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35|回复: 7

求文

[复制链接]

9

主题

63

回帖

591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591
发表于 2024-6-9 18: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 女主好像单腿截肢然后医院的医生还干坏事男主去救她那个文怎么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2

回帖

3082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3082
发表于 2024-6-9 23:5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悦君兮愿君知 瑟得龙大佬发在贴吧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63

回帖

591

积分

略有小成

积分
591
 楼主| 发表于 2024-6-11 02: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sdsdsd 发表于 2024-6-9 23:59
心悦君兮愿君知 瑟得龙大佬发在贴吧的

在哪看啊啊啊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196

回帖

45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45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大雨倾盆。
一栋破旧的三层小楼,楼顶上掉漆的红十字在狂风骤雨的侵袭下闲的摇摇欲坠,这是临近市郊的一家医院。
雨中,一位年轻男子正狂奔向这家医院,不顾狂风吹乱头发,不顾大雨淋湿衣服,不顾泥水溅满裤脚……他的身后,一位年轻女子正在拼命追赶,将一把雨伞尽力向前伸去,想为前面的男子遮挡哪怕一滴雨水,自己却被雨水打湿了全身。尽管如此,前面的男子却头也不回一次……
三楼的一间病房,摆着三个严重掉漆的铁架床,微微发黄的白色床单略显随意地铺在床上,开裂的墙头,一个铁钩勾住一瓶药水,滴答滴答,药水通过输液管流进这间病房唯一的病人的手背。她,这间病房唯一的病人,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半坐在靠窗的病床上,双手抱住蜷起的左腿,两眼无神地看着自己的左脚,白嫩嫩的左脚,脚趾微微摆动。“多么美的一只脚啊,咦,我为什么要说一只呢?很明显不是吗?你只有一只脚了呀!不!我为什么只有一只脚!我的脚呢?我的腿呢……”她,一个人,在内心挣扎着,右边的残端抽动着,被蓝白条病号服包裹的右腿,仅有十几公分还连着她的身体,剩下的,似乎消失在虚空,长长的裤管仅在十几公分处便软软的塌了下去,平铺在床单上。
“子萱!”病房的门被突然打开,撞在了墙上,是那个雨中奔跑的男子。
“你来干什么?”子萱用冷冷的语气说,头也不抬,继续盯着自己的左脚,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来,“宇轩。”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能让你住最好的医院,或许不用截肢,或许能保住你的腿……”
“闭嘴!”子萱打断了宇轩,却将头转向窗外,看着雨水敲打玻璃,依旧不肯看宇轩一眼,“谁要你帮!老娘就算不要这条腿,也不接受你的帮助……”子萱越说越哽咽,面对窗外的大雨,两行泪默默流下,“不就是一条腿吗?不就是残废吗,不就是……”子萱右手从左腿上放下来,悄悄攥紧了右边空空的裤管。
“子萱……别这样,你跟我过吧,我会照顾你的!请给我个机会吧!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喜欢你!”宇轩依然在门口,向子萱低下了头。听到这里,在门外靠着墙的小怜,也微微低下了头,在雨中追了宇轩一路,宇轩都不肯回头看她一眼,小怜眼圈红红的,悄悄低下头,不想让宇轩看到,虽然她知道,宇轩是不可能注意到她的……
“说够了没有!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子萱突然转过头瞪着宇轩,一脸愤怒,脸颊却挂着泪滴。
“子萱……”
“滚!”
子萱似乎终于爆发了,抱起被子枕头向门口砸去,虽然距离很远根本砸不到宇轩,但是宇轩还是走开了,一言不发地下了楼,小怜也紧随其后。
刚刚似乎用力过度,输液的针管被挣脱,在空中来回摆动,继续滴着药水,子萱的左手背上,血液慢慢从针眼渗出,缓缓染红了一小片床单。呆呆地看着无人的门口,子萱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真是个破医院啊,这么大动静,居然没有一个医生护士来看一眼。没错,穷人家也只能住这种医院了。
那一天,宇轩当着很多同学的面,向子萱第N次表白被拒绝后,子萱郁闷地一个人出门在大街上走,却被一辆军车撞倒,巨大的车轮从子萱的右大腿上碾过,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剧痛,子萱撕心裂肺地哭喊,军车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向前行驶着,直到消失在视野中。好心的路人将子萱送到了附近一家大医院,医生表示,治疗需要几百万(通货膨胀神马的,反正是子萱把自己卖了也付不起#(乖))。“如果是他应该能付的起,”子萱立马想到了宇轩,“可是我拒绝了他那么多次……”子萱并不想拿别人的爱来利用别人,于是,子萱被送到了这家全市最破,同时也是收费最低的医院。医院自然是没有能力保住子萱的右腿,便采取了唯一可行的方案:截肢。子萱被注射了麻药,推进手术室,“不需要,我不需要他的帮助,不需要……”意识渐渐失去。
漂白水的气味,子萱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子萱看到的是病房已经开裂的房顶。“这里是?”子萱坐起来环顾四周,“对了,我做了截肢手术……截肢……截”子萱低下头,略微发黄的白被子,左边的隆起勾勒出子萱左腿的轮廓,甚至比子萱印象中的更修长,右边,隆起却在十几公分处塌陷。“不,不,我不后悔,不后悔,后悔……”子萱掀起被子,映入眼帘的,是她修长,白皙的左腿,一米七的子萱,曾经有的那一双无比自豪的大长腿中的一条,如今似乎显得更加美丽,也许是因为失去了“竞争对手”吧,仿佛子萱的左腿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美的一条腿。曾经一样美丽的右腿,此时此刻,却只剩了十几厘米,被惨白的纱布包裹着,渗出点点血迹,楚楚可怜,瑟瑟发抖。看到凄惨的残腿,子萱终于爆发,双手在原本应该是右腿的地方挥舞,却什么都抓不到,从上到下,最后只能抓住仅剩的一小截残腿,“啊啊啊—”子萱紧紧抓住自己的残腿,用尽全身力气向外拔,似乎这样就能把消失的右腿拔出来,不顾钻心的疼痛,左腿乱蹬着,将被子踹到床下,床单也被踹乱,抱紧残腿左右翻滚着,“啊啊啊—我的腿啊—你出来啊—我再也不会轻易丢下你了啊—求求你出来吧—”子萱哭喊着,尽管疼痛遍及全身,子萱的双手却将残腿抓得更紧了,怕,子萱怕她再不抱紧,仅剩的一小截右腿也会消失不见,包裹残腿的纱布已经被渗血染红,子萱终于停了下来,向左卧着,蜷缩着身躯,残腿搭在左大腿上,任凭残腿的血滴在左腿上,残腿的疼痛已经无法盖住子萱的心痛,没错,子萱后悔了……

第二章
等子萱冷静下来,已经是深夜时分。病房中并没有挂钟,子萱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凭感觉应该已经快凌晨了吧。纷乱的心绪刚刚平复,断腿的伤痛也渐渐削弱,子萱的生理需求逐渐占据了她的大脑。两天没吃饭,只输了点营养液,子萱的胃已经拧成一团。同时两天没上厕所,又一直在打点滴,输了这么多药水,子萱的膀胱有种要撑炸的感觉。摸摸膨胀的小腹,看看塌下去的裤管,还有空无一人的房间,“该怎么办呢?”子萱尝试喊了几声,“医生—护士—”然而并没有人回应。
子萱叹了口气,决定自己出去找人,“没有拐杖,我难道要跳出去吗……”子萱轻轻将左腿移下床,才发现自己的鞋不见了。“确实呢,两天没有穿鞋了,想必是被医院收走了呢,衣服也不知被谁换了呢。”子萱白嫩又略显瘦弱的左脚轻轻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双手撑住床边,左腿一蹬地,猛地一起身,右边空裤管从床上飘下,耷拉下来,前后摇摆着,残腿也在用劲,却无法触及地面。两天没吃饭的子萱仿佛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两眼一黑向右前方倒去,“啊—”子萱的残腿条件反射般向前伸出,重重戳在水泥地上,刚刚结好的血痂,又重新破裂,血缓缓浸湿了裤管。子萱抱着残腿咬紧牙关,躺在冰凉的地面上,却疼的满头大汗,“果然还是不行吗……”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伤心,子萱无声的落下眼泪。
躺在地上休息了一小会儿,子萱决定再次行动。双手搭在床边,用力强撑,瘦弱的左腿颤巍巍地慢慢站直。仅仅这么一小会儿,子萱已经不住地喘着气。子萱紧绷着残腿,尽力保持住平衡,纤细的左腿不住地打颤,用尽全力向前一跳。右边空空的裤管前后摇摆着,左脚重重落在水泥地上,落地的冲击力令子萱小腹一紧,一小股尿液被挤出,浸湿了子萱的内裤,“呃—不行,再坚持一下……”子萱两步跳到墙边,右手扶墙,一步一步跳出病房,跳进走廊。
昏黄的灯光下,走廊空无一人。由于刚刚的跳跃,更多的尿液被挤出,微微浸湿了包裹残腿的纱布,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被污物刺激,发出阵阵刺痛。子萱靠在墙上,双手抬起残腿,尽量让尿液不再下流,右边的空裤管笔直的垂下来,毫无生气。她决定先跳去上厕所,再找食物。扶墙向前跳了几步后,楼梯间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十几秒后,一位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从楼梯间走到子萱面前,“嗝—哎呦!这么晚了还有病人在闲逛?”中年男子一张嘴就飘出一股浓重的酒气,“医生!帮帮我,我不方便……”子萱好像看到救星了一般,可怜兮兮的向医生求助。医生几步走近了子萱,此时的子萱,光着左脚踩在水泥地上,左腿微微打颤,左手托起右腿的残肢,空裤管缓缓摆动,右手扶住右边的墙壁,下体还不时滴着尿液,一脸委屈,然而医生却奇怪的笑了一声,“呵!原来是前天那个截肢的小姑娘啊,哈哈哈,这么看长得还不错嘛……想不想你的腿呀,来!我带你去看看……”医生一把抱起子萱,子萱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力气,“放开我!你……你想干什么?”子萱闻到了医生满身的酒气,“干什么?你不是叫我帮你吗?嗯?哈哈哈—”

医生抱着子萱走到了三楼最尽头的一间房,子萱看得出来,那是一间破旧的手术室。医生把子萱放到了手术台上,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托盘,子萱瞪大了眼睛,那个托盘上,是一条腿,一条人腿!小腿部分白皙细嫩,连接着一只艺术品般小巧精美的右脚,然而膝盖以上的部分,却是煞白的碎骨与被搅烂的血肉混在一起,令人作呕……“可惜了呢,啧啧啧,这么美的一条腿,已经不属于你了呢……不过,好在你还剩一条腿呢!”医生把托盘随手一扔,子萱的右腿掉到了墙角,一动不动,毫无生气。医生一把撕开子萱的病号服(没错,这医院的病号服质量就是这么渣#(委屈) )并没有带罩子的子萱,两点已经暴露在医生面前,“不—不要—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子萱毫无反抗的力气,只能一边哭喊一边用双手尽力遮住胸前,“这么小有什么可遮的,哎,不过也够大爷玩一晚上的啦!哈哈哈—”医生又是一把扯下了子萱的裤子(嗯,没错,长裤和小内内一起脱的那种,哇塞!我真邪恶#(阴险) ),裤子被脱掉的一瞬,子萱终于忍受不住,左脚用尽全力踹到了医生的肩膀,然后翻身掉下了手术台。医生毫无防备地被子萱踹了一个踉跄,后退几步,子萱趁机向门外爬去,奈何实在没有力气,没爬几下便被医生追上,“啊—”医生一脚踩在子萱的残腿上,并不断加大力量蹂躏着子萱的残腿,“跑,我看你这残废能跑哪里去,哈哈哈……”“呃—不要—不要啊!”子萱疼得眼前发黑,膀胱终于也不受控制的释放了压力,发黄的尿液缓缓流出,慢慢浸湿了水泥地面,“谁……来……救救我……”子萱模糊的视线中好像出现了一个人影,“难道是幻觉吗……”呯的一声,身后传来了医生倒地的声音,子萱回过头,看到医生像是被什么东西砸晕了,松了一口气的子萱也终于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咦,我在哪……”子萱缓缓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唐宇轩!为什么是你!”“你当然是在我怀里喽!你看看你,非要住啥破医院,幸亏我觉得你一定饿坏了,就给你做了夜宵送过来,可惜了我做的夜宵,都用来砸那个老色鬼医生了……我这就送你去大医院,放心,费用我来付……”子萱一时间觉得心里暖暖的,对宇轩的看法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突然,子萱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应该被医生脱光了!慌乱的低下头,看到宇轩的外套盖住了自己,才松了口气,然而,一阵微风调皮的吹过*^O^*盖住子萱的大衣被吹起一角,漏出了子萱包满纱布伤痕累累的残腿,当然还有隐秘的小穴……“唐宇轩!快放我下来!”子萱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你果然没安好心对吧?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占我便宜!”“什……什么?”宇轩一脸懵逼“快,放我下来!”“啪—”子萱一巴掌扇到宇轩脸上,当然没什么力气的子萱是打不疼人的,但是宇轩还是顺从了子萱,将她放了下来。
子萱瘦弱而无力的左腿再次踩在了地面上,不出所料的,无力的左腿还是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子萱左腿一软,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宇轩从身后扶住了她,但是,披在子萱身上的大衣却滑落了,子萱一丝不挂的身躯呈现在宇轩面前,当然,是除了残腿的纱布以外一丝不挂……“呃—”宇轩满脸通红,将视线移向别处,欠身捡起大衣重新为子萱披上。但此时此刻,子萱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没有生气,没有尴尬,没有害羞……“谢谢你……”子萱冷冷的对前方的空气说道。“呃—那个—这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这似乎是子萱第一次感谢宇轩呢,宇轩也是第一次在子萱面前乱了方寸……“我们走吧……”子萱双手紧紧扒住宇轩宽阔的肩膀,左腿用力挺直,“你的脚……没事吧”低头看看子萱没穿鞋袜的左脚,宇轩微微一皱眉,“这点路算什么,今后人生路可都要靠它走了呢……”子萱同样低下头,像回应宇轩的目光,动了动脚趾,“那好,我们走!”宇轩笑了,右手扶住子萱的手,左手撑在子萱腋下,慢慢向前挪动步伐,子萱双手撑紧宇轩的肩膀,左腿微曲,轻轻向前一跳,再一跳……昏黄的路灯下,三个身影慢慢移动着……等等!三个?是啊,那个一直跟在宇轩和子萱十米远的身后,子萱一直没发现的人,当然,宇轩不用回头也知道,她肯定会在他身后……看着前面缓缓挪动的三条腿,小怜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第三章
“三号床,该换药喽!”两位护士走进病房,对靠窗的那张病床上的女病号说道,“白子萱,18岁,右腿截肢……”护士一边核对信息,一边拉上床帘。宇轩坐在床边,双手紧紧攥住子萱的手:“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子萱将头转向左边,紧闭双眼。已经过了一周了,子萱还是不敢看自己的残腿。护士一圈一圈解开绷带,子萱的残腿逐渐显露出来。由于长时间被绷带束缚,残腿微微泛红,残端上的血痂已经脱落大半,露出点点细嫩的新皮肤,长长的蜈蚣状伤疤,微微发黄,散发淡淡的药水气味……
“恢复得不错,再过十来天就能出院了。”护士涂完药水,将子萱的残肢重新包扎好,打开了床帘。“病人家属出来一下。”宇轩和护士一起出了病房。
“不错嘛!比刚来的时候气色好多了。”二号床,一位看上去比子萱大几岁的女病号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左腿的空裤管。看上去她的残腿比子萱的要长一大截,大概是在膝盖处断掉的。床头卡上写着—杨琳琳,21岁,左腿截肢。“哪里哪里,这些天承蒙琳琳姐关照了。”子萱尴尬地笑了笑,杨琳琳抬起残腿,将空余的裤腿折起来压在残腿下,一边揉着残腿一边说:“我这种残废哪里能帮得上忙呀,这些天你可真要好好感谢宇轩,现在这种好男人可不多啦……好好把握哦!”
子萱:“……”
一周前的那个深夜,两天没吃饭的子萱果然还是无力单腿跳到新医院,在来新医院的中途晕倒过去,宇轩背起子萱,继续向新医院走去。虽然少了一条腿,但子萱还是有几十斤重的,背着子萱连续走几公里路,即使是体格健壮的宇轩也吃不消,没走多久,宇轩已经在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少爷,让小怜背白小姐吧!”小怜追上去,想帮宇轩背子萱,“不需要!这是我的罪过,我要一个人承担,你别来帮我!还有,叫我宇轩!”“可是……”“我不想说第二遍!”宇轩坚定的说,加快了脚步。小怜呆在原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到了新医院,宇轩将子萱放到了急救室的床上,“医生,她的残腿又受了伤,需要重新处理。”医生小心的将包裹子萱残腿的纱布解开,新出的血已经凝固,将伤口和纱布黏连在了一起,医生稍一用力,将纱布完全扯了下来。“呃—”子萱发出一声十分轻微的呻吟,依旧闭着眼。“子萱?你醒了吗,子萱?”宇轩抓起子萱的手摇了两下,但是子萱并没有更多的反应,依旧昏睡着。“没事的子萱,一会儿就不疼了……”
医生为子萱检查着残腿,原本截断处的伤口已经缝合,现在却断开了几根线,伤口开裂,化脓,缓缓渗出的血液和脓液混合在一起,发出腐败的味道,残腿上还有多处皮肤擦伤,即便是没有伤口的位置也布满淤青,整条残腿没有一处皮肤完好无损……
“你是病人家属吧?”医生问宇轩。“啊……这个,算是吧?”“那好,我建议,对病人进行二次截肢。”“二次截肢?”“对,病人残肢受到二次重创,损伤很大,就算保留也可能会丧失机能,而且病人的残肢本来就较短,不适合安装假肢,保留的价值不大,所以我建议将这部分残肢也截掉,可以为病人减轻痛苦。”“我拒绝!”宇轩刚听完医生的话,立刻回绝了建议,“我不会再让子萱再受伤了!她已经少了一条腿,我不允许任何人再夺走她身体的任何一寸!”


在宇轩的坚持下,医生只是对子萱的残肢做了清创处理,“残肢虽然保住了,但是能不能正常运动还是未知数,而且因为残肢的肌肉损失过多,病人今后可能会经常有残肢抽筋的后遗症……”医生向宇轩解释着,将子萱送进一间病房,“病人先睡在三号床,稍后你去办下入院手续。”“好的。”宇轩在三号床边找了张凳子坐下,“唐宇轩?”一个女声在宇轩身后响起,“我的天啊!这是,白子萱?她的腿……”宇轩转过身,二号床是一位和宇轩年纪相仿的女学生,穿着和子萱一样的病号服,蜷着右腿,半坐在床上,而她的左腿只剩了一半,残腿放在床边,空裤管垂下床来,微微晃动。
“请问你是?我们认识吗?”宇轩并不认识眼前的女生,奇怪的问。
“我叫杨琳琳,和你们在一个大学,今年21了,应该比你们都大,你不认识我很正常,不过你们俩可是在咱们大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原来是学姐啊,学姐好!”
“不用见外,叫我琳琳姐就好啦,哈哈……”
“好的,琳琳姐,嗯—方不方便问一下—你的腿?”
杨琳琳皱了皱眉,左手放在残端上,攥紧了空裤管“都怪这该死的战争……前些日子我在家里,不知哪里打偏的炮弹炸塌了我家的房子,我被掉下来的房梁砸断了半条左腿……唉,这种世道,缺胳膊少腿的人满大街都是,能保住命就不错啦,断条腿算什么……”
“是啊,如果不是战争,子萱应该也不会变成这样……”宇轩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子萱,叹了口气,“这战争什么时候打完啊……”
又回到一周后,“这些天你可真要好好感谢宇轩,现在这种好男人可不多啦……好好把握哦!”“琳琳姐快别说笑了……”子萱脸微微泛红,不自在地搓着手。“姐姐可不是在说笑,你看从我出事到现在,我那死男友来看过我一次吗?估计听说我残废了,一早把我忘了……你变成这个样子,还能有人照顾,这是天大的幸福啊,这么好的男人还不好好把握,怕是以后没有这个机会了啊……”
“吱呀—”子萱刚想开口,病房门开了,宇轩回来了。“来吧子萱,送你个礼物!”宇轩拿来一支木质拐杖递给子萱,拐杖的腋托和手柄部分都缠好了厚厚的棉布,“我缠了好多圈呢,应该会舒服些”。子萱接过拐杖,放在左腿上,右手轻轻抚过拐杖,“这就是,我的新腿了吗……还真难看呢,呵—”子萱看着拐杖,满脸愁容。“如果你觉得我比拐杖漂亮,让我来做你的新腿吧!”“哼!谁要你……先扶我起来吧。”宇轩伸出双手,子萱撑住宇轩的手,左腿一蹬地站了起来。果然,吃饱饭的子萱左腿有力了许多呢!子萱拿起木拐,架在右腋下,“嗯,很舒服,谢谢你!”子萱右手撑在握把上,左手也扶住木拐,稳稳地站住了。“来,走两步试试!”宇轩看到子萱终于站起来了,也非常高兴。子萱伸出拐杖,撑住拐杖身体前倾,左脚一跳,右边的空裤管剧烈的晃动着,残腿微微前翘,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呵,成功了!”激动的子萱又伸出拐杖一撑,左脚再向前一跳,但这次好像有些着急了,左脚落地时滑出了拖鞋,拐杖也一歪,子萱失去了平衡,“啊—”子萱向前倒去,“小心!”宇轩冲上去扶住了子萱“没事吧?有没有摔到?”“没事……”子萱挣脱了宇轩的怀抱“这样不行,我必须快点学会用拐杖……”子萱重新架起拐杖,又向前跳了一步,稳稳落地。但是仅仅跳了一步就停住了,子萱满脸痛苦地抱住了残腿,“呃啊啊—呃啊啊—腿—我的腿—”宇轩见状赶紧将子萱抱回了床上,子萱身子蜷缩成一团,双手紧紧抱住残腿,但是似乎并没有缓解疼痛。一周内已经是第五次残肢抽筋了呢,宇轩也没想到会这么频繁,看来只要稍微受到些外部刺激就会导致残肢抽筋。看着痛苦的子萱,宇轩问:“我可以帮到你吗?”“可以,帮我,揉一下腿吗,呃啊啊——”子萱脱下了长裤的右侧一半,露出了残腿,残腿被纱布包裹得密不透风,宇轩双手放到了子萱的残腿上,轻轻揉捏起来,“呃—嗯—”不知为什么,让宇轩揉过的残腿疼痛似乎减轻了许多,“怎么样,这个力度可以吗?”宇轩缓缓移动着双手揉捏的位置,“嗯,舒服多了,啊—啊啊啊—疼!”宇轩捏到了子萱的伤口,子萱的残腿瞬间疼得一阵抽搐,“对,对不起……”宇轩马上收回了双手,“没关系,继续吧……别碰到伤口就好……呃—嗯—”不知道为什么,子萱十分享受残腿被揉捏的过程,子萱觉得,残腿被宇轩揉捏,不光减轻了抽筋的疼痛,而且令她起了生理反应,呼吸加快,心跳加速,脸颊泛红,甚至下身已经慢慢浸湿了一片,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呢?“哼啊啊啊啊——”
门外,听着子萱撩人的哼叫,小怜面无表情地靠在墙边……

第四章
“我这个样子,太丑了……”“和以前一样漂亮呀!自信一点嘛!”宇轩扶着子萱向大学门口走去。残肢拆掉纱布已经过了好几天,子萱终于鼓足勇气来上学了,毕竟独自一人离家千里,就是为了来求学的,再不上学怎么对得起自己。子萱穿着蓝色校服,黑色及膝百褶裙,左脚套一白色长筒棉袜,一黑色布鞋,标准的民国风校服~右手撑一木拐,拐杖撑一下,左腿跳一步,宇轩挽住子萱左臂,二人缓缓向前……偶尔有路人转头多看两眼,虽然在战争年代,人们对于缺胳膊少腿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但看到子萱这么漂亮的女学生断了一条腿,还是惋惜不已,毕竟这个时代女大学生本就极少,像子萱一样称得上闭月羞花的更是屈指可数……
已经不早了,正在上第二堂课了,子萱打算从后门溜进教室,“吱—”虽然开门时轻手轻脚,老旧的木门还是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教授的讲课声戛然而止,学生们纷纷回头,子萱呆呆的站在门口,低着头,右手紧紧攥着拐杖的横木,不知所措。“这边坐”宇轩拉了拉子萱,向最边角的一张桌子走去。偌大的教室只将将坐满了一半,边角的位置没有人。子萱一步一跳地缓缓向教室边角挪动着步伐,同学们一言不发,拐杖戳地的哒哒声、布鞋拖沓着擦过地面的声音在教室里非常明显。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子萱终于挪到了桌边,宇轩接过子萱的拐杖,立在墙边,子萱手撑桌角,两三步单腿跳进座位,慢慢坐下。“好了好了,继续听课!”教授敲敲黑板,学生们都回过头来,开始继续上课。
“嗯—呃—”刚坐下的子萱好像有什么不对劲,隔着裙子,双手按住残腿,表情痛苦。“怎么了,子萱?”“我的腿,又抽筋了,可能是刚刚太紧张……呃—”子萱尽量压低声音,但是残腿越来越痛,子萱额头上渗出滴滴汗珠。“我帮你揉一揉吧……”“我……别……啊—”宇轩没等子萱允许,就撩开了子萱的裙子,双手放到了子萱的残腿上,开始按摩……“啊—请轻一点—疼—”宇轩不小心碰到了子萱残肢的伤口,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但是伤口旁的皮肤却变得异常敏感,“对不起……”“没关系,我好多了……呃—再轻一点……”子萱闭上了眼,呼吸越来越快,脸也逐渐变红—从宇轩第一次揉捏子萱的残腿时,子萱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也许是曾经的伤痛让仅存的这一小截残腿变得异常敏感吧。“停!”子萱双手握住了宇轩的手腕,宇轩停止了揉捏,此时下课铃声恰好响起。“我—我去一下厕所。”子萱撑起身,跳出座位,拿起拐杖向外走去。“我跟你一起去吧!”宇轩起身追去,“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让我自己去吧……”子萱重重的关了门,宇轩没有再追出来,子萱松了一口气,刚刚残腿被宇轩揉捏时,自己的下体有反应呢,子萱感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湿了,才叫停了宇轩。“真是的,难道我真的会爱上他?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有谁喜欢我呢……”子萱脸依旧是红的,撑着木拐缓缓向厕所走去。

大学的厕所,每个隔间有两块抬高的木板,中间是盛污物的木桶,到了厕所的子萱犯了难,在医院都是宇轩用痰盂为子萱接尿,可是在这里,自己要如何方便呢……子萱脱下裙子和内裤,右手用力撑住拐杖中部的握把横木,左手拎起裙子内裤,避免裙子内裤因为没有右腿而耷拉到地上,左腿缓缓弯曲,慢慢蹲下,残腿用力向外伸着,努力保持平衡。“好累啊,一条腿好不方便……”刚蹲了没多久,子萱的左腿就开始打颤了。
“呦!这不是我们的校花白大小姐吗?怎么上个厕所累成这样啊?哈哈哈—”厕所进来了一个与子萱同样装束的女生,“潘玲凤!你,你尽管嘲笑我好了……”看到她,子萱的心拧成了一团,潘玲凤一直不服白子萱的校花地位,但是全校的男生都以子萱为梦中情人,潘凌凤虽然有些姿色,却吸引不来任何一位男生的追求,因此而对子萱心怀怨恨,这次子萱断了一条引以为傲的美腿,潘玲凤自然是乐开了花,又在如此尴尬的时刻遇到了子萱,自然少不了一番嘲讽。“早就听说校花白子萱大小姐被狗咬断了一条腿,今日有幸一见,还真是可怜呢!”潘玲凤走到子萱面前,一脸阴险的俯视正蹲着的子萱,“你才被狗咬断腿了呢!”子萱仰起脸,气愤地回应道,向外伸着的残腿悄悄并了回来,想藏到左腿下,左腿也尽量向右偏,尽力遮住残腿。“藏什么藏,哈哈,怎么遮挡也遮不住你只剩一条腿的事实吧!哈哈哈—”潘玲凤伸出右脚踩在了子萱的左脚上,像炫耀一般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右腿,“怎么样,怀念不?啊哈哈,你不是经常炫耀你的腿吗?你的大长腿呢?有我的一半长吗?哈哈哈—”子萱左腿不住地打颤,额头也在不停滴汗,“放过我吧,求求你,我错了……”潘玲凤慢慢褪下白色长棉袜,漏出白嫩的右腿,“来,着啥急啊,看清楚点,和你的右腿比一比,谁的美啊?哈哈哈—”“潘玲凤!你不要欺人太甚!”突然,门口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两人向门口看去,又是一个拄着木拐的女生,穿着和两人一样的校服,裙摆下露出的是一条子萱现在最羡慕的右腿,但是左侧却是一点点带着伤疤的残腿,在裙摆下忽隐忽现。“琳琳姐!救我!”子萱终于看到了救星,激动地喊,“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另一个瘸子”,潘玲凤穿好长袜,出了厕所,走过杨琳琳身边时,恶狠狠的说:“看看你们那吓人的断腿吧,有谁愿意要你们两个残废呢,嗯哼……”。杨琳琳赶忙过去扶子萱,“怎么样,他有弄伤你吗?”子萱颤巍巍地站起身,穿好裙子“没有,就是腿麻了……谢谢琳琳姐……”
“这有啥好谢的,现在大概也只有我才能理解你的心情了吧……有什么想不开的来找我聊聊,别憋在心里。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你先走吧琳琳姐……”
“唉……子萱啊,你这丫头可真不让人省心,姐姐先走了啊,你自己慢点。”
杨琳琳左手撑起木拐,拐杖一撑,右腿一跳,缓缓远去……看着杨琳琳可怜的背影,子萱仿佛看到了自己……悲凉的情绪不免涌上心头。“白子萱!你跑哪里去了!”宇轩远远跑来,“怎么这么久,没事吧?”“没事……”“来,我背你回教室。”说着,宇轩低下了身。子萱没有拒绝,左腿轻轻一跳跳上了宇轩的背。宇轩左手揽住子萱的左大腿,当右手揽住子萱的残腿时,子萱将残腿从宇轩手中抽了出来,“怎么了子萱,还疼吗?”“不疼……”子萱红着脸,又将残腿放回宇轩宽阔的手掌……“宇轩……你,觉得我的残腿丑不丑……嫌不嫌弃我是残废……”“怎么突然问这个?谁说你是残废!谁说你残腿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别瞎想了”。子萱眼睛湿润了,哽咽着:“我不想去上课了,背我去花园休息下可以吗?”宇轩回头看了眼子萱,“这是怎么了,好,我们去花园……”
宇轩将子萱放在花园长廊的长石板上,然后坐到子萱身边,“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子萱忽然转过身,把左腿搭在了宇轩身上,“我腿麻了,可以帮我按摩一下吗?”子萱低着头小声问,“呃—当然没问题!”宇轩被子萱突然变主动的态度搞得摸不着头脑,双手放到子萱的左小腿上,隔着长棉袜揉捏着子萱的小腿肚,没一会儿,子萱收回左腿,脱下了左脚上的黑布鞋,又将左腿搭回宇轩的腿上,“可以,帮我按摩脚吗?”宇轩没有回话,直接抬起子萱的左脚按摩起来,子萱闭上了双眼,一脸惬意,隔着白袜,子萱动了动脚趾,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还好有你……”
地上,一只蝴蝶飞来,停在一只黑色布鞋的鞋带上。一只穿白袜的左脚踩下来,惊飞了蝴蝶。
校门外,小怜已经等了整整一个上午,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只蝴蝶飞来,停在小怜右脚黑布鞋的鞋带上,小怜低头看了一眼蝴蝶,又抬起头,继续等待着他……

真的只是女佣吗……子萱的心底起了波澜,原本想着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好不容易有一个不嫌弃自己的,居然家里还有一个妹妹,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不是简单的吃醋,还有一种隐约的不安涌上心头,现在的子萱,似乎把宇轩当做了救命稻草。兵荒马乱,孤身在外,家境又一般,也没有什么关系,除了事故变成残疾人,又不敢像家里开口……如果没有宇轩,自己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子萱低下头,右手轻轻捏了捏百褶裙下的残腿,软塌塌的,毫无力气,微微一抬残腿还隐隐作痛。悄悄地叹了口气,不知道留着这一小截腿还有什么用……
“呃!咦?你……”子萱抬起头吓了一跳,不知何时宇轩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子萱莫名紧张起来,左脚不自觉的退了一步,站到了墙边。“你知道的……小怜她只是,一直以来,我只是把她当我妹妹……而她也一直当自己是女佣而已……”宇轩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宇轩……我——”,“听我说!”子萱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宇轩打断,“我,其实你也知道的吧,我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你呀!!!”宇轩忽然地提高了声音,又向前一步,双手按在了墙上,做了一个壁咚的姿势,虽然确实早就知道,而且听宇轩向自己表白过无数次,但是这一次,子萱脸红了,身体后倾靠在了墙上,双手扶墙,扬起涨红的脸和宇轩对视着,拐杖从腋下滑落,摔在地上,但是宇轩并没有再帮子萱捡起……
“可是我……”“没有可是!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完美的!子萱,我们在一起吧……”宇轩的左手从墙壁上滑下,轻抚过子萱的肩膀,手臂,最后伸入了裙摆下面找到子萱残缺的右腿,轻轻地将子萱只剩一半的大腿抬起,抵在了自己下面渐渐支起的帐篷上。子萱的呼吸在不断加重,虽然隔着布料,但残端仿佛已经感觉到宇轩下面的灼热,隐约已经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闭上眼睛,子萱开了口,轻声说:“要了子萱吧……就现在,好吗!”
就等这句话了!宇轩什么也没说,回应子萱的是一个公主抱,将子萱抱到了床上,子萱很自觉地开始解上衣的扣子,脱光了上身,宇轩更是两下脱光了全身的束缚,显露出傲然挺立的,就扑在了子萱上位,低头亲吻着子萱的肩膀,子萱的喘息更加剧烈了,闭上眼,左腿抬起夹住宇轩,右残腿也尽力向上伸着,顶起了百褶裙,子萱左手尽力一伸,够到了左脚,解开了布鞋的鞋扣,左脚一甩,将黑布鞋甩掉。高到膝盖的白色棉袜依旧在左腿上,也许是这几天一只脚走路太拖沓,白袜的底部已经磨破了一个小洞,微微露出子萱红嫩的脚底。宇轩一边亲吻着子萱的肌肤,一边下手扒开了子萱的裙子,连同内内一起向下拉开,这就是,曾经全校男生都梦寐以求的校花,最神秘最隐私的部位了(马赛克)。子萱又一甩左脚,挂在左脚腕上的裙子和内内就像布鞋一样被甩飞,随意地掉在地上,现在的子萱,全身上下仅剩了套在左腿上的一只长袜,玉体整个的展现在了宇轩面前。宇轩为子萱翻过身,让子萱向左侧卧过来,尽力掰开了子萱的那一小截残腿,“嗯——”子萱感受到了残腿一阵疼痛,但是强忍着没有叫出声,她在等待着那个瞬间,没错!就是这个瞬间,下面微微一热,紧接着是一阵疼痛,再下面便是无法描述的感受,“呃呃啊啊啊——哼啊—哼啊……”不断的娇喘,刚满十八岁不久的子萱第一次体验到了女人的感觉……
刚刚截肢不久,身体还是很虚弱呢,仅仅是一次过后,子萱的残腿又抽筋了。“你好紧呢~”两人依旧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宇轩为子萱按摩着残腿,“嗯啊,第一次……很紧张,你的也很舒服呢……”子萱撩了撩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脸又红了。
然而,就在这个轻松的时刻,煞风景地响起了小怜的声音:“少爷!”

第六章
“少爷!快跑啊!”宇轩慌乱的穿上裤子,过去开了门,“怎么啦怎么啦?慌成这样?”“少爷!快跑啊!R国飞机来了!”然而小怜话音刚落,炸弹的呼啸声就在唐家周围响起,屋子被震的抖动起来,墙灰撒落满地。随着一声巨响,屋顶好像是正中了一枚炮弹,巨大的房梁从中间断裂,一端向下几乎是竖直着坠落,而在坠落的房梁下的,正是宇轩。“少爷——”小怜用尽全力向前跃起,一把将宇轩推开。仿佛慢动作一般,被小怜推倒的宇轩缓缓向后摔去,张开嘴好像喊着什么双眼紧紧盯着向前扑倒的小怜,小怜盘在脑后的头发散开了,遮住了小怜的脸……随着一声巨响,断掉的房梁插到了地板上,地板被房梁砸出一道深深的裂痕,甚至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没错,那是小怜的血。
“啊啊啊——”尖叫的不是小怜,甚至不是宇轩,而是子萱。子萱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在床上裹着被子,看到这一幕,一边尖叫一边用被子蒙上了头。宇轩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扑倒在他身前的小怜,小怜灰头土脸,披头散发地趴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着,发出轻微的喘息:“呃——呃——”
“小怜!你!”宇轩总算回过神来,起身去查看小怜的伤情,巨大的房梁一头还连在屋顶上,另一头已经微微嵌入地板,将小怜左侧的屁股重重压在下面,小怜左腿根部已经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小怜的围裙下摆。
“少爷……您没有受伤吧……”小怜并不关心自己的伤势,只是担心宇轩受伤,用力抬起头看了一眼宇轩。“傻丫头,我怎么会受伤呢,别乱动!我救你出来……”宇轩尝试搬起房梁,但是用尽全身力气房梁只是微微移动了一下,完全无法将房梁从小怜身上移开。“啊——”小怜一声惨叫,刚刚移动房梁弄疼了小怜的伤口,小怜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对不起,小怜,你再忍耐一下,我马上救你出来!”宇轩尝试着一切姿势去搬动房梁,但是房梁没有丝毫被搬起的意思。小怜哽咽了:“少爷,天花板已经塌了,这里太危险了,赶快带夫人去楼下仓库躲避吧,不要管小怜了……”“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能丢下你!子萱,来帮帮我啊……”
子萱也顾不上穿衣服,顾不上去找拐杖,撩起头发,一条腿站起来,身体微微左倾,左腿用力快速跳跃着,残腿微微抖动着,跳到宇轩身旁。“……怎么办……”子萱也慌了神“我,我也没啥力气啊……”
“小怜……可能不能再照顾少爷了……对不起……”小怜气息已经十分虚弱,声音断断续续。“别说傻话,坚持住啊小怜!”宇轩和子萱一起用力想抬起房梁,但是房梁好像已经卡在了地板里,根本无法抬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196

回帖

450

积分

初学乍练

积分
45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有这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12

回帖

4243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243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dsdsd 发表于 2024-6-9 23:59
心悦君兮愿君知 瑟得龙大佬发在贴吧的

哈哈哈这篇不是我的,我最后一篇女主是个警ch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2

回帖

3082

积分

渐入佳境

积分
3082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瑟de龙 发表于 2024-6-13 17:43
哈哈哈这篇不是我的,我最后一篇女主是个警cha

哦好像记错了
另外大佬的苍凉词还更吗
以前很喜欢的一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612

回帖

4243

积分

炉火纯青

积分
4243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dsdsd 发表于 2024-6-13 19:02
哦好像记错了
另外大佬的苍凉词还更吗
以前很喜欢的一篇

哈哈哈不好意思底稿都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强调下幕残论坛规定,如有恶意灌水从重处罚:
1.严禁发布色情内容和未成年人内容;
2.严禁辱骂别人,人身攻击,政治言论;
3.禁止发布广告和推销产品,禁止发布QQ号和微信以及二维码;
处理方法,情节较轻者禁言,情节严重者封号处理,绝不手软,请大家珍惜自己的账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4-6-20 23:18 , Processed in 0.22300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