些厌恶照镜子,厌恶看见双肩之下因缺失导致的空荡,就是如此简单,略有厌恶地接受自己的残缺。“……”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用脚从桌面上夹起两根小木棍,分别插进公仔的双肩。“还你。”
      课后,欧浩从另一个书包中拿出八包奶糖放进我的课桌里,我看见了,那书包里塞满了奶糖。他到底准备了多少包奶糖呀?
       一天,杨俊男突然找到我,一会谈谈天气一会聊八卦,东拉西扯了好一会儿。我与班上的同学并不熟悉,对我而言他们和路上的行人一样,都是我孤生旅途中的过客。聒噪了好一会儿,终于见真章,杨俊男小心翼翼将白色的信封塞到我的书包里,双手合十央求我把信转交给欧浩,呵呵,她居然也有求我的时候,求我这个“什么都做不到”的无臂女,爱情果然降智,倒反天罡的感觉真不错,这一点得谢谢欧浩。
      举止得体,家境殷实,相貌英俊,元气满满,欧浩却有他迷人的地方,一星期里总能收到好几封表白信,寄信的女孩不少是能竞争校花的种子选手,家境也都不错。但他都是快速阅读完后礼貌地退后,没有任何犹豫,他是看不上这些女孩?无情爱?该不会龙阳之好?还是心有所属?“给你的。”我从书包里夹出被精心装饰的白色信封,伸脚递给欧浩。
    “吼吼!”欧浩眼露金光,期待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但揭开信封之后,几秒之前的兴奋在顷刻间便烟消云散,下巴如同脱臼,半张着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别提多有趣了。享受女生的示爱我可以理解,但他竟然把我也有包括在内,果真是个怪人,第一次见他吃瘪我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
“哎呀,要是答应,后面的就没机会了。你说是吧?”他突然派了几下我的肩膀,阴阳怪气起来,意有所指。
“哦”不是吧,不是吧,他真的有在期待我的信,一个无臂女的信,真想抬脚摸摸他的额头,发高烧了吧。
命运织出无形的丝线,环绕脚踝,一点点将我引向他的方向。周五放学,王雪带着其它八个女同学将我堵在校外路口转角狭窄的小巷子里,她们的双眼被深海的利维坦扭曲,目光因嫉妒的原罪而混浊,她们人手一只黑色的荧光笔,在我的脸上留下侮辱的涂鸦,罪恶的匕首在我的灵魂上刻下道道划痕。“你这没手的怪胎……欧浩怎么会喜欢你呀”、“对呀,一个残疾长怎么漂亮。”、“漂亮有什么用,她练手都没有。”、“她用脚吃饭,咦,多恶心呀,她哪里来的胃口吃下去的。”杨俊男也她们之中,为什么,明明还帮她送信了…………恶毒的话语,冲进我的耳朵,闯进我的小世界,我没有手没法捂住耳朵,只能任由污言秽语的龙卷风在小世界里肆虐,刮了个七零八落。这些人,真是幼稚,竟然只是因为外貌,就对我做出过分的事,我从未在意自己的相貌,她们说的没错,用脚做事时常佝偻身体的我与美无关。“哈哈,你们说的没错,可是你们的脸确实不入流啊,不然欧浩也缠着我这个没有手的残废呀,不入流就是不入流。哈哈哈哈哈”我杨起头,用讥笑向她们回击。“啪!”王雪抬手甩出一记响亮的耳光,“小贱人,臭残废,神气什么?”。右脸是火辣辣的疼痛感,右眼也是眯着难睁开。恨!好恨!不是恨她们对我的侮辱,而是恨自己这残缺的身体无法还手。“呸!”吐出口中渗出的血,我向前扑去,用肩膀撞击王雪。“小贱人,你……”王雪被我突然的一下,撞了个踉跄,这就是小看我的代价。被激怒的她们将我推倒在地,拳打脚踢,雨点自天空落下,淅淅沥沥,下雨了,真是糟糕的一天,讨厌的人,讨厌的天气,还有讨厌的自己。缺失手臂的身体,面对别人的攻击无法还手,面对降落的雨点无法撑伞,真是讨厌。不过这群人,好无聊,真要嫉妒我的脸,那就去找会灵魂互换的巫女呀,我举双脚赞成,早就想要逃离这副残躯了,可惜,巫女并不存在。
     “你们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喝止了她们手上和脚上的动作,欧浩跑进小巷挡在我和她们之间。“你们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同班同学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他甩出九记耳光依次落在王雪、杨俊男以及其余的女孩身上。她们像炸毛的野猫,和欧浩,她们曾经爱慕的对象扭打在一起,真是丑陋。“呼”右脸的疼痛没有消失,而且有些麻木,大概被扇肿了吧,不过右眼能睁开了。
“没事吧!”欧浩双手握住的我肩膀,发力拉我起身,雨水打湿了我的睫毛,有些看不清,直到他伸手帮我擦去迷眼的雨水,我才看清是她。
“美”我摇头,右嘴有些发胀导致我有点吐字不清。
“走吧!”欧浩脱下外套用双手高举过头顶撑开用来挡雨,他贴在我的身后,让我进入避雨的范围。
…………
没有手臂的残疾身体,什么都做不到。
…………
“好了,别想了,我不是替你打回去了吗?你只管说,我用手替你做”他抬高双臂,秀起了自己的肌肉。
“不要,我自己有脚。”避雨的街边屋檐下,我才看清,他帅气的脸被抓花了,粉红的划痕,这一道那一道,像花猫,挺滑稽好笑的。“耍什么帅,脸都被抓花了。”
“完蛋,破相了!”
“……”……
“安慰安慰我呗!破相了诶。”
“……”我走进欧浩的怀中,贴近他宽宽的胸膛,垫脚抬头,伸舌轻轻舔舐他脸上道道渗血的划口。
“嘻嘻,没白破相。”喜悦从欧浩划花的脸上溢出,这个激动的家伙,伸手把我抱进了怀中,他的身体暖暖的。
“谢谢”……
“嘻嘻没听清,能大声再说一遍吗?”
“不能!”[谢谢。]
这残暴的欢愉终会以残暴终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240

回帖

4677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677
发表于 2024-6-6 14:53: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更新,好看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1

回帖

272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272
发表于 2024-6-6 21:42: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局挺好的,首尾呼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6-21 00:10 , Processed in 0.54420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